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274章負岳的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4章負岳的秘密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少跟我來你們人族的那一套!我被關在這裡的時候,不知有孔聖,甚至連文王都還不存在!不過……嗯,說了你也不明白。」

方運知道負岳找自己有重要的事,表面沉默不語,暗中偷偷觀察這寒冰大廳,想找到這負岳的所在,可最終發現根本無跡可尋。

「你那句話說的不錯, 你們人族和妖蠻的頭腦很不一樣。妖族太笨,蠻族太傻,思來想去,我只能找人族合作。你為了走出第五長廊,願意跟妖蠻合作,你看我怎麼樣?」

方運心中感到莫名其妙,第一個念頭就是拒絕,對方可是大妖王,而且是活了幾千甚至可能上萬年的大妖王,偏偏找自己這個舉人合作,就像一國之君突然說要跟一個普通人合作,這實在是難以讓人放心。

方運表面不動聲色,道:「不知負岳前輩想怎麼合作?而且晚輩只是區區舉人,未必有資格跟您合作。」

「我既然找上你,你自然就有合作的資格。人族能走到第五長廊本屬不易,而你又能帶這麼多人來到這裡,超過以前所有來彗星長廊的人族,包括那些從第二星城進入的進士。」

「不知前輩找我想合作什麼?」方運問。

「你覺得一頭被鎮壓在這裡不知多少年的古妖最想做的事是什麼?」

「當然是離開。」方運脫口而出。

「說得好!我曾經找過許多妖蠻合作,但最終都失敗了,而能走到這裡的人族實在太少了,像你這般能參悟部分星辰碎片力量的人更是前所未有。」

「星辰碎片的力量?你是指彗星?」方運問。

「哼!妖祖那個無恥東西!奪走我父親的星辰碎片不說,還故意放入一顆彗星中,掩人耳目製作了這個彗星長廊。最後又想……總之貪圖我們一族的寶物,把我囚禁在這裡,並以星辰寒意鎮壓我,只要星辰碎片還在。我就永遠逃不出去。」

「這……」方運沒想到彗星長廊來歷和妖界流傳的故事截然不同。

「我知你不會相信,但你總有明白的時候。怎麼樣,願不願意與我合作?」

「一個舉人冒著得罪妖祖的危險去救一個大妖王,你覺得這個舉人為什麼要選這種死法?」方運用委婉的方式表示自己不可能答應。

「妖祖封印我的時候說過。若是我有辦法離開,就任由我離開。所以你放心,救我出去不僅不會得罪死活不知的妖祖,甚至會得到我的友誼!一個即將封聖負岳的友誼1

方運微微一愣,恍然大悟,怪不得這負岳一點都不繞圈子,怪不得直接找上自己,原來是為了封聖。

「恭喜前輩苦盡甘來1方運由衷為負岳高興,被鎮壓了這麼多年,終於能走出夢寐以求的這一步。

「苦未荊甘也沒來。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合作?」負岳的聲音里多了一絲自傲,還有一絲得意。

「虛無縹緲的『可能的』半聖友誼,還無法讓我冒這個險。」哪怕負岳的理由非常充分,方運也不想背負如此大的風險。

「那我若告訴你。你根本無法成為星之王,你會怎麼想?」負岳的話語意味深長。

「為什麼?」方運雖然沒有完全相信,但也沒有辦法不相信。

「當然不能說。你以為我會僅僅以所謂的半聖友誼來與你交換?你太小看我。」

「那前輩可否透露一點信息,好讓我有個準備。」

「跟那頭霜犬有關,你若與我合作,我有辦法解決霜犬的問題,然後你可以和其他妖蠻去爭奪那星之王座。若是你不與我合作。那就等著看好戲吧。」那聲音中充滿了笑意。

「請問前輩,那霜犬到底是做什麼的?負責看守星之王座?」

「算是吧,只有擊敗霜犬一次,才能坐到星之王座上。霜犬原本很強大,但為了不死不滅,犧牲了強大的力量。不然你們這些妖將舉人不可能擊敗它。」

「前輩的意思是,那頭原本可能一視同仁的霜犬可能已經脫離妖祖的本意,不能再保持公正?」

「何止不公正,簡直可以成為你們的大敵!我可以保證,一個不死不滅的霜犬哪怕遠不如全盛時期。但殺光彗星長廊的所有妖蠻人完全不成問題。」

方運一聽到「不死不滅」的字眼就頭疼,兩界中這個詞語沒人會隨便亂提,一旦有人說出來,那就意味著非常難纏。

「那兩頭石獅子不管?」

「就如同他們管不了我一樣,他們也管不了第七長廊的事情,更何況有些事情他們也不能去管。」

「謝前輩提醒。那星之王的稱號本來就非常難得,若是有人連那頭霜犬都能操控,就意味著他可能掌握彗星長廊核心的秘密,甚至跟妖祖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這樣的妖蠻成為星之王也理所當然。」方運在說話的時候用上談判的虛實技巧。

