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382章再臨第五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2章再臨第五山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碧綠的草地上,站滿了身穿黑色袍的新科舉人。

「曲兄客氣了。」

方運話音剛落,就有一大批人彎腰致謝。

「嘉國田敬義,謝過方文侯1

「谷國段居謝過方鎮國1

「啟國……」

就見兩萬多黑袍舉人此起彼伏彎腰致意,高聲致謝,蔚為壯觀。

不止他國的舉人,連景國其他州和京城的舉人也一起向方運致謝。其中許多舉人哪怕本來就可以上書山,也依舊致謝。

方運一直抱拳還禮。

一旁的舉人道:「方兄無須還禮,書山對我讀書人的幫助非同小可,每一位上書山的舉人,無論在以後進士試還是後來的聖道方面,都遠超未上過書山的。您就是他們半個老師。」

「那是自然,今年登書山舉人的數量幾乎相當於往年的十倍,為我人族平添多少書山舉人?若是我人族年年都能有如此上書山,不說踏平妖界,至少掃除聖元大陸的妖蠻輕而易舉1

等眾人陸續謝完,方運微笑道:「不管怎麼樣,諸位的舉人都是努力得來的,我不過恰逢其時而已。好了,書山馬上就要開始,各位準備好。」

不斷有無形的奇風從山上往下吹,越過弱水河,吹在所有舉人的身上。

許多舉人縮了縮身體,甚至有幾個舉人輕呼起來,連連後退。

「什麼鬼東西?」

「這風怎麼這麼怪1

「應該是奇風!不要大呼小叫1

眾人正議論著,弱水河上出現多座浮橋。隨後,之前來過書山的舉人腳下,多出一團白色的祥雲。

方運低頭看了看腳下的祥雲,然後自己的身體被祥雲托起,緩緩升高。

三萬多人的舉人中,在秀才試時上過書山的僅僅三千多人。

方運低頭看去,就見下方的舉人們無比羨慕地抬頭仰望。許多人輕聲讚歎,因為在外界只有狀元和大學士才能平步青雲。

所有祥雲升到與第一山齊平的時候便停止攀升,開始上前飛行,所有人都在統一平面上。

三千朵祥雲飛過弱水河,飛到第一山的時候,四百多朵祥雲落下,代表這些人第一次登書山的時候僅僅到達第一山。

隨後,兩千多朵祥雲再度升高,升到第二山的高度,接著又飛到第二山。這次足足兩千四百朵白雲落下。

剩餘的三百多白雲繼續升高,隨後除了一朵白雲,其餘所有白雲都落在第三山上。

哪怕十國人族都知道方運在秀才試的時候就通過第三山,許多人還是驚嘆。

三萬舉人本就是十國同輩中的佼佼者,而三千白雲舉人更是其中的精英,但三千人中只有方運一人繼續在升高。

許多舉人心裡清楚,莫說方運在此次上書山中獨樹一幟,哪怕跟古往今來所有上書山的舉人比,也是最優秀的那個人。

因為他在秀才之時就過了第三山!

千載悠悠只一人。

方運的白雲來到第四山後。並沒有落下,而是又一次升高,升到第五山的高度。

驚呼聲連成一片,外界都說方運是過了第三山。可從來沒有誰說過方運竟然連第四山都過了!

歷年中,舉人能過第三山的也極少,每年絕對不超過三十。

這意味著,方運在成為秀才的第二天。其實力也已經位列當年舉人前三十。

「五山!方運落在第五山了1

「哈哈哈,不愧是我景國文人表率!有方運在,我景國必然復興1

一個慶國人惋惜道:「可惜書山的記憶都會被抹除!若是帶著記憶離開。把方運在秀才就過四山的事說出去,哪怕是傻子都不會與方運文鬥文比!方運這個混蛋,坑了慶國武國多少人啊!實話說你已經過了四山,找你麻煩的人必然不足原本的十之一二1

「笑話!方運若是把所有本事都顯露出來,慶國武國人文人是不敢對付他了,但妖蠻必然會發動千倍萬倍的力量在針對他!你們慶國武國人自己蠢就承認,少在那裡開脫,其他國家怎麼不去害方運?」

「真希望方運今日能過六山,到時候利用口是心非懲戒那些不長眼的慶國人和妖蠻1

「不用希望!方運今日必然能過第六山1

「此言有理。若是之前方運只能過第三山,那麼今日不可能過第六山,可他當時都已經過了第四山,那麼今日有很大的機會。」

「那可未必,過了第三山和第六山,能分別得一顆文心,但第三山和第六山格外難!我不認為他一個舉人過得了六山。這麼說吧,哪怕是半聖世家的子弟,在成為進士后也未必能過得了第六山1

「為何?」

「只有半聖才知道為何,我只是聽大儒猜測過,後面書山的考驗十分複雜和特別,不僅需要頭腦、閱歷和學問,還需要強大的實力!方運的頭腦和學問毋庸置疑,誰要是否定我就敢抽誰耳光,但他的閱歷和實力……能比得上半聖世家的進士嗎?顯而易見。」

