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267章追蹤流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7章追蹤流星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方運仔細觀察,這四次長廊不見斗極、鷹炎和龍嶺三大聖子的蹤影,心道不愧是妖族中最出色的三個妖將,這落星橋和雪崩坡不一樣,實力足夠的話可以迅速跑過,而雪崩坡卻只能一步一步向上攀爬。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方運記得在他們之前爬過雪崩坡的妖蠻大概有五十多,除了血妖蠻的八個聖子,還有五個星妖蠻的聖子,而星妖蠻的聖子實力明顯稍差,剩下的就是聖族妖蠻和一些隨從,可現在第四長廊的橋頭只站著二十餘妖蠻,還有十多個妖蠻正在落星橋上前行。

這說明已經死了十多頭妖蠻。

這些妖蠻都是各族的精銳,都是將來必然成妖王的天才,連它們都死了,這讓方運心頭無比沉重。

橋上的妖蠻分散在各處,而一頭虎妖聖子站在最前面,距離落星橋盡頭只有半里。

那虎妖聖子站在那裡遲遲不動,他周身氣血如火,阻擋流星下落形成的衝擊波,不過卻沒有流星直接砸中他。

在虎妖聖子的腳下,方運發現有一層極淡的寒氣,若不是得文曲五動和文曲星照,根本看不清那寒氣。

方運記得在雪崩坡上見過這個虎妖聖子,實力很強,以它的速度可以在短時間衝過去,而且虎妖聖子有祖靈,實力只可能比想象中更強,他站在那裡不動必然有古怪。

祖靈是妖族激發上古血脈而形成的力量,相當於人族的文膽,但一般妖蠻只有到妖侯才有祖靈,而聖族妖蠻則在妖帥就可以獲得祖靈,最優秀的一些妖蠻還只是妖蠻將的時候就能擁有祖靈。

妖蠻用氣血不斷餵養自己的祖靈,隨著祖靈源源不斷壯大。從而可為妖蠻帶來強大的力量,在封聖的時候,妖蠻會吃掉祖靈,徹底化為自己的力量。

方運一邊留心觀察這頭虎妖聖子。一邊聽第四長廊門口眾妖蠻談話。

剛來到第四長廊的舉人們站在原地。看著一顆顆的流星墜落,聽著流星高速飛行時的刺耳爆鳴聲。感受流星與空氣摩擦而形成的火焰的熱度,許久無語。

流星的速度太快了,一眨眼就飛過數里甚至數十里,若是從正前方飛來還好說。可全是從上方飛落,根本無從推算軌跡。

方運心裡正想著對策,就見那虎妖聖子動了,它身後浮現一頭血影虎頭,那虎頭仰天一吼,無形的力量注入虎妖聖子的體內。虎妖聖子立刻以恐怖的速度向前奔跑,它每一次落地。踩踏冰橋的聲音都猶如震天響的巨鼓。

每個人都覺得此刻的虎妖聖子如同一頭氣吞山河的凶獸,哪怕是一座山也會被他撞碎。

突然,一顆人頭大的流星從天空出現,幾乎眨眼間就出現在冰橋上空。

眾人還記得那頭聖族象妖就是被這麼大的流星殺死的。哪怕虎妖聖子遠強於那頭象妖將,被流星擊中也必死無疑。

隨後方運呆住了,那顆流星不是墜落而是在追擊,竟然在瞄著虎妖聖子追蹤撞擊。

眼看流星就要擊中,那虎妖聖子突然猛地後退,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后躍了十丈,隨後那顆流星擊中冰橋,和碎冰一起掉落下去。

流星擊中冰橋形成無形的衝擊波,把虎妖聖子周身的氣血吹得如風中的燭火一樣無比暗淡。

方運本以為虎妖聖子過了這一關,會放鬆下來,哪知它猛地加速,跳過流星撞擊冰橋形成的大洞,繼續發足狂奔。

突然,一團火球自下而上從大洞里飛出來。

「還是那顆流星!不過小了一半。」一人低聲道。

方運死死地盯著那流星,就見那虎妖聖子身後的虎首祖靈突然迎向流星,而虎妖聖子繼續向前奔跑。

「轟……」

虎首祖靈和流星相撞,形成強勁的衝擊波向四面八方席捲,虎妖聖子的身體被擊中,哇地噴出一口鮮血,身體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奔跑。

