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863章 坦然相待,許你一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63章 坦然相待,許你一生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推薦閱讀:

? 慕離的話讓林青心頭一暖,聚集在眼眶的淚水滾滾,卻沒灑落下來。

小手緊緊拽著心臟的位置,衣服硬生生弄出了幾道褶皺,咬著淺紅的小嘴直至蒼白,鼻頭的酸澀感卻未消失。

慕離的大手輕柔捧著林青的小臉,掌心透出的暖意溫暖著,將其臉上的冷意全給退散得一乾二淨。

「你不願相信我?」

幽深的瞳孔折射出亮麗的銀色光芒,他的眼裡清晰落下林青的模樣,認真凝望,彷彿這個世界上只有她才有這資格得到他的一點憐愛。

小手微微顫抖伸出,覆蓋在他的臉。#_#

林青的瞳孔泛著晶瑩的水色光輝,抿了抿唇,話語全然堵塞在喉嚨里未能發出半點聲響。

她相信他!

這四個字穩穩砸落在心房,林青多麼想要把這四個字親口說出,怎料喉嚨越發的刺痛。

不是她不想說,是說不出來。

這足以代表,她心中那點疑惑依然沒有消除乾淨,不是對慕離,是對姜律師。

儘管確信慕離對她的心是堅貞不二又如何?

姜律師對他確實存有愛慕之心,以她的小聰明,要把自己徹底拋遠是極為簡單的事情。

姜律師不單單聰明過人,在工作上能夠給予慕離一定程度的幫助,更重要的是,她年輕貌美,絕對可以給慕家開枝散葉的。

這也許不是慕離想要的,但沈玉荷一定想要。

否則,慕離與姜律師到農場那裡的事,沈玉荷為何不對她坦白呢?足以證明,這是有心給他們二人單獨相處的時間。

慕離眉間深皺起來,嘴角垂下,一副懷著滿心怒火的樣子。

房間里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特別的沉重,飄浮的空氣里夾帶著絲絲的火苗不斷亂竄,這讓林青忍不住顫抖了幾回。

抬頭來,剛好對上慕離的雙眼。

「你在想什麼?」低沉的嗓音穩穩落入耳中,神色凝重的慕離如同訓斥士兵前的暴風雨。

即將掛起序幕。

林青並不是想要讓他們夫妻之間變成現在這種僵硬的狀況,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一字聲音。#

慕離闔上眼眸,沉默不說話,似在思索什麼。

林青揉著雙手直至泛紅,咬了咬牙,目光不間斷看向面前的男人,他的臉龐兩側泛著點點的陰森。

看來是她遲遲不回應導致他生氣了。

想必慕離會像訓斥士兵一樣訓斥自己,沒幾個小時是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

「你不喜歡,我便不與姜律師來往!」慕離緩緩睜開眼,一本正經的說。

林青一臉詫異望著慕離,張了張嘴,顫顫說:「你,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遍。」

林青懷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堂堂的軍長大人竟然會與她妥協而非生氣責備,這與她的猜想截然不同,讓她驚奇得很。

這其中到底是哪裡出錯了?林青不禁想道。

慕離伸出雙手把面前吃驚的女人牢牢抱在懷中,大手輕柔撫摸著她的絲絲秀髮,垂下眼瞼看著,其中透發著點點的愛意。

確實!

換做其他人這般與他慕離說話鬧彆扭,那人肯定是不想活命才會有這般膽子。

而他也斷然不會給半分面子或者做出半點讓步,對方若是不允許,他便會採取暴力來讓對方不得不應允。

這就是他慕離的辦事方法。

任何人在他面前不能說一個不字,除非,你想做死人!

但是,任何人都會有一個例外,而慕離的例外就是林青。

林青是他的女人,比家中的任何一人,軍營里的任何士兵,又或者是任何一個生意合作人都來得重要千百萬倍。

如果你有膽在慕離面前說不並且不死,為了活命,千萬別打林青的注意,否則,你會嘗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林青呆愣愣看著慕離,久久未能回過神來。

心裡有著一千萬個理由來解釋慕離那句話的真正意思,卻有一個理由中斷了她所有的想法。

「我願意為你跟姜律師停止來往。」

「為什麼?」良久,林青發出細弱的聲音。

慕離的嘴角微微上翹,平淡如水的目光卻散發著點點的暖意,輕柔將她的一縷髮絲撩到耳後后抬起下巴。

「因為是你!」

簡單的四個字足以讓林青的心臟不停歇的快速跳動,感覺整個人都快要被面前的男人弄得不像話。

一股暖流從心裡擴散到身體四周,溫暖融化了冰冷。

林青確實有過一瞬的喜悅,細想后說:「不了,你不需要這樣做,姜律師能幫得到你,而且,你們只有工作上的來往,我不會介意的。」

嘴上這麼說,心裡可不是這麼想。

但,林青的話並沒有說錯,要是少了姜律師,還有那名律師能夠幫得了慕離呢?

