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394章白袍人,籠中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4章白袍人,籠中夢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神速記住siluke、info,給書友提供一個舒適靠譜的無彈窗小說閱讀網。

火山不大,只有二十層樓那麼高,但終究是一座攜帶毀滅力量的火山。

一股黑煙從火山口噴出,遮住天空,隨後一顆顆燃燒的石頭噴發而出,拖著長長的煙霧尾巴向四面八方飛落。

岩漿滿溢,火山口處向外流出赤紅色的熔岩,大地逐漸裂開,蘊含熒惑星力的火焰和熔岩不斷從中竄出,組成火與熔岩的河流,緩緩向四面八方延伸。

如同一界破滅,末日降臨。

那些原本在火山周邊的妖蠻,無論是妖帥還是妖兵,全部被燒死。

火山下的樹根瞬間化為灰燼,周圍五十丈內的樹根熊熊燃燒。

在殘餘妖蠻的眼中,這裡已經成為墓地。

「跑礙…」

妖蠻嚇得四散逃跑。

樹妖姥姥發出凄慘的呼叫,她迅速收回樹根,甚至不得不主dng切斷樹根上的火焰。

大量的樹根離開地面,簇擁在樹妖姥姥周圍,凡是被火焰燒過的樹根竟然失去自愈能力,哪怕是主dng切斷的部位也難以迅速恢復。

大量的樹根暴露在外面,輕輕的扭動著,如同一條條褐色的巨蟒,最細的都有手臂粗,最粗的足以合抱粗。

近五分之一的樹根焦黑一片,暫sh失去力量。

樹妖姥姥已經顧不得那些妖蠻和聶小倩,低頭看著自己的樹根憤怒大叫:「你為何會喚出如此強大的火山!你哪裡來的才氣?你為何能操控災星熒惑!若是沒有熒惑的力量,再多的火焰都不會燒傷我1

無人回答。

「我們勝利了?」一個童生問。

「沒有。」燕赤霞微微彎著腰,手背輕輕擦拭嘴角的鮮血,右手緊緊抓著腰間,那裡似乎藏著什麼東西。

方運不斷深呼吸,身為舉人卻一次消耗了比進士戰詩詞還多的才氣,文宮一直在輕顫。

「方運!你以為你勝利了嗎?這是南若林,此地我為主!火山不能動。但我能動!今日,我要殺光你們。」樹妖姥姥突然拔地而起,更多的樹根露了出來,泥土不斷滑落。

一道道血色的紋路在樹妖姥姥的樹皮上浮現,讓她變得更加詭異,也更加強大。

「誰說火山不能動?」方運舉起手,對準火山用力一抓。

「轟……」

火山爆裂,大量的岩漿猶如洪水一樣向樹妖姥姥所在的方向涌去,所過之處,皆為火海。

「方運小兒1樹妖姥姥徹底慌了。它是樹妖,越是強大的樹妖,行走越慢。

樹妖姥姥一邊用盡全力後退,一邊道:「方運!你收起火山,我放了小倩!我讓你通過南若林!我不吃你了,白娘子的半片月蓮我也不要了!快快收起火山!礙…」

不等她說完,熔岩火海已經衝到她的樹身下,淹沒她的樹根。

「礙…」樹妖姥姥在火海中拚命掙扎,用樹根抽打。甚至捲起泥土和石頭阻礙,但這蘊含熒惑星力的熔岩所過之處融化一切,砂石泥土在瞬間被融化,成為熔岩的一部分。

方運看著樹妖姥姥。緩緩道:「賤婢1

熔岩火海很快徹底淹沒樹妖姥姥的根部。

不可一世的樹妖姥姥失去了與大地的聯繫,徹底死亡。

「請燕兄相助。」方運道。

燕赤霞笑道:「你果然知道我手裡是什麼翰林文寶。」說完,從口袋裡拿出一卷竹簡,竹簡放出淡淡的白霧籠罩他。隨後他腳不沾地快速向樹妖姥姥飛去,伸手取下聶小倩的骨灰罐。

依舊吊在樹上的聶小倩輕輕點頭,化為一道光芒進入其中。

燕赤霞很快回返。把聶小倩的骨灰罐交給方運。

「謝燕兄。」方運收好。

燕赤霞卻微xio道:「我現在才知,你從一開始就打算救小倩,之所以故意說不救小倩,是給老妖婆一個錯覺,讓她堅xn我們是想衝過去,而不是殺死她,最主要的是不讓老妖婆利用小倩威脅我們,你做到了。要說謝謝,應該是我謝謝你才是,若不是你,我在此蹉跎四五年恐怕也殺不死樹妖姥姥。」