流星和虎首祖靈對撞形成的塵埃散盡,一顆雞蛋大小的流星再次撞向虎妖聖子。

虎妖聖子突然轉身,就見他全身的氣血火焰全部湧入右前腿中,右前腿突然膨脹足足兩圈,最後它大吼著猛撲向小流星。

虎妖聖子的右前爪攜帶撕天裂地之勢擊中流星。

「砰……」

巨聲響起,就見那流星如同碎肉機關一樣,先是粉碎虎妖聖子的左前爪,然後一路勢如破竹,最後把虎妖聖子的整條右前腿粉碎,但流星自身的力量也被耗荊

隨後虎妖聖子張口大吼一聲,大量的氣血如火焰從口中噴出,把最後的流星沖成碎末。

虎妖聖子狂笑一聲,用三條腿一瘸一拐地行走,離開冰橋橋面,最後進入一道光門,正式通過第四長廊。

許多妖蠻歡呼起來,為虎妖聖子祝賀。

「這第四長廊,不可能通過。」宗午德看著虎妖聖子離去的地方道。

「我等詩詞形成的力量在流星面前不堪一擊。」

「除非誰說有技巧前去,否則我死也不會過這第四長廊,你們先想辦法,我在一旁坐著等結果1李繁銘甚至都不上冰橋,在橋下的平地找了一個地方坐下,然後開始喂兔子蘿蔔。

大兔子比進聖墟前又壯了一圈,兔毛溜光水滑,顯然也得到星力的滋養。

李繁銘摸著兔子的耳朵,笑道:「這一身皮毛,扒下來至少能賣上千兩銀子。」

大兔子沒好氣瞪了李繁銘一眼,搶過蘿蔔背著李繁銘吃起來。

而其餘舉人卻沒有放棄,仔細觀察第四長廊,這流星不像雪崩是從頭到尾覆蓋所有的路面,一直有安全的地方,除了最後半里的那顆流星有用神奇的追蹤能力,其餘的流星都沒有改變方向,只要判斷的對,反應好,速度快,再加上運氣好,就有機會過去。

宗午德突然道:「德論兄,那位孔家之龍,不是憑自己的力量通過彗星長廊的吧?」

孔德論愣了一下,好像在腦中組織語言,過了好一會兒才道:「我們孔家家大業大,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總有人得到不可思議的東西。」

眾人沒有質疑,因為當年孔聖做了什麼至今是一個謎,他在閉關前去了什麼地方、在閉關后和臨死前又做過什麼,都是謎。

以孔子當年的實力,隨便去古地搜刮一圈,就足夠孔家人世世代代富可敵國。

「方師,您對這落星橋有什麼看法?」

方運沒有回答,而是仔細觀察冰橋的橋面,他離得遠無法感受到上面的寒氣,於是向前走,走到橋上,熟悉的寒意立刻出現,比第一和第三長廊的寒意更強,不過對他來說構不成任何威脅。

眾人也發覺了冰橋的寒意,紛紛上橋感受又紛紛下來。

「冰火兩重天埃」

「那流星的威力大得有些不可思議,那麼點的石頭就把一頭妖象攔腰截斷,連虎妖聖子都無法抵擋,我們怎麼可能通過?」

「是啊,太不合情理了。」

方運無奈道:「你們錯了,一顆人頭大的流星高速落下來的力量,非常之強,強到不弱於妖王全力一擊,那虎妖聖子若不是讓流星打空消耗大部分力量,早就死了。」

「你對天文有研究?」顏域空問。

「略知一二。」方運很想說人頭大的流星高速下落所產生的衝擊力,相當於一顆微型核彈爆炸,但沒辦法向他們解釋。

「你能否簡單說說。」

方運思索片刻,道:「你們知道,一支普通的箭射來,只能深入一個人的血肉里,對吧?」

眾人點頭。

「但是,若是一頭妖帥用強弓射出那支箭,足以在人的身上留下一個大洞,並把那人帶得連連後退,這沒問題吧?」

「我見過妖族強弓強箭的力量,射中人後不僅僅是後退,甚至還把人射的倒飛出去。」孫乃勇道。

「若是更大力量的人射出那箭矢,讓箭矢的速度達到更高,那麼箭所攜帶的力量就足以把人攔腰打斷。」方運道。

孫乃勇道:「我想起來了,我記得在一次戰鬥中,一頭妖王突然投出一支長矛,就把一個士兵打成兩段。」

「原來如此。不過,怎麼應對這流星?」

顏域空看了方運一眼,輕咳一聲,道:「我只說一下我的看法。彗星長廊是妖祖挑選弟子的地方,不是殺人的地方,而這流星的力量太強了,強到連三大聖子迎面對上也必死無疑。所以,我相信這落星橋一定有特別的方法可通過。方運,我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

「大家群策群力,你們先考慮,我去一旁看看。」

方運說著走到僻靜的地方,靜靜地觀察落星橋,觀察那些妖蠻,心中不斷思索,希望可以找到過橋之法。

「要想過橋,必須要推算出流星的落點,那些妖族可以瞬間爆發極快的速度,但人族卻沒有那麼強的爆發力,若是不能預測出流星落地,必死無疑。」

「其次,那虎妖聖子之前在那裡站了許久也沒有被流星正面撞擊,說明橋上有相對安全的地點。」

「流星的威力不僅沒有特彆強,恰恰相反,在落到橋面的時候,只打破很小的洞,很多力量被冰橋吸收,這或許是關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