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21章 我來買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21章 我來買花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她一定會醒來的。」慕離也不由點頭笑道。

「這個孩子太可憐,這些年委屈她了,祈禱上天給她重生的機會,我兒子為等這一天也是一直未娶。」堂主護法的爸爸說著也是泣不成聲。

「老人家,您就別難過了,等著聽好消息吧。」林青連忙笑著安慰他。

堂主護法的爸爸擦擦眼淚,笑著點點頭:「好,我就等著聽好消息。」

「老人家您好好休息吧,講這麼多話也累了。」慕離走到床前,幫他掖了掖被子,輕聲說道。

堂主護法的爸爸點點頭,閉上了眼睛,他是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_#

林青和慕離從堂主護法爸爸的病房出來,又來到重症監護室看了一下,堂主護法正在裡面拉著靈雪的手說話,兩人不由對視了一眼,他們相信愛情的力量,靈雪一定會被喚醒的。

兩人離開醫院,慕離笑著問道:「老婆,今天讓你擔心了,離下班還有一點時間,想去哪兒玩?」

「心情是不是很好?」林青望著他一臉的疲憊,反問道。

「是啊,心情感覺特別好。」慕離笑道:「總算是還算順利的把這件大事解決了。」

「還是回家吧,你洗個熱水澡,好好休息一下,看你好疲憊的樣子。」林青很是擔心的建議道。

「那就回家,對了,這件事已經搞定,我們定個日子出去旅遊。」慕離笑著建議道。

「你要給我一個滿意的旅遊路線奧,要不我才不會放下公司的事情跟你出去。」林青撒嬌的笑道。

「這個我早就選好了,保准你滿意,不過呢,暫時要保密。」慕離很是神秘的笑道。

「哼,還賣關子呢。」林青給了他一記白眼嗔道。

說說笑笑之間兩人到家了,沈玉荷看到他們提前一起回來,不由好奇的問道:「你們都沒有去上班嗎?」

「媽,我們一起去醫院了,戴澤的老婆任嬌生了個大胖兒子。」慕離笑著回道。

關於那件事三言兩語的也說不清楚,反而會讓她擔心,索性就不說了。

林青明白她的意思,笑著附和道:「是啊,所以,我們一起回來了。」

「哦,原來是這樣。」沈玉荷笑著點點頭:「真是恭喜他們了。」

「媽,那我們上樓去了。」慕離笑道。

「去吧,吃飯的時候會喊你們的。」沈玉荷笑的很是曖昧,林青知道她想什麼,不由臉紅了。#

兩人上樓后,慕離泡了個熱水澡,便感覺疲勞消去大半,便跟林青耳鬢廝磨,漸漸就燃起愛情的火焰,兩人還是在飯前大戰了一場。

第二天,慕離照例先送林青上班,看著她走近公司,這才準備發動車子離開。

卻不想吳月走過來,笑著敲敲他的車窗玻璃,慕離眉頭一擰,不知道她有什麼事情,想了想還是搖下車窗,淡聲問道:「有事嗎?」

「軍長大人,聽說你們最近準備旅遊,有合適的旅遊路線嗎?我有個好姐妹就是做出境旅遊的,可以介紹給你。」吳月笑著說道,她眸光純凈,對他沒有一絲痴念。

慕離聽了她的話,不由皺眉問道:「你聽誰說的?」

「當然是林青告訴我的。」吳月笑著回道。

「那為什麼不告訴她?」慕離冷冷的反問道,聲音里還有一絲戒備。

「她說是你想帶她出去旅遊散散心,那麼自然是旅遊路線由您來選,當然也希望給她一個驚喜,告訴您不是更好嗎?」吳月說的很是理所當然,讓慕離找不出她話的破綻,不由笑自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這才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我已經準備好了旅遊路線,相信她會驚喜的。」

