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03章 形勢危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03章 形勢危急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就在大家議論堂主護法真假是誰的時候,堂主忽然猛拍桌子,桌上的杯盤都跳起來了,乒乓作響,有些甚至還掉在地上摔碎了,發出清脆的落地聲,氣氛變得十分緊張。

每個人的心裡都不由咯一聲,就連一直在默默吃菜的林青也不由的詫異抬頭,望向堂主那張憤怒的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臉的詫異。

慕離輕輕握住她的手,跟她對視了一眼,用眸光安撫她驚恐不安的心。

林青很配合的再次拿起筷子,慢慢的夾著菜吃著,心裡卻非常緊張,一場祝壽宴變成了鴻門宴,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但願李勝沒事,他們大家都沒有。

坐在慕離身旁的林青一直沒有看到堂主護法的爸爸,她並不知道慕離的計劃,她很配合的刻意把自己排除在如此驚險的局勢之外,她知道自己沒有經歷過這樣場面,難免會露出一些身不由己的情緒,讓堂主察覺到什麼,因此故作驚恐的蜷縮在慕離的身邊,只是夾著菜吃著。

堂主威嚴的掃視了一圈,然後厲聲喝道:「老護法,現在你還有什麼話好說?你敢說這個不是你的兒子?」#_#

堂主護法的爸爸果然是老江湖,此時他依然面不改色的笑道:「堂主以為隨便找個什麼人來,就能冒充的了我的兒子么?要知道再高明的易容術也不能複製我跟兒子之間的血脈親情,他不是我兒子。」

說完,走到李勝的身邊,沉聲對他說道:「兒子,別怕,爸爸絕對不會把外人當成我的兒子。」

聽了他的話,李勝感激的熱淚盈眶,就在面罩摘下后,看到那人長著跟他一摸一樣的臉時,他的心都在顫抖,完了,這下完了,看來堂主護法被抓住了,我這假扮的就要現出原形了。

反正事已至此,他決定死活都不會說出是慕離派遣他來的,當然他要想個好的理由能騙到堂主的才行。

可就在他絞盡腦汁,想要為自己添個出處的時候,聽到堂主護法的爸爸這麼說,一顆提著的心立刻放回到肚子里了。

堂主護法的爸爸能承認他是他的兒子,那麼他就是安全了。

可是那個長的像他的人是誰?是真正的堂主護法嗎?李勝心中很疑惑,如果是這樣,那麼堂主護法的爸爸就是把自己兒子捨出去來保護他,這怎麼行?

李勝那顆剛剛恢復平靜的心,立刻又糾結起來了。

他該怎麼辦?是讓堂主護法保全自己捨棄兒子,還是他捨出自己保全堂主護法父子倆。

堂主護法是怎麼個情況,如何被抓住的李勝並不知情,因此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卻又想弄個明白,便趁機對堂主護法的爸爸說道:「爸爸,那個人是誰?為什麼會長得跟我一模一樣,他的目的是什麼?」

堂主護法的爸爸看著他,慈愛的笑道:「孩子,那只是通過易容術假扮你的人,我不知道他從何來有著怎樣的目的,但是我知道他是個假的。」

如此,李勝心裡就有數了,堂主護法的爸爸雲淡風輕的訴說讓他明白,這個人不是堂主護法。

堂主護法的爸爸走到那個假扮的人面前,伸手輕摸他的臉頰,那人不由有些驚慌。

忽然堂主護法的爸爸,手在那人臉上一扯,便扯下來一張人皮面罩,露出的臉並不是堂主護法。

李勝不由鬆了一口氣,他對堂主護法的爸爸拍手叫好:「爸爸,你真棒,果然父子是連心的,你能感覺到他是假的。」#

說完,他很得意的望向堂主:「堂主大人,您現在還懷疑我么?」

堂主也被也意外的狀況驚到了,他沒有想到堂主護法的爸爸竟然這麼自信,上來就指認易容的那個人是假的,一口咬定李勝是真的。

其實,他並不知道真正的堂主護法去美國說服他爸爸保全李勝。

只是接到堂主護法的爸爸后,並沒有跟他見面,就等著這出好戲的上演。

然後看慕離,李勝在堂主護法的爸爸還有假堂主護法面前驚慌失措,現出原形。

可是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他沒有想到慕離未雨綢繆,早就做了周密的安排。

堂主護法去美國后,成功說服他的爸爸回國保全李勝,然後父子倆為了不讓堂主懷疑,又商量堂主護法走水路回國,這樣可以更安全。

堂主護法的爸爸之所以確認那人是易容而成的,是因為走水路的堂主護法,現在根本不可能回來。

堂主淡淡一笑:「果然是老護法愛子情深,能認出你的兒子,今兒跟你開個玩笑,只當上演一出真假美猴王的好戲,給賤內助助興,您老人家不會介意吧?」

「堂主果然是堂主,總是玩的出其不意,我倒是沒什麼,只是我兒子犯了什麼事情,讓你這樣對待他?如此,我看您還是免了他的護法之職,讓我帶回美國去好好調教調教。」堂主護法的爸爸一臉的謙恭,但是語氣卻是極為不滿。

