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347章太古星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7章太古星河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夜色漸深,天地貝中吃飽喝足的玉海城人心滿意足散去,一些廚師夥計也進行最後的掃尾。

方運所在的房間中,也已經出現四道大門,分別通往十字路口的四個方向,那些年老的文人相繼離開。

曾原陸續發布賭局的消息,在方運說出那番豪言壯語后,參與賭局的世家越來越少,最後定格在三十二家,成為當之無愧的千古第一賭局。此事一旦傳開,其餘家族和其他文人必然會紛紛效仿。

房間里原本有六桌人,現在還剩四桌。

曾原問:「方運,你要與億萬妖蠻賭,是真是假?」

「當然是真,曾兄可願幫我傳話?」

「你只要說出賭的條件,我自然能做到。」曾原道。

「好!我與億萬妖蠻賭的是,我能在三年之內寫出十六首傳世戰詩詞!我押我的命!妖皇不是想殺我嗎?他敢不敢押他的命!妖蠻眾聖不是想殺我嗎?那就押他們的命1

「什麼?三年?」

「你這是要自殺嗎?」。

「方運,你這是拿自己的性命當兒戲啊1

「三年?三十年、三百年都未必有十六首傳世戰詩詞,你簡直……」曾原氣得說不出話來。

李文鷹的神色一沉,低著頭喝了一杯酒。

其餘人紛紛勸阻,方運卻道:「我意已決,還望諸位成全。」

眾人都是知禮的讀書人,一聽方運都這麼說了,知道再說下去反而惹人厭煩,便無人再勸。

楊玉環低著頭,右手緊緊攥著。

曾原道:「那妖皇天不怕地不怕,或許敢跟你賭命,但妖蠻眾聖不可能跟你賭命,他們終究是尊貴的半聖。」

方運略一思索。道:「妖聖的命貴,那他們可以不押性命,條件改為,讓他們押一條『太古星河』1

「什麼是太古星河?」董知府詫異地問。

在場的人除了李文鷹和曾原,所有人都露出詢問之意,連那些半聖世家的子弟也一樣。

「你從哪得知『太古星河』?」曾原無比驚訝。

小狐狸露出迷茫之色,目光閃了閃,然後懶洋洋閉上眼,死死按著要往上飛的小流星。

「哦?曾兄聽過太古星河之名?」方運問。

曾原道:「我也僅僅是聽過而已,具體是什麼不清楚。只知道來頭極大。」

「那東西……來頭的確極大。」方運微笑道。

「到底是什麼?」

方運搖搖頭,道:「說不了,說了你們也記不祝」

李文鷹緩緩開口道:「三年前,我發現我的柜子里多出一張發舊的白紙。我查了許久,查到那紙應該是五年前我放在其中的。我這才記起,當年有人說哪怕詳說太古星河我也記不住,說他自己再過兩年也會忘記。當時我不信,甚至記在了紙上,但最終忘得一乾二淨。」

「你能記住?」曾原問方運。

「你猜。」方運微笑道。

李文鷹點頭道:「看來方運在聖墟所獲不僅有可以看到的寶物。還有看不到的寶物,好。」

「泄漏這秘密不會有殺僧禍吧?」董知府緊張地問。

方運卻笑道:「我們記不住寫不下,不代壁聖也一樣。這東西,眾聖一定會親筆記下。只不過我們的文位太低,沒有資格去看罷了。知道有太古星河用處不大,有用的是太古星河本身。」

「太古星河聽著很特別,恐怕一共也沒有多少。你要一條會不會太多了?」曾原道。

「當然不可能是太古星河本體,我要的是支流,妖蠻眾聖還是拿得出來的。」方運說完看了董知府一眼。

董知府立時明白。看來這太古星河雖然珍貴,應該在妖蠻眾聖承受範圍內,換方運一條命值得,所以方運才要妖蠻眾聖拿太古星河做賭注。

曾原鄭重道:「好!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我即刻遣人去妖山以舌綻春雷喊話,妖界眾聖若派來使者,我讓他們來找你。」

李文鷹卻道:「不用那麼麻煩,我傳書一封給西聖閣,請他們在兩界山的第一重城牆外喊話,一直喊,喊到妖蠻同意為止1

曾原道:「還是劍眉公大氣!妖蠻眾聖若是不答應,不僅會損傷妖蠻的士氣,還會讓我人族士氣大振,一舉兩得1

方運鄭重拱手道:「多謝李大人相助。」

曾原心中疑惑,心道不對,這件事明明只是李文鷹順手而為,方運怎麼如此鄭重?心思一轉,恍然大悟。

「劍眉公想得周全,不愧是我輩楷模!如此一來,兩界山中方運大名必然久久傳揚,激勵我人族學子潛心向學。」曾原道。

方運心中暗笑,曾原這個人雖然傲氣,但終究是精明的商人,說話很講究技巧。哪裡是什麼激勵學子,就是揚自己文名,讓兩界山的人更接受自己,那裡畢竟是人族重地,精英齊聚,只會詩詞、會文斗還不能讓兩界山的人服氣,但挑戰眾聖這種狂生之舉,卻很對那些人的胃口。

