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258章浮冰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8章浮冰河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方運感覺這裡的文曲星力遠不如自己曾經得到的文曲星力,但本源一致,這手段遠超半聖,心中暗嘆妖祖厲害,竟然能創造出這種適合各族的地方.

文曲星力直入文宮,文膽輕鳴,才氣增長.

方運剛成聖前舉人時,自身才氣粗如食指,只有一寸高,但得月神冊封為月皇后,才氣達到一寸五分,過了第一長廊后,才氣迅速漲了兩分,快要達到兩寸.

別人漲一寸只是一寸,但方運此刻才高三斗,有三道才氣,實際所得才氣是別人的三倍.

三息過後,不再有大量的文曲星力注入文宮,但這第二座廣場的文曲星力仍然比聖元大陸的文曲星光強數十倍,是一個修霖方.

牛山等四個妖蠻將急忙趕過來,牛山彎腰道歉:陛下,我們原本想一直跟著您,但您走得太慢,我們若是在第一長廊那麼久,必死無疑.所以我們走前跟您說過,可您聽不到,我們懷疑您在參悟什麼,所以沒敢打擾,只好先衝出第一長廊.我很清楚,第一長廊不可能阻得了您,您可是有機會爭奪星之王的!

方運微笑道:我明白,無需解釋.其他人都去了第二長廊?

對.所有的舉人都去了第二長廊,那些血妖蠻也走了,不得不說,血妖蠻確實比我們星妖蠻厲害一些.你看,留在這裡的大都是星妖蠻,他們不似血妖蠻那般貪婪,能過第一長廊已經是幸事,不強求去爭那星之王.

方運看了那些在原地修鍊的星妖蠻,道:有失必有得,有得必有失.我去第二長廊.你們呢?

四個妖蠻將猶豫起來,另一頭牛蠻將道:若是您能幫我們,我們自然敢去,但就怕以後的長廊您幫不了我們.我先留在這裡吸收星力.等實力有所增益再向前闖.

我……還是跟著您吧.牛山最終選擇跟隨.那犬妖將也選擇跟著,最後一個牛蠻將則留在這裡.

若是為向前而停留.是積累,若是因畏懼而停留,無人等你.我們走.方運說著,邁著堅定的步伐繼續向前走.

又穿過一道霧門.方運來到第二長廊.

眼前是一條寬闊的藍色大河,河水上有許許多母」.

正常的河水都是沿著一個方向流動,但這條河水十分怪異,不同的區域的水流向不同,而且哪怕相同的區域的河水也會時而向東流,時而向南流,時而形成漩渦.因為水流怪異,那些浮冰的移動方向也亂七八糟.

近處的水流比較平緩,浮冰較大,越遠處的浮冰越小.水流也越急.

眾多妖蠻人分散在那些浮冰上,以浮冰為跳板向前行.

方運還不等仔細觀察,就看到一頭牛妖將猛地一跳,落在一塊浮冰上,就聽嚓一聲,浮冰炸裂,那牛妖將掉進河裡.

哞……牛妖將全身氣血翻湧,拚命掙扎,但它的氣血如同白雪遇到開水,以極為可怖的速度消散.它拚命向最近的浮冰游去,眼看差三尺就能碰到那浮冰,氣血耗盡.

礙…牛妖將慘叫起來,就見他的身體在眨眼間被河水化為烏有,一點殘渣都沒有.

整座第二長廊都變得靜悄悄的,從掉入水裡到死亡,這頭牛妖將堅持了不到四息,這河水實在太可怕了.

眾人驚魂未定,突然,一處水域的兩塊浮冰變向,猛地相撞,浮冰邊緣的冰塊碎裂,上面的一頭虎蠻人噗通一聲掉進水裡,驚叫連連,手腳並用,急忙爬上浮冰,挽回一條命,急忙站到浮冰中間,心有餘悸地看著水面.

方運仔細觀察河水,這水能化盡血肉不算奇特,那牛妖將進入水裡后竟然只能遊動而不能憑藉氣血之力踩水奔跑,說明這河水很奇特.

蠢貨!一頭蠻族聖子罵了一聲,不斷踩著浮冰向前跳躍,一開始還順利,但跳到遠處后,站在浮冰上的時間增長,而且經常往回跳,偶爾他剛剛跳走,腳下的浮冰碎裂.

這蠻族聖子憑藉強大的身體和過硬的反應能力,越跳越遠,最後消失在眾人的視野,正式通過第二長廊,讓眾人羨慕不已.

方運回想那蠻族聖子的反應,心中明白,這浮冰河考驗的是妖蠻的觀察,反應等綜合力量,人族再強,論反應,彈跳,力量等各方面也比不上妖蠻,這是種族的本質差距,不可能彌補.

人族過這浮冰河,難度是妖族的十倍!方運心道.

方運仔細掃視浮冰上的眾人,那些最出色的妖蠻已經早早通過浮冰河,對他們來說,浮冰河的考驗是小菜一碟,但對普通妖蠻來說很難.