「孫威揚,您是孫子世家的人,您覺得如何?」

「不好說,不好說。」孫威揚搖頭道。

眾人立刻明白,這孫威揚明顯是不想犯慶國武國的錯誤,若是看不好方運絕不直接張口說出,而是用這種看似什麼都沒說的話語來推脫。

「哼,我死也不相信方運能通過第六山!我……」

「殷兄慎言,忘記昨日放榜后的事了嗎?」

慶國的殷舉人面色一白,咬牙切齒看著第五山的方運,卻也不敢罵半個字。

其餘的慶國武國人幾乎全都成了謹言慎行的真君子,沒有半個人敢說方運的不是,這在三天前是不敢想象的。

景國舉人看到這一幕,無不歡欣鼓舞。

「方運,加油1一個景國舉人大聲叫喊,隨後許多人一邊向前走。一邊給方運助威。

方運站在第五山的山頂,回頭望向第四山。

他還記得第四山的考驗內容,裡面有三座舉人雕像,只要擊敗兩座雕像就可過關,不過方運那日打敗了三個舉人的雕像,成功踏入第五山。

方運向山下眾舉人一拱手,回身走去。

前方有一座巨大的圓拱石門,石門的門框內是青色的光幕,光幕中有一絲絲血色。方運記得很清楚,當日自己也進入其中。但等待自己的是三頭妖將和五百多頭妖兵。

方運仔細回憶,那妖族中有皮糙肉厚的野豬妖,有嗜血好戰的狼妖,還有可以遠距離發射飛針的豪豬妖,極為難纏。

在沒有唇槍舌劍和文寶的情況下,幾乎不可能殺光裡面的妖族。

在進書山前,方運就一直準備,早就學了像《大風歌》《滄浪行》等大氛絞詞。

不過,學舉人戰詩時日太短。哪怕天賦再強也不能立即使出,必須要過一段時間才行,但是,他可以領悟這些舉人戰詩詞的意念。從而讓自己的戰詩更加強大。

方運閉上眼,仔細回憶第一次進入第五山的場景,自己剛進去,就以一息詩成使用《石中箭》。擊殺其中的一頭妖將,但隨後被兩位妖將和鋪天蓋地的妖兵殺死,雖然自己很快昏迷過去。但也可以想象自己被剁成肉醬的場面。

方運不僅僅是回想,還憑藉強大的過目不忘的能力,計算每一個妖將的奔跑速度、妖術範圍、豪豬妖的針刺頻率等等每一個細節,甚至連地面硬度都考慮進去。

之前方運就想過對策,現在把對策在腦海中再過了一遍,然後開始做最後的準備。

一塊金屬平板如同板甲一樣護在方運的前胸,方運把這金屬板放下,形成一塊小平台,然後方運發現自己竟然有飲江貝,只不過此刻飲江貝里只剩下普通的筆墨紙硯等最基本之物,文寶之類等都沒有。

方運緩緩呼吸著,在完全平靜之後,手持毛筆蘸了蘸墨汁,邁步進入青色光門。

眼前出現一望無際的大草原,而整整三頭妖將和五百多頭妖兵瘋狂衝殺過來。

對新晉舉人來說,這支妖族隊伍是不可戰勝的存在,因為新科舉人還沒有掌握大範圍的戰詩詞,可方運不一樣,方運有自創舉人戰詩詞!

「僵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台;夜闌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1

傳世寶光和原作寶光出現,讓此詩的威力增強兩倍!

這一次,方運沒有保留自己的才氣!

普通舉人巔峰有十寸高的才氣,而方運的才氣現在只有九寸,但卻有三道!

就見三百戰詩騎兵出現在方運面前,隊列整齊,剛一出現就攜帶一往無前的氣勢衝鋒。

此地既沒有大量的水也沒有弱水,這些騎兵的實力理應比聖墟時候差,但此刻方運才氣太多太充足了。

這些騎兵在聖墟的時候身體僅僅由水流組成,但現在組成他們身體的是堅硬的冰塊,而且體表還披著厚厚的冰塊鎧甲,遠比鋼鐵都堅硬,全身還冒著白色的寒氣,凍傷任何敢於靠近的敵人。

在這些騎兵的腳下,眨眼間鋪成一條足有十里長、兩里寬的冰河。

寒冰騎兵在冰面上如履平地,但那些妖族卻里啪啦摔在冰面上,不斷翻滾。

不要說妖兵,哪怕是那三頭妖將都反應不過來,三頭妖將甚至連妖術都沒有發出,就各自被十幾把呼嘯飛去的冰槍釘在地上,身體被衝擊成碎塊。

這支寒冰騎兵如妖族收割者一樣掠過妖族的隊伍,在達到冰河的盡頭的時候轉過身。

前方妖兵不足五十,十不存一。未完待續……

看儒道至聖最新章節到長風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