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19章 沈玉荷昏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19章 沈玉荷昏倒了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可是吳月放棄了這樣選擇,可以溫暖更多人的選擇,那麼唯一的理由就是將店開在這裡可以每天看著慕離接送她上下班。

林青感覺自己快要瘋了,慕離的桃花運可真是旺盛。

一朵兩朵前仆後繼的向他身體撲,姜律師還是沒有解除危險,吳月依然對他窺視。

她們都改變了策略,不再像從前那樣明目張的追求,讓她想要發泄心中的憤怒大聲罵一通都不能,否則就是她不懂事了。

姜律師帶著桔子再次上門,吳月隱藏自己的心事,默默守護,這一切都讓她抓狂。

抓狂到她想要離開通達公司,往吳月的計劃落空,看她還能不能繼續在通達門口守著這家花店。#_#

如是,林青成功轉移了對中午交易事件的擔心,把自己沉浸在一種無言的抓狂中。

看文件看不進去,林青索性站起身來,現在她準備著手把事情交給江濤處理,為她離開通達做準備。

跟慕離出去旅遊,然後懷上個小寶寶,她要重新回歸家庭,這樣也就能有更多的時間守著慕離,跟他共同對付這些女人們的糾纏。

當然等小寶寶大一點,她還是要出來上班的,到時候她會去別的公司,不信吳月會跟她過去。

林青甩甩頭髮,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杯溫開水,依然沒有平靜自己的心。

其實,煩躁的根源還是因為對那件事的擔心,牽扯的人太多了。

任嬌,戴澤,李勝,英紅,還有堂主護法他們父子,當然也有慕離……

既然在辦公室里不能安心做事,她索性走出辦公室,來到樓下,轉了一圈,不由自主的走出通達公司的大門,看到對面吳月的花店那麼顯眼,顯眼的讓她感覺到刺眼。

她忽然想到吳月的小吧台正對著窗戶,坐在吧台後,她可以對通達公司這邊看的一清二楚。

或許她現在已經看到她出來了吧,心裡一定好奇吧,於是林青忽然計上心來,信步穿過馬路,來到吳月的花店。

果然看到吳月坐在吧台後面,只不過她進去的時候,她正在電腦。

但是她知道她一抬頭就會看到馬路對面的通達公司。

「在忙嗎?」林青主動出聲打招呼,吳月這才從電腦上抬起頭來,抱歉的朝她笑笑:「對不起啊,林青,我在處理上的訂單,沒聽到你進來。」

「我沒有打擾你的工作吧?」林青笑著問道。

「當然沒有,快坐,找我有事嗎?」吳月笑著問道。

「沒事,就是過來坐坐,在這一屋子的鮮花中,感覺自己就像是在春天。」林青使勁吸了吸鼻子,張開雙手滿臉陶桌。#

「現在不忙了嗎?」吳月有些不解的望著她,「今兒怎麼有空上班時間來我這裡玩?」

「有江濤呢,我正打算培養他做代總經理,所以,有時間悠閑,人啊,忙不完的事情,就得學會給自己放鬆。」林青莞爾一笑。

「老同學看來也是想明白了。」吳月不由恍然大悟的笑道。

「我們家慕離說要帶我出去旅遊,就趁著這段時間讓江濤代管公司,看看能不能行,行的話,就讓他做總經理,不行的話,就讓凌少再凋個總經理。」林青主動跟吳月說起了她的打算了。

吳月眸中閃過一絲痛苦的失落和意外,當然也沒有逃過林青的眼睛,她心中猜測的事情被證實了,很是不舒服,但是臉上依然微笑著,並沒有什麼異樣。

「這麼說,你想再生一個孩子?準備從通達公司離職?」吳月雖然是笑著,她的聲音卻暴露了她的情緒。

「打算是這樣的,我婆婆和慕離都想要個女孩,而且橙橙一個人確實挺孤單的,我也想再給她生個妹妹。」林青臉上露出一抹紅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可是越想懷上,就總是懷不上,慕離說我可能是給自己壓力太大了,工作又累,才會這樣,所以,準備帶我出去旅遊,或許到時候就會懷上的。」

「軍長大人想的果然是周全,林青你真幸福。」吳月羨慕中帶著酸澀。

「吳月,我希望你也能早日遇到讓你傾心的男人,看鴻寶現在生活的多幸福,相信你也很快就會有這一天的。」林青望著吳月,真誠的說道,這是她的真心話。

「唉,只怕難了,我前夫那麼優秀,一般人都不入眼,入眼的又都不屬於我,看來我只能與這些花兒做伴了,實在不行,就青燈古佛去尼姑庵里了度殘生,也是不錯的。」吳月聲音低沉,似乎很是心灰意冷的樣子。

