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326章天行師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6章天行師道!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 方運迎著荀隴,向文斗的位置走去。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方運心中有些好奇,不明白荀隴要搞什麼名堂,他是進士又不是舉人。

荀隴一身白衣劍服,身形高大,神色嚴肅,如同老先生一樣雙手放在身後,道:「方運,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今日文斗,你若退出,我荀家以平局論。之前的事一筆勾銷,不再追究你碎荀燁文膽之過。你若執迷不悟,這裡,就是你的兵敗之地1

方運立刻以舌綻春雷道:「少在那裡像怨婦一樣喋喋不休!我若有過,下有孔城刑部,中有聖院刑殿,上有聖人,你們荀家一直說懷疑我,是曾報案,還是敢請聖裁?少在那裡說一些你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話,不敢就是不敢!你若再污我碎荀燁文膽,我馬上請聖裁!當著夕州人的面,你可敢重複一遍你方才的話1

荀隴怒目而視,道:「你還要胡鬧到什麼地步!荀家乃千年的大世家,你無論怎樣,都已經冒犯荀家,身為讀書人,怎能如此肆意妄為!為亞聖世家退讓一步都做不到,你還談什麼為人族1

一些人皺起眉頭,因為荀隴不僅在呵斥方運,還在話里設下陷阱。

方運冷眼以對,道:「別說為亞聖世家退一步,就算為半聖世家我都可以退!但我想問,見死不救的荀燁能代表亞聖世家,還是你這個賣弄唇舌的進士能代表荀家?荀家,不只是你們的宅院,不只是你們現在的荀家子弟,還有歷代為人族前仆後繼的荀家英烈,還有一代代追尋聖道的先輩,是一份份軍功。是他們長存於世的精神,是荀子的聖道!你們,誰能代表荀家!誰敢代表荀家1

「你……」

方運打斷荀隴的話:「若是為了荀家英烈,別說退一步。退一萬步都心甘情願。但是。辱我污我害我的不是荀家,而是像你這種一部分是非不分的蠢貨!你們一個個心知肚明荀燁為何文膽破碎。卻還要裝模作樣調查我,真正的荀家做不出這種事!荀家的老家主還在,若是他說我方運錯了,說是我碎了荀燁的文膽。我馬上中止文斗!荀家家主不開口,你們一個個打著荀家幌子的偽荀家之人簡直是丟人現眼1

「你敢辱我荀家人1荀隴怒髮衝冠。

「是你自取其辱1方運平靜地看著荀隴道。

荀隴背在身後的手收了回來,雙拳緊握,道:「我問你最後一句,這文斗,你退不退出1

「廢話真多,讓第十個舉人來吧。文鬥勝利之後我就走。」方運道。

「你勝不了!第十場文馬上就到,此次文斗,必須在一刻鐘內開始,你有沒有異議?」荀隴的語氣中帶著強大的自信。但自信背後,是滔天的怨氣。

「無。」方運知道荀隴一定有什麼手段,但此刻心中已經無所畏懼。

荀隴抬頭望天,看向文曲星,道:「進士荀隴,身負荀家血脈,無一物相報。豎子方運屢屢欺我荀家,荀家一再忍讓,他卻咄咄逼人,妄圖以文斗一州毀我荀家千年名聲!今日,進士荀隴,向文曲謝罪,為洗刷我荀家污名,願碎文膽!裂文宮!退文位1

全場嘩然。

「瘋了嗎1

「瘋子!瘋子1

「他最多一年就能成翰林啊1

隨後,一聲清脆的進士文膽碎裂聲傳遍全場,其間夾雜著文宮裂開聲,但文宮裂而不碎。

就見荀隴身體不斷顫抖著,隨後鼻口流血,但他依舊筆直站立,仰著頭。

鮮血流下,染透白衣舉人。

方運愣住了,文膽若是被外力破碎,以亞聖世家的力量足以修補,但自碎文膽哪怕半聖都不能修補,因為這代表這個人已經放棄聖道,必然被聖道所不容,沒想到這荀隴竟然敢這樣做。

在一些世家的祖訓中,自碎文膽要被斷絕血脈。

幾乎在同一時間,方運就明白荀隴的目的,荀隴文位降為舉人,不僅可以參與文斗,最重要的是,若是比詩詞,文宮和文膽都可以捨棄,只要有才氣即可。

荀隴現在名義上是舉人,但才氣是實打實的進士才氣,從進士才氣徹底退化為舉人才氣至少需要一個時辰。

在這一個時辰內,荀隴書寫的戰詩詞的力量能保留全盛時期的九成,唯一不足的地方是不能使用進士戰詩詞,跟才氣無關,跟文位有關。

舉人才氣如指,進士才氣如臂,不僅粗許多,才氣蘊含的力量也遠遠超出舉人,而且才氣引動天地元氣的速度也稍稍快一些,可以用更快的語速出口成章。

進士才氣與舉人才氣文斗戰詩詞,幾乎是一面倒的碾壓。

「方運危矣1李繁銘滿面憂色。

「方運若成舉人很久,或可與荀隴一戰,但荀隴接近翰林,而方運是剛成舉人,可以說兩人相差一個半文位1

「唉,怪不得荀隴把兒子帶來,原來是讓所有人見證他為荀家的付出,哪怕他成為最普通的舉人,荀家也應該照料他兒子。若我沒猜錯,荀隴來之前已經跟荀家管事之人商定,無論勝負,他兒子都會入主家族譜。」

