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11章 情如鮮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11章 情如鮮花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輕輕的在橙橙額頭上,親了一下,心裡是滿滿的幸福。

回到室,慕離依然是坐在床頭的沙發上處理文件,看到她回來,柔聲問道:「橙橙睡了。」

「是的,想不到他每天幫我們洗腳是為了讓我們能每天晚上在家陪他,真是可憐又懂事的寶貝,想想從前虧欠他太多了。」林青說著聲音濕濕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慕離見她如此,連忙合上文件從沙發里站起身,將她擁在懷裡,輕聲勸慰她:「你是個好媽媽,橙橙也是個好孩子,如今我們的家庭這樣幸福,該開心才是,凡事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我們一起努力。」

「一想到橙橙曾經因為我被送到寄宿學校過,他一個小小的人兒,沒有爸媽在身邊,該是多麼孤單難熬,每天晚上肯定睡不好。」說著林青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抽泣起來。

慕離安慰不了她,只能跟著一起傷心:「我也有責任,從前職業的軍人性格,讓你吃了不少苦,對不起,橙橙被送往寄讀學校我佔大部分的責任,是我不懂體諒關心你,繼而影響橙橙。」#_#

聽了他的自責,林青連忙擦掉眼淚,反過來勸慰慕離:「好了,我們不說這些了,或許我們都沒有錯,是從前的自己太自我,沒有很好地考慮到家人的情緒,才會無意給他們造成傷害,對橙橙,對媽,我們都是有愧疚,好在來日方長,我們還可以細水長流。」

聽了她的話,慕離嘴角輕微上揚,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好,一切都聽你的。」

是夜,兩人自然是不盡的恩愛纏綿,春風一度,良宵千金。

第二天,慕離送林青上班的時候,兩人心情都有些沉重。

交易在即一切都是未知,而且任嬌還在堂主的手中,雖然做了完全的打算,可是終究是福禍難料,在事情沒有結束之前也不能說是百分之百的把握,因此兩人心情難免有些沉重。

慕離開始還想說點輕鬆地話題,但是發現這一切是徒勞的,不但林青輕鬆不起來,就連他自己都輕鬆不起來,於是只得放棄了。

到了通達公司,慕離伸手將林青攬在自己的懷裡靠了一下,然後輕聲對她說道:「不要太擔心了,相信明天的勝利。」

林青很認真的點點頭:「好,相信明天的勝利。」

說完,她伸手摸摸慕離的臉頰,朝他柔媚的笑笑,然後打開車門下車。

這次慕離並沒有看著她走進通達公司大門才發動車子,而是她剛下車,車子就緩緩地離開了,反而是林青看著他的車子消失,這才準備轉身進公司。

卻不想,馬路對面吳月跟她招手打招呼:「林青,早,今兒這麼巧,竟然碰上了。」

「吳月,早。」想到那天吳月送給慕離的那束百合花,她心裡依然是感覺有些彆扭,臉上的笑容也就有些牽強。

吳月誤以為她的不高興,是因為別的什麼事情,便殷勤的走過去,攬著她的肩膀親熱的笑道:「林青,走到我的花店裡去,給你看看我新培育的花。」

林青有些拒絕,但是又不好意思辜負她的熱情,便有些為難的笑笑,還是被她拉走了。

送花工還沒有來上班,吳月打開花店的門,立刻一陣撲鼻的香味襲面而來。

林青不由深深呼吸一下,輕笑:「好香啊,而是各種花香混合的味道,真好聞,平常怎麼沒有聞到。」#

吳月笑著解釋道:「那是因為平常,開著門,開著窗戶,花香自然會飄散一些,現在剛打開門,你聞到的可是禁錮了一晚上的花香,當然會感覺比平常不同。」

「原來是這樣,真好,感覺就像是進了百花園。」林青開心的笑道,很快就忘記了跟吳月之間的那小小心結,她本就是容易遺忘的女人。

吳月親手給她做了一個大大的花束,裡面有百合玫瑰康乃馨滿天星。

笑著遞到她的手裡:「林青,送給你的,祝福你一天好心情,工作順利。」

林青有些猶豫的接過花束,不好意思的笑道:「要多少錢?」

「林青你這是罵我嗎?老同學開花店給你束花還要錢,如此你以後讓我怎麼見人啊,不要錢,送給你的。」吳月臉上故意露出嗔意,笑著對她說道。

「這怎麼好意思。」林青有些尷尬的笑道,她再次想起那束百合。

「其實,我倒是想天天給你送花,還喜歡嗎?」吳月似乎是想要撇清什麼,嘰里咕嚕的說了好多,林青都沒有聽清楚。

但是最後那句話,她聽明白了,點頭笑道:「喜歡。」

「那就好。」吳月說的很真誠,如此也解開了,林青心中的疙瘩。

原來她開始沒有給她送花是這個原因,如此也就釋然了。

她看著手中的花束,果然是比那天的百合花精緻飽滿多了。

那幾枝百合花,如果真是單單送給慕離的,一定會用心搭配的,不會那麼簡單,

看來那束花僅僅只是敲門石而已,是想看看她喜歡花不。

心結解開,臉上的笑容就然就燦爛許多,「吳月,天天給我送花怎麼好意思,別人還以為咱們倆怎麼著呢,會亂想的,等假節日記得給我送一束花就好了,軍長大人他才不會玩這些浪漫的事情,就當彌補我的遺憾了。」

