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384章雨中鏖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4章雨中鏖戰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方運拿好薑湯,心中越發無奈,自己一出來就碰到逆種的柳子錚率領妖蠻大軍圍堵,這可以不好的信號,完全不給自己準備的時間,後面恐怕更加困難。

方運慢慢喝著薑湯,一旁的崔鶯鶯輕聲道:「我私下聽素貞姐姐說,你堂堂舉人落水本不應該昏死,理應是中了什麼特別的毒,所以你才莫名其妙暈了過去。有了妖界的靈芝,你的餘毒才完全解除。素貞姐姐臨走前,說你千萬不要離開明禮書院。」

方運心中一凜,意識到這第六山和他的新編故事差別太大,原著里許仙只是童生,所以會生病,但自己是舉人,不可能因落水生玻聽崔鶯鶯話里的意思,有莫大的危險在等待自己。

「我知道,你回屋裡躲著,這件事我來解決。」方運道。

「你的身體撐得住嗎?」崔鶯鶯問。

「我是舉人,這點傷病不算什麼。」方運說著挺胸抬頭。

「嗯,那就好。」崔鶯鶯道。

就在此時,一個舌綻春雷的聲音傳遍書院:「所有讀書人前往正門迎敵1

「我先走了。」方運立刻走出屋檐,正要伸手遮擋,卻發現雨水竟然不能近身,看來自己吃過的龍珠在第六山也能發揮力量,心中越發覺得這第六山不同尋常。

方運走出小院,看到左側有一座大院子,於是快步走過去,就見許多秀才和童生手持弓箭或佩劍,踩著泥漿大步奔跑。

一些人看到方運,只見所有的雨水都在他衣服一寸之外,不能近身,彷彿有無形的力量在籠罩著他。

別人一腳下去必然踩得泥水四濺,可方運踩在水面上如踩在堅硬的地面上一樣。

眾人僅僅是稍稍驚訝,什麼都沒說,繼續向外奔跑。

方運走出側門,看到完整的院子,院子方圓十餘丈,是一處典型的書院操場,就見許多人從各個大門中跑出來,甚至還有童生拿著刀盾。

方運一看心中瞭然,這和他的《西廂記》新編內容相似,這座書院離邊關很近,經常遇到小股蠻族騷擾,所以全民皆兵。

這裡不能傳書,在原著中,張生用計讓一位舉人帶著書信逃走,然後請來援兵,解救眾人,可現在什麼都做不了,而且現在和書中的情況大為不同,用原來的計策極可能失敗。

就在此時,一位五十鋅觳角襖矗他手裡同樣手持弓箭,看到方運后停下腳步,道:「方舉人,你身體如何了?」

方運一聽稱呼就知道自己在聖元大陸的所有功勞在這裡都不復存在,仔細看了一下這人相貌和打扮,猜出這位就是明禮書院的院長閻洋,於是拱手道:「一切都好,逆種進犯,我與閻院長一同抗敵1

「好!隨我一起來。書院中加上你只有三個舉人,只要拖住那柳子錚,外面的人看到此地的情況必然會報信。用軍中時間算,此時是上午九時,最多下午三時,邊關的兵將就會趕到。」

方運一邊走一邊道:「這柳子錚一共帶了多少妖蠻來?」

「三千。本來不足為懼,但妖將足足三十,妖兵過千,其餘總是妖民,若沒有進士,至少要四千兵馬才能穩勝。若是沒有柳子錚,這隻妖蠻隊伍也不難辦,咱們的書院在山上,只有一條道路上山,妖蠻若是胡亂攻山,必死無疑,可若是有了柳子錚,那我們危險更增十倍1閻洋道。

方運眉頭緊鎖,原書中圍困書院的妖蠻沒有妖將蠻將,只有逆種舉人帶著上千妖兵攻打,以書院的力量完全可以抵擋一陣,可現在竟然增強了這麼多,十分不妙。

方運點頭道:「您說的是,妖蠻的力量加人族的智慧若是能合二為一,太過可怕。據我所知,妖將等同舉人,讓一個逆種舉人帶領一兩個妖將不會出事,可一個逆種舉人怎可能指揮得動五十多妖將?」

閻洋道:「這柳子錚可不是普通人,他認千年樹妖為母,那千年樹妖可是一頭妖帥,這些妖將哪裡敢不聽柳子錚的命令。」

方運一愣,心中更覺荒謬,自己太清楚千年樹妖這個妖族,試探著問:「那樹妖帥是不是叫『姥姥』?」

「方舉人見多識廣,對,那千年樹妖是叫姥姥。」

方運緊握拳頭,真是越怕什麼來什麼,只能道:「那我們就先防守住書院再說。」

方運說著四處打量這裡的地形,和他寫的《西廂記》中的一樣,書院位於一處山谷中,而山谷位於離地面百丈高的地方。

走出書院正門,方運看到前方的山口有一座寬大的山門,山門上屋檐遮擋住雨水,許多讀書人正站在屋檐之下攻擊。

不能紙上談兵的童生都手持弓箭射擊,而能紙上談兵的秀才陸續使用《易水歌》召喚出黑霧刺客迎戰。在這些人的前方,是用沙袋和碎石搭建的臨時矮牆,避免妖族的投矛或豪豬的尖刺。

