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05章 任嬌失蹤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05章 任嬌失蹤了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沈玉荷詫異的望著他,但是很快反應過來,不由笑著說道:「你才知道嗎?」

「嘿嘿,媽媽,我當然早就知道啦。」慕離開心的笑道。

看著他們母子倆開心溫情的樣子,林青不由笑了,這樣的家庭氛圍正好,每天心裡都甜甜滿滿,微笑長在臉上,憂傷不見蹤影。

吃過早飯,慕離照例先送林青去上班,而後才去部隊。

李勝危機的成功解決讓他心情大好,只等著堂主跟戴澤相約,搗毀堂口指日可待。

心情臉上自然就會流露出一抹掩飾不住的喜色,小龍見狀不由開心的問道:「軍長大人今兒很高興。」#_#

慕離點點頭,收斂了那抹喜色,有些擔心的問道:「姜律師怎麼樣了?收下了解聘書?」

現在他只剩下這一個棘手的問題,不過這個問題再棘手總歸是內部矛盾。

小龍聽慕離這麼問,臉上現出猶豫之色,他不知道該怎麼跟慕離說。

解聘書其實還在他手裡,他正在說服姜律師面對現實。

姜律師現在似乎想開一些了,積極配合醫生調理身體。

看他臉上的猶豫,慕離就知道肯定還是沒有收下,不由眉頭一擰,生氣的問道:「這點小事情就辦不好嗎?正有件大事需要你去做,如此看來還是算了。」

小龍見軍長生氣,不由緊張,連忙出聲解釋道:「軍長大人是這樣的,姜律師情緒正在慢慢的好轉,身體也在康復中,我想再等一等,讓她心平氣和的收下解聘書,否則的話,她若是抵觸,無法跟新律師進行業務交接。」

聽了他的話,慕離覺得有道理,不由反問道:「你有把握嗎?」

「我會儘力的,軍長大人。」小龍恭敬的回道。

「好,我相信你,你就安心去辦這件事。」慕離終於點頭答應。

小龍卻忍不住問道:「軍長大人,您說的最近有件大事需要我去做,是什麼大事?」

「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把姜律師的事情處理好就行。」慕離走到他身邊,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很是信任的說道:「這也是大事,交給別人我還不放心,只有你最適合。」

聽了慕離的話,小龍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傷心,但是他知道軍長大人的話就是軍令,不能不服從,便鄭重的答應:「軍長大人放心,我會處理好的。」

「好,那你去忙吧。」說著慕離拍拍他的肩膀,給了一個兄弟般信任的笑。

小龍儘管心裡有些委屈還是朝他行了個軍禮,離開了。

兩天後,堂主約戴澤在人工湖邊釣魚,時間是第二天的凌晨五點鐘。#

那個時候,晨練的人還沒有去,他們早釣正好可以有機會聊機密的事情,而且別人也不會起疑心。

戴澤將這個消息告訴慕離,慕離便開始著手安排接貨事宜。

同時跟公an部門合作,準備利用此次機會將堂口一舉遷滅。

第二天凌晨,戴澤早早的來到人工湖安好釣魚竿等著堂主的到來。

卻不想堂主竟然姍姍來遲,他出現的時候已經快六點了。

晨練的人都陸續到了,公園裡變得熱鬧起來。

戴澤以為堂主又發現了什麼事情不對,放棄此次接頭呢,正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卻不想堂主出現了,他手提釣魚竿袋,一臉淡然健步走來。

似乎一直都在暗處注視著戴澤,發現他要走這才出現似的。

戴澤臉上自然略微不悅,聲音也有些生硬:「堂主大人,莫非你跟我說錯了時間?」

堂主聞聽他的話哈哈一笑,抱歉的說道:「不好意思啊,臨時有事耽誤了。」

「那堂主也該說一下,我在這裡傻傻的等了足足一個小時,難道我的時間不值錢么?」戴澤並沒有因為他的解釋,而語氣緩和,依然生硬。

他知道有可能是堂主在試探他,他當然不會上當,而是作勢站起來就要走:「既然堂主這麼忙,那我先回去了,別耽誤您的事情。」

反正他也不求著他,交不交易都無所謂,但是他不能無故被玩弄了。

如此,堂主才會放心,他確實沒有帶著任務來的,否則他不敢把兩人之間的會談弄黃了。

看他準備走,堂主當然不會讓他走,對這個交易他已經準備好久了。

之所以一直遲遲未能籌劃,是他覺得這筆買賣太大了,反而不安全。

只有等他做好各方面的驗證,確定真正的平安無事後,才會敲定具體的交貨時間。

而現在就是最佳時間,堂主怎麼可能讓戴澤離開呢。

他伸手拉住戴澤,很有誠意的笑笑:「戴總,是我的錯,看在我們交往這麼久的份上,就原諒我這一次。」

堂主都如此低姿態了,戴澤也不好再執意要走,那樣豈不是不給面子?