「唉……」

在陣陣長嘆中,荀隴一指方運,道:「方鎮國,我便是第十場的舉人!我與你文斗詩詞,你可敢1

方運看著荀隴,目光如電,沉聲道:「為求上位而袒護荀燁,是為不仁;明知我無罪還栽贓陷害,是為不義;你自毀文位不敬文曲星,乃荀子所言『無天地』,又敗壞荀家聲譽讓列祖列宗蒙羞,乃荀子所言『無先祖』,是為不禮!不仁不義不禮,第十場文斗,我必勝1

「方運小兒,你會為今日之言付出代價!我提議封止,不得用文心!請聖廟相助1荀隴雙目赤紅,無法容忍方運把儒家最重要的「仁義禮」全部用來否定他。

方運神態自若,道:「我提議封止,不得使用舉人戰詩詞。」

雖然早有準備,可荀隴還是無比憤怒,他最大的依仗就是舉人戰詩詞,哪怕方運用自創的戰詩詞他也不怕,因為進士的才氣足以彌補各方面的不足,可現在只能用秀才戰詩詞,大大限制了進士才氣的作用。

荀隴臉上浮現一抹冷笑,緩緩道:「我今日就讓你輸個明白!讓你知道我這個慶國狀元的真正實力,讓你清楚文位的差別足以粉碎你那微不足道的天賦1

「廢話少說1

聖廟的光罩降下,方運慢慢後退。

方運在心中不斷盤算,荀隴必然有自作秀才戰詩詞,但既然不能傳世,就說明那詩威力有限,荀隴極可能訊易水歌》。

方運前思後想,決定使用《石中箭》,既然不能用文心,書寫慢,只能用出口成章,即使出口成章沒有原作寶光和詩魂寶光,但力量必然極強,再加上星之王的力量,方運有信心至少能跟荀隴斗個旗鼓相當。

逼得荀家天才自降文位,便是一種巨大的勝利。

在兩人相距五丈的時候,兩人相互作揖,隨後站直身體,四目相視。

兩個人在看到對方一瞬間的時候,同時出口成章。

「林暗草驚風……」

兩個人異口同聲,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然後許多荀家人和慶國人笑了。

李繁銘氣得不知道怎麼發泄,狠狠一跺腳,罵道:「方運怎會如此不智!豬腦子都知道不能用這首詩1

李文鷹卻露出一副奇特的笑容,因為他早就知道這首詩是方運所作。

荀隴的目光中閃爍著喜悅之光,同樣的出口成章,他比方運快一點。

更何況,進士才氣催動的石中箭的飛行速度至少比舉人的快三成!

荀隴在出口成章的過程中,簡直想放聲大笑,進士可不是秀才或舉人,完全可以在短短几天內掌握一首秀才戰詩詞。

《石中箭》是公認的強詩,論氣勢自然不如《易水歌》的荊軻刺秦,但論其他方面則勝之,尤其是擁有極強的穿透能力和極快的飛行速度,深得箭聖李廣的箭術精髓,可以讓人不斷修鍊,一旦達到三境乃至傳說中的四境,喚出李廣的完全聖魂,足以媲美強大的大儒戰詩。

荀家身為亞聖世家,自然要全力研究這首詩,而荀隴身為一國狀元,發現這首詩的不凡后經常練習,想要借這首詩的力量創出自己的戰詩,獲得李廣的力量。

荀隴的語速比方運快了許多,在他誦完第二句「將軍夜引弓」的時候,方運落後了兩個字。

這意味著整首詩荀隴將比方運快近半息,而這半息的時間,足以在方運誦完全詩之前,讓石中箭穿透方運。

但是,所有人沒想到的一幕發生了,方運在誦出第一句的時候神色就有些變化,本能地念誦出第二句后,竟然停了下來。

荀隴認為方運自知選錯了詩,速度不夠快,提前放棄,頓時全身熱血涌動,心中大吼勝敗已定,名留千古,但是,他並沒有停下,而是繼續詠誦《石中箭》後面的詩詞,眼中閃過一絲殺機,竟然不希望方運喊認輸。

方運沒有喊認輸,而是用憐憫的目光看著荀隴。

方運曾說過,荀隴的行為會遭報應,而荀隴說不怕。

李文鷹也說過,要對荀隴行師道制裁,但最後沒有出手。

若以戰詩詞攻擊詩詞作者,眾生背棄,天行師道!

ps:

我真不是故意的……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