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276章白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6章白象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方運沒有再問,但心中記下這事。

「好了,那我便告訴你那個秘密,你要全神貫注,因為那個秘密是我們古妖用特別的血脈秘法記錄下來,那個層次的秘密無法記載在書籍石刻上,這也是為什麼之前我們古妖不需要文字。若是你忘記了,不要怪我,那隻能說明你不應該知道那些事,就算那妖皇最多也只能記住一半1

「前輩請講。」方運用軍中的呼吸法來平復情緒,讓精神更集中。

隨後,方運只覺眼前一黑,隨後感到自己的神念被一股強大的吸力吸走,進入一片漆黑的空間。

方運努力向四周看去,但除了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

不一會兒,方運看到極遠的地方出現一些奇異的扭曲光線,如同一條條顏色各異的蚯蚓,可根據那距離判斷,方運感到那些光線的長度恐怕以光年來論。

隨後,四面八方出現各種奇特的光影,如同一個人看過的記憶畫面,隨後一部分光影畫面排成一條線飛過來。

眨眼間,一個畫面飛過來,那是一片莽莽群山,一群體長百丈的巨鳥在天空飛行,它們只是輕輕扇動翅膀,就形成數百道龍捲風向外飛卷,所過之處岩石粉碎,樹木成粉。

巨鳥之下,不斷有巨大的石頭或大樹突破密集的龍捲風,把巨鳥砸成肉泥。

那是一群巨猿,每一頭巨猿都是一尊龐然大物,它們奔跑起來震得地面轟隆隆直響,它們隨手一抓,就能挖出一座小山,然後投擲向巨鳥。

方運心知哪怕妖族和人族的大戰也不可能有如此烈度,這根本不是戰鬥,而是在毀滅這片大地的生態環境。

這似乎是一群妖王間的戰鬥,卻遠比人族和妖族的妖王更直接,更野蠻。

突然,一頭很普通的黑狼出現,僅僅只有牛犢大小,在妖族之中都不算大,但巨鳥和巨猿嚇得轉身就逃。

巨鳥一邊跑一邊控制龍捲風去攻擊巨猿,巨猿也不甘示弱,地上有什麼就往上扔什麼。

畫面僅僅維持了一眨眼的功夫就消散,但卻充滿巨大的信息量,方運看完后甚至能隱隱覺察到那龍捲風的氣息,還有那些巨猿投擲小山時候的氣血震蕩。

至於那黑狼眼中的幽光也無比駭人,就好像自己親眼見過一樣。

接著第二幅畫面出現。

那是一頭長不知幾十里的巨龜在爬行,看著慢,但一眨眼就是幾里,而那巨龜龜殼上是一片草地,許多妖獸住在上面。

第三幅畫面、第四幅畫面……

方運一開始還以為裡面是什麼大秘密,可是看著看著發覺這似乎只是一些記憶碎片,那負岳不知道為什麼都讓自己看,根本沒有涉及什麼秘密。

但是,方運卻無比興奮,因為這讓自己可以通過這些畫面知道一些遠古時期的東西。

在人妖兩界,這種傳遞信息的方式現在只有眾聖會,因為這種傳遞方式太過於粗暴,傳遞者不僅會耗費力量,接受者要是無法承受過多的信息,頭顱會爆開,古妖九成的幼崽就是這麼死的。

奇書天地中,那頁記錄了擎天巨爪的書旁邊,多了一本新的書,方運每看一個畫面,書里就多出一幅圖,記錄著方運看到的一切。

不過和那本巨爪之書不同,這本書中的畫面無比清晰精緻,裡面的巨鳥、巨猿和黑狼等所有的生物都好似被畫道四境的大畫家以出神入化之能畫出來。

隨著書中的頁面增多,一支無形的筆出現,在書的封面上開始寫著淡金色的字體,每一個筆畫出現得極慢,一筆恨不得要寫一年之久。

過了許久,終於寫完三個字。

驚世書。

三個字寫完,奇書天地輕輕一震,方運有所察覺,隨後繼續觀看記憶。

方運感到這裡有些怪,自己好像已經明明看了至少一天的時間,可一點都不累不餓,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繼續看下去。

有些畫面出現的極為短暫,方運甚至來不及看清就消失不見,方運知道那裡面恐怕有一些自己不能知道的秘密,也沒在乎。

方運越看越奇怪,因為始終沒有什麼大秘密,似乎都是一些奇特的記憶,或者是負岳自己的,或許是別的古妖用這種方式傳承給他的記憶畫面。

方運繼續觀看,因為裡面有些東西很有用,比如獲取幽水河中鳴雷石的方法,比如鳴雷石的真正用法等等許多幾乎已經在人妖蠻三族裡消失的東西,都可以算得上是大秘密,但似乎跟妖皇和妖祖沒有關係,有些對古妖或者妖蠻有巨大的用處,可對自己一點用都沒有。

