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386章送荊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6章送荊軻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兩地相距太遠,哪怕是用寒冰鐵騎和冰河也不行,寒冰鐵騎的速度最多和蛟馬相當。

眾人連忙圍上來,用力探頭看方運在寫什麼。

方運的筆落在紙面上,猶如刀劍落在兵甲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鳴響。

在奮筆疾書的力量下,兩行人人都會的《易水歌》浮現在上面。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那些童生不明白,但秀才和舉人們卻明白,方運這恐怕是要用連詩。

連詩一般只用自己所作的詩篇,因為意境由自己掌握,無論是內容還是詩意都可銜接好,但若是連別人的詩詞甚至著名詩詞,難百倍不止。

這首《易水歌》可是一代壯士荊軻刺殺秦始皇前所誦的詩歌,可謂家喻戶曉,要想連這首戰詩困難重重,沒有經歷過那種赴死的悲壯,不可能寫得出來。

幾乎所有人停住呼吸,靜靜等待結果。

《易水歌》完成,方運沒有絲毫的停頓,繼續書寫第二首戰詩。

「寶劍昨夜匣中鳴,

易水悲歌最不平;

可憐圖窮匕首現,

魚腸再度送荊卿1

在場的所有人眼睛放光,這詩意接的太好了,先寫寶劍自鳴,為那首《易水歌》的主人荊軻不平,之後緬懷荊軻刺殺秦始皇失敗,最後則把魚腸劍贈送給荊軻。

因為專諸就利用魚腸劍成功刺殺了吳王僚,詩中把刺殺成功的魚腸劍給荊軻,簡直就是絕配。

眾人正想著,就見方運紙上浮現首本寶光和原作寶光,而筆墨和書法一境的寶光也一起湧現。

隨後,紙頁燃燒,就見方運身前浮現兩個黑霧刺客。

一人手持畫卷,半把匕首漏了出來,匕首雖未全出,但卻有斷絕江山、撕裂萬國之威勢。

一人手持波光粼粼的匕首,上面冒著絲絲寒氣,氣勢絲毫不比前一人弱。

大雨之中,兩個煙霧刺客腳踏地面,兩腿快速交替,猶如兩股青煙在地面飄飛,眾人只能看到殘影。

但是,在兩人跑出兩百丈之後,身影變淡,速度也有所減慢。

此刻兩個煙霧刺客距離柳子錚超過一百五十丈,而且距離越來越遠。

逃跑的柳子錚一開始還十分緊張,但看到兩個煙霧刺客減速,哈哈大笑。

「不過如此!等我捲土重來,滅你滿門!哈哈哈……」

柳子錚猖狂地笑完,回身一心騎馬,根本不把方運放在眼裡。

那些讀書人也有些失望,不過更多人則是露出肯定之色,區區舉人就能讓一首戰詩抵達兩百丈,這已經創造了人族的奇。

但是,那手握魚腸劍的專諸黑霧突然加速,用力撞在荊軻黑霧的身上,然後徹底融入進去。

新的煙霧刺客身形膨大一圈,微微彎著腰,手持寒光閃爍的魚腸劍,腳踏虛空,在半空奔跑,很快超過那些逃跑慢的妖族。

「有希望1一個秀才忍不住激動起來。

那些跑得慢的妖族看到半空有黑影在飛,想了好一陣才明白過來,大聲呼喊,讓柳子錚小心。

柳子錚猛地一回頭,看到煙霧刺客踏空而來,嚇了一跳,大聲道:「攔住它!攔住這個鬼東西!不然殺光你們1

地面的妖蠻立刻前赴後繼跳躍,但煙霧刺客不僅能在天空直線奔跑,閃躲能力也極強,所有妖蠻都無法碰觸。

「蠢貨!用妖術!用妖術1

柳子錚說完,開始口誦劉邦所著《大風歌》,要攔下刺客。

這刺客的確無比強大,但妖族並非弱者,就見多個妖將迅速以氣血發動妖術,有氣血濃雲,有刺耳尖嘯,有狂風席捲,還有冰雹大雨。

普通妖將的妖術並不強,遠不如聖族或聖子,更不如妖帥,但是數量一多卻有不小的作用。

方運的煙霧刺客被這些大範圍的妖術波及,速度立刻慢了下來。

柳子錚鬆了口氣,繼續出口成章,準備一鼓作氣吹飛刺客,不留任何隱患。

眼看柳子錚的《大風歌》就要念誦完成,那煙霧刺客突然劇烈收縮,最後全部融入那把銀光閃爍的魚腸劍中。

半空只剩一把魚腸劍。

眾讀書人愕然。

那魚腸劍化為一道銀光,發出打破音障的巨大轟鳴,數丈內的雨水竟然全都被劈開,魚腸劍周圍彷彿形成真空。

那些妖蠻和柳子錚還沒明白怎麼回事,魚腸光劍噗地一聲刺穿柳子錚的后心,從他的胸膛破口而出。

柳子錚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被魚腸劍所攜帶的衝擊力擊飛,他在半空中低頭看著自己,眼中一片迷茫,最後重重地跌落在泥濘的地面。