而且他也不是真的要走,只是做樣給堂主看罷了,如此便順勢說道:「沒什麼原諒不原諒的,堂主大人下次若是有事不能及時應約,提前打個電話就好了,這樣也免得我像個傻子一樣痴痴等著。」

「好,下次我記住了。」堂主說著放下釣竿,準備進入釣魚狀態。

戴澤卻四周看了看,壓低聲音說道:「現在人多,方便么?」

「不礙事的,我們說的話,別人也聽不懂。」堂主輕聲回道。

戴澤這才不情願的又坐下來,將魚鉤拋進湖水中,而後便沒有說話,只是閉目養神。

堂主看了他一眼,笑著說道:「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

「一切就緒,就等著堂主的時間了。」戴澤淡聲回道,「不能再遲了,否則他們就會放棄這次採購,因為他們出來的時間太長了,而那邊形式又恨緊張。」

「我明白,主要前段時間堂口內發生了點小誤會,不過現在都已經解決了,所以我可以專心辦理此事。」堂主抱歉的笑道。

「具體時間?」戴澤臉上依然是不耐煩,好像真的是等煩了的人。

「後天中午十二點,在城西化工廠的廢棄倉庫。」堂主四處看了一下,然後湊近戴澤小聲的說道。

戴澤點點頭,依然不悅的說道「好,我記住了,可別在出什麼岔子了,否則這幫朋友我是得罪了,磨磨唧唧不過是我買你賣的事情,弄得這麼複雜,好多天都沒有動靜。」

「你也別牢騷了,小心駛得萬年船,在這條道上我比你經驗多。」堂主終於對戴澤的不滿有所反應了:「確保安全,對大家都好,不是么?」

戴澤聽了他的話,淡淡一笑:「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再說什麼,反正這邊你放心好了,咱們也不是只做這一筆買賣,以後細水長流。」

「好,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堂主點頭笑道。

慢慢的兩人聊得和諧起來,大約半個小時后,戴澤提著他釣到的一尾草魚離開了。

想到事情終於有了結果,這些天的擔驚受怕總算沒有白受,心裡也是很高興。

今兒也是幸運,竟然掉到一尾二斤多重的大草魚,想來正好可以給任嬌補補身子,她現在懷孕適合吃些高蛋白的東西。

於是便興沖沖調轉車頭向家的反向開去,想把魚先放下再去公司。

一手提著魚竿,一手提著盛魚的小桶,戴澤站在家門口前,沒有掏鑰匙,而是用腳踢踢門,揚聲喊道:「任嬌,開門是我回來了。」

可是他喊了幾聲,屋裡依然沒有動靜,平常任嬌只要在家,他一喊她便會給他開門。

她總是笑著說對他的聲音有感應,只要他一張口,即便是她在廚房做飯都能聽見。

可是如今卻沒有屋裡有動靜,難道任嬌還沒有起床?亦或是送走果果去上學,又睡了個回籠覺?這個時候應該是保姆送果果去上學的時間,而她應該在家裡。

於是戴澤不由又提高了聲音,大聲喊道:「任嬌,我回來了,開門。」

他的聲音很大,以至於對門探出頭來,關切的問道:「先生,您沒有帶鑰匙么?」

「不是,我手上不方便,就沒有開門,可能這會我太太不在家,打擾到您了,真是不好意思。」戴澤連忙賠笑說道。

「沒事的,需要我幫忙嗎?」對門善意的問道。

「不用,謝謝,我自己開門就好了。」戴澤感激的笑道。

對門點點頭,便縮回去,閉上了門。

戴澤將魚桶放在地上,然後騰出手來,拿出鑰匙,已經驚動了鄰居,他不能再喊了。

打開房門后,發現屋子裡靜悄悄的,有種詭異的氣息,東西比較凌亂,他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莫非發生了什麼事情?

想到這裡,他立刻將手裡的東西扔地上,迅速的沖向室,任嬌並沒有在裡面。

他又沖向廚房,廚房也沒有人,心中不由焦灼,這個時候任嬌是不會出去,果果由保姆送去上學。

「任嬌,任嬌!」他著急的大喊起來。

就在這時候,保姆回來了,戴澤聽到聲音以為是任嬌回來了,卻發現是保姆,而且她一個人,失望而又焦灼的問道:「太太呢?」

「太太不是在家嗎?」保姆看到戴澤著急的樣子,忍不住詫異的問道。

「她沒有在家。」戴澤沉聲問道:「會去哪裡?你走的時候她沒有說什麼么?」

「沒說什麼,跟平常一樣,太太是不是去樓下散步了?」保姆輕聲回道。

「你趕緊下樓去找找。」戴澤立刻吩咐道。

「好,我這就去。」保姆答應一聲離開了。

任嬌的手機關機,打不進去,很快保姆回來,告訴戴澤,太太並沒有在樓下,而是有大媽看到她跟幾個男人一起走了。

戴澤一聽,心猛然一緊,幾個男人?

他立刻跟保姆找到那個大媽詢問情況,那位大媽也並沒有看清楚,並不能確定是不是任嬌。

而小區的視頻監控在大門口才有,那個時間段並沒有發現任嬌走出去,即便是出去也是在車裡。

戴澤心中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嚴重,他忽然覺得可能跟堂主有關係。

堂主為了交易有保障而綁架了任嬌,從更改交易時間這件事來看堂主對此次交易很謹慎,而且存有戒心。

如果真是這樣,那堂主太壞了,任嬌可是身懷六甲即將臨盆的孕婦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