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07章 秘密武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07章 秘密武器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這樣就太好了,他帶著手錶,就相當於一部微型攝像機,即便是不用對著手錶,說話,慕離這邊也能接受到的,而且安全級別很高,一旦發現異樣,裡面的微型晶元就會自動報廢成普通的手錶晶元。

「那我們呢?」李勝開玩笑的問道,這種東西他是知道的。

「你們也有。」慕離說著給他一枚跟他手上戒指一摸一樣的戒指,「這是你的,使用方法你會的,我就不用教了。」

然後又給堂主護法的爸爸一串跟他手腕上一摸一樣的佛珠,而後又教給他使用方法。

如此一切安排妥帖后,慕離這次放心的離開堂主護法的秘密居住地。

回到軍區大院,在門口竟然有看到了姜律師。#_#

他不由心一沉,小龍這個傢伙,辦事怎麼這麼不利索,被他女人輕易就俘獲了,一點不果決,看來他是得考慮換人了。

姜律師本來是站在門口跟衛兵說話的,沒有看到慕離,等衛兵跟慕離敬禮打招呼,她才轉過頭來。

在對上慕離眸光一剎那,慌忙將眸光低垂,只是看著自己的腳尖,輕聲說道:「軍長大人好。」

慕離見她似乎跟前幾天不太一樣了,臉色也紅潤起來,如此也就不好再對她冷臉相對,便點頭答應:「姜律師好,你來有事嗎?」

「我是來找小龍的。」姜律師依然沒有抬頭,聲音中帶著愧疚和難堪。

「哦,這樣子啊。」慕離不由鬆了一口氣,只要不是來鬧事,只要不是找他就好。

「小龍沒在嗎?」或許是因為高興,慕離又加了一句。

「他一會就出來了。軍長大人對不起,前段時間,我可能受傷后心情不好,打擾到您,請您見諒。」姜律師說著朝他深深一鞠躬,依然不敢抬頭去看他。

如此,慕離心中倒是升起一種同情心,人生病的時候,難免脆弱,會有一些平常不會有的舉動,他是理解的,便笑著說道:「能知錯就好,希望你以後好自為之,小龍是個好青年。」

說著他轉身向院內走去,姜律師這才敢抬眸看他的背影,依然是那麼挺拔健碩。

小龍是個好青年?什麼意思?難道是想讓我跟小龍在一起嗎?姜律師不由在心裡嘀咕著。

中午下班后,慕離照例來到通達公司門口接林青。

這次是林青出來的早,她因為點擊戴澤的事情,一到點,便迫不及待的下樓了。

慕離看她站在路邊等他,停下車子,打開車門,笑道:「吆,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軍長夫人第一次沒有讓我等你。」

「討厭,你這是在誇我還是在笑我?」林青忍不住凝眉笑道。

「當然是在誇你,不能我等了嘛。」慕離笑著發動了車子。#

「戴澤的事情怎麼樣了?」慕離一直沒有說話,林青終於忍不住開口相問。

「放心吧,任嬌不會有危險的,可能就是要委屈幾天,待在堂口了。」慕離輕聲回道。

「不能現在就救出來嗎?待在堂口那樣的環境中,會對她的身心早成不好的影響,那裡面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承受得住的。」林青想到自己在裡面的恐怖經歷,忍不住說道。

當時雖然一直有堂主夫人保護著她,但是依然不可避免的看到了好多血腥暴力的場景。

或許是堂主故意給她看的吧,比如有人犯錯,堂主揚手就把刀子甩到那人的肚子里上了,立刻鮮血直流。

當時林青都嚇傻了,儘管堂主夫人一再安慰她,堂主不會要了那個人命,只是略微懲罰一下,而且刀子僅僅是刺穿肚皮而已,不會傷及內臟,可是她依然無法平靜恐懼的心,飯都吃不下了。

當然類似這樣的事情,還很多,她回來之後並沒有告訴慕離。

儘管慕離也曾經問她在裡面的情況,但是她都說堂主夫人對她很好,並沒有吃苦什麼的,一是不想讓慕離為她心疼,反正是過去的事了。二是她不想回憶那些恐怖的記憶,除了堂主夫人其他的人都被她有選擇性的忘記了。

今天也是慕離第一次聽她說堂口恐怖,忍不住臉色一沉,沉聲問道:「有那麼恐怖么?」

林青忽然意識到自己一時情急說錯了話,便掩飾的笑道:「你想啊,他們是黑幫組織,裡面能不血腥嗎?死傷人在他們看來是很正常的,我們這些人怎麼能受的住?當然恐怖了。而且現在任嬌懷孕了,她的心情不能恐懼或者緊張的。」

慕離從她的話,已經能感覺到她曾經的經歷了,卻不忍再觸及她的傷疤,也就不再問了,只是輕聲說道:「任嬌跟你不同,她只是被堂主軟禁起來做人質,等交易結束后就會把她放出來,堂主不會得罪這個金主夫人的,他還指望著戴澤給他介紹更多的客戶呢。而當時你,他們是想恐嚇你,若是我不同意合作,你還能幫助說情。」

