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374章以殺止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4章以殺止殺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

        放榜之後一切按部就班進行,方運順利完成才氣洗禮。         這一次才氣灌頂和之前一樣,方運醒來之後,周圍空無一人。         方運轉身,就見門口的眾多新晉舉子面帶熟悉的羨慕之色。         對別的舉人來說,這是第三次才氣灌注,但對方運來說,卻是整整第六次!         三次聖前,三次科舉,而且每一次在聖廟獲得的才氣都遠超同輩。         大學士也不過得六次才氣灌頂而已。         方運向那些人微微點頭,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閉上雙目,體悟第六次才氣灌頂。         文宮出現了變化。         以前的文宮表面粗糙原始,有一種蠻荒的氣息,但現在彷彿更退一步,文宮的外牆竟然處處有裂縫,裂縫裡流動著火紅的岩漿,猶如火山口一樣。         這岩漿散發著奇異的氣息,既有焚毀萬物之力,又有孕育萬物之能,使得文宮牆壁遠比之前堅固百倍!         別人不懂這是什麼,若是半聖一看便知,這是一顆星球剛成形不久的樣子,方運自然也知曉。         方運百思不得其解,無論是人族的記載還是古妖傳承,都沒有這種文宮的記錄。         新的文宮充滿了力量,方運知道是好事,既然實在想不明白,便不再多想。         第二個大變化是壁畫。         原本的壁畫和方運記憶里的傳說一樣,有黃帝統一華夏、神農嘗百草等等人族神話傳說中的人物,全都是遠古時期的傳說,以皇帝為首的人物甚至被正史《史記》載入。         可是現在的壁畫全部被未知的力量扭曲,起伏錯亂,如同是孩子胡亂塗抹似的。什麼都看不出來,幾乎完全廢了。         方運的神念分身走過去,撫摸壁畫。卻沒有發現任何的不妥,反而覺得這些錯亂的壁畫孕育著不可思議的力量。         第三個大變化。是文宮中的文曲星光更加濃郁,增加了整整十倍。         每個文人無論做什麼,都會影響文宮和文膽,無論是與敵人戰鬥,還是文鬥文比,都會有強弱不一的損傷,若是修養一陣,便可更上一層樓。但若受到持續的嚴重創傷,會減少壽命,半聖和亞聖哪怕有延壽果也無法延壽太久就是這個原因。         但是,這文曲星光有著強大的恢復能力,方運那日寫出聖筆評等的策論,以低文位強行駕馭那麼精深的聖道讓文膽出現損傷,至少修養半年才能恢復然後增強,有了這文曲星光,最多三天就能恢復。         方運感覺這文曲星光像極了孕育胎兒的羊水,不過羊水孕育人的生命。而文曲星光則孕育人的力量。         除此之外,文宮的各方面都有一定的提升。舉人是一個分水嶺,是底層文位的極限。而進士則是中層的力量,到了進士才會有質的變化。         方運無比期待接下來的進士試。         離開文宮,方運發現官印接到了許多傳書,其中有幾位傳書之人的來頭極大,方運不得不先快速瀏覽一遍,看看到底是什麼內容,避免耽誤要事。         「方文侯,若等你成進士,可願入我孫家參悟兵法聖道?」         方運又看了一眼傳書的署名。孫庭鏡,孫子世家當代家主。方運看了看時間。是在自己祭聖的時候發來的,看來這位家主非常果斷。不到半刻鐘就做出決定。         這等人物在關係不熟的時候,絕對不會推心置腹什麼都說,為何邀請,怎樣參悟聖道,是無償還是互利,傳書里什麼都沒說。         方運心思急閃,很快想通前因後果,孫庭鏡是看重自己在兵家聖道方面的天賦。         苦肉計不算什麼,說白了就是以自身受損為代價,讓敵人得出錯誤的判斷,從而做出錯誤的舉動。人人都會使用苦肉計,但不可能都能完美使用苦肉計,單單一個時機問題就可分出高下。         方運剛出了考場不久就使用了苦肉計,對時機的判斷十分準確,而隨後聯繫了蔡禾和太后,借兩人的力量來使苦肉計成功,那麼孫庭鏡找自己也就可以理解。         不過,和半聖世家合作不是答應了就行,其過程實際非常複雜,半聖世家或許願意無償培養一個人族天才,但給出的資源必然有限,要想得到更多的資源,必須有所付出。         孫子世家需要自己什麼?         方運需要慎重考慮。         