有一位黑袍舉人在壓陣。

那裡不僅有書院的讀書人,還有一些前來護送崔鶯鶯之父靈柩的五十官兵,他們經驗豐富,其中有十個也是童生,牢牢防守山門。

在狂風暴雨聲中,方運隱隱聽到妖蠻的喊叫聲和慘叫聲。

方運不用看就知道,這山口和山門雖然很寬,足有五六丈。但下面的山路只有一丈寬,兩側極為陡峭,哪怕妖族也不可能在眾人的攻勢下迅速上前。

看到這裡比較安全,方運稍稍放下心,與閻院長一同快步走到山口的山門。

眾人正在奮戰,那些秀才小心翼翼護住自己的紙張,防止被零星的雨水打濕。

方運站在一些秀才後面,伸長脖子向下看,就見一丈寬的山路上擠著許多妖蠻,它們悍不畏死地向上沖。

這些妖兵十分強大,只要不被弓箭射中要害,就可一直前進,哪怕被秀才煙霧刺客連刺幾刀依然可以前行,擁有難以置信的生存能力。

不過,一丈的山路太窄了,等它們爬近山口,身上已經插滿箭矢,遍布傷口,要麼自己從山路滾下,要麼被矮牆后的官兵用長矛捅死,要麼被巨石砸死。

妖蠻血液的腥臭味遍布山口。

此刻連綿大雨,是使用《風雨夢戰》的好時候,但是方運仔細一想停下手,這裡可是一丈寬的山路,騎兵衝鋒沒有多大的力量,更何況也沒有足夠的空間讓騎兵落腳。

方運想了想,自己的《將軍令》也不適合這種狹窄的地方,

於是,方運提筆書寫《易水歌》,形成一個煙霧刺客。

方運的煙霧刺客比所有人的都濃一點,看似強不了多少,但是煙霧刺客的匕首卻浮現亮銀色的魚鱗紋路,沒有人發覺。

方運仔細觀察,近百人擠在山門中,但都十分警惕,一旦有妖族的骨矛或骨刺射來,眾人或躲在盾后,或躲在矮牆下,避免傷亡。

但即使是這樣,仍然不斷有人重傷。

方運的煙霧刺客和其他人的一樣,跳出矮牆,衝出去擊殺妖蠻。

這些秀才的手法都十分巧妙,但怎奈秀才就是秀才,煙霧刺客僅僅相當於不怕死的精兵而已,殺傷力還不如老練的童生,很容易被妖蠻打殘失去戰鬥力。

不過這些秀才都很聰明,一旦自己的煙霧刺客受到重創,那麼會立刻抱著一個妖蠻跳下山路同歸於荊

但那些妖蠻也一樣,一旦將死,也會跟一個煙霧刺客同歸於荊

這裡的秀才不過二十,經過輪番消耗,許多人的才氣不多。

「我的才氣所剩無幾,只能喚出一個煙霧刺客1一個年輕的秀才慚愧地道。

眾人並不怪他,但心中升起一絲絕望。

方運本來心平氣和,可發覺所有人都有哀色,自己也受到一定影響。

奇書天地中的《三十六計》翻開,「瞞天過海」的力量進入飲江貝中。

「哼!區區妖蠻算得了什麼!我已經傳書給邊關大將張破岳,他很快就會帶人前來1方運說著,拿出自己的文侯櫻

這文侯印已經有所變化,竟然是一尊小小的玉璽。

在聖廟範圍外,哪怕一品大員的官印也不能傳書,但國君玉璽和皇家密印卻例外,得聖院的力量注入,可以緊急傳書。

眾人驚詫莫名,但緊急關頭也不能分心,沒有人開口詢問。

在方運展露玉璽后,現場的氣勢出現逆轉,每個人都充滿信心,方才的絕望不翼而飛。

那閻院長愣了一下,立刻驚喜道:「有皇家密印,原來您是朝廷密使!不過此時不能多言,等妖蠻撤走再談。」

突然,下面傳來一聲大吼。

「不好1

方運定睛一看,就見一頭普通的豬妖兵突然膨脹三圈,高高跳起,只要幾個起落就能殺到山門,而之後有數個妖兵力量大增,一起殺過來。

「是妖將假扮1

方運提筆書寫,一息詩成。

「嗖……」

一支手臂粗的巨箭在方運上空形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中還在半空的豬妖將。

皮糙肉厚的豬妖將竟然被一箭洞穿,噗第一聲爆開,如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落在山下。

其餘衝鋒的妖將驚得一呆,明明只有進士的唇槍舌劍才有此等威力。RS

,無彈窗閱讀請。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