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387章小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7章小青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方運左思右想也不明白,為什麼書山的幻境能強到這個程度。

思索一陣,方運繼續誦讀《論語》,讓才氣快速恢復。

一直到深夜,方運突然聽到隔壁院子里有哭哭啼啼的聲音,正是崔鶯鶯的哭聲。

方運想了想,站在牆邊低聲道:「鶯鶯為何夜晚哭泣。」

「啊?原來是方公子,妾身失禮了,望公子海涵。」

「你有心事?說來聽聽,或許我可以幫你。」方運道。

「這……這裡不方便說話,公子可願去外面的亭中?」崔鶯鶯的聲音有些許嬌羞。

「自然可以,那我們現在就走。」方運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的明月,悄悄打開西廂房的院門。

前面是一處花壇,而花壇外則有一座涼亭。

崔鶯鶯正從一旁的門中出來,依舊是一身翠色的衣裙,見了方運低下頭,匆匆繞過花壇走向涼亭。

方運微微一笑,繞著花壇,嗅著九月綻放的花香,慢慢走向涼亭。

看到一朵潔白惹人愛的小花,方運伸出手想摘下,但在碰觸之前收回手。

這裡沒有楊玉環,也沒有奴奴。

方運一撩前擺,抬腿踏上階梯,走到涼亭前。

崔鶯鶯背對著方運,仰頭望著月亮,低聲道:「方公子,您是讀書人,您說月亮上有嫦娥嗎?」

「我認為是沒有的,但若是自己喜歡,便可當嫦娥住在場面,也是無妨。」方運道。

「方公子真會說話。方才娘與……奴家說了許多事,奴家心中煩亂。」

方運道:「鶯鶯小姐不可如此自稱。」

這妾身和奴家的稱呼有細微的差別,雖然可以通用,但一般來說妾身是大戶人家的女人自稱,而奴家則指小戶人家的女子自稱。

「父親已經亡故,家門中落,怕是不好自稱妾身了。」

「我喜你自稱妾身。」方運說完便發現自己這話有些不妥,但並未深究。

「那……妾身謝過方舉人。」

「你母親的說了什麼?」

幽幽的月色下,崔鶯鶯低下頭,輕聲道:「母親不讓我與你來往,我……我卻想……想與公子繼續論詩文。」

方運有明眸夜視之能,看到崔鶯鶯臉上浮現淡淡的羞意。

方運知道兩人是通過詩詞認識的,原著中這個時期兩人已經如膠似漆。

如此美貌的女子明顯要投懷送抱,方運心中生出一股異樣的感覺,心跳加快。

「公子……公子心中怎樣想?」崔鶯鶯低聲道。

方運不想傷此女子,道:「我自然極願與鶯鶯姑娘賞文論詩。鶯鶯姑娘的詩文造詣不下於尋常秀才,若是生為男兒身,怕與我一樣也是舉人。」

「可……可是我娘她……她說要把我許給左相柳家之人,不讓我與你來往,你只是個破落戶。」

「哦,我率領書院眾人解圍,她先前說的那番話忘記了?」

「公子記得就好,就算娘親反對,妾……妾身也心屬公子。若是娘親不答應,那妾身就死給她看1

「姑娘莫要自尋短見1方運急忙勸說。

「公子……」崔鶯鶯一轉身,哭著撲進方運的懷抱。

方運急忙輕輕拍打她的後背,低聲道:「鶯鶯莫哭,無論什麼事都有解決之策。」

「鶯鶯……鶯鶯想在花前月下、無人之地,把身子交給公子。」

方運心臟猛跳,但文膽一震,很快壓下心中的慾念。

可崔鶯鶯突然抬起頭,踮著腳尖,就要吻方運。

方運看著崔鶯鶯美麗的面龐還有紅艷欲滴的嘴唇,眼前有些恍惚,但隨後本能地低喝一聲:「慎獨1

方運眼中立刻恢復清明,而崔鶯鶯一愣,紅著臉跑開。

看著崔鶯鶯如柳枝搖擺的身影離開,方運輕輕一嘆。

且不說這是不是書山考驗,也不說是否對得起楊玉環,單單知道有書山老人在,方運就渾身不自在,萬一自己真情不自禁展開男女之間的肉搏,想想書山老人就在觀戰,簡直斯文掃地。

「人在幻境,但心不在幻境。」

方運沒有絲毫的悔意,只是心想有緣無份,便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睡覺。

天還沒亮,方運就聽到門外傳來一聲巨大響聲,震得整座書院輕輕搖晃。

「不好了!有蛇妖進犯!蛇妖已受傷,不要怕1

「好大的青蛇妖1

「聖院有路你不走,妖界無門你闖進來!來人,殺了這頭妖物。」

「方相公……姐姐被那蔡禾困在金山書院,正在激戰。那蔡法海道,要用雷峰塔中的大儒真文鎮壓姐姐!方相公,姐姐為了救你,先盜取靈芝給你服下,又去妖界再度盜月蓮,雖然只得半片月蓮,依然是無價之寶。那蔡禾想要延壽,搶奪姐姐的月蓮,最多兩日,姐姐又要被大儒真文鎮壓!小青已被打傷,冒死求方相公搭救姐姐1

