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345章千古第一賭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5章千古第一賭局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太后私下託人傳書與我,他日進京,記得去皇宮請安。」李文鷹道。

「小女子記得。」楊玉環白凈的面龐漲紅,沒想到自己不過是區區童養媳,竟然也有見到太后一面的機會。

在景國,太後幾乎是所有女子的偶像,先帝在時就母儀天下,經常做善事,深受景國子民愛戴,先帝駕崩后更是穩住朝廷局勢,而太后至今也還不到三十歲。

席間有幾人看了看方運,又看了看不太會說話的楊玉環,輕輕搖了搖頭,按理說,方運這等身份必須要娶一個大家閨秀為正妻。

方運微笑看著楊玉環,沒有絲毫的嫌棄。

李文鷹繼續道:「太后說,那些普通的金銀珠寶綾羅綢緞都按例賞賜,至於別的東西,你方運從聖墟歸來,什麼都見過了,也就不賞你什麼,等以後去了京城,去國君內庫中選一件東西。」

他國之人還好,景國眾人倒抽一口涼氣,這是連狀元都得不到的待遇,因為只有景國人晉陞為大學士的時候,才有資格進入國君內庫選東西。

「微臣謝太后恩典。」方運道。

「至於其他的封賞就是例行公事,等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不值一提。」李文鷹道。

董知府卻道:「對您可是不值一提,但對我們來說恐怕都是了不得的寶物,那些貢品必然流水似的送來,文寶也不會少。」

李文鷹道:「對了,禮單中有一對舉人文寶琴瑟,說是祝你們二人琴瑟和鳴。」

「太后想的真周到。」馮子墨道。

方運問:「那朝會除了商議對我的封賞,還說了什麼?」

「單單你的封賞就讓百官愁白了頭,哪還有工夫說別的。」李文鷹道。

一旁的曾原道:「陞官的事說完了,說說這次的賭局吧。方文侯,這件事鬧大了。」

「怎麼回事?」方運問。

「孟二爺押了十寒古地的一座霜紋鐵礦。」

眾人瞪大眼睛。

「你沒騙我吧?你說的孟二爺可是孟子世家的孟卿霖?」方運問。

「普天之下,除了他,哪個孟二爺在十寒古地有霜紋鐵礦。」

董知府借著椎句不敬的話,他不會瘋了吧?那可是霜紋鐵礦!我人族士兵能跟妖蠻激戰而不至於一面倒,除了強大的戰詩詞,那些鐵甲利刃更重要。我人族的甲胄兵器就是摻了霜紋鐵,才能夠讓普通士兵殺死妖兵、傷到妖將,是人族最重要的物資之一。十國爭相求購,捐給聖院甚至能得軍功,若是孔家有都捨不得押一座霜紋鐵礦吧?」

「霜紋鐵礦只在十寒古地有,完全掌握在六大亞聖世家手中。十國國君皇室和其他半聖世家連礦渣都得不到,只能用各種資源交換霜紋鐵。我不相信是孟二爺所為。」

楊玉環則有些好奇地看著方運,她聽說過霜紋鐵,但對霜紋鐵礦的價值並不了解。

方運低聲解釋:「啟國的國君曾經想用一州之地去換一座霜紋鐵礦,但被亞聖世家拒絕。」

楊玉環瞬間就明白了,一座霜紋鐵礦等於四分之一景國!

曾原微笑道:「我只是轉述事實,至於孟二爺怎麼想的,我就不知道了。」

眾人陷入沉思,這可是一個重要的信號,堂堂亞聖世家的二號人物出手,其實和孟家家主出手只是名義上的區別,本質上沒有絲毫不同。

方運微笑道:「若是有機會,我請孟二爺喝杯酒。」

李文鷹卻道:「是孟二爺請你喝酒才是1

兩人這麼一說,眾人立時想通。孟二爺如此做,明擺了是在支持方運,但也不至於押一座霜紋鐵礦,可方運和荀燁的仇是因孟子和荀子的性本惡和性本善之爭引發的,孟家之前雖然相助方運但沒有鼎力支持,就顯得不夠厚道。

現在,孟二爺以一座霜紋鐵礦為賭注,就是想告訴天下人,孟家捨得用一座霜紋鐵礦支持方運,哪怕輸了也不在乎!

但是,隨後一些人輕笑起來,霜紋鐵礦有換一州而不得的故事,現在方運偏偏文壓一州,說孟二爺沒有諷刺荀家根本沒人信。

突然,曾原微笑凝固,隨後仔細低頭看了看,道:「荀家跟孟家對賭了,押的不是霜紋鐵礦,是比霜紋鐵礦更珍貴的冰木湖。」

「瘋了!簡直都瘋了1董知府不停地嚷嚷。

方運第一次聽說冰木湖,問:「這冰木湖可是產冰木的地方?我在書中讀過,一些古地中有奇水結冰,冰如巨樹生長,隨後長成冰木。冰木堅韌剛硬,不易磨損,乃是製作機關的上品之物,兩界山的守城器械原本經常損壞,但那些易磨損的部位換成冰木后,可連續鏖戰三月不壞。」