「呵呵,軍長大人上次給你舉辦的那個晚宴不是挺浪漫么,我都聽暢暢說了。」吳月笑著說道。

說到那個生日宴,林青臉上有了一絲尷尬,因為百合事件對吳月的誤會,她並沒有邀請吳月參加,此時吳月說起這件事,她臉色不由微紅,一時不知道該如何介面,只是尷尬的笑笑。

「聽說袁鴻寶懷孕了,看來真的跟大佬過得不錯,否則,那老蹄子,怎麼可能給他生孩呢。」吳月像是沒有注意到林青的表情,笑著繼續說道。

林青連忙應聲回道:「是啊,她現在過得很幸福,別說她跟大佬真的是有緣,兩人發生化學反應了,彼此相互影響,寶寶變了,大佬也變了,兩人都變得居家接地氣了。」

「祝福他們,也羨慕他們,看來人還真是不能貌相的,大佬那個人說實話我還真沒看上,雖然鴻寶瘋瘋癲癲的,嫁給他也是鮮花插在牛糞上,卻不想他們卻是如此幸福,聽暢暢回來跟我說,我也是感慨萬千。」吳月很是感慨的說完,不由長長嘆了一口氣:「緣分真是不由人啊。」

聽了她的話,林青能感覺到她心中那份惆悵和孤寂。

連忙出聲安慰她:「吳月,你也會遇到這樣的人,每個人的姻緣都是上天註定好的。」

「我已經經歷過一次了,心沒有那麼熱了,或許如此生活也不錯,每天跟這些花打交道,很開心很幸福。」吳月莞爾笑道。

聽她這麼說,林青又找不到合適的話接了,只能微笑著點點頭。

而後像是猛然想起似的,輕呼:「我該去上班了。」

「好,我送送你。」吳月說著送林青走出花店門口。

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林青不由詫異的問道:「吳月,你有什麼話就說吧。」

吳月像是下決心似的點點頭:「林青,聽說姜律師已經跟慕家解除了合作關係,那個小丫頭不簡單,心機太深了,你以後盡量不要跟她見面,免得會被她忽悠到了。」

林青臉上的詫異更深了,她望著她,不解的問道:「吳月,你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

「姜律師的事最近不是鬧得挺厲害的么?當然只是小範圍內的,我聽誰說的,你就別管啦,反正我只想警告你,這個女人不管以怎樣的形態出現都是很危險的,切莫被她迷惑了。」吳月一臉的認真,林青不由點點頭:「謝謝你,吳月,我會的。」

而後又不自覺的加上了一句,「慕家其實真沒看起來那麼豪門大戶,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些人費勁心機的想要得到點什麼,唉,年輕人還是看問題太膚淺了。」

她的這句話其實是想為慕離辯解的,姜律師看上的不是他,而是慕家的錢。

吳月理解的笑笑:「呵呵,像我這樣的年紀就不會了,初入社會的小丫頭難免會在錢財面前動心,以為動點心機就能得到,到頭來只會誤了卿卿性命,傻。」

「可不是么。」林青見成功將吳月引導在姜律師是窺探慕家財產的方向上,這才放心的說道:「我回去上班了,謝謝你的花。」

「不客氣,老同學,祝你開心。」吳月揚手跟她作別。△≧.*.*△≧,

回到通達公司,林青抱著這束花,一路上都是員工羨慕的眼神:「林經理,這是軍長大人送給您的花么?」

林青剛開始的時候還解釋下,但是後來索性也就不解釋了,只是笑笑。

回到辦公室,江濤也跟著走進來,他看到林青的狀態很好,忍不住笑道:「林姐,最近越來越漂亮了。」

林青聽了他的話,不由笑著問道:「真的嗎?」

「當然,姐夫滋潤的好唄,每天心情好,人就變得漂亮又精神。」江濤嘿嘿笑著打趣道。

林青這才聽出是話外之音,不由嗔道:「臭小子,膽肥了啊,竟然敢取笑你林姐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林姐,饒命啊,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江濤見林青作勢要打他,連忙舉手求饒。^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