「但是在裡面度日如年啊,我當時有堂主夫人,任嬌這樣嬌滴滴的女子,又挺著大肚子怎麼受得了?你還是想辦法現在把她救出來吧。」林青聽了慕離的話,忍不住出聲請求道。

「既然堂主能把她抓走,在沒有交易完成前,他是不會放她的,一味的蠻救,只會表露整個計劃。如果心裡沒有鬼,又何苦害怕她在裡面多待幾天。即便是戴澤逼急了,他也會給他發任嬌的視頻給他,證明她被照顧的很好,甚至是堂主夫人親自照顧。」慕離很是理智的分析給林青聽,讓她不要再為此事著急。

林青卻聽進去這些,她只是擔心任嬌的安全。

不由嘆息一聲:「你費盡心機的跟戴澤見面,商量好,將她們送出國的事情終究是泡湯了,若是決定后,立刻送她們離開就好了。」

「那樣豈不是會讓他們起疑心?我計劃是交易當天送走的,如此,也不算是泡湯,不過是這幾天任嬌要在堂口度過罷了,還是會在交易當天把她們送走的。」慕離很是篤定的回道。

「你們男人的事情,受傷的卻總是女人,好不公平。」林青忍不住抱怨。

「可是我們男人也會更愛女人啊,相信經歷這次事件,他們會在澳大利亞生活的更加恩愛。」慕離笑著輕聲安慰她。

「但願如此吧,可是戴澤你怎麼跟他說?他怎麼可能放心讓任嬌在堂口住這幾天?」林青想到戴澤的焦灼和抓狂,忍不住擔心的問道。

「這就要看你了,你跟他說,我相信你能製造一個你們見面的機會,而且說服他,告訴他可以繼續跟堂主要人,直到交易的前一刻,但是讓他心中有數,任嬌是安全的。」慕離笑著說道。

「啊?又是讓我去說?這件事跟我什麼關係?」林青忍不住反駁道。

「因為你是軍長夫人嘛。」慕離輕笑。

「可是,我真的有本事的話,就現在把任嬌救出來,真的不想讓她在堂口多待一天。」林青是真心為任嬌擔心。

慕離便安慰她:「放心吧,堂主護法的爸爸會保護她的安全,還有堂主夫人,而且交易當天堂主護法也會回去的,你不用擔心,一切我都安排好了,難道你還不相信你老公的能力嗎?」

她當然相信慕離的能力,只是為戴澤和任嬌這幾天的煎熬了。

下午回到公司里,林青以合同書有點小問題為由,讓江濤把戴澤叫到通達公司。

戴澤知道肯定是任嬌的事情有眉目了,便迫不及待的來到林青的辦公室。

「怎麼樣了?」戴澤一進門就很緊張的問道。

林青示意他坐下,然後緊張裝出輕鬆地樣子,告訴他慕離的計劃,並讓他放心,慕離已經秘密派人幫他們買好了機票,後天交易后就會送他們全家去澳洲。

戴澤聽后卻沒有一絲喜悅,而是痛苦的說道:「還是要等到交易后,幾天怎麼熬啊。」

「你可以繼續跟堂主交涉,讓他把任嬌送回來,如果他能不厭其煩把她送回來更好,即便是不能,你也不要擔心。」林青輕聲安慰他,就像慕離安慰她一樣。

「好吧,也只能如此了。」戴澤深深嘆息一聲,男人畢竟是男人,想問題要比女人更周到全面些,為了大局,他只能稍安勿躁,否則不但前功盡棄,而且大家都會很危險,個中利害他當然明白。

看他如此輕易就被說服了,林青倒是很意外。

忍不住笑道:「戴澤,我還以為你會……」

她的話沒有說完,戴澤便苦笑著打斷她的話:「以為我不會答應?我懂軍長大人的苦心,他既要保障任嬌的安全,又要讓計劃順利進行,也是很不容易的,我相信他,代我謝謝他。我明白,此時更是小不忍則亂大謀。」

林青不由朝他豎起大拇指,由衷的讚歎道:「還是你懂得顧全大局,畢竟是男人,說服我要比說服你難。」

「呵呵,也謝謝你,林青。」戴澤真誠的笑道。

「嗨,我們之間就不要這麼客氣了,凡事小心,邪不壓正,後天我會去機場送你們。」林青說著朝戴澤伸手手。

戴澤猶豫了一下,將她的手緊緊握住:「謝謝你,林青,謝謝軍長大人。」

林青朝他鼓勵的笑笑,兩人的眸光里是真誠而又純凈的友誼。△≧.*.*△≧,

送走戴澤,林青的心裡略微踏實一點,她相信慕離安排的事情一定會是妥帖的,他說任嬌沒事,任嬌就一定會沒事。

收拾下心情,正準備做事,林青卻意外的接到了姜律師的電話。

她猶豫著按下綠色的接通鍵,有些狐疑的喂了一聲。

電話那端立刻傳來姜律師的喜極而泣的聲音:「是軍長夫人嗎?我還以為你不會接我電話呢,能聽到你的聲音真是太好了。」

林青卻沒有被她的情緒感染,不知道她打電話有什麼目的,便淡淡的笑著問道:「姜律師有事嗎?我正在工作中。」

聽了她的話,姜律師並沒有感覺尷尬,而是繼續用一種驚喜的聲音問道:「晚上我可請您吃飯可以嗎?」

聽了她的話,林青立刻想到上次跟她一起吃飯的恐怖經歷,立刻拒絕道:「對不起,姜律師晚上我還有事,不能去,很是抱歉。」^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