雨水落下,落在他那無法瞑目的眼中。

他臨死前的眼神沒有絲毫憤怒,因為他甚至不認為自己會死。

方運卻是長長吐出一口氣,自己有三道九寸長的才氣,但現在兩道才氣耗盡,第三道才氣只剩四寸。

任何舉人都不可能用得出這首戰詩,至少要進士才消耗得起。

「恭喜方舉人,兩里之外殺死逆種舉人,此戰必名滿天下1

「這首送荊軻的戰詩竟然連續三變,分、合、融,大不一般啊1

「原來最後才是『魚腸再度送荊卿』的真正意圖啊,不僅僅是把魚腸送給荊軻,而且是讓魚腸送荊軻走完最後的路,完成刺殺敵人的遺願1

「這首詩好像接近絕殺詩,不死不休!只是消耗的才氣會無比恐怖,方舉人此刻才氣已經空了吧?」

方運身體輕輕一晃,微笑道:「自然,我可是拼了命才用出這首戰詩。那千年妖樹離不開南若林,若是放柳子錚離去,後患無窮。」

「殺得好!只不過現在邊關吃緊,邊軍最多派幾百軍士過來。等再過一陣,我便奏請朝廷剿滅南若林的妖族!南若林位於江州和航州城之間,若南若林中沒妖族,從書院到航州城最多兩日路程,可現在只有兩條路去航州城,一條要繞過南若山,走五六天;一條要走名海關,但名海關外就是蠻族大族,出之必死。」

一個秀才低聲抱怨:「我家就在航州城,每次省親來回都用近半個月。」

閻院長道:「好了,秀才舉人馬上休息,背誦眾聖經典恢復才氣,其餘人快點把這裡打掃乾淨,再去準備一下沙袋岩石,防止妖蠻捲土重來。」

眾人立刻忙碌起來,方運則道別閻院長,往自己的院中走去。

大雨已經變成淅淅瀝瀝的小雨。

方運走到院子外面,就聽一個女人在說話。

「……誰能殺退妖蠻,讓我亡夫安然入土,我就把鶯鶯嫁給誰1

方運一聽便明白這就是原著中的情節。

「娘……」崔鶯鶯輕聲哀求。

「哼!怎麼,你想當不孝之女?」

「我……」

「那便閉嘴1

方運快走幾步,就見院子里站著二十多人,不乏青壯年,並沒有參加方才的戰鬥。

方運輕哼一聲,隨後道:「伯母,我已經與書院眾人殺退妖蠻,此地危機解除。」

「什麼?方才的歡呼聲可是慶祝妖蠻撤退?」

「自然。」

「走,去看看1崔母警惕地看著方運,死死抓著崔鶯鶯的手腕向外走。

崔鶯鶯幽怨地看著方運,不得不跟著母親離開。

方運心知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身份只是個窮舉人,是崔母嚴防死守的對象,生怕崔鶯鶯喜歡上自己,若不是自己之前昏迷,崔母絕不會讓崔鶯鶯靠近自己。

方運沒有太在意,回到屋內默默思索。

此地既然是書山第六山,那必然極難,區區一個逆種舉人不足為懼,但既然引出了樹妖姥姥,那說明自己會跟樹妖姥姥發生交集。

僅僅一個樹妖姥姥也不用擔心,但其後的黑山老妖才是大問題。

「但這裡還有白素貞……」

方運心中越發疑慮,書山老人讓白素貞出現絕不可能僅僅當作背景,莫非……

方運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我把蔡禾寫成了蔡法海,莫非會在這裡相遇?莫非要跟蔡禾相鬥?」

方運哭笑不得。

隨後方運正容,因為這第六山的難度遠遠超出設想,那蔡禾在書中就強的可怕,白娘子哪怕用寶物招來龍宮的援兵水漫金山書院,都被蔡禾擊潰,他的實力可見一斑。

現在,方運終於明白為什麼半使不了第六山。

不要說後面的樹妖姥姥和蔡法海,就算這個柳子錚就足以難倒所有舉人,哪怕顏域空前來都必輸無疑,因為他的才氣總量無法支撐他完成如此規模的戰鬥。

進士就不同了,唇槍舌劍一吐,除了龜妖將麻煩點,其餘妖蠻都不堪一擊,輕鬆度過這一關。

這第六山,本來就是為考驗進士準備的!

方運沒有灰心喪氣,而是閉上雙目,開始低聲背誦眾聖經典。

方運的聲音很輕,但充滿了力量,那無形的力量進入文宮之中,讓才氣以較快的速度恢復。

方運有文心在,文宮星辰又極強,再輔以文曲星光……

突然,方運停止背誦《論語》,神念入文宮,發現裡面的文曲星光竟然也是真的!

文曲星乃是萬星之主、眾星之首,哪怕書山再厲害,可以接引文曲星光,也絕不可能幻化出文曲星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RS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