方運點了點頭,看向前方,失去了才氣的支持,那些岩漿迅速冷卻,火山也逐漸消失,被火山改bin的環境則沒有恢復,周圍的大地即將化為火山岩,不斷冒著熱氣。

「就地休息一個時辰,等熔岩徹底冷卻就過半月峽谷。」

方運說完從飲江貝中拿出兩套被褥鋪在地上,躺上去就睡。

燕赤霞則躺在另一套被褥上,閉眼休息。

其餘人圍住兩人,警惕地打量四周。

遠處,有少許妖族還在觀望,但無一敢靠近。

一個時辰后,方運和燕赤霞醒來,方運還好,只是才氣過度消耗,有文宮中的文曲星光在,不會有損傷。

燕赤霞則面目灰敗,眼睛布滿血絲。

方運道:「燕兄,你的唇槍舌劍已斷,以你的力量足以在三年內修復,但恐怕會從二境跌落到一境。你既然在航州城有友人,不如就直接去那裡休息,不用與我們去金山書院。」

「我喜唇槍舌劍,所以成進士后一直用其滅妖,但不代表我不會戰詩詞。我與蔡禾有幾面之緣,想必他會給我幾分薄面。走吧,我們啟程。」燕赤霞起身道。

「好1方運緩緩站起來,身體酸疼,心知幸虧自己身體遠超舉人,換成普通的舉人現在必然癱瘓,才氣終究是一種強大的力量,有多少基礎才能調用多少力量。

方運望去,部分地方的熔岩還沒有冷卻,觀察片刻,帶人沿著熔岩區域的邊緣向半月峽前進。

走了幾步,方運發現火山中心位置竟然有幾塊紫色木頭,正是紫干木,乃是大妖王死後留下的寶物,原本組成樹妖姥姥的分身。

一旁的燕赤霞看到方運遲疑,循著他的目光望去,笑道:「原來你想要這木頭,叫紫干木是吧?都與你取來。」不等方運阻止,燕赤霞就使用翰林文寶飛過去,拿起紫干木,然hu從未凝固的熔岩里挑出剩餘的紫干木。

方運遠遠地看著,心道不愧是大妖王身上的精華,被熔岩燒了那麼久,這些紫干木竟然絲毫無損,而且只要一提起,那些熔岩會自然流下,不染塵埃。

不多時,燕赤霞抱著一小堆紫干木回返,道:「你都拿去吧,我留之無用。」

方運也不知能不能帶出書山,於是道:「那我就收下,謝過燕兄。」

方運接過紫干木,觸之微涼,那些熔岩竟然沒有在上min留下半分熱量,隨後全都收入飲江貝中。

來到半月峽谷口的時候,方運看著那棵已經被燒成焦炭的巨樹,樹皮上依稀可見姥姥那扭曲的面孔。

「上路1

眾人進入半月峽,兩個時辰后,出現在官道之上,方運與燕赤霞攔下一輛甲牛車,付出高價前往金山書院,其餘人在後面跟隨。

車行兩刻鐘,車夫道:「兩位大人,那金山書院去不成了。」

「哦?」

方運掀開門帘看向前方。

就見一處高崖立於江邊,高崖之上有一座書院,但是,一條巨大的白色蛟龍盤在高崖和書院之上,如同巨蟒纏著獵物一樣。

方運仔細一看,才發現那不是真正蛟龍,是由水幻化而成。

蛟龍頭在最上方,低頭向下不斷噴吐大水,如同一條大河傾瀉而下,最多幾息就能淹沒區區一座書院。

但是,在大水之下懸浮著一張金色的紙頁,紙頁散發著淡淡的金光,水龍吐出的水全被這一頁紙張吸走,連半點水花都沒有濺落。

高崖邊緣的江水一刻不停向上噴涌粗大的水柱,每一道水柱上min都站滿數百蝦兵蟹將,不斷衝進金山書院之中。

方運道:「我們就去那裡,再給你加三十兩銀子1

「好,您坐穩1車夫眉開眼笑,猛地一抽甲牛,開始加速。

燕赤霞皺眉道:「竟然動用了龍王符令和大儒真文,此事恐怕難以善了埃」

「不能善了也要了1方運堅定地道。

「罷了,我既然說好要助你與白娘子,便一路奉陪到底1燕赤霞微xio道。

不多時車來到高崖之下。

車夫跳下馬車,道:「上min就是金山書院,兩位沿著石梯走就能去。」

「多謝。」方運與燕赤霞一同下車,付了銀票,撩起衣袍就要上台階,卻發現前方三丈外無聲無息多出一個白袍人。

那人背對著方運,緩緩道:「黃粱一枕眠半日,南柯太守富gu時,可憐千秋家國夢,身在籠中猶不知。」

燕赤霞疑惑不解,方運卻驚出一身冷汗。

這裡可是書山第六山!

這裡可是文界!

方運難以想xing,這裡竟然有人拿自己寫過的《枕中記》和《南柯太守傳》的典故勸誡自己,或者說,威脅!

「您是?」方運恭敬地拱手詢問,腦中思緒飛轉。

「怎麼,先生教過的字都不認得了1

方運更加確定此人阻自己過第六山,道:「先生教的字自然認得,但先生曾言,在認字前,首先要心有善,口有德。」

「你,在說我有惡無德?」

「在下不曾說過。只是,你非書山人,何談籠中夢?」方運的語氣依舊不變。未完待續……

神速記住siluke、info,給書友提供一個舒適靠譜的無彈窗小說閱讀網。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