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13章 情況有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13章 情況有變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你的身體沒事的,就是你最近壓力大,工作累,才會影響我們的造人計劃,到時候我們出去旅遊換換心情,一切順其自然或許該來的就來了。」慕離輕聲安慰她,聲音雖然不大卻充滿了自信。

「真的嗎?會嗎?」林青像是問慕離又像是自言自語。

「當然會的,放心吧。」慕離點頭笑道。

「可是,我擔心江濤一個人應付不了,通達公司里的事情太多了。」林青有些糾結的說道。

「你是不捨得放權,還是真的是管家婆的資質,怎麼這麼多事。」聽了她的話,慕離有些不悅的問道。

看到他不高興,林青連忙道歉:「對不起啊,我是真的不放心嘛,地位和名譽對我來說,都不重要,我本身這個軍長夫人的頭銜已經夠了啊。」#_#

其實,慕離又怎麼捨得真跟她生氣,只是不忍心她那麼勞碌而已。

聽了她的話,又舒展開笑容:「通達公司交給江濤,你放心好了。」

聽了他的話,林青不由側臉望著他,一臉的詫異和審視。

慕離被她看的很是不自在,忍不住開口問道:「怎麼了?這樣看我?」

「老實交代這一切是不是你早就打算好的?想的竟然這麼周全,我都沒有想到的事情,你都安排好了。」林青故作不高興的問道。

慕離卻很坦然的笑笑,勇敢的承認了他的私心:「當然,在你重新坐上總經理位置之後,我就在考慮這件事了,你總有天要回歸家庭的,那麼通達公司交給誰,我必須幫你想好,否則的話,你怎麼能安心離開,而且我也已經跟安南打過招呼了。」

林青聽了他的話,點頭說道:「好啊,你個慕離,早就把我給算計了,即便是我出來工作,一切也盡在你的掌握之中啊,行啊,軍長大人就是軍長大人,果然行啊,要不,這樣,以後你來替我管理公司好了,我豈不是更省心。」

「那可不行,我既然是軍長大人,只管大方向方針政策的制定,小事不管。」慕離故意假裝聽不出林青的冷嘲熱諷,笑著介面說道。

「哼,給你陽光還燦爛起來了。」林青使勁瞅了林青一眼,嗔道。

「好啦,老婆大人我這樣安排不也是為你好嗎?」慕離聲音軟了下來,近乎求饒。

林青這才笑道:「懶得理你了,到時候看你的表現,要是設計的旅遊路線不能給我驚喜和開心,哼,到時候一併在懲罰你也不遲。」

她這話分明是同意了慕離的打算,慕離開心的笑道:「放心吧,到時候肯定會包你滿意。」

說話之間,車子已經行駛到通達公司的門口。

慕離停住車子,林青打開車門下車,然後跟他揮揮手,轉身走進通達公司。

慕離這才將車子調轉車頭離開,在路上他接到了李勝的電話,是從他秘密聯絡器里發出來的。

慕離不由心中一驚,莫非又發生了什麼意外情況,眼看明天交易在即,可千萬別出事啊。#

他連忙接通電話,那頭立刻傳來李勝焦灼的聲音:「明天堂主不會去交易現場,而是坐鎮堂口。」

慕離一聽就急了,這麼大的交易,堂主竟然不會親自出馬,難道他還是對交易有戒心?將任嬌綁架到堂口依然不能得到安全感?看來他的敏感度挺高的。

他若是不出馬,那麼堂口內勢必會依然守備森嚴,這給堂主護法的爸爸營救任嬌的計劃帶來難度,弄不好反而暴露,如此他的處境就會很危險,而且堂主護法也不能貿然混進去。

堂主坐鎮堂口,那麼任嬌就會在他的視線之內,如此,他的計劃很有可能無法進行。

怎麼辦?慕離大腦緊張而又順利的運轉著,考慮解決方案,但是時間緊迫,他想不出更好地辦法,只得對李勝說道:「稍安勿躁,先弄清原因,然後再看看能不能說服他親自去交易地點。」

「堂主現在對我完全沒有信任度,只是面上的敷衍,核心計劃都不讓我參加。」李勝很是為難的說道,「我若是勸他去,只怕會起反作用。」

「你先觀察著,不要讓他看出破綻,晚上子夜再聯繫。」慕離沉聲吩咐道。

形式有變,能看出堂主對交易的慎重和不信任,巨大的誘惑面前動心又怕是誘餌。

如此,只怕他對一干人等也是做足了防範,看來他還是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慕離沒有回部隊,而是來到堂主護法的秘密居住地,將這個情況跟他說了,一起商討對策。