「都是誤會,我也是受人挑撥才會做出這等荒唐的事情,好了,既然誤會解除了,來人,送堂主護法去沐雨更衣。」他的話音剛落,便進來兩個傭人模樣的人,對李勝做出邀請的姿勢:「堂主護法請。」

李勝冷笑一聲,「讓我幫著雙手去么?」

堂主聞聽此言,立刻走到李勝的身邊,親手給他解開反綁在身後的繩子,笑道:「委屈護法兄弟了,哥哥給你賠禮道歉。」

他既然都如是說,李勝又怎麼能不給他面子,畢竟他是堂主護法。

因此他也豁達的笑笑:「一切都過去了,堂主不必介懷,相信經歷此事,我們的感情會更深,堂主也不會在輕易懷疑我了。」

聽了他的話,堂主連忙笑道:「可不是么,你快去沐浴更衣,我們等你來開席。」

李勝對他深深一鞠躬,跟兩位傭人一起走進了一個房間。

而後堂主親自扶著堂主護法的爸爸坐到他身邊的座位上,給他賠禮道歉后,又給他介紹慕離:「這就是軍長大人,護法兄弟跟他相處的是極好的,護法兄弟在軍長的提攜下,為我在白道上打開了不少門,也正因如此,才會讓別人眼紅,在我面前說了些話,才會造成今日的誤會。」

堂主護法的爸爸聽完他的介紹,淡淡一笑:「兄弟之間誤會總會開釋的,不要介懷。」

而後又對慕離拱手笑道:「犬子承蒙軍長大人庇護,不勝感激。」

「應該的,如今我們都是自己人。」慕離笑道。

此時林青已經摘掉耳塞,看著事情已經成功解決,心中自然很是高興,她最關心的就是李勝的安全。

二十分鐘后,李勝洗漱完畢,從房間里出來。

堂主親自走過去迎接,並將他也安排在自己身邊的位置上。

然後很是抱歉的對他笑道:「這幾天讓你受委屈了。」

李勝燦然一笑:「堂主大人,事情弄明白就好了,至於委屈不算什麼。」

看他豁然的樣子,堂主自然很高興,堂主護法父子都很給他面子,雖然是一場鬧劇,但是兩人並沒有糾纏此事,而是雲淡風輕的過去了。

其實,他心裡是做好最壞的打算了,那就是準備接受堂主護法父子的刁難。

因為今天的安排他也是沒有把握到底會是怎樣的結果,他是渴望出現這樣的結果,即便是被刁難也高興,因為可以證明堂主護法父子並沒有背叛堂口。

出其不意的一場安排,事先並沒有通知任何一個人,堂主護法父子,慕離都是被臨時安排進情境中,他們的反應讓他很滿意,足以證明每個人的清白,如此壓在他心裡的一塊大石頭也就消除了。

那麼接下來就是全力應付跟戴澤介紹的大客戶交接的問題了。

心裡高興,自然言談中也就表現出來了,在接下來的宴會上,堂主表現的比任何時候都溫情,這讓整個宴會的氣氛變得輕鬆自如,就連林青都感覺到像是一幫普通朋友的聚會,而不是堂口內頭頭腦腦間借著生日宴的碰頭會。

堂主夫人看堂主高興,最後乾脆坐在林青的身邊,跟她開心的聊著。

當然她們聊也不是一些私密話題,畢竟有堂主在,而是東扯西扯的閑聊。

慕離雖然話不多,但是似乎心情也很好,很是爽快的接受堂口兄弟的敬酒,不像上次的宴會,他基本上拒絕的,推說身體不舒服。

總之一場開頭驚濤駭浪,最後風平浪靜的生日宴會在快樂中拉下帷幕。

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開心,李勝趁著酒勁,自告奮勇的送慕離夫妻回家。

堂主因為開心喝多了酒,再加上是晚上,不可能再駕車送他們,而李勝身上有傷,基本上都是以茶代酒,因此他去送最合適。

堂主自然是很爽快的答應了,並告訴他,可以給他一天假,今晚就不用回堂口了,陪著他老父親在城裡玩一天,然後回來待命,而且他已經買了堂主護法爸爸的回程機票。

很是妥帖的安排,堂主護法父子自然沒有什麼異議。

謝過堂主和堂主夫人之後,便一起告辭離開了。△≧△≧△≧△≧

車子駛出堂口密宅,李勝開著自己的車子,車上除了慕離夫婦和堂主護法的爸爸並沒有其他人,都是自己人,直到這時候慕離的心情才完全放鬆下來。

林青也不由長長出了一口氣,總算是有驚無險的從虎口脫險了,讓她最高興的就是李勝平安無事。

因此忍不住出聲說道:「李,堂主護法,堂口別墅里好大啊,上次我來住的時候都沒有逛完,感覺像是一個城外城。」

「那是,這可是堂口內的大工程,能同時容納堂內好多弟兄一起住進來。」李勝得意的笑道。

隨後他將車子停在路邊,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像是u盤一樣的東西。

慕離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監聽器測試儀,如果車裡按著監聽器或者隱形攝像頭的話一定會被檢測出來的。

可是儀器並沒有報警,也就是說車裡是安全的,可是李勝依然不放心,又遞給慕離測試後面的車廂,慕離結果測試儀,前前後後的搜尋一遍,依然沒有動靜,這才放心的說道:「我們現在不再監視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