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393章伐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3章伐樹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

大量會妖術的妖帥和妖將向前沖,而那些妖兵繼續留在原地。

方運巋然不動,望著聶小倩舌綻春雷道:「小倩,我今日無法救你,但等我逃出此地,救下素貞,必帶人殺回,誓滅此樹妖1

「方郎,你不要管我,我……我已經死了……」

「賤婢1樹妖姥姥的樹根加重抽打,聶小倩的身體變得更加暗淡。

百丈寬的峽谷中,樹妖姥姥的樹榦高高挺立著,聶小倩如同風中的樹葉一樣,隨時可能凋零。

樹妖姥姥百丈內的樹根繼續起伏不定,在土中翻騰,伺機而動。

百丈之外,方運壓下心中的憤怒,看著衝過來妖將妖帥,緩緩道:「挽弓1

眾人繼續彎弓射箭,依舊獲得方運強弓詩的增強,五十多隻弓箭剛飛到半空,數以百計的樹根自地面竄出,猶如一條條巨蟒飛天,狠狠抽碎所有箭矢。

那些樹根燃起小火苗,快速縮回土裡,熄滅火焰。

妖蠻見到方運的攻擊失效,開始發動妖術。

「撤1方運立刻帶人向後撤退。

那些妖將的妖術只是平平,因為雙方相距甚遠,它們的妖術甚至中途消散,但那幾個妖帥的妖術非同小可。

一條色彩斑斕的蛇妖仰頭張開大嘴,兩道碧綠色的毒液從毒牙中噴出,飛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團房屋大的墨綠濃雲,而濃雲迅速化為一條條碧綠的毒霧小蛇。

「吼……」一頭虎妖帥一吼,就見數以千計的青色風刀在半空凝聚,然後掠過毒霧,攜帶一條條毒霧蛇,如同冰雹一樣攻向方運等人。

許多人頭皮發麻,這風刀飛得極快,數量又多,還攜帶毒霧,擋無可擋,轉身就跑。

方運不緊不慢伸手一翻,從飲江貝中拿出一件進士防護文報,桂樹鎮紙。

就見一棵半透明的巨樹光影籠罩所有人,所有的風刀和毒霧小蛇都被擋在外面。

方運書寫《石中箭》,一支手臂粗的巨箭直飛向一頭妖將,但剛飛到樹妖姥姥百丈內,三條樹根從地面竄出,輕易攔下巨箭。

那些人停下腳步,看到這一幕都有些失望,舉人利用秀才戰詩在普通妖帥面前都未必起到作用,更不用說樹妖姥姥這等強大的妖帥。

那些站在樹根之上的妖蠻哈哈大笑,高聲喝罵,但始終不走出樹妖姥姥百丈之外。

方運等人遠離樹根區域,那些妖蠻便不再攻擊。

燕赤霞道:「你無須試探,樹妖姥姥的樹根無懈可擊,哪怕我的唇槍舌劍都難以碰到它的樹身。而且樹妖姥姥只要不死,樹根就源源不斷,我曾經試著不斷斬殺她的樹根,一刻鐘后,我的才氣消耗大半,她的實力卻絲毫不減。」

「燕兄可有良計?」方運說話的同時使用文膽之力隔絕內外。

燕赤霞一邊搖頭一邊道:「我曾想過火攻,但且不說她的樹根可以抽飛所有火焰,普通火油的火焰根本無法點燃她。你的強弓詩蘊含輕微的熒惑星力都被她輕易撲滅,更不用說其他。只要唇槍舌劍能攻擊到她的樹身,任何一位進士都可殺死她。問題是任何進士的唇槍舌劍都會被它的樹根擋祝要殺樹妖,必須要毀滅它的樹根,至少要三位翰林連續不斷攻擊才能壓制樹根,然後再有一個進士便可將其擊殺。」

方運道:「你的唇槍舌劍殺不掉樹妖姥姥,有沒有辦法殺死這些妖帥妖將?」

燕赤霞傲然道:「我的唇槍舌劍雖不能飛近樹妖姥姥五十丈之內,但在五十丈與百丈之間,她的樹根拿我毫無辦法,不然我當日如何斬了一刻鐘的樹根?」

方運點了點頭,從手中拿出一件備用的進士文寶『巍峨山筆架』,遞給燕赤霞,道:「那些妖蠻若都聚在姥姥身邊,我準備多日的攻擊無法實施。現在姥姥分兵攻擊,那些妖將妖帥不在它身邊,是最好的機會。接下來,我們會配合你全力攻擊那些妖帥妖將,只要殺死過半,或者他們要退回五十丈之內,我必然發起最後一擊。」

「這文寶筆架何時使用?」燕赤霞問。

方運道:「樹妖姥姥最強的力量不是樹根,而是她的樹枝,只不過一旦用出,必然氣血驟減,實力大降。以樹妖姥姥的厲害,在我發起最後一擊前,必然發動樹妖一族的『萬木枯榮』殺我。我需要你用這文寶筆架擋住這一擊。進士文寶所需才氣太多。我自己若是使用,恐怕沒有足夠的才氣發起最後的一擊。」