她不願意因為自己的妒忌之心導致慕離失去了一隻大腕。

「我知道你會介意。」

「願意為我慕離賣命的人很多,律師也是一樣,沒了姜律師,不代表沒人做我的律師。」

「但是,丟了你,我就再也找不到第二個林青來做我的女人。」

慕離一本正經的說著情話,那張臉依舊是凝重的,彷彿是說著有關軍事的嚴重問題,絲毫看不出有半分的深情。

只有林青才看得見,他的眼神是多麼的溫柔。

聽見慕離的話,林青那顆懸挂不於安定下來,依偎在他的懷裡,傾聽著那顆心臟的跳動聲。

撲通撲通,彷彿是為了她而跳動的樣子。

慕離總是輕柔撫摸著林青的臉頰,漸漸,大手開始挪動,往下面移動,這頓時讓後者臉紅耳赤。

林青伸出雙臂環抱住他的脖頸,紅著臉在其臉頰落下一吻。

一晚夜風的來襲卻泛起了點點的漣漪,偌大的房間瀰漫著醉人的氣息,足夠讓慕離林青二人濃情蜜意。

第二天,林青明顯一副睡意不足的樣子。

「媽媽,你這樣子還要去上班嗎?」橙橙看了看,眉宇間透著滿滿的擔憂之意。

林青淺淺一笑說:「我沒事。」

她靜靜的吃著東西,眼角的餘光看了看坐在旁側的男人,平常的姿態,並無半點的端倪。

這真的無法讓人想象,慕離昨晚……

不禁浮現出來的畫面,讓林青的臉頰再度緋紅起來,陣陣的燥熱讓背脊冒出了點點汗珠。

「我是怕公司里的人會被你嚇死。」橙橙幽幽一嘆。

「別說話,好好吃東西。」林青狠狠瞪了橙橙一眼,看了看時間后,快速的吃著。

「我送你上班。」慕離淡淡的說。

慕離與林青坐在後面,洪強在前面駕車。

林青看了看桑對此稍稍感到點點狐疑,為什麼不是他開越野車送自己上班呢?

「洪強。」剛在閉目休憩的慕離睜開眼喊道。

「是,軍長大人有何吩咐?」洪強洪亮的回答,怕慢了一步都會惹來慕離的不高興。

「知會姜律師一聲,從今以後,她不再是我的律師。」

洪強與林青露出詫異的表情。

雖然林青昨晚早已經知道慕離會有此打算,不過,她以為他只是說說假話哄哄自己,不是真的。

是啊!

她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了呢?

慕離說出口的話絕對是真話,他從來都是說一不二,絕對不允許有半點的謊言。

洪強也是滿臉的詫異,萬萬沒想到軍長大人竟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沒聽見?」慕離挑了挑眉,冷冷道。

「聽見了,聽見了。」洪強趕緊回答,想了想,又說,「姜律師不是沒做錯事嗎?軍長大人,你為什麼不繼續用姜律師呢?」

與黃和才一事,如果不是姜律師的幫忙的話,怎麼可能會這麼容易就辦妥了呢?

或許,黃和才一事可能有詐,但姜律師的本事,他還是看得清清楚楚。

姜律師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若能繼續為軍長大人辦事的話,必定能夠增添了不少幫助,也能減少不必要的麻煩出現。

慕離冷冰冰看著洪強,周身散發的強大氣場把人壓得說不出話來。

洪強很清楚慕離的本性,他若是如此,必定是在責備自己胡亂說話,更是給予一次反省的機會。

洪強立馬閉嘴不說話。

林青感受到這強大的氣場,一時之間也沒能找到機會與慕離好好談一談。

等到這詭異的氣氛稍微緩解之後,車子停了下來。

「你下班,我來接你。」慕離淡淡的說,眉眼中透出淡淡的溫柔之意。

「好。」

林青眼睜睜看著車子的遠離,直到消失在眼裡,這才重重吐了一口氣。

林青懷著沉重的心思一步步往公司走去,垂下眼瞼,一副很是疲倦的姿態出現在眾人面前。

抱著文件的江濤第一時間湊過去說:「林姐,你這是怎麼回事?這雙熊貓眼,是不是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我沒事。」林青揮了揮手,有氣無力的說。

「林姐,我現在去沖杯咖啡給你提提神。」江濤趕緊把手裡的工作扔到桌上。

林青點了點頭,實在是無力繼續與江濤說話。

回到辦公室的她坐在椅子,依靠一下,閉目休息,頓時感受到一絲絲的舒適。

「林青林青,你昨晚沒被慕離教訓吧?」袁鴻寶的聲音沖入耳中,打斷了林青休息的時間。

她緩緩睜開眼睛,輕聲說:「進來之前能敲門嗎?」

她都快被袁鴻寶這尖銳的聲音弄得耳膜要破了。

「不好意思。」袁鴻寶撓了撓後腦勺,賠禮笑道,「唉,看你這精神,肯定是宿醉。」

「都叫你別喝那麼多,偏偏不聽人話,你都不知道軍長大人瞪得我整個人都快破洞了。」袁鴻寶不高興的說。

林青笑了笑,並沒有回答。

明明喝了那麼多久,次日醒來的她卻沒有宿醉,直到慕離說出那句話,這才有了點點的頭疼。

袁鴻寶準備說話的時候,敲門聲響起,只見江濤端著溫熱的咖啡進來。

「林姐,你的咖啡。」江濤笑臉嘻嘻的說,一扭頭,看見袁鴻寶頓時改了態度。^_^

看過《軍長先生我愛你》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