曾原道:「根據以往的慣例,若妖蠻眾聖答應,必然會委派重要妖族前來,請龍族見證,然後一起立天地大誓。不過,可要想清楚,妖族只要付出一定代價就可毀約,畢竟你只是普通舉人,不是半聖,誓言的約束力量對你大,對他們校」

「我明白。對了,喊話的時候加一條,讓他們以妖界之力封贏太古星河』送給我,只要我勝,則太古星河的封印自動解除,若我敗,則妖界收回太古星河。」

李文鷹點點頭。

「這……他們不會答應吧?」曾原道。

「他們會答應的,妖界若收回太古星河,人族攔不住,他們不擔心。」

「原來如此。」

眾人又聊了一刻鐘,陸續離開,在李文鷹起身後,方運讓楊玉環和奴奴回家,自己則隨李文鷹離開。

方運外放文膽之力隔絕兩人和外界。邊走邊道:「李大人,這次眾聖世家突然下重注,似乎很不尋常。我自然是這次賭局的主要因素,但必然還有別的原因在推動。不知大人可否指點一下學生。」

「你現在貴為內閣行走,江州除了葛州牧和蘆都督,所有人都要尊你為上司。或許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叫小閣老了。」李文鷹道。

「大人謬贊了,只有四相之一才能稱閣老,我還差得遠。您成大儒后,會入京擔任四相之一嗎?」。方運問。

「不。京城是個大泥潭,不適合我。我怕一言不合在金鑾殿上斬殺左相那奸賊。」

方運想笑又不能笑,左相真要敢放肆,李文鷹真就敢在金鑾殿上開殺戒,十國大學士或大儒眾多,能做出這事的只有他李文鷹一人。

「看來大人已經有了去處?」

「還未有。跟那些大儒比,我還是年輕,所以需要外出磨礪。我現在還未選好去哪裡,不出意外。鎮獄海或荒城古地會是我的首眩」

「那請大人小心。」方運道。

李文鷹點點頭,道:「關於你方才所說的眾聖參賭,我也懷疑跟之前的事有關。前幾日,文曲星照不落聖元大陸。眾聖齊聚聖院商討。就在你們離開聖墟前夕,萬書拜月,應該是眾聖調動了什麼強大的文寶,而且還在半聖文寶之上。」

方運想起那座鎮死兵蠻聖的山。微微點了一下頭。

「之後不久,兵蠻聖隕落,五道血虹橫空。是妖蠻眾聖動怒的徵兆。隨後,聖院上空也出現天象變化,忽明忽暗,萬里白雲排空,那是只有眾聖論道才能出現的異象。哪怕無人明說,但我們都清楚,眾聖發生了分歧,甚至引動了部分聖道力量。」

方運道:「也就是說,眾聖有了爭執,並且沒有討論出結果,正好趕上我這個賭局,所以一些世家趁機分高下?」

「還不能確定,只能說可能性很大。」李文鷹道。

方運點點頭,道:「謝過劍眉公。」

「你……已經猜到妖蠻眾聖可能聯手動用妖界之力毀滅你?」李文鷹問。

「今日午間,我與董知府商談過。」

李文鷹長嘆一聲,道:「妖界力量太強,我人族……或許有抵擋一次的能力,但用過之後,可能保不住兩界山。你……可明白?」

「學生明白。」方運口中發苦。妖蠻眾聖只能從兩界山通過,兩界山一旦失守,妖族就可長驅直入,聖元大陸必將淪陷。為了保護兩界山,犧牲半聖都在所不惜,眾聖不可能用保護兩界山的力量來保一個舉人。

「眾聖雖然不與你說,但恐怕一直在想辦法,或許三年一過,眾聖會想到保你之策。」李文鷹道。

方運點點頭,拿出一張紙,提筆唰唰寫了一百多字,然後遞給李文鷹,道:「大人若去鎮獄海或兩界山,我幫不了什麼。對荒城古地,我因意外知道了一些東西,您若成大儒,這些東西或許對您有用。」

李文鷹低頭一看,道:「沒想到你竟然也精通『尋古』之學,我本以為只有古地之人才會研究。有了你的指點,我還是去荒城古地吧,或許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有所涉獵而已,算不得精通。」方運心道這跟尋古之學無關,純粹是古妖傳承里有涉及荒城古地的傳承,那些東西對自己用處不大,不如先助李文鷹一臂之力。

「我走的時候可能不會告知眾人,就提前說一聲告辭。」

「那我預祝劍眉公滿載而歸。」方運知道李文鷹的習慣,每次要去特別危險的地方,都會悄然離去,見不得傷感的送行。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