燕赤霞目光一動,輕聲道:「原來如此!原來你一直有殺樹妖姥姥之心,那我明白了!這些妖將妖帥交給我1

燕赤霞口吐唇槍舌劍,白光微寒,嚇得那些妖帥妖將不由自主縮了縮脖子。

「挽弓1方運再度指揮眾人射擊,有了他的強弓詩在,箭矢飛行的距離和妖帥的妖術相當,但妖術消耗氣血太多,而箭矢源源不斷。

燕赤霞的唇槍舌劍跟著火箭一起攻向妖蠻。

數十條樹根從地面飛出,一半去攔截燕赤霞的唇槍舌劍,一半去攔截那些箭矢。

燕赤霞的唇槍舌劍如同水中游魚一樣靈活,在一條條粗大的樹根中輾轉騰挪,或退或進,或閃或躲。

方運仔細觀察,學習唇槍舌劍的操控之術,他見過李文鷹的瀝血古劍,從來都是一往無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絕不繞半點彎路。這燕赤霞的唇槍舌劍卻靈活小巧,看來為了對付樹妖姥姥的樹根一直在刻苦練習。

樹妖姥姥大怒,不得不減少抽打聶小倩的樹根,用來攔截燕赤霞的唇槍舌劍。

「嗖……」

燕赤霞的才氣古劍以分毫之差繞過一條樹根,直入一頭馬蠻將的胸前,輕輕一絞透體而過。

砰地一聲,馬蠻將的胸口齊齊炸開,頭顱和肩膀掉在地上。一條樹根捲起馬蠻將的屍身,拖入土中消失不見。

方運點點頭,燕赤霞說的果然沒錯,只要不在樹妖姥姥五十丈內,那些樹根靈活度有限,根本奈何不了他的唇槍舌劍。

方運繼續指揮眾人射擊分擔燕赤霞的壓力。

不多時,燕赤霞抓住機會殺了一頭妖帥,但那些妖蠻並沒有撤退,依舊攻擊。

方運這一方因反應過慢,不時有人受傷,但方運和燕赤霞都有防備,並無一人死亡。

一刻鐘后,燕赤霞的衣衫被汗水打濕,所有挽弓之人都感到手臂酸軟,還有二十多人在後方養傷。

燕赤霞的唇槍舌劍突然速度一減,被樹根抽中。

眾人心驚,燕赤霞的唇槍舌劍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畢竟戰鬥需要消耗大量的才氣和精力,看來此行要終結了。

但是,唇槍舌劍借著被樹根抽飛的力道突然加速,掠過一頭狼妖帥。

碩大的狼頭掉落在地,鮮血噴濺。

眾人長長鬆了口氣,原來燕赤霞是計算好了那樹根的角度,故意借力殺妖。

「撤回四十丈內1樹妖姥姥氣急敗壞地大吼。

那些妖蠻急忙撤退。

方運身前的托板上,多了一頁淡金色的紙張。

聖頁。

樹妖姥姥立刻大聲尖叫:「衝上去!衝出去殺死他!所有妖蠻衝出去1

與此同時,樹妖姥姥的所有樹枝開始收縮,原本寬鬆的樹冠有凝聚成錐狀的趨勢。

方運提起盪妖筆書寫。

「火山今始見,突兀航州東。」

書法一境筆落有聲的力量出現,聖頁上竟然傳出巨大的轟鳴聲,猶如億萬野獸嘶吼,又像是一座高山排開大地,緩緩升起。

「紅焰燒虜雲,炎氛蒸塞空。地裂赤漿流,焱出百里動。不知陰陽炭,何獨燃此中……」

聖頁之上立刻傳出火山噴放的巨大轟鳴聲,天地間的所有元氣都好像在向那聖頁的紙面上凝聚。

小小的紙片彷彿孕育著一頭火龍,一旦火龍破殼而出,必將焚燒天下。

詩未成,但一股熾熱的氣息自詩頁上散發,附近的人紛紛遠離。

燕赤霞抬頭看了看周圍的元氣,莫名驚詫,這首詩引動的元氣比普通的進士戰詩詞都強烈,按理說一個舉人就算耗盡全身的才氣也不可能做到。

「殺了他!殺了他1樹妖姥姥喊完,就見她頭頂的樹冠的樹枝成螺旋狀糾纏盤旋,最後形成一支巨大的長矛,足有二十層樓那麼高。

組成這長矛的樹葉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樹妖姥姥的樹根突然發瘋了,困住一頭頭又一頭妖蠻,不過眨眼間就把所有的妖蠻束縛住,一根根樹根刺入妖蠻身體,吸取它們的氣血。

那由樹枝組成的巨矛脫離樹妖姥姥,輕輕一震,直刺方運。

「斬1燕赤霞大吼一聲,唇槍舌劍迎著巨矛衝去。

矛劍相擊。

巨矛依舊在,唇槍舌劍斷。

燕赤霞哇地吐出一口血,用最後的力氣握住巍峨山筆架,就見一座巍峨高山的虛影驟然出現,籠罩方運和所有人。

「轟……」

巨矛撞擊在巍峨高山上,山影震動,而巨矛落葉繽紛,更加枯黃。

「轟……」

山影出現裂縫,而組成巨矛的大量樹枝掉落。

詩成,方運寫上《經火山》三字。

聖頁燃燒,化虛為實。

一座真真正正的小火山出現在方運和樹妖姥姥之間。R1152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