目前沒有一個人族通過第二長廊,人族走得最遠的是墨杉,他竟然靠乘坐機關虎前行,其次是孫乃勇,他的身體素質和反應能力遠超普通舉人.顏域空和孔德論等人竟然在很後面,其他人族更加不堪.

方運心知舉人們必須要使用疾行戰詩才有跟妖蠻相仿的跳躍力,可才氣有限,而且疾行戰詩的持續時間也有限,他們往往在一塊浮冰觀察很久才走向下一塊浮冰,下一塊浮冰只能選特別近的,必須要一丈以內,再遠就可能掉進.,!河裡.

妖蠻們則不同,他們可以輕易跳出三四丈,唯一的問題就是小心別把浮冰壓碎掉進河裡.

人族在第一長廊和第二長廊的形勢截然相反.

陛下,用不用我背著您?牛山問.

方運道:你若是自己能過去,就自己過去,不用管我,我用自己的方法過.

好吧.牛山和那頭犬妖將開始向前走.

哪怕近處的浮冰很多很大非常安全,方運也沒有盲目踏上浮冰,而是在河邊觀察每一塊浮冰,並憑藉強大的記憶力記住每一塊浮冰的外形,顏色,薄厚,移動方向,速度等等所有的細節.

方運知道,人族既然沒有妖族那麼強大的反應能力和跳躍能力.那就要靠人族最大的優勢來通過第二長廊.

智慧!

方運不僅觀察那姓無一人的浮冰,還要觀察那些載人的浮冰的變化.

不多時,方運把所有的浮冰整理分類,大小分十等.從十丈方圓到三尺方圓薄厚分十等.從露出水面三尺到兩寸.顏色深淺分七種,而浮冰的顏色決定浮冰的堅硬程度.其中顏色最淺的兩種浮冰一旦被碰撞或有多人踏上,極可能破碎,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其他更細緻的分類.

接著,根據浮冰的流動情況.方運開始記錄和推算各個水域的水流情況,如方向,流速,是否有漩渦等等.

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工程,但憑藉才氣的力量,方運在自己的腦海中構架了一幅浮冰河地圖,掌握了每一片水域的情況.

足足一刻鐘后,方運才抬起頭,又看了看其他舉人.皺起眉頭,發現這些舉人過河的思路和自己非常像,如同下棋一樣,推算出一片區域浮冰可能的路線.然後再根據自己的推算選擇浮冰.

但是方運發現,這些舉人有共同的缺點,只關注附近區域的浮冰,不去從整體和宏觀的角度去觀察,最致命的是,他們明顯是憑藉感覺和表面的現象去判斷,而不是系統地總結浮冰.

這些人並不笨,但終究還是年輕,在學問方面不弱,但在其他方面和思維模式就差得遠了.

方運看到,顏域空等最出色的舉人已經走了十分之七的路程,走走停停,險象環生.

岸邊有不少妖蠻已經回返,他們有的是差點死在河裡,有的發現自己的反應實在太慢,頭腦也不出眾,不如先等等.

方運踏上第一塊浮冰,然後以普通步行的速度行走,很自然地走到第二塊浮冰上,然後不斷地踏著一塊又一塊浮冰前行.

方運不僅看自己的浮冰,還會時不時看看一眼前方那些浮冰,不斷修正改進自己的判斷,從而更準確了解浮冰的動態.

一開始沒有誰關注方運,畢竟方運在第二長廊的最後面,連那些退回岸邊的妖蠻都曾比方運走的遠,但是,在方運走了十分之一的路程后,一部分妖蠻看出了問題.

你們看月皇!一頭狐妖道.

有什麼好看的?我本來以為這妖皇有三頭六臂,是個了不起的大人物,可現在一看,嘖嘖,真夠笨的,在第一長廊走那麼慢差點死在裡面就不說了,這第二長廊站了那麼久也不敢走,膽小如鼠!

嘿!人族在這方面先天不足,你看那些血妖蠻的聖子,早早地過了第二長廊,可人族到現在一個都沒通過.不過人族也夠小心,至今沒人死.

那狐妖疑惑道:你們說的沒錯,可你們仔細看月皇陛下,他和別人不一樣.我想想……對了,你們仔細看他的腳步,他走在浮冰上就跟走在平地上一樣,別看他的路線歪歪扭扭,一會兒左一會兒右,可他的下一步必然踏在冰面,好像早就知道下一塊浮冰會流動到他的腳下.

你胡說吧,人族是聰明,但不能聰明到這個地步!

不信你們仔細看!

於是岸邊的許多妖蠻全都盯著方運.

方運一步一步向前走,雖然行走路線比較曲折,但步履非常穩健,而且不像別人那樣時不時用力跳向下一塊浮冰.

怪了,他好像總能找到最近的浮冰落腳.

應該是說,最合適的浮冰總能出現在他的腳下,然後載著他去找下一塊適合的浮冰.

我們蹦得像兔子似的,他怎麼就不用跳?看著比我們慢,可實際比我們快得多,完全不用觀望和思考,一點都不擔心腳下的冰會碎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