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289章風雪送君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9章風雪送君來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一身是冰刺的雪白霜犬低著頭,沒有絲毫的反抗之意。它那晶瑩剔透的霜犬之體明明很美麗耀眼,但在這個時候也無法掩蓋它眼中的無奈。

在凶君狼妖的附近,站著一些妖蠻。

其中最醒目的是一頭全身冒著火焰的巨鷹,火焰之中,巨鷹一身黑色的鷹毛如金屬打造。和在第一長廊比,鷹炎身上的火焰少了許多,但更加凝練。

凶君身後站著一個足足有兩人高的小巨人,龍頭人身,周身氣血環繞,正是龍嶺。

除此之外,還剩下四個妖蠻,不是聖子就是聖族。

妖蠻人三族舉人和妖將精英盡聚於彗星長廊,但最終來到這裡的竟然不足十人。

在霜犬的身後,風雪彌天,那裡的毒刃雪飛旋的速度是別處的十倍,僅僅看一眼就讓人心驚。

在密密麻麻的毒刃雪幕後,有一張巨大的王座,那王座以寒冰為體,在寒冰王座的裡面,竟然有許多星辰虛影,流星、彗星、月亮、太陽等等,甚至有星系漩渦。

這王座彷彿立於無盡星空之上,俯視宇宙萬物。

除了霜犬,所有妖蠻都盯著那星之王座,每個人都心馳神往,恨不得馬上坐到王座上,然後掌控星辰。

方運繼續接近。

龍嶺突然轉身看向鷹炎,道:「鷹炎,你我本來不相上下,現在我一方有霜犬在,你必輸無疑。你和狼離不同,那種聖子殺就殺了,最多會被一些狼蠻部落敵視,我不想殺你。」

方運也看向鷹炎,想知道這頭火焰鷹妖聖子會怎麼做。

「妖祖開闢這個彗星長廊,是考驗我妖蠻的實力,是挑選弟子。能者前,不能者退,公平公正。你身為妖族,甚至是龍蠻聖子,竟然利用妖祖玉牌竊據星之王,不知妖祖知道此事後會如何想。」

