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263章一息詩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3章一息詩成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極有keneng1孔德論道。

「德論兄!還有十二息。」方運的聲音突然響起,孔德論立刻閉嘴,準備寫詩詞。

在方運的指揮下,眾人上山的過程非常順利,登山sudu遠比那些妖蠻更快。

這是以消耗才氣為代價,還因為每一首詩初鳴都有首本寶光,讓詩詞的力量翻倍。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小說「小說章節

厚厚的積雪瘋狂從山坡衝擊而下,但種種詩詞力量不斷出現,開闢道路,分開雪浪,讓人族可以不斷向上爬。

在到達半山腰后,隊伍的氣氛出現明顯的變化,所有人不再像之前那樣說說笑笑。

馬雄在陸續作出六首詩后,終於難以為繼,再一次被方運叫到名字后,他道:「我要重複第一首詩。」說著,書寫那首《詠松》,但這一次沒了首本寶光,威力只有原來的一半。

大量的松樹出現,圍成「介」字型,排開雪浪,但是,這些光影松樹剛一出現,就發出輕微的碎裂聲,彷彿難以承受雪崩的力量。

絲絲縷縷的寒氣透過光影松樹落在眾人身上。

幾乎所有人的臉色為之一變。

沒人能保證接連不斷作出新詩。

馬雄第一次重複使用詩詞如同警鐘長鳴,驚醒了每個人。

方運道:「經安兄,七息後輪到你。現在我們遇到三個困難,一是詩詞重複的wenti,詩詞非初鳴,威力減半,但雪崩威力不變,所以接下來諸位要更頻繁地書寫詩詞。繁銘,八息後輪到你。」

「至於第二個困難,是才氣的wenti,現在諸位才氣不斷消耗。我接下來必須要更精確地計算每兩首詩詞間的銜接,保證不讓詩詞的力量重疊浪費。師棠兄,六息后。」

「至於第三個困難,這雪中的寒意已經能透過詩詞的力量,雖然被削弱,但也會影響到我等。顏兄,一波最強雪浪要在十二息後來臨,你有把握憑藉一首詩詞抵抗嗎?」

「有。」顏域空道。

「那就好。」方運點點頭。

聽完方運的話,眾人才意識到現在和之前比最明顯的差別:之前眾人說笑好一陣才需要換人寫詩詞,但現在方運不過說了幾句話。就被迫分成三段,可見形勢嚴峻到何等程度。

「張兄,十息后詩成。」方運看向另一人,然後繼續道,「從現在開始,大家不得用文膽之力抵抗寒意,萬一出現意外,勉強能抵擋幾息,留出作詩的時間……」

接下來。方運一邊指揮眾人繼續寫詩詞,一邊說出種種應對之法。

哪怕現在形勢危急,隊伍依舊有條不紊地前進著,因為每兩首詩詞之間銜接的極好。上山的sudu沒有減慢。

只是除了方運,每個人的臉色都被凍得發青,寒入骨髓,身體明顯不夠靈便。但咬著牙前進。

不多時,眾人便發現方運的異常。

「方運,你怎麼面色如常?我們被凍得身體僵硬。你好像一點都沒變1李繁銘突然問。

「磨刀不誤砍柴工。」方運道。

在場的都是十國叮立刻想起方運在第一長廊的表現。

「唉……我不如也。」顏域空輕嘆一聲,這才明白方運接管指揮權的另一個原因,他已經在第一長廊參悟了這寒意的力量,這樣在雪崩坡可以不受寒意的干擾,可以更好指揮眾人。

一個舉人慚愧地低聲道:「方才一首詩詞能頂住許久,還覺得方運的指揮無大用,現在頻繁輪換抵擋雪崩,才發現方運的厲害,若是沒有他,我等不僅會有詩詞重疊造成浪費,而且稍有不慎就keneng全軍覆沒。」

「子曰: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孔聖之語用來稱讚此刻的方運最恰當不過。」韓守律輕嘆。

