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260章雪崩坡(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0章雪崩坡(三更)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眾人完全忘記自己要渡過危險的浮冰河,全都被方運表演似的渡河方法驚住了。

那些妖蠻聖子過這片浮冰河的時候,也沒有方運這樣舉重若輕,他們都親眼看到幾個聖子在最後的水域前想了許久才繼續跳躍。

「我想死1李繁銘捂著臉道。

大兔子也用耳朵擋著臉。

在十幾裡外的第二長廊入口的岸邊,星妖蠻歡呼起來,連他們自己都不清楚為什麼要為方運歡呼。 」小說「小說章節

「方運,你說實話,你是不是有控冰之能?」

「是啊,你是在戲耍我們吧?哪怕進士來到這裡,也不keneng如你這般輕鬆過浮冰河!我們根本不keneng反應過來,哪怕是狼蠻聖子重走你的路線也keneng栽進河水裡。」

方運正要分說,突然以舌綻春雷對顏域空道:「顏兄,你左前方那塊六角形的冰塊有wenti,千萬不要踏上去。」

顏域空一驚,看向那冰塊。

孔德論一指那浮冰,他肩上的靈獸金鷹飛到冰上,爪子用力一踏,冰面立刻形成裂痕,那金鷹嚇得大叫兩聲急忙升空,冰塊緩緩裂開,落入水中。

「謝方兄救援之恩,不過你如何得知?」顏域空十分感激,以他文膽一境大成的實力,就算掉進水裡也有辦法游到附近的浮冰上,但也有很小的keneng出意外。

方運之前沒有告訴他們過浮冰河之法,是怕他們不相信,但現在自己安然度過,便不用擔心。

於是方運道:「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此乃孔聖觀人之法,觀察一個人的動機、目的、言行以及心態。那這個人怎能隱藏?子曰:學而不思則罔。學孔聖觀人之法,可否思及觀天地萬物之法?這浮冰河之形、之色、之靜、之動等等,是否和觀人一樣有規律?我思索良久,終於發現這浮冰河確有規律。」

方運作多了經義,已經很擅長引用眾聖經典的內容掩飾自己另一世所學,最主要的原因是天下許多道理是相通的,前人都已經說荊

隨後,方運就把自己的分類之法細說一番。

等方運說完,那些聽懂人語的妖蠻只是覺得方運厲害,可那些舉人則呆傻許久。

「你這『分冰法』我懂。乃是一門非常haode手段,可是真讓我完全掌握這浮冰河,我根本做不到!你這麼一說,我更想死了1李繁銘道。

「同死,同死。」賈經安無奈笑道。

顏域空道:「方運,你這『分冰法』雖然簡單,但卻清晰有效,雖不如聖道,但似是可衍生一些『小術』。可惜此時不宜詳談,等離開彗星長廊,我等再細談。」

「唉,此法我等都隱約知曉。可卻做不到這般細緻、這般有理、這般有效,差一步,則天地之別。方運果然『風光不與四時同』,你在人中。頗有『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之雄姿。你可為我等之師。」孔德論道。

「我等或許『知』,但卻不深、不精、不廣。更不能將其訴之以言語文字,教會他人。方運你卻能『授人以漁』,讓我們學到過浮冰河的方法,實乃古之先賢風範1

師棠想起鳴雷石漆製成后的異象,再思索眾人的話語,越發覺得方運的血必然是「大賢之血」。

許多舉人眉開眼笑,因為聽取了方運的總結,對這浮冰河有了重新的認識。

「那冰看著大,但卻是最淺之色,不可踏足1

「這浮冰邊緣有大量新的缺口,經常被撞擊,原本不能乘坐,但這冰格外堅硬,只要位於中心並不怕其他浮冰撞擊。」

有了方運的指教,知曉了浮冰河的規律,舉renmen只覺蒙在浮冰河上的面紗被揭開。

方運看著這些舉人幾乎立刻學會運用,輕輕點頭,他們只是缺乏不一樣的思維,一旦有人教,必然能很快理解,加以運用。

過了兩刻鐘,所有的舉人全都上岸,他們雖然成功過了浮冰河,卻遠不如方運瀟洒自如。

那些能聽懂人語的妖蠻卻難以像舉人那樣很快學會並運用,更不用說聽不懂人語的牛山和犬妖將犬析。

方運一看沒辦法,於是以舌綻春雷之法指點他們兩個過河,他們兩個反應迅速,跳躍能力極強,方運說什麼他們就做什麼,很快跳到岸邊。

部分聰明的妖蠻仿照牛山和犬析的路線也上了岸,但大多數妖蠻將還是靠本能在浮冰河上跳來跳去。

眾人進入光門,來到第二長廊之後的廣常

那兩頭石獅子也在這第三座廣場內,裡面沒有一個妖蠻,看來都已經去了第三長廊。

一進廣場,方運等所有舉人再次得到文曲星力的洗禮,文宮、文膽和才氣等各方面都得到質的提高。

方運卻突然閉上眼,神入文宮。

方運沒有看剛剛增強的文膽和才氣,而是看向兩盞文心燈火。

那「才高八斗」文心沒有變化,但方運感到「奮筆疾書」文心似乎有異動,仔細一看,和以前比除了稍稍明亮意外,沒有任何的差別。

相同的文心分為下品、中品和上品三個層次,方運zhidao上品文心已經是極限,雖然有雜書說上品文心再往上或許另有神異,但和詩詞五境一樣,從未在聖元大陸出現過,只能算是猜測。