不多時,方運發現眼前是一處極為粗糙的灰白色土地,大片乾裂,有許多縱橫交錯的溝壑,一點草也沒有,明明是土地,卻給人一塵不染的感覺。

方運仔細一看,這片土地綿延幾百里看不到盡頭。

又一個畫面閃過,那白色土地呈現一個巨大的弧度,其上有許多奇異的建築,一些妖蠻在上面繁衍生息,方運恍然大悟,這恐怕是一顆大星球。

第三個畫面出現后,方運沉默不語。

一頭她在星空中步行,悠閑得如同散步,時而用鼻子碰一下恆星,時而用象牙頂一頂行星。

那白象突然微微一扭頭,碩大的眼睛看了過來。

方運只覺被無窮無盡的恐怖籠罩,心中除了恐懼沒有絲毫的感覺,直到那畫面破碎。

在畫面破碎的一瞬間,方運看到那白象的嘴角浮現一抹笑容,目光格外溫和。

方運眨了一下眼,努力想了想,心道:「畫面怎麼到了那個白色星球就沒有後續了?」

新的記憶畫面到來,方運立刻認真去看,不再糾結以前的記憶。

許久之後,眼熟的青銅大門出現,方運精神一震,那青銅大門就是聖墟通往妖祖門庭的入口,而那個秘密跟妖祖有關,應該快要出現了。

隨後,一個畫面閃過,方運瞪大眼睛看著。

奇異的畫面不斷地閃過,方運終於明白為什麼妖皇崛起得那麼快,越看越是興奮,一邊看一邊不斷在心中盤算。

最後,一個畫面讓方運愣住了,因為那是一根從遙遠的天際點過來的手指,那手指大得不像話,遮住日月,破滅時空,如同蒼天之手。

那手指點來,萬界靜止。

不等那食指點完,畫面就消失了。

方運臉上浮現難以置信的神情,因為在那一刻他感到自己的思維都停止了,但仔細一想,猜到一些可能。

「這手指……恐怕是負岳的父親傳遞給它的,以它的能力不可能記住,連我恐怕會很快忘記。」

方運眼中突然出現茫然之色,皺了皺眉頭,心道記得那個秘密的最後似乎有什麼畫面閃過,可怎麼也記不起來。

「算了,不去想了,不過就算忽視掉那些忘不掉的畫面,這次信息傳遞也很奇怪,實在太多了,甚至包括古妖一族的修行之法,對我毫無用處,還有那些古妖之間的戰鬥,真是天崩地裂,甚至有大聖出手,好看是好看,但對我的作用不大。」方運心道。

眼前虛空破碎,一切重新回到那第五長廊中。

「我真倒霉啊!我只要一出彗星長廊,必然會立地封聖!我可是負岳啊,我偷偷竊取了那顆星辰碎片的力量數千年!妖祖以為是他主動鎮壓我,其實是我父親知道古妖眾族會遭遇滅頂之災,故意讓妖祖用這種方式鎮壓我,讓我可以靜靜修鍊數千年封聖1

方運不動聲色地四處打量,做好逃跑的準備,可發現這放置寒泉的山谷只有那麼一個出口,完全逃不走。

負岳繼續嘮叨:「你知道我數千年憋在這個地方有多艱難嗎?現在完了,全完了!我怎麼就那麼傻,怎麼蠢到老老實實用妖族的傳遞之法,結果你能承受,我力量幾乎耗盡,我受不了了!你到底是什麼東西?你比我還古妖1

方運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其實看那些記憶畫面看到一半他就想到負岳會消耗很多力量,可不知道竟然消耗了為封聖積蓄的力量,負岳絕對是虧大了。

「說!你怎麼賠我?我不僅身體空了,腦子都空了,這種傳遞之法一般只需要你們人族一個呼吸的時間,可為什麼時間多了好幾百倍?混蛋啊,到底發生了什麼,說1

「前輩,我什麼都忘了。」方運道。

「少騙我!連我忘掉的那些你恐怕都記得了!說,老老實實給我說,不然我……你好像得到古妖的傳承了?」

方運恍然大悟,怪不得覺得這個過程古怪,原來那些記憶碎片其實是古妖一族的傳承。

突然,負岳的聲音又響起。

「你是不是看到過萬妖之戰?」

只是這次負岳的聲音有些彆扭。

「萬妖之戰是什麼?裡面的……」方運突然閉上嘴,差一點說漏嘴。

「你不用隱藏了!說吧,你在那些大戰中,看到過最強大的古妖是什麼層次,半聖還是大聖?對了,大聖相當於你們人族的亞聖。」負岳道。RS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