「那太好了,祝你們旅途愉快。」吳月開心的笑道,似乎林青告訴她很多事似的。

慕離即便是覺得她沒有別有用心,也不想多跟她聊,便出聲說道:「我要去上班了,謝謝你的祝福。」

「不謝。」吳月笑的很是坦然,跟慕離揮揮手,轉身便向花店走去。

江濤恰好從通達公司出來,將這一幕收進眼裡,心裡不由嘀咕,「這個吳月不會還對軍長大人不死心吧?她剛才跟他聊什麼?」

他驀然警覺,我靠,她將花店開在公司對面不會是為了跟軍長大人見面說話方便吧?反正每天軍長大人都會接送林姐上下班。

想到這裡,他不由心中立刻升起一種責任感,他要幫林姐解決好這件事,絕對不能讓吳月破壞他們之間的感情。

於是,想也沒想的江濤跟著走向五月的花店。

剛進店門的吳月見他跟著進來,不由有些心虛的笑道:「江濤,又來給暢暢買花嗎?」

「是啊,我給暢暢買花可都是從你這裡買的,而且您對我也是一視同仁,不但給我優惠而且還親手給暢暢做賀卡,你不知道她有多開心。」江濤笑著說道。

「嘴上抹了蜜,說吧,今個找我什麼事。」吳月望著他,似笑非笑的問道。

江濤不由一愣,反問道:「你怎麼知道我不是來買花的?」

「你小子我若是不了解,我還配做你的長輩么?快說什麼事。」吳月嗤笑道。

「你剛才跟軍長大人說什麼?」其實,江濤還真沒把吳月當成長輩,只怪她從前處事不像個長輩。

「臭小子,你跟蹤我?」吳月一聽臉色就變了。

「什麼叫跟蹤,我正好從公司里出來碰見,你跟軍長大人有什麼好聊的,還不死心么?」江濤說到這裡眸光中已經警告的意味。

「臭小子,我是你長輩,還輪不到你教訓我怎樣做人,我跟軍長大人聊什麼,是你管的著的事情么?再說你哪只耳朵聽到,哪隻眼睛看到我對他不死心了?憑什麼這樣說我!」吳月也火了,自從上次被慕離警告過,她就不敢再觸動那條線,現在被江濤指責,當然就惱羞成怒了。

「既然沒有,著什麼急!雖然你是長輩,但是敢對林姐的老公動一點歪腦筋,我不會放過你的!相信暢暢也不會幫助你!」江濤理直氣壯地對吳月繼續警告道。

吳月氣的渾身發抖,本來她心情就好,自從上次林青告訴她,要出去旅遊一段時間,然後懷個小寶寶,估計會有段時間回歸家庭,今天她又從慕離那裡得到證實,這一切對她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

她當初在這裡開花店確實就是為了,每天在慕離接送林青的時候看他一眼,哪怕是他在車裡,並沒有搖下車窗,看到他的車也是一種溫暖的幸福。

只要能每天這樣默默地守護著他,她就心滿意足了,她不會去搶林青的老公,做出讓慕離不齒的事情,女人也是一樣,朋友夫不可欺,她會牢記的。

可是現在就連這點小小的心愿都化為泡影,他們出去旅遊中,若是林青懷上孩子,那麼就不會回來上班了,以後,慕離自然也不會來到通達,如此她在這裡又能守到什麼?

老天真是好殘忍,她都已經妥協了,為什麼還不滿足她一點小小的心愿。

現在又被江濤教訓,他一個晚輩,妄自揣測她的心思,給她頭上扣屎盆子,她就那麼不堪么?

吳月被一股心火和委屈撞擊著,想要發泄出來,江濤正好是個機會,平常她有什麼理由發瘋?

於是她伸手拿過來一個花鏟,劈頭蓋臉的就向江濤砸去,嘴裡還罵道:「你這個有娘生,沒娘養的東西,什麼時候輪到你在老娘面前裝大半蒜!看我不打死你!污衊我對你有什麼好!」

江濤連忙用手擋著頭躲閃著,嘴裡喊著:「打死我,暢暢守寡對你有什麼好?」

「暢暢還沒有結婚呢,守什麼寡?打死你,再找好的。」說著吳月又撲頭蓋臉的朝著江濤揮舞花鏟。

江濤逃出花店,站在門外大喊,「什麼小姑,簡直就是潑婦,問你幾句,怎麼了?你這表現就是心虛,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對軍長大人打什麼鬼主意,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吳月追出來罵道:「你個臭小子,你跑吧,我讓暢暢拋棄你。」

「暢暢才不會聽你的呢,她是我的女人了。」江濤越跑越遠。

吳月追不上氣急敗壞的回到花店,一屁股坐在藤椅上,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

本來充滿陽光的日子,一下子變得黑暗起來,本來她就夠難過的,自從知道林青會跟慕離出去旅遊,甚至還有可能回歸家庭生孩子。

如果再也見不到慕離,她該如何活下去,總能再將花店開在慕離小區對面吧,那樣豈不是太明顯了。

她該怎麼辦?蒼天啊,大地啊,誰能救救她,給她指條明道。

她無力的蜷縮在藤椅上,恨不得沒了呼吸,如此也就不會有痛苦,她忽然開始體諒姜律師了。

體諒歸體諒,但是同樣愛著慕離的她是絕對不會讓她得逞的,她不去搶林青的老公,她也別想打什麼主意。

哭一陣累了,可能是因為太痛心的緣故,她在藤椅上睡著了。

直到送花工回來她才被驚醒,推說自己身體不舒服,讓她不要出去送花了,代她看會店,她要回家休息。

這是她花店開業以來,第一次沒有守著花店到下班時間。

當然這一切林青都不知道,她的心情很好。

雖然她所關心的那些人都受傷了,但終究是平安無事,有驚無險。

唯一讓她擔心的就是堂主夫人靈雪,但是想到她和堂主護法的感情,便又充滿了信心,她已經忍受了那麼多年相思的煎熬,不得已在不喜簧叻笱埽現在終於能夠重回真愛身邊,她一定不會讓自己繼續沉睡的,堂主護法一定能把叫醒,如是她也不那麼擔心了。

任嬌給戴澤生了個大胖兒子,這事讓她很開心,好人終究是有好報的,還有李勝也平安無事的回到茶館。

應他的請求,慕離對他此次執行秘密任務,喬裝成堂主護法混入堂口的事情保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