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261章雪崩文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1章雪崩文會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山坡上的雪崩已經不是滑落,而是如萬馬奔騰,大片的雪源源不斷壓下來,如同山體滑坡一樣,除了頂著雪崩迎難而上,沒有任何辦法通過。

這第三長廊考驗的和第二長廊完全不一樣,只考驗純粹的力量,不給任何人取巧的機會。

那雪崩被奇異的力量掌控,不斷從山頂奔涌而下,到了山腳后又很快消失,反覆循環。

斗極、鷹炎和龍嶺三大聖子在最前面,離山頂越來越近,那些普通聖子連山腰都沒有爬到,慢得簡直如烏龜。 」小說「小說章節

其他聖族妖蠻爬得更慢,他們完全就是在慢慢地向上磨,想要憑藉氣血、力量和意志硬耗到山頂。

聖族之外的妖蠻不要說向上爬,一旦到了山腳進入雪崩區域,會被立刻沖飛,站都站不祝

還有一些妖蠻是幾位聖子的下屬,他們跟在聖子身後,可以減少受到雪崩的衝擊,有機會過第三長廊。

方運不想浪費時間,搶過主動權,掃視眾人,道:「妖蠻有氣血源源不斷化為力量保護身體,更兼力大無窮,所以能迎風冒雪登山。我人族身體羸弱,除卻以詩詞化為力量破除前方的雪崩,別無他法。這第三長廊太過艱難,我看不如讓這二十里山坡化一路文會,一路上山一路作詩詞,輪流引發詩詞力量破開雪崩,最終一起上山。除此之外,誰人有辦法上山?」

無人應聲,連那些聖族妖蠻都keneng失敗,己方這些不能使用文寶的舉人更是不用說,就算進士的才氣都無法支撐一個人走那麼遠,只有聯合起來才keneng有希望。

「方鎮國好氣魄,我贊同!除了不斷書寫詩詞迎雪崩而上,別無他法!我等就依方運所說,辦一場千古未有的雪崩文會1

「他人以文會友。我等以文會雪崩,必名傳千古1李繁銘笑道。

「好!請方運主持此次文會,其餘任何人我都不服1孫乃勇大聲道。

顏域空笑道:「既然說到詩詞文,自然要方運主持!方會首,請。」

有幾人似乎想到什麼,神色有細微的變化,但什麼都沒有說。

方運當仁不讓,稍稍一拱手,道:「此次雖是登山,但重在破雪。破雪傲寒之物雖多。真正有用的不過是風、松、梅等物。誰要是在這裡喚出水火,那簡直是在自尋死路,而山嶽岩石雖強,可容易被雪崩反利用衝擊我等。所以,諸位應以風、松、梅等為題,思索詩詞,盡量短一些,以防意外。除此之外,還有何見解?」

孫乃勇立刻道:「我補充幾句。若這雪崩是一次撲下。我等的詩詞要盡keneng好,引動更多的天地元氣,讓我等牢牢抵抗這雪崩。但這雪崩源源不斷,我等要在雪崩中走二十里的山路。不求詩詞有多妙,求的是多、是快,諸位可明白?」

方運立刻道:「孫兄不愧是兵家傳人,說的對。若是有人能寫出一首傳天下的詩詞。形成的力量自然能瞬間清空整條山坡的雪崩,但雪崩會馬上捲土重來,而我等在這段時間所能前行的距離有限。那麼做等於白白浪費才氣。所以,這一次文會我們以多來論,出縣已經足夠,再之上就是浪費。」

「好!此次詩會以多和實際功勞排名!我曾得一顆延壽果,誰的詩詞最多,功勞最大,我這十年的延壽果就作為彩頭送誰1孔德論道。

方運道:「我既然是會首,也不能吝嗇,我就以一個含湖貝為彩頭。」

顏域空、墨杉等幾個地位較高的舉人拿出一些東西作為彩頭,其他大部分舉人都沒有那個實力,什麼都沒出。

方運道:「請諸位盡心思索詩詞,根據自己的喜好和脾性選擇詩詞主題。諸位謹記,不求好,但求多。」

眾人紛紛點頭,然後找安全的位置或站或坐,閉上眼不斷思索詩詞。

不多時,顏域空道:「除了你,我等才氣都是十寸,若是不出意外,每人的才氣可以書寫五十首詩詞,我們三十餘人寫出上千詩詞,足以通過這雪崩坡。不過,若是誰寫出bucuo的詩詞,可以多用幾次,但因為詩詞初成力量更強,還是以新詩為主,每人至少準備十首1

