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285章入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5章入雪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妖蠻叛徒1聖族熊妖帥罵道。

「我們星妖蠻一脈被你們血妖蠻屠戮的時候,人族還沒有才氣1牛山輕蔑地看著對方。

妖熊無從反駁,恨恨地轉身離開,回到其餘幾個妖族中。

「我們要不要暗中跟在這個方運後面,為老虎報仇?」熊妖帥道。

那狐妖爪子輕晃,氣血之力隔絕外界,道:「我已經用秘法告知聖子,他們已然知道方運到達第七長廊,必定有應對之策。這方運太強,我們千萬不能送死!早就有傳言說在彗星長廊中,人族越往前,則文曲星力越強,戰詩詞的威力就越大。」

「那不過是傳說,怎能當真。」

「方才的戰詩詞你也看到了,不要說跟舉人戰詩詞比,其威力也已經遠超普通的進士戰詩詞,主要是因為這裡的文曲星力和天地元氣太多。我們妖族氣血之力的妙用遠超人族,但對天地元氣的操控卻遠不如人族的才氣。這方運太不一般,我現在就離開彗星長廊,然後儘快把這個消息傳到妖界1

「等彗星長廊結束后再去不行嗎?你莫非是想……」

「不要就以為只有人族猿族聰慧,我狐族也不比他們差!你們仔細想想,那個孔家之龍是憑藉妖祖密令等物僥倖成為星之王,但你們看這方運,竟然不藉助外力在這毒刃雪中來去自如,而且是憑戰詩一招殺虎妖帥,這種天才,在我眼裡已經超越了孔家之龍!一個孔家之龍讓我妖界震動,最後逼得眾聖助妖皇將其殺死,若是方運成為星之王,那會是什麼情形?」

「你說的很有道理!對,這個方運絕不能留!不過,就算妖聖們知道方運可能成為星之王又能怎麼樣?這裡可是妖祖的地方。他們不可能干涉彗星長廊。」

「妖祖死活不知,他們對妖祖恐怕已經沒有多少懼意。再者說,妖祖當年在的時候都不能拿妖界眾聖怎麼樣,現在又能如何?為了除掉人族的星之王,得罪妖祖並不算什麼,更何況現在是妖祖後裔守護彗星長廊,只要好處給足了,他們為什麼不同意?反正殺的是人族。」

「可是,彗星長廊畢竟是妖族親自建,力量恐怕不一般。」

「這彗星長廊雖是妖祖所造。但年代久遠,沒有他的力量不斷加持,自然遠不如以前。其實哪怕年代久遠,我族眾聖也未必敢出手,但巧就巧在,第五長廊突然崩碎,負岳跑了,妖祖的力量消散了許多,否則我也不會想讓眾聖相助。」

「說的是!那你快點離開。千萬不能遲了!方運必死無疑1熊妖帥不滿地看了一眼遠處的牛山。

狐妖自信地笑道:「只要妖聖真想殺他,他當然必死無疑!現在想來,人族也不過如此!等這個天才折損在這裡,我倒人族拿什麼嘲笑我妖族不夠聰慧1

那狐妖手握冰石要離開。餘光看到門口突然走出一頭猿妖,猿妖一身黃毛,頭上的一撮白毛異常醒目。

「咦?你是那個……猿貝是吧?沒想到你連聖族都不是卻能走到這裡1

猿貝笑道:「我最近比較幸運,莫名其妙進了妖祖門庭。又莫名其妙進了第五長廊的迷宮,本來我都被負岳帶出彗星長廊,然後那石獅子把我救了回來。」

「你是怎麼過第六長廊的?那裡有許多毒獸。你自己怎麼可能過來。」

「所以說我幸運,等我到第六長廊的時候,發現所有的毒霧都沒了,我就自然而然過了第六長廊。」

「什麼?怎麼回事!詳細說給我們聽聽1狐妖大驚。

猿貝笑著道:「毒霧太大,具體怎麼回事誰都不知道。只知道蛇族聖子攔截人族舉人隊伍,然後人族舉人中不知是誰用出了兵家聖道之音,橫掃所有毒霧,殺死所有第六長廊的血妖蠻,那些星妖蠻安然無恙。我進入第六長廊的時候,人族舉人已經沒了,聖道之音的力量還留在裡面。」

「聖道之音?可惡!那後面的血妖蠻誰能過得了第六長廊?猿貝,你怎麼可能不怕聖道之音?」

「我也怕啊,不過你別忘了,我們是猿族,又不吃人族,聖道之音把我當成星妖蠻了。那些星妖蠻害怕聖道之音,我不怕。」

「狗屎運1熊妖帥笑起來。

狐妖卻深深地看了方運等人一眼,道:「事態遠比我之前推斷的嚴重!若是聖道之音不是他們自己的力量,說明他們已經可以在彗星長廊使用更強大的力量。若聖道之音是他們的力量,不論是誰,必須除掉1