「可惜,或許只是錯覺吧。」

方運又仔細看看了看奮筆疾書文心,什麼也沒有發現,離開文宮。

方運張開眼,發現許多人都坐在廣場上休息,而所有文人都在或低頌眾聖經典,或默背,儘快恢復才氣。

每個人心裡都清楚,方運幫得了自己一時,幫不了一世。

先後得到兩個長廊的星力,每一個人都對第三長廊志在必得,只要過了第三長廊,那麼才氣、文膽或力量等方面將獲得巨大的提升,對成大儒有巨大的幫助。

若是要獲得對封聖有益的力量,至少要過第六長廊才行。

方運的才氣再漲一截,達到一寸九分。

不多時,眾人陸續起身,向第三長廊走去,李繁銘在方運一旁道:「可惜了。除了你,我們的舉人才氣都已經到了十寸,達到舉人的極限。現在得文曲星力,不會讓我們才氣的總量增長,但卻能讓我們的才氣更加凝練,好處極大。但你才氣不到十寸,現在的文曲星力只能增加你的才氣總量,對凝練效果不好。」

「沒關係,以後有機會。」方運沒有說自己的才氣已經達到「才氣如水」,凝練程度遠超在場所有人,而且因為成聖前舉人的時候得文曲星照,不久之後,才氣如水就keneng更進一步。

一旦超過才氣如水,那才氣寫成的戰詩詞的威力會有明顯的提高,而且引發詩魂、喚聖、金聲玉振等力量的機會遠超以前。

「走,去第三長廊1

眾舉人氣勢昂揚,陸續進入霧門,踏足第三長廊。

「轟隆顱…」

還沒等見到第三長廊什麼樣,每一個人都被巨響震得耳朵生疼。

方運仔細一看,就見前方有一條極長的坡道,坡道差不多有四十五度角左右,十分陡峭,而且坡道極長,和前面兩座長廊一樣,都接近二十里。

二十里的大斜坡不算什麼,但這斜坡正在持續雪崩!

厚達數丈的雪從山坡最高處源源不斷傾瀉而下,雪裡夾雜著堅硬的石頭。

雪崩看似只是蓬鬆的雪壓下來,沒什麼力量,實則不然,雪崩形成的衝擊力量十分可怕,因為雪崩時速可達四百公里,相當於三分之一的音速,以至於雪崩的前端形成了擁有極大破壞力的衝擊波,相當於爆炸的力量,被這種sudu的雪撞上,比被一群大象撞上更慘。

方運上一世曾聽說過阿拉斯加的一次雪崩摧毀了山下二十多里的一切建築,大雪飛揚,遍布三百里的天空。

僅僅是雪崩和石頭已經夠要命的,可這雪飛濺落在身上的時候,眾人才發現,這些雪和第一長廊的寒風一樣,其力量性質接近奇風和弱水,這些雪一旦碰觸人體,不僅會凍人,還能凍結文宮。

「這種雪,就叫凍雪吧。你們看,那個妖蠻似乎被活活凍死了。」孫乃勇道。

眾人看過去,就見一個大雪球從前方滾過來,落在平地上,隨後神秘的力量帶走雪球和大量的雪,只在地面留下被凍死的妖蠻屍體。

妖蠻眾聖子早早地過了第一長廊和第二長廊,眾人原以為他們已經到達第四長廊,可是,在離山坡頂端三四公里的地方,三個身影正承受雪崩的衝擊,他們分開不斷奔涌的厚雪,緩緩向前。

那三個強大的身影正是蛟龍斗極、鷹妖鷹炎和龍蠻人龍嶺。

三頭妖蠻聖子周身氣血熊熊,沒有一片雪花可以碰觸他們的身體,但是,如此強大的三個妖蠻在雪崩之下竟顯得非常狼狽,正一步一步慢慢向上攀登,偶爾甚至會後退半步。

馬雄道:「完了,沒想到是純粹是拼力量的考驗,人族不keneng通過這第三長廊,連妖蠻中也只有那些聖子和聖族能過,普通的妖族上去只有死路一條。」

「而且這長廊有一定的限制,那鷹炎可以飛,但現在卻不得不和別的妖蠻一樣頂著雪崩向上走。」

「我們人族個體的力量比妖蠻聖子差太多,要過這雪崩坡,恐怕需要聯手。」未完待續……

ps:這是本周的第五次三更!凌晨求個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