方運介面道:「好!另外,所有擁有奮筆疾書之人報上來,做好準備,萬一出現意外,導致無法抵擋雪崩,會奮筆疾書之人就可快速書寫避免全軍覆沒。」

「彗星長廊和學海一樣有化虛為實的力量,相當於有無形的聖頁,普通詩詞遠比戰詩詞消耗的才氣少,但在這裡作用差距不大,所以大家盡量不要寫成戰詩詞。」

隨後,方運為會首,孫乃勇和顏域空為助手,開始不斷完善上山通過雪崩的辦法。

荀燁默默地站在一邊,不言不語,沒有一個人理他。

眾人足足準備了兩刻鐘,才陸續起來。

方運正在思索恰當的詩詞,突然,極遠的地方傳來一聲和龍嘯有一絲相似的叫聲,那聲音里充滿的惡意,讓人不由自主心生反感。

方運和所有的舉人一起抬頭,就看到一蛟龍、一鷹妖和一龍蠻人站在山頂之上。

最出色的妖蠻三聖子力壓群雄,走在所有人之前。

山頂上的龍嶺突然輕蔑一笑,大聲吼道:「進入彗星長廊才知這裡無比艱難,我確信,你們人族根本無法上山!方運,在山下老老實實等著,出了彗星長廊,就是你的死期!廢物人族,你們註定連第三長廊都過不去!哈哈哈……」

龍嶺說完轉身離去,而那蛟龍斗極似乎跟他說什麼,惹得他極為不快。

人族的舉renmen又氣又羞,但龍嶺的實力太強,又搶先登上雪崩坡,眾人連反駁的話都找不出來。

李繁銘氣道:「我不如你們家大業大,方才沒出彩頭,但現在我要出彩頭激勵你們!我有一個堂妹國色天香,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除了沒有才氣,其他方面不下於秀才。家人正在為她尋找夫家,誰要是能在文會立下大功成為文會魁首,我親自幫你去提親1

眾人本來生氣,被他這麼一說給逗笑了,賈經安道:「你那堂妹我聽說過,才貌雙全,去提親的人踏破了門檻,你倒是真下血本。方運,看你的了,或許日後你還會感謝龍嶺。」

「我怎麼感覺繁銘在借題發揮,他就是想把堂妹嫁給方運。」

「是礙…」

突然,一直默不作聲的荀燁冷哼一聲,道:「你們也不想清楚,此次文會比的是數量,詩詞太好反而是錯,他文采再好又能如何?更何況他剛成為舉人,才氣最多一寸出頭,在這裡能有多大用?」

許多舉人其實早zhidao這一點,但都不好說破,沒想到荀燁竟然揭穿。

眾人看向方運,李繁銘笑道:「方運你不要聽他胡說,他在嫉妒你,說不定你就能用極少的才氣做出最能突破雪崩的詩詞。」

「他是破罐子破摔,用不著理他!既然他如此,等出了聖墟,我就好好宣揚一下他在聖墟的所作所為。」

「荀燁,我們聯手登山,你就不要來了!說不准你又要『自救』,然後把我們一起推下山害死1賈經安譏笑道。

荀燁面有怒色,道:「人族不keneng通過這第三長廊,你們真把自己當孔家之龍了?放心,我絕不會跟你們上去送死,我會在山下看著你們失敗,看著你們被雪崩殺死1

「要不是前五座長廊不能動手,你現在已經跪在地上磕頭求饒1

「我不與一群死人計較!自不量力的蠢貨1荀燁一甩手,站到更遠處。

顏域空輕咳一聲,道:「不要在乎這種小人,方運,你才思敏捷,頭腦聰慧,就算才氣不多,作用也遠超普通舉人。哪怕你一首詩詞也不寫,只要你能像浮冰河中那樣發現這雪崩的規律,你也是首功1

「是啊!我們現在看重的是你的頭腦1

方運卻無奈一笑,道:「這雪崩坡是有一定規律,比如雪崩的快慢變化、雪量的增減等等,但wenti在於,都無法以巧破除,只能以力破。妖祖既然鐵了心讓第三長廊考驗妖蠻的氣血、力量和耐力,就不keneng給我們機會。不過諸位放心,我的詩詞若是作得不好,這彩頭什麼的我不會要,我不缺這些東西。」

「算了,不說這些,彩頭只是文會慣例而已,我們的目標通過第三長廊!準備破雪崩、登長廊!方會首請指揮1

方運點點頭,開始指揮眾人。

不多時,三十餘人一起排成菱形隊伍向前,而方運走在最前面,他們原本不同意,但方運說自己是會首,才氣不多但體力好,眾人無奈同意。

沒有人zhidao,方運在第一長廊領悟了妖祖和彗星長廊的部分力量,而這第三長廊的冰雪寒意和第一長廊的一模一樣,只是稍稍加強,但對方運來說卻根本不算什麼,更何況有個霧蝶在吸收附近的寒意。

山下,荀燁望著即將進入雪崩區域的舉人。

「蠢貨!都死吧!你們死光,就沒人會宣揚我在聖墟的事情!我會成為唯一的勝利者,荀家不僅不會因我而蒙羞,反而會因我曾入彗星長廊而倍受重視!凶君既然沒死,必然潛伏在暗處,他既然為了星之王才入聖墟,一定有萬全的準備!你們都在白費力氣!他進聖墟的時候分身只能寄托在靈獸上,但進入聖墟后,可寄託之物更多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