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314章荀子四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4章荀子四道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方運道:「孔家為了我如此做,會不會惡了荀家?」         「我們孔家人既然做了,就不在乎荀家的反應1孔德論驕傲地道。         方運一聽,點頭道:「不愧是第一世家,既然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現在就怕荀家人惱羞成怒。」         「我們孔家既然出手,荀家必然顏面受損,堂堂亞聖世家不會忍氣吞聲,又不可能對付我孔家,必然會針對你,但好處是,他們必然會更加小心。不過,孔家贈你空行樓船,是對你在聖墟的獎勵,這一次維護你,不能處處維護你。家主之所以說是送你去『玉海城』,而不是去『夕州』,就是給荀家人留面子。」         方運道:「這我明白,孔家畢竟要一碗水端平,荀家只是阻我而不是殺我,連眾聖也不好責罰荀家。只是,堂堂亞聖世家哪怕不用陰損的手段,也十分難纏,畢竟勢力到了一定程度,可以動用的人力物力太多。比如這次阻我入聖院,一句話的事。」         「不過,荀家的老大並不支持敵視你。他……怎麼說呢,被荀子的影響太深。荀子有四道,『天人相分』『化性起偽』『名分使群』和『虛一而靜』。荀家後人難以學全四法,第四法更是難學,所以大都只選前三者之一學習。荀家老大精研『化性起偽』,而且造詣極深,哪怕你說『性本善』與他所學衝突,他仍然不敵視你。」         方運道:「我明白,這『化性起偽』這四字,是說人要改變本性,通過人為的努力來提升自己的境界。從而引出一個問題,那就是荀子認為性本惡,但是可以通過人為的努力改變。荀大先生若是真精通『化性起偽』,那麼他不會太過於計較我認為性善還是性惡,而是更注重我有沒有通過自身努力獲得提高。」         「顯然,你一步一步提高。完全符合『化性起偽』,所以荀大先生甚至私下贊過你的詩詞。」孔德論道。         方運問:「那荀大先生有沒有修『名分使群』?」         「名分使群太過繁雜,講人有貴賤,有分工。有親疏,但這只是基礎,後面更重要的是治國之道,是國家的制度,是荀子之禮的體現,荀子重禮,就是『名分使群』奠定的。荀大先生沒有修此道,但荀家老三和老四,都修此道,二先生修的是『天人相分』。」         方運道:「可惜無法見《荀子》原本。我對虛一而靜極感興趣,這才是荀子晚年的最強之道。這虛一而靜,能讓人保持謙虛專一的態度,從而看到最為本質和最為真實的一切。荀子當時能封亞聖,我認為主要原因是當時他領悟了虛一而靜。」         「是的。有半聖言。荀子後輩只修前三道而不修『虛一而靜』,必然會走岔路,荀燁就是,只知貴賤而不知虛一。荀子的前三道都有爭議,唯獨虛一而靜無人質疑,尤其《勸學篇》,是虛一而靜的初步體現。字字珠璣,誦之滿口生香。」         方運腦中不由自主浮現「鍥而不捨」「青出於藍」等詞句,都是源於《勸學篇》。         「只可惜,荀聖太過……直接。」孔德論道。         方運笑道:「何止直接,罵墨子的思想是禽獸就不提了,在自己的書中直說孟子的性本善是錯的。從而引發了近千年的性善性惡之爭,至今沒有定論。直到聖隕前,荀聖才放棄批聖。可惜他雖服食延壽神果,終究在外游時受傷,早早離世。」         「我觀你似乎對『名分使群』不喜?」         方運沉默片刻。道:「我贊同親疏有別,也贊同人有分工,至於其他,不便多言。」         孔德論微微一笑,方運始終不提貴賤,足以說明一切。         「那性善性惡呢?」         「這我倒覺得沒必要爭,反正無論天生無論是善是惡,既然孟子荀子都認為後天可以提高,那就應該注重如何提高,沒必要捨本逐末去爭什麼原本如何。」方運道。         孔德論點點頭,道:「虛一而靜之道,不在荀家。荀聖臨終前,把相關的典籍放在聖院。荀家弟子皆可翻閱,但非荀家弟子必須有足夠軍功才能閱讀。等你文位到翰林,或許可以一觀。」         「嗯,我記住了。」方運道。         「守律一直向這裡看,似乎找你有事,你去吧。」孔德論道。         方運點點頭,向韓守律走去。         「方運。」孔德論在身後叫道。         方運回頭,看著目光堅侶邸         「我天賦不如你,未來也定然不如你,但我畢竟在孔家多年。有些時候,你就應該如今天這般,敢於提筆亮鋒,哪怕對方是先賢。」         方運一愣,意事論所指何事,鄭重點了一下頭,微微一笑,轉身向韓守律走去。         孔德論看著方運的背影,露出淡淡的笑意。         韓守律迎過來,高興地道:「三叔公即將前來,護送你回玉海城。」         方運立刻道:「等他老人家來了我一定重謝。」         「別,三叔公脾氣特別倔,貴為大學士還親自審案查案,我們法家大都重立法、審案,他倒好,最喜歡查案。家主怕途中有妖蠻偷襲,就請了他護送,這樣我就放心了,他的實力比劍眉公略遜一線,但論經驗還要高出劍眉公,有他在,我們可高枕無憂。」         這時候,華玉青插嘴道:「我四叔正在趕來,張聖世家的一位醫家友人隨我四叔一起來。」         「方運,還記得在中秋文會上給你他手抄《孫子兵法》和《孫臏兵法》的老人嗎?那是我三叔公,他也要去玉海城,和咱們順路,馬上就到。」孫乃勇的「玉海」二字咬音極重,一旁的人暗笑,說是去玉海,實則是為了方運去夕州。         「孟家也要來人。」         不多時,方運的這些友人陸續說有人想一起去玉海城,有的是他們的親人,有的是關係並不深的名人。         方運站在東門外等著,一刻鐘后,足足七位大學士、十二位翰林和二十餘進士陸續到達。         那些大學士和翰林都是來護送他的,一點問題沒有,但那二十餘進士讓方運哭笑不得,明顯求是來看熱鬧的,不過這些人似乎都對荀家不滿,方運也就沒有讓他們離開。         時辰一到,孔家的一位大學士手中出現一張淡金色的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