接著,方運看到孫臏世家、吳起世家等多個半聖世家的大儒發來傳書,都是先祝賀,然後說若有機會可以合作之類話,都沒有實質性的東西,只是為以後可能的合作打基矗         方運輕輕舒了口氣,這其中的意義非常不一般。         當日《三字經》上聖道的時候,除了景國的世家,他國世家大都是派同輩的人發來祝賀傳書,而現在,發傳書的不是家主就是大儒,這是地位的提升,遠比當上文侯的意義更加重大。         豪門家主的待遇也不過如此。         世界就是如此現實,但這也是「禮」。         不過,除了兵家,這次法家的多位大儒也主動祝賀,方運沒時間深想。         傳書很多,方運沒有繼續看,而是向外走去,不能讓那些人久等。         才氣洗禮已經結束,文院中不僅有這次中舉的舉人和本地的官員,從玉海府前來的官員和聖墟的友人也都在門口。         方運發現別人都跟正常,那些新晉舉人看自己的眼神卻很不對,那眼神和看李文鷹姜河川等人毫無區別。         方運踏步邁出聖廟的門檻,長袍落下,向眾人一拱手,微笑道:「各位晨安,又發生了什麼事?」         一個排名很靠後的舉人急忙大聲道:「聖院下令,因為此次科舉聖筆評等,實乃人族大興之兆,特許今年的所有舉人入書山1         方運一愣,半聖這是送給自己一份大禮啊!         上次自己登書山以後,今年給景國的進士名額增加了一倍,只能影響幾十個進士。         這次還沒登書山,半聖就以自己的名義增加入書山的名額,這影響的舉人太多了。江州屬於小州,每年舉人的名額還不如最大州的十分之一。         十國共九十州,今年的舉人數超過三萬,原本只有十分之可以上書山,數量不過六千,可現在至少多了兩萬四千人。         這兩萬四千人都要感激方運,因為等於方運提攜了他們進書山,他們以後見到方運起碼得叫一聲半師。         哪怕將來只有百分之一的人突破進士成為翰林或大學士,對方運的好處也無比巨大。         「謝方文侯1無論排名在多少的舉人,一起向方運致謝。         「無需客氣。」方運十分高興,書山名額的增加主要原因是自己引發的文曲星動和文曲星照,可以坦然承受這份謝意。         葛州牧道:「方運,你要有所準備,今日文膽破碎、文宮開裂之人,數量已經過千。此事牽扯極大,雖然是天意誦文,無人敢寫文章指責你,但積怨恐怕加深。」         一旁的顏域空道:「我的見解與葛大人略有不同。我人族雖然內爭頻繁,但並非都是不識大體之輩。聖筆評等一出,最不堪的那一批人失去追尋聖道的可能,對方運已經構不成威脅。而其餘人明白方運非池中物,又受到驚嚇,自然知難而退。方運此舉,既傷人,也救人。至少從此以後,不會再有人敢來景國文比文斗。」         「此言有理。」眾人點頭。         韓守律輕緩緩道:「故以戰去戰,雖戰可也;以殺去殺,雖殺可也;以刑去刑,雖重刑可也。」         「不愧是法家新秀,切中要害,好1葛州牧稱讚。         方運一愣,恍然大悟,怪不得法家尤其是商聖世家的人更加重視自己,韓守律這話出自《商子》,又稱《商君書》,乃是商鞅的聖道之書。         商鞅這句話是說,若是為了消除戰爭,可以用更大規模的戰爭換取和平;若是為了減少殺戮,更多的殺戮也無妨;為了避免民眾犯罪過多,可以用重刑震懾民眾,從而減少犯罪行為。         商鞅的法家市木褪恰敖奸止過,莫若重刑」,以重刑來制止犯罪。         方運雖然認為小罪用刑過重不好,但也認同大罪必須要重刑。後世的法律之所以越來越輕,有些是出於人道主義考慮,有些是為健全法治,但許多大罪卻輕罰,實則是統治階級維護自身需要。諸如金融經濟類大罪平民不可能觸犯,而此類罪行破壞巨大,明明比殺幾十人都嚴重,但量刑一再減少,這就很耐人尋味。         無論是兵家還是法家都有「以殺止殺」的思想,方運此次行為除了得罪一些腐儒,卻得到了更強的盟友。         李繁銘笑道:「我是啟國人,啟國被方運碎文膽的人不超過二十,不會有人恨方運,反倒會瞧不起慶國那些人。」         「我們嘉國也不可能對方運有積怨,若方運此舉能讓慶景兩國減少摩擦,死個幾萬人我們都不在乎。」         慶國的宗午德卻低聲道:「唉,以後還想針對方運之人,就算沒有此次苦肉計,也不會停手。只不過,以前那些人的目標是景國,但現在換成了方運。」         方運明白宗午德的意思,如果是以前的敵人是多而廣,那麼現在的敵人就變得少而精。         許多人面帶憂色。         方運微笑道:「你們說,是妖蠻眾聖可怕,還是慶國鼠輩強大?」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