龍嶺微笑道:「你不要罵我,我若是拚死爭星之王,你指責我沒關係,但我不想爭星之王。」

「哦?」鷹炎疑惑了。

方運則看向凶君,凶君正咧嘴笑。

骨片中的狼蠻聖子低聲道:「哼,看來是凶君許了龍嶺什麼大好處,那好處比星之王還要大。」

鷹炎道:「你來這裡不是為了星之王,難道是來遊玩?」

「我來之前,部落里的人就告訴我,若我當上星之王,一定馬上遠離妖皇和他的人。因為有人說過,妖皇會殺每一個星之王,無論是妖蠻還是人。」

「那位龍族公主呢?」鷹炎問。

「殺不了自然另當別論。你覺得,我能和龍族公主比嗎?我……寧可不要這星之王。」龍嶺說著,突然看向凶君,目光中帶著笑意。

「原來是為了這頭狼妖。霜犬,你身為妖祖下屬,為妖祖看守星之王座數千年,難道就眼睜睜看著此事發生?」鷹炎質問道。

霜犬無奈輕嘆一聲,周圍風雪大作,道:「我是為妖祖把守,自然要聽命於妖族玉牌。」

鷹炎看向凶君,道:「我若是爭這個星之王,你們怎麼對我?」

凶君微笑道:「霜犬不死不滅,你或許可以殺它一次,但不可能殺它兩次三次。我們不需要對付你,只需要霜犬就足夠了。」

鷹炎周身的火焰大盛,所有的火焰向他身後流動,最後它身上沒有一點火焰,而背後卻出現一輪熾熱的太陽,太陽之火融化周圍的所有毒刃雪,附近的妖蠻不得不後退。

方運離得很遠,仍然感受到一股熱浪撲面而來。

「鷹炎,你這是要與我動手嗎?」

龍嶺周身的氣血突然化為狂風席捲,隨後一個巨大的白色龍頭骨出現在他的身後,那龍頭骨足足有十丈大,威勢遠超鷹炎身後的大日。

鷹炎道:「我來這裡是為了星之王,若是不與霜犬打一場,我怎知是成是敗?至於你們,或許會得到星之王,但星之王絕不會屬於你們1

鷹炎微微俯身,兩翼展開,祖靈大日融入它的身體,它化為一道火紅的光影,猶如一道閃電直擊霜犬。

熾烈的鷹炎與冰冷的霜犬相撞,這是火與冰較量,是紅與白的決戰。

「轟……」

兩妖相撞的地方爆出刺目的光芒,形成狂暴的衝擊波四散,附近的妖蠻不得不後退。白色冰霜與紅色火焰直衝上天,隨後一邊下著冰雹,一邊下著火雨。

光芒消散,顯現出霜犬和鷹炎的身形。

方運愕然,因為霜犬全身漆黑,完全沒了之前晶瑩潔白如霜的樣子,就是一頭被燒黑的大黑狗。

鷹炎的毛全都被凍碎,簡直像是一隻被扒光準備下鍋的雞。

一狗一鷹相互看著對方,慢慢後退。

鷹炎道:「星之王的最後考驗,是殺死你一次。我相信我可以殺死你,哪怕我也會死,知道這一點就夠了。星之王屬於你們,但勝利屬於我,我依舊翱翔在晴空之上1

鷹炎毫不掩飾輕蔑之意,不屑地瞥了一眼龍嶺。

龍嶺微笑道:「天空之族果然有傲氣,可惜你忘記斗極了。若他在,你絕不敢說這種話。」

「可惜他不在。」鷹炎道。

「咦?」霜犬突然向大雪之中望去。

眾人也急忙扭頭去看。

就見一個身穿深藍竹葉秀才服的年輕人在風雪中穩步前來,那如刀之風、如箭之雪全都被他排開,這恐怖的第七長廊彷彿對他沒有絲毫的影響。

這年輕人神色平靜,目光清澈,好像能看透這天地。

凶君突然低聲冷笑:「風雪送君來,真是好兆頭啊1

眾妖蠻一聽凶君的話,隱隱感到頭皮發麻,他們可是一路磕磕絆絆才來到這裡,這個人族倒好,一路前來,如同風雪相送,簡直不把第七長廊放在眼裡。

「龍嶺,我們既然相約第六長廊但未見,那就改在這裡1

龍嶺眼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看了一眼狼妖凶君。

凶君立刻道:「不用與他糾纏!等妖聖前來,自然會殺死他,你我沒必要冒險!龍嶺,你要清楚一個聖前舉人孤身闖入第七長廊代表著什麼。那第六長廊的聖道之音,必然是這個人發出的。」

「他當眾辱我為畜生,我一定要殺了他1龍嶺道。

「你要想想我們的合作,想想是殺了他重要,還是尋那……對你有用之物重要。」凶君慢條斯理地道。

龍嶺原本眼中涌動著殺意,但聽到凶君的話鬥志全無。

「好!你讓霜犬去殺他!等他才氣耗盡,我再出手1龍嶺再也沒了平時的莽撞。

凶君看著方運,微笑起來。

「方鎮國,我們又見面了。」凶君道。

「真是為難你了,好好的人不當,又當豹又當狼。」方運道。

凶君笑容依舊,道:「無所謂,只要我聖道有成,哪怕去當狗也無所謂。」

「哦,只要能封聖,成為第一個逆種半聖也無所謂?」

「我自有我的封聖之路,不須逆種。退一萬步講,我的封聖之路就算斷絕,逆種封聖也不算什麼。倒是你,有什麼話就說吧,我愛你之才,但你不死,我寢食難安1

凶君的笑容消失,目光漸冷。

「那我會努力讓你寢食難安,然後送你永眠,這就是我想說的話,可惜你的本體聽不到了。」方運道。

「不,本體當然會聽到,而且我會帶著你在聖墟中得到的一切回去!無人能阻我!這星之王必然屬於我1凶君高昂起頭。

「我很想知道,你在八年前的聖墟遇到了什麼,那妖族玉牌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得到的。」方運問。

凶君笑道:「你在恢復才氣?在收斂文膽之力?無所謂,因為你註定要死。事到如今,那些秘密已經可以公開。很簡單,我家蒙祖失蹤前,曾從一處古地誤入亂星棋盤,輾轉到妖祖門庭,然後從妖祖門庭逆入聖墟!可惜那時候傷勢太重,又不能回聖元大陸,就把一部分所獲藏在龍崖某處,然後託夢給那一代的家主。之後的事,我不用說你也知道。」

方運道:「原來如此。蒙聖是自知前途艱難,擔心蒙家後代,所以留下振興之法。但蒙聖樹敵太多,怕送到蒙家導致後代引來殺身之禍,又擔心被不成器的後代糟蹋,所以放入龍崖。只有能如聖墟龍崖的蒙家子弟才能擔負起振興蒙家的重任,否則不如讓那東西永遠留在龍崖。而這分神之法也好,以《暗渡陳倉》兵書再入聖墟也好,都是蒙祖當年構思的,我說的沒錯吧?」

「不愧是十國第一秀。我原本想按照蒙祖指點一一去做。可惜我天賦雖高出蒙祖,但蒙家……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蒙家了。蒙祖原本的計劃不是借《呂氏春秋》,而是直接去孔家借孔聖親書的《易傳》。可惜他忽視了一件事,沒了他,我們蒙家根本沒有資格去借孔聖之作。為了蒙家復興,為了在十年內有奪星之王的能力,我才由蒙霖堂變成凶君1

凶君微笑著,沒有絲毫的悔色。

「唉,我明白了,不是你蠢,不是你笨,而是你是沒有走出蒙聖的影響。你,你們蒙家,本來就不應該按照他說的方法奪這星之王1方運看向凶君的眼神突然有少許可憐。

「你是在亂我心?可惜無用,因為動手的不是我。」凶君道。RS

,無彈窗閱讀請。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