林青見她如此,又不由有些心軟了,或許她不該來刺激她的。

可是就算她不來刺激她,她會跟慕離出去旅遊,若是真的懷上了小寶寶會離開通達公司這些都是近在眼前的事情,她自然會知道,如果真如她猜測的那樣,她的痛苦早晚是難免的。

如此,她不由深深嘆息一聲:「人啊,這一生都是天註定的,吳月我們只管隨遇而安便好,不要奢求,也就沒有煩惱,什麼青燈古佛,只會讓人更寂寞罷了,千萬不要這樣想。」

吳月聽了她的話,掩飾著笑笑:「呵呵,我就是隨口說說罷了,像我這樣性格的人真的住不得那樣的地方。」

「暢暢快結婚了,江濤一家也團圓了,真替他們高興。」林青不動聲色的轉移了話題。

「是啊,好像要老兩口小兩口一起辦喜事,你說這是什麼事,最近月老下凡來了嗎?連江醫生這樣狐媚的老女人都要喜結良緣了。」吳月聽了她的話,嘴角勾起一抹嗤笑,似乎對江醫生和江濤養父在一起的事情很是不爽。

「既然是月老下凡了,老同學你的喜事肯定也在路上了,他們的新娘捧花都會在你的手裡。」林青笑著說道。

「我還真不稀罕,我的姻緣,不會像她們那麼庸俗。」吳月冷笑道。

說完又覺得這句話怕讓林青不舒服,苦笑一下,「前夫給我的陰影太大了,所以,我還是單身一個人自在,再說男人我也看透了,戀愛的時候怎麼都行,結婚後是怎麼都不行,哪個家庭也逃不掉的。」

林青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無奈的搖搖頭,附和著笑笑。

吳月她心中自有她的主意,不是她能改變的,至於她對慕離的愛慕,她已經做了一個妻子該做的反擊,如此,也就夠了。

從吳月花店出來的時候,已經快到下班時間了,林青回到辦公室。

依然是心情十分的急躁,現在不是因為吳月對慕離用心良苦的感情,而是她擔心交易的事情,眼看著就要到中午十二點了,什麼理由都不能讓她不再想這件事。

她就那樣坐在辦公椅上,盯著電腦屏幕上那個大大的報時器。

十一點半的時候,江濤走進來,輕聲問道:「林姐,軍長大人不接你回家吃飯么?」

「他中午有事,要晚點來接我。」林青從報時器上收回眸光,望向江濤。

「那我去菜館幫你買點東西回來,先墊吧一下肚子吧,要不會餓的,軍長大人也會心疼。」江濤想到那次林青在辦公室里叫外賣快餐慕離很生氣的事情。

「不用了,你回去吧,他會晚點接我去參加一個聚會。」林青朝他感激的笑笑。

「哦,這樣啊,那我就先走了,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江濤點點頭,說完便走出去了。

林青繼續坐在辦公椅上盯著報時器,隨著十二點的到來,她的心越來越緊張。

不知道這個時候,堂口內和交易地點兩處怎麼樣了,是否一切都順利。

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煎熬,擔心祈禱讓她心煩意亂。

忽然電話鈴聲響起,林青猛然打了個激靈,下意識的伸手去接,「喂,回來了嗎?」

「媽媽,是我。」聽筒里傳來橙橙帶著哭腔的聲音,林青心猛然一緊,聲音顫抖的問道:「橙橙,是媽媽,發生了什麼事?」

「媽媽,奶奶,奶奶她……」說著橙橙哭的泣不成聲。

林青顧不得多想,緊張的問道:「你現在在哪裡?奶奶怎麼了?橙橙快告訴媽媽。」

「奶奶在客廳里暈倒了,橙橙好怕,怎麼辦?」橙橙哭著喊道。

林青不由鬆了一口氣,還好,是在家裡,而且似乎並沒有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但是沈玉荷怎麼會好好的暈倒了,她焦灼的繼續問道:「保姆阿姨呢?奶奶怎麼會暈倒?」

「保姆阿姨在做飯,我跟奶奶在客廳里玩,奶奶起身忽然就暈倒了,媽媽我好怕,你在哪裡,快回家。」橙橙哭著大聲喊道。⑧☆⑧☆.*⑧☆.$.

「好,我這就回家,你去廚房喊保姆阿姨。」林青說完掛掉了電話,然後就向辦公室門外衝去,邊走邊撥通了江醫生的電話號碼:「江醫生,我婆婆在家暈倒了,你能現在就過去看看么?」

「軍長夫人,我現在在醫院值班,立刻帶著救護車過去。」正坐在辦公桌前吃飯的江醫生,聽到林青的電話,放下手中的筷子,帶著醫藥箱,就衝出門去。

等林青回到家裡的時候,江醫生已經在對沈玉荷進行搶救了。

她不敢說話,而是喘著氣靜靜地站在一邊,怕打擾到江醫生的搶救。

橙橙哭的就跟個小淚人似的,跑過來抱著她的腿,哽咽說道:「對不起媽媽,我沒有保護好奶奶。」

林青蹲下身子擦擦他的眼淚,輕聲說道:「奶奶不會有事的,橙橙乖。」

然後對他做了個噓聲的手勢,讓他不要打擾到醫生進行搶救,橙橙懂事的點點頭,咬著嘴唇不再說話,眼淚卻嘩嘩的流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