眾人都知這是《論語》中的孔子原話,只有到了最寒冷的時候,萬木凋零,才能發現唯有松樹和柏樹能堅持到最後。

每個人都後悔起來,這雪崩坡不keneng有機會參悟寒意的力量,後面長廊的力量層次更強,參悟的keneng性更校

眾人又走了一刻鐘,輪換作詩詞的頻率又加快了一些。

方運之前板衣的托板沒有放下,但現在卻放下托板,毛筆插在墨水裡,右手握著毛筆。

墨汁已經結冰,到時候需要消耗一些才氣才能碎冰取墨汁。

方運的舉動成為第二個代表形勢緊急的信號,隊伍里的氣氛更加壓抑。

方運之前是一個一個地點名字,但這一次點完一個人的名字后,立刻道:「玉青兄馬上準備,七息后詩成。午德兄做好準備,十二息左右將迎來一波最強雪浪。」

眾人默默地準備著,輪換的頻率越來越快了,眾人幾乎寫不出新的詩詞,只能不斷重複自己的某一首詩,方運已經記住了他們詩詞所能堅持的時間。

新一波的最強巨浪出現,抬頭看去,可見前面有一線雪浪明顯稍稍高出,攜帶震耳欲聾的聲音飛快壓過來。

宗午德深吸一口氣,重複自己之前所作的一首詩,他身為宗聖的嫡系子孫,在舉人的時候過了三山三閣,獲得下品奮筆疾書,一息一句。

宗午德對自己很有zixin,按照計劃四息成詩,半息發揮作用,再過半息就會迎來最強雪浪。

但是,就在寫最後一句的時候,一股寒意侵入宗午德的身體,他的手一抖,筆鋒滑動,一筆錯,一字錯。

一詩毀。

所有的舉人都愣了,因為一息之後那一波最強雪浪就要衝過來,沒有人能在一息之間寫成一首詩。

牛山急忙擋在方運身前。

顏域空一言不發,一個箭步衝上去,要憑藉自己文膽一境大成的力量暫時阻擋雪浪,雖然會被雪浪衝擊殺死,但足以為後面的人爭取一段時間。

無形的悲傷和感動在每個人的心頭升起,人人提筆寫字。

「唉……」

眾人聽到方運輕嘆,皺起眉頭,許多人心想這時候還嘆什麼氣。還不快寫詩詞救顏域空,怎麼到了關鍵的時候方運如此不知輕重。

許多舉人一邊寫,一邊用餘光看向方運,但是所有人,然後停下筆,整齊如一地抬頭直視方運,最後看向他的手和筆。

方運的毛筆正在以遠超所有人的sudu書寫。

一息之後,四句詩成。

「孤峰一夜紛紛白,獨有暗香凌寒開。北風破盡千層雪,又送萬梅爭春來。」

詩成。元氣狂涌。

狂風席捲,瞬間把前方的雪浪吹上天,化作漫天飛雪四散,隨後一株株密密麻麻的梅樹向前延伸,排開雪浪,鋪成一條安全的登山路。

原本自以為必死的顏域空站在原地,然後轉身驚訝地看著方運。

「一息成詩?」顏域空難以置信地問。

李繁銘回答道:「對,是一息成詩!只有傳說中的上品奮筆疾書文心才能達到!可他在進聖墟前,還只是秀才啊!不是說他在書山到三山三閣但沒有過第三閣嗎?不是說只是和歷代頂尖的秀才一樣嗎?他哪兒來的文心?孔德論。你們孔家人有秀才得到過上品奮筆疾書文心嗎?」

「別說秀才不keneng得到,連舉人都沒有得到過!除了半聖,我還從來沒聽說過說有誰擁有上品文心1孔德論回答。

「是啊?他哪兒來的上品文心。」師棠心道自己連大賢之血都沒弄清楚,怎麼又出了上品文心?

「事情不是明擺著嗎?方運這個傢伙在第一次上書山的時候。就已經打破秀才不過三山的慣例,過了三山三閣,不僅過了,而且還得到史無前例的上品文心1

華玉青突然喊道:「我想起來了!那日方運寫『鐵馬冰河入夢來』的時候。明明身中劇毒,一個字要寫許久,可他的書寫sudu卻接近普通人。明顯是靠上品奮筆疾書文心才能做到1

「原來如此,怪不得中毒那麼厲害還能提筆寫戰詩詞!方運,你這個混蛋瞞得我們好苦啊1李繁銘大喊。

「秀才過三山,得上品文心,真是聞所未聞,神乎其神1

「這事要是傳出去,十國兩界舉世震驚!說!你還有什麼大秘密瞞著我們?」

「一息成詩,真是大開眼界。我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剛才他嘆氣的時候我還以為他在傷春悲秋不識大體,現在才明白,他嘆氣是因為不想暴露真實實力1

「你別在那裡愣著,說一下怎麼會回事。半聖之下唯一的上品文心,可比你什麼聖前舉人、什麼文人表率重要多了1

「是啊,你之前除了當眾寫過一首《風雨夢戰》,就是彈奏戰曲《將軍令》,再也沒有當眾寫過戰詩詞,最多出口成章,我們竟然沒看出來你有上品文心1

方運只是淡然一笑,道:「馬雄,十八息后詩成,經安兄做準備。」

眾人見方運不說,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尤其是那大兔子,又蹦又跳,恨不得馬上弄清怎麼回事。

孔德論突然大聲道:「我以聖院刑堂執事身份命令,所有人從此以後不得提及此事,待出了聖墟,我請聖裁,下三緘其口1

「是1眾人紛紛答應,這種消息可不是鬧著玩的。

李繁銘急忙四顧,道:「幸好周圍被大樹擋住,沒有被妖蠻看到,荀燁也沒看到,不然就危險了。」

「咱們繼續走,不過為什麼我覺得這雪崩坡變得安全多了?」顏域空微笑道。

眾人情不自禁笑起來,有方運這個一息詩成在,比之前安全百倍!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