「對,兵家聖道之音太可怕了,必須要除掉1猿貝點頭道。

「你們繼續觀察人族舉人的動向,若是他們再有什麼大舉動,一定要離開彗星長廊告知我!之前我部族的妖王懷疑這次文曲五動、聖墟提前可能是大變的徵兆,原本我還不信,但現在我越發相信是人族崛起的徵兆!此次參與彗星長廊的人族,必須死1

「人族必死,妖族大興1猿貝激動起來,其餘妖族也熱血沸騰。

「等人族死盡,我去妖庭為你們請功1狐妖說完,手握冰石。

十息之後,冰石化為一道白光包圍狐妖,帶著他消失在第七長廊。

「猿貝,你來第七長廊難道是想爭星之王?」熊妖帥道。

猿貝笑嘻嘻道:「你當我傻啊?我就是來看看而已,反正星之王一定屬於我妖族1

說完,猿貝伸手摸了摸頭頂的一撮白毛,然後翻出一塊黑漆漆的木片,不斷玩弄著。

方運身邊的小流星突然高高飛起,面向猿貝等幾個妖族所在的地方,在半空轉了幾個圈,又回到方運的肩膀上。

此刻的方運正坐在地上,閉目養神。

不多時,方運的頭顱內突然發出一聲極其輕微的碎裂聲。

周圍沒有人能聽到,但顏域空等幾人都下意識地看來,疑惑地盯著方運看了一陣。

方運突然睜開眼,深吸一口氣,微笑著站起來,開始準備。

所有的舉人看向方運,知道他這是要進入雪中。

「你不再想想?」李繁銘無奈地看著整裝待發的方運。

「我想去裡面走走。放心,我不會和他們硬拼。有《夜襲》詩在,他們拿我沒辦法。」方運微笑道。

「好吧,我們進入第七長廊也是死,但你進去看看,或許能找到好東西。」

方運看向牛山和犬析,用妖語道:「你們兩個力量還差一些,不用跟著我了,安心突破妖帥,爭取也能成為聖墟中的妖王。我走了,你們要是有心,幫我照顧一下我的朋友們。」

「請陛下放心!我會在這裡衝擊妖帥,一旦成為妖帥,便有實力進入大雪中。」牛山這次沒有說要跟著方運。

「遵命!陛下1犬析輕輕鬆了口氣,偷偷看了牛山一眼,生怕被牛山扔進毒刃雪裡。

「我走了。」方運說完,獨自一人步入白茫茫的毒刃雪中,所有的雪花飛到他一寸外都被無形的力量彈開。

等方運消失在大雪中,李繁銘突然道:「你們有沒有發現,方運兩次進雪中有細微的不同。第一次的時候,方運的文膽之力像是在『硬抗』飛雪,可方才方運的文膽之力好像是在『排開』飛雪,力量好似提高了一層。」

「繁銘,是你想多了,他剛成舉人不足半個月,文膽就已經一境大成,若是力量再提高一層,就是文膽二境,怎麼可能1

「也是。」李繁銘不好意思笑起來。

一旁的顏域空直愣愣地看著方運消失的地方,許久不語。

兩界山。

一處秘密山谷上空烏雲密布,而烏雲下的山谷中,數以千計的工家子弟正在忙碌,以張衡世家的人為主,以墨家、魯班家和馬家等等工家眾弟子為輔,正在圍繞著一個足有十層樓那麼高的球狀物忙碌。

這球狀物被巨大的幕布遮住,看不清是什麼,但幕布下的基座上卻標註了三個遒勁有力的大字。

渾天儀。

幾個張家弟子一邊忙碌一邊抱怨。

「唉,咱們真是倒霉,別的舉人都去了聖墟,我們倒好,說是為防妖族進犯,被弄到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來進行渾天儀演練。」

「這東西可是咱家張祖的封聖根基之一,根本不用演練,哪怕是火燒水泡,幾千年也一點事沒有。」

「唉。咱家的老家主就是死腦筋,從不參與景國內務,一心發揚工家和張祖遺留的學問,一說要來兩界山值守,把張家秀才之上的人全都調集,真是死腦筋1

「沒辦法,人族為重。我們去不了聖墟,希望方運能替我景國爭光,在聖墟里多殺聖族妖蠻,或者得到什麼別人得不到的寶貝,讓我景國人揚眉吐氣1

「我相信他一定行。我……老家主來了,咦?那人有些面熟,好氣勢,張破岳都遠不能跟他比啊,只看一面,就讓人想起傳說中老當益壯的老廉頗、老黃忠。」

「那……是西聖大人1

孔城外,倒峰山下。

上山有兩條路,一條是盤山道,第一次上山之人必須要走那盤山道。

第二條路是工家人製作的升降梯,但現在所有的升降梯的門都被堵死,並有重兵把守,刑殿的人虎視眈眈站在門口。

「為何不讓上山?我們都已接到聖院詔令!若是去遲了耽誤大事,會降罪我等!到底何事,總得說個明白啊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