方運開始還迷迷糊糊聽著,到了最後,則無比清醒,披上衣服踩著鞋快速向外跑。

方運心中回憶新編《白蛇傳》的故事,許多故事已經有所改變,但有一件事沒有變,那就是白娘子和小青都是星妖蠻,並不殺人吃人。

無論在聖元大陸讀書人的認知里還是律法中,這類妖蠻都不算敵人,而在孔城等地,有許許多多妖蠻與人族和平共處。

方運想得明白,白娘子救了自己一條命,自己若是真正的讀書人,就必須相助,不然就失了「仁義」,對那些不求仁義的讀書人來說無妨,甚至能以各種力量避開不好的影響。

報恩實際正是《白蛇傳》的主題之一。

方運不用想就知道,不救出白娘子,莫說自己失仁義傷文膽,過第六山必然失敗。

方運跑到正院,就見許多人手持兵器或毛筆包圍一條粗大的青蛇,多數人還衣冠不整,十分緊張,不敢上前。

「這是蛇妖帥!不要輕舉妄動1

「這人的聲音好像那小青姑娘。」

「此妖恐怕……就是那位小青姑娘。」

「啊?那位貌若天仙的白娘子,會不會……」

「方舉人來了!既然蛇妖帥找他,便由他決定。」閻院長一邊穿鞋一邊道,他和大多數人一樣衣冠不整。

眾人立刻為方運讓開一條路,童生恭敬地微微低下頭致敬,而其餘人則拱手問候。

「方舉人早1

方運也一邊走一邊拱手道:「諸位早。」說著衝到小青身邊。

「素貞如何了?」方運看著眼前的青蛇。

這條青蛇足足有五六丈長,比人腰還粗,正有氣無力地躺在那裡,身上處處翻卷著傷口,大量的蛇血自傷口流出。

整條青蛇妖如同在血池中一般。

青蛇妖那巨大舌頭側倒在地上,面容恐怖,但雙眼清澈,瞳孔中沒有吃過人的血妖蠻才有的血色圓環。

青蛇妖看到方運後身體掙扎,用力抬頭,但抬了一點點后又重重摔在地上。

院子里鴉雀無聲,過了好一會兒青蛇妖才擠出一句話:「姐姐危在旦夕,還望公子前去說服蔡禾,救出姐姐。」

方運問:「那蔡禾文位多高?」

在新編的《白蛇傳》中,這小青應該是妖侯,相當於人族翰林,而白娘子是妖王,相等於大學士,而蔡禾就是大學士。

但此刻,小青是比妖侯低一層的妖帥。

小青輕聲道:「那蔡禾是進士,我和姐姐都是妖帥,本來不怕他。但那蔡禾是半聖血脈,又糾集金山書院的眾多讀書人,發動大儒真文。姐姐現在只能靠龍王符令苦苦支撐,撐不過兩日,還望方相公速去搭救姐姐,遲恐生變。」

「我……小青,你既然前來,有沒有什麼搭救之策?」

小青輕輕晃了晃蛇頭,道:「姐姐的龍王符令在大儒真文面前堅持不了多久,唯一解救的辦法,就是取一件妖木樹根,利用水木相生,能勉強抵擋那大儒真文,只有這樣才能與蔡禾談條件。蔡禾畢竟只是進士,還不足以催動大儒真文的全部力量。」

方運一愣,苦笑道:「看來我們必須要從南若林前往航州城?」

在新編《白蛇傳》中,金山書院和雷峰塔都在航州城,而在這第六山環境中,有三條路通往航州城,一條路太長,必然遲到。一條路會遇到妖蠻大軍,必死無疑。

只有穿過南若林前往航州城才能及時趕到,而且為了讓白娘子不至於被鎮壓,最好要殺了樹妖姥姥取走她的樹根。

方運終於有點後悔把樹妖姥姥寫的太強了。

在《倩女幽魂》中,樹妖姥姥雖然移動艱難,但只要有樹的地方她就知道發生的一切,對整片南若林了如指掌。

樹妖姥姥在樹身一里內可消耗氣血之力控制任何樹木展開攻擊,同時樹妖姥姥還有一個妖將分身,由最堅硬的神木製成,實力不遜於普通的妖帥。

最可怕的地方在於,樹妖姥姥的樹根達百丈之長,百丈之內任何敵人靠近都會被她強大的樹根殺死,堪稱防守無敵。

方運低頭思索,小青悲傷地看著方運,眼睛里流出淚水。

其他讀書人沉默不語,靜靜等待方運的答覆。

不多時,方運抬起頭,道:「白娘子救我一命,我方運自當全力相報!不過,殺樹妖姥姥取樹根太難,我的目的是儘快通過南若林,希望能勸說蔡大人釋放白娘子。」

「謝方相公。」青蛇說完,雙眼一閉,昏死過去。RS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