這裡大部分人也露出疑惑之色,和方運的神態極為相似。

曾原點頭道:「對,就是產冰木的湖泊。你們沒去聖院,對這種事情了解不多。我曾見過一次冰木湖,冰在湖中如樹生長,冰為枝幹、霜為葉、雪為花,美輪美奐。」

「那些研究機關的眾世家怕是都要激動了。」方運道。

曾原笑道:「你們看,事情明明因方運而起,方運倒好,竟然只想看熱鬧。我告訴你,你現在想置身事外也不成了!因為這次賭局由我發起,所以我已經與眾聖世家的人商量好,若你輸了,對賭的正常賠付,若你贏了,凡是押你能成天下師的,都拿出半成的收益給你。」

方運愣了一下,道:「玉環,你趕緊算算,一座冰木湖等於一個州,一個州差不多有一百個縣,半城等於幾個縣?」

「五座縣城。」楊玉環老老實實回答。

在座的其他人卻笑了,李文鷹沒好氣地說:「怪不得叫你狂君!勝負未定,你就忙著數錢1

楊玉環這才明白,笑吟吟看著方運。

奴奴的頭探出桌子,仰著頭,沖李文鷹嚶嚶叫了兩聲。

「好啊,連你們家的小狐狸都反對我。玉環呢?」李文鷹平時都是嚴厲的大學士,此刻卻露出慈祥的笑容。

楊玉環見李文鷹高興,便抿嘴一笑,道:「我們婦道人家不懂這些大道理,不過我們家小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無所不通,想來寫十六首傳世戰詩詞也不是什麼難事。」

李文鷹大笑,對眾人道:「你們瞧瞧這一家子。」

馮子墨道:「江州是李大人的治下,江州人自然要學李大人。」

「此言有理1董知府笑道。

曾原舉杯道:「來,敬李大人一杯,敬方文侯一杯,敬敢說敢為的江州人一杯1

眾人轟然應聲,舉杯一飲而荊

方運剛放下酒杯,就發覺宗午德發了加急的鴻雁傳書。

「不好了!我們宗家要押你不成天下師!要出事了!我聽說荀家人也要押你失敗!雜家世家似乎要集體押你輸1

方運臉上的笑意消散,真沒想到,不過是酒宴上的小小賭局,竟然把這麼多眾聖世家扯了進來。

方運眉頭緊皺,心道不對,眾聖世家絕對不可能僅僅為了酒局的笑談押這麼大的注,極可能發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結果自己成了事件導火索,難道聖元大陸的「方運的賭局」將和蝴蝶效應成為一個意思?

在場的不是進士就是老成的舉人,發現方運神色不對,立刻靜了下來。

曾原突然道:「宗聖世家押注了。荒城古地的第六十七城,押方運敗。」

房間里死一般的寂靜。

「事情真鬧大了。」馮院君緩緩道。

陳志陵道:「大爺爺剛剛決定,我們陳家押第六十三城,與宗家對賭。」

陳志陵的大爺爺是景國半聖世家陳家的家主,而半聖陳觀海正在閉關養傷。

此刻,房間里最大的聲音是眾人的呼吸聲。

奴奴眼珠子轉了轉,迅速從桌子邊縮回頭,老老實實趴在楊玉環的腿上,然後伸爪子把還在桌子邊看熱鬧的小流星拉回桌下。

曾原嘆道:「真沒想到,不過是一場小小的飯局,卻演變成千古第一賭局。」

方運道:「用這種方法化解,總比殺得血流成河好。」

「若是能化解最好。」李文鷹道。

房間內的氣氛變得沉重起來。

董知府輕咳一聲,道:「不管諸位站在哪一方,既然眾聖世家都站到檯面上押注,那我們也就不用那麼小心翼翼。各家的矛盾也不是一年兩年,有的甚至超過千年,趁方運這個由頭賭一把,也挺好的。」

「像劍眉公說的,能化解最好,但若是不能化解就糟了。不過,現在不比早些年,眾聖世家也只能用這種方式解決。曾原,你們曾家呢?」

曾原無奈一笑,道:「還不清楚,都說我們曾家得法家相助,可法家內部的聖道也不統一埃」

「也是,你們曾家也挺難的。」方運道。

法家半聖商鞅師承李悝,李悝的老師是曾申,曾申還有一個弟子就是和孫子齊名的吳起,而曾申是曾子的兒子,曾子又是孔子的弟子。

孟子的老師是孔子的孫子,曾家無論如何也應該幫孟家,自然不能與荀家交往過密。

曾申拜半聖子夏即仲子為師,而仲子世家與孫臏世家結仇,而孫臏又曾殺縱橫家大儒,現在縱橫家被雜家收納。

雜家和孔家墨家的矛盾更深,呂不韋年輕時喊過一句口號「兼儒墨、合名法」,雖然後來不提,但兼儒家、墨家、名家和法家等百家一直是雜家的最高理念。

現在,雜家又要聯合蠻族來對付妖族,本來順順利利,但被一個濟縣的年輕人阻撓。

方運想到這裡一陣頭疼,眾聖世家的關係盤根錯節,異常複雜。RS

,無彈窗閱讀請。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