堂主護法聽了也是著急,料定堂主一定是起疑心了,但是卻苦於手裡沒有證據,又不想錯失這筆交易,才會行事特別謹慎。

這不像是他的風格,以前每次交易他都會親臨現場的,因為有絕對的自信,而這次他不出馬,肯定是感覺到潛在的危險不是他能掌控的,才會留在堂口,坐鎮後方,即便是出了什麼事情,到時候他也能有應對的時間和能力。

「怎麼辦?軍長大人,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做點什麼,讓堂主安心。」堂主護法沉聲建議道。

慕離卻搖搖頭:「不,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輕舉妄動,或許堂主只是故作聲勢,想看看各方面的反應,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難道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么?那幫出去交易的兄弟勢必會有他的秘密聯絡人,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會第一時間得知,也會在第一時間出手,迅速解決掉他早就認定的叛徒,李勝,我爸爸,還有無辜的任嬌。」堂主護法的情緒有些激動,他對慕離的說法強烈不贊成。

「還沒走到那一步,我相信憑著老護法和李勝,就能輕易控制住坐鎮的堂主,現在行動反而是自露馬腳。」慕離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現在我們需要的是冷靜,鎮靜,然後想出一個最佳的方案。」

聽了他的話,堂主護法沉默了一會,又搖搖頭說道:「我怎麼能冷靜,鎮靜,此時在李勝的身邊,在我爸爸的身邊,肯定布滿了他們都不知道的暗哨,只要有個風吹草動,勢必就會立刻被堂主幹掉,堂主的為人我太了解了。」

「這個情況既然你能想到,身在其境的他們自然也會想到,甚至做出應對的,不是嗎?」慕離一臉沉著的繼續勸說堂主護法:「我來是找你商量事情,衝動有用嗎?老護法在堂口的威信很高,我相信他會不落痕的解決此事,而我們所要做的是怎麼配合他們,更好更快的解決事情。」

堂主護法臉上終於露出羞愧的神色,抱歉的對慕離拱手說道:「對不起軍長大人,是我衝動了。」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的心情跟你一樣!」慕離說的很動情,事已至此,牽扯進太多無辜的人,任嬌,堂主護法的爸爸,這些都在他的預料之外,可是如今他們的生命卻成了他心頭最重要的事情,任何一個人出事,他都會一輩子愧疚不安的。

堂主護法也是第一次看到慕離如此動容的跟他說話,一直以來,跟他聯繫的都是李勝。

慕離更多的時候只是說幾句決定性的話而已,今天聽了他的肺腑之言,堂主護法也是很感動。

既然慕離都這麼說,那麼他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乍一聽到慕離帶來的消息,他是擔心軍長大人為了計劃能夠順利進行,會放棄他爸爸和任嬌,現在卻完全沒有這樣的擔心了,更為他的真情所打動。

「軍長大人,我一切都聽您的安排,剛才那些話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對不起。」堂主護法慚愧的說道。

「都是兄弟,不說對錯的事,我是這樣打算的……」慕離跟他說了他的計劃。

堂主護法點點頭,「好,就這麼辦。」

慕離臨走的時候,一再叮囑堂主護法要顧全大局,不要輕舉妄動。

堂口內計劃有變的事情,慕離並沒有通知戴澤。

這樣可以減少他的恐慌,不至於在交易現場露出什麼馬腳。

雖然堂主不會親臨交易現場,但是一切肯定在他的掌控之中,戴澤安全與否都在他的表現了,因此慕離並沒有告訴他,只為明天他能夠更從容些。

回到軍區大院,門口卻亂糟糟的一團,慕離不由皺眉,又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姜律師還來鬧事找他?

軍區大院是軍事重地,平常百姓路過都遠遠地躲著走,亂糟糟的像什麼樣子。

他停下車子,走進那群人,衛兵眼尖,看到他立刻驚喜的說道:「軍長大人來了,你們都趕緊走吧,不要再在這裡逗留了,否則都送交派出所去治安拘留。」

慕離沉聲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這麼多人?」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立刻呼啦湧上來一群人,哭喊著:「軍長大人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慕離不由被眼前的情形嚇到了,只見人群中有兩人拉著一條橫幅:「血債血償,軍隊不是土匪,還我兒子命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