「你的心倒是夠寬。我聽第五長廊的幾個妖蠻說,那龍嶺必然會在第六長廊門口等你一段時間,若是你不去,他就去爭星之王。一旦他成為星之王,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抓住你羞辱你。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有信心面對那個龍蠻人。」

「也沒什麼,我只知道,我人族最弱的時候妖蠻兩族也殺不光我人族,現在我人族日漸鼎盛,龍嶺也好,龍蠻人也罷,哪怕是所有的妖族都要殺我,我也無畏無懼1

「哼,說的倒好聽,等你真正面對龍嶺的時候,希望你也能這般鎮定。」

「我在前輩面前都如此鎮定,在龍嶺面前自然也能夠處驚不變1

「你倒是會說話。你既然是人族,不會逃也不會戰,更喜歡用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說吧,要如何才願意與我合作。」

「先不說我是否決定與你合作,只說在理想的情況下,你我應該遵循平等交換的原則。我能幫你到什麼程度,你就要給我多大的回報。當然,反過來對我也有效。不過,我似乎不求你什麼。」

「那頭虎妖你看到了嗎?」

「看到了,我明白,你不會在乎不能幫助你的妖蠻人,但我不一樣,否則你不會通過殺一個聖子來震懾我。」

「震懾你是有的,但我之所以殺它,是因為他的血脈問題。我很好奇,你哪來的勇氣如此對我說話?」

方運立刻道:「因為我如果沒有勇氣對你這樣說話,我的命會和虎妖聖子一樣,被你用來震懾你認為比我更有能力的人。」

「唉……人族可畏啊,小小年紀就有如此見識,若我當年有你一半聰明,也不至於被鎮壓數千年。很好,我越發期待與你的合作。我希望你去血紋壓泉眼那裡,歷經數千年,血紋已經削弱到極致,只要你引動那水沖刷血紋,幫我毀掉一個血紋泉眼, 我就有機會脫困而出。而我不僅會直接送你過第五長廊,還會送你對付霜犬的方式。」

「請前輩讓我考慮考慮。」方運道。

「那你就好好考慮,我有很多時間1負岳道。

方運皺眉思索,負岳的聲音再度響起。

「我之所以第一時間選中你,不是因為你多麼出色,而是你有一隻剛剛化蝶的的霧蝶,它吃了太多的聖果,要吸收弱水奇風等異力來吸收聖果的力量,連這星辰寒意都成了它吸收的目標。你只要把霧蝶放入寒泉中,等它從沉睡中醒來,除了奇風和弱水,還可以獲得寒意的力量。當然,它可以讓血紋泉眼更快地被破壞。」

「謝前輩提醒。」

「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那些曾經與我合作的妖蠻,離開彗星長廊之後再也不主動與我聯繫。」

「你們之前都用什麼方式合作?也都是引動寒泉?」

「他們哪裡有你這麼聰明,竟然能感悟到星辰寒意。我幫他們過第五長廊,然後送他們一些小物件,或者告訴他們一些遠古時期的秘聞,讓他們自己去探尋。可惜,沒有誰真心想辦法救我,哪怕他們之中有的已經名震妖界。」

「怪不得妖界幾乎沒多少人提起你,就算是斗極也只知道你大概的事情,不知道你要脫困的事,沒有哪個妖蠻敢宣揚自己與古妖聯手對抗妖祖。」

「不是對抗,僅僅是幫我而已。更何況,幾個月前彗星長廊震動,我懷疑這裡將有異變,我若不儘快走脫,很可能會死在這裡1

「這異變多久會發生,至少幾天內不會出事吧?」

「不清楚。」負岳道。

方運知道負岳在隱瞞什麼,突然想起那三個聖墟之子,道:「前輩的合作者中,現在地位最高的是誰?」

負岳突然冷哼一聲,道:「妖皇!要不是他現在被妖聖關注,又得到大好處,實力只比我差一些,我離開彗星長廊的第一件事就是殺了他!當年我看他有妖聖天賦,所以與他合作,甚至告訴了他一些遠古大秘密,但他離開彗星長廊后,從來不曾不與我聯繫1

方運道:「據我所知,他的一個兒子就在這裡。」

「嗯,我早就通過血脈力量感知到他的兒子。我問過那個小蠻子,妖皇並沒有讓他兒子聯繫我,所以,我殺了他兒子!哼,枉我那麼信任他,告訴了他最大的秘密。若是沒有我,他現在只是一個實力還可以的妖王,絕無可能成為妖界的妖聖之下第一妖1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