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27章 可以請你跳一支舞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27章 可以請你跳一支舞嗎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一曲終了,林青和慕離回到座位上,小龍跟姜律師依然坐在那兒。

林青不由笑著問道:「你們怎麼不去跳舞?」

「我不會跳,坐在這兒看看就好。」姜律師不好意思的解釋著。

小龍也連忙附和著笑笑,「我也不會跳,看你們跳,我們聊聊也不錯。」

跳了一曲林青也感覺有些累了,便對慕離笑道:「我也不去跳了,你自己去玩吧。」

就在這時,有個年輕的女孩子來到慕離的身邊,羞紅著臉對他躬身笑道:「先生,可以請我跳一支舞嗎?」#_#

慕離很是為難的看著她,正要出聲拒絕,林青揚聲笑道:「老公,去跳吧。」

那位女孩子聽到林青的話,感激的朝她一躬身:「這位夫人,謝謝您。」

如此慕離便不好再拒絕了,對她做出一個邀請的姿勢,兩人一起走下舞池。

愛情中,只有絕對的信任才會大膽的適當放手,就如此時的林青。

今兒既然是慕離的慶功宴,作為軍長夫人她沒有必要整晚上霸佔著自己的老公,就像老母雞一樣守護著,怕別人鑽了空氣,如此反而暴露了感情的弱點,彼此不自信。

讓慕離盡情的去玩,她相信他也不會做出對不起她的事情,眸光會不自覺的追隨著她,如此才是人們眼中幸福的一對。

姜律師似乎對林青的舉動很是吃驚,她有些詫異的望向她,當迎上她的眸光時,卻又慌忙的躲開,林青不由笑了笑,適當的放手才是愛的表現。

「嗨,林青果然在這兒碰到你。」吳月的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

林青不由扭頭看去,正對上吳月那笑意盈盈的臉,「吳月,你也來參加宴會么?」

「我表哥帶我來的,要不這樣的場合哪能輪到我啊。」吳月說著便在林青的身邊坐下,羨慕的對她說道:「你今晚上真漂亮,不知道勾了多少男人的心,只是礙於你是軍長夫人,誰也不敢來騷擾你。」

「就會打趣我,看我不撕爛你的嘴。」林青笑著作勢伸手向吳月。

吳月笑著向後躲閃著,卻不想碰到了坐在一邊的姜律師。

她連忙出聲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姜律師轉過身來,笑道:「沒關係的。」

她不並不認識吳月,但是吳月卻認識她,不禁出聲問道:「怎麼是你?」

姜律師聽了她的話,不解的問道:「你認識我?」#

「不,呵呵,是我認錯人了,對不起啊。」吳月連忙擺手道歉。

姜律師搖頭笑笑:「沒事,說完便轉過身去,依偎在小龍的懷裡,繼續邊喝著果汁,便看向舞池的人們。

吳月站起身來,拉著林青笑道:「走,我們到那邊聊聊。」

林青無奈只得起身跟她離開,兩人來到一個相對偏僻的角落裡,但是依然能看到舞池。

慕離也注意到她換了位置,還給她做了個飛吻的手勢。

林青想到慕離去接她的時候,問過的話,吳月的花店怎麼關門了,便出聲問道:「今兒怎麼捨得關了花店出來玩?」

「勞逸結合唄,跟你學的。」吳月雲淡風輕的笑道。

「你不會關了花店,也準備出去旅遊吧?」林青看似無意的問道。

吳月眸中閃過一絲外人無法察覺的無奈,淡然一笑:「當然不會,我記得曾經說過花店就是我的生命。」

林青笑笑:「有寄託的生命充實。」

「別總聊我了,你們出去旅遊的日子定下來了嗎?」吳月笑著問道。

「過幾天吧。」林青回道。

「那個姜律師現在跟小龍談戀愛么?」吳月又轉移了話題。

林青點點頭:「我也是今晚才知道。」

「你覺得可能么?她會愛上小龍?」吳月一臉的不相信。

「這種事,大約他們自己才能明白吧。」林青輕嘆一聲,「小龍似乎很愛姜律師,這就夠了不是嗎?」

「呵呵,也是,我操這麼多心幹嘛。也不聊他們了,聊點開心的事情。」吳月聽了林青的話,大咧咧的笑著,伸手從桌上端起兩杯紅酒,一杯給了林青。

兩人扯東扯西的聊著,直到慕離過來帶走了林青。

「跳的開心么?」林青依偎在慕離的懷裡,柔聲問道。

「開心,但是跟你在一起更開心。」慕離攬著她腰的手微微用力。

林青聽了臉上露出甜蜜的笑容,她喜歡聽他說這些溫暖的情話。

「沒有人請你跳舞么?」慕離笑著問道。

「被你貼上標籤的我,誰敢請啊,軍長大人的拳頭可是不長眼的。」林青聽了他的話,忍不住冷嘲熱諷。

她跟吳月聊天的時候,有人過來請她跳舞,旁邊立刻有人制止,告訴他那是軍長夫人,如果不怕軍長的鐵拳頭,就儘管上。

於是,那人聽后,灰溜溜的逃走了。

「老婆,原諒我的小心眼,你是我的女人,我怎麼能容忍另外一個男人的手放在你的腰上,這是我的專利。」慕離很是霸道的跟林青道歉。

林青不由笑了:「你的手在別的女人腰上就好嘛?我可是給你自由的。」

「男人和女人不一樣好不好?」慕離聽了她的話,開始耍賴。

林青看到軍區司令朝這邊走來,便低聲問道:「如果司令請我跳舞么?一個大叔級人物,你也吃醋么?」

還不等慕離回答,軍區司令的聲音已經傳來了:「你們玩的開心么?」

慕離心猛然一沉,說曹操曹操到,難道他真要請林青跳舞?

如此,他該拒絕呢,還是違背自己的原則答應呢?如此別人會不會覺得他很勢利?

不容他多想,軍區司令已經走過來了,做出個邀請的姿勢,笑著對慕離說道:「不介意我借你舞伴跳一支舞吧?」

林青微笑著望向慕離,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小氣,趕緊答應,不過是跳一支舞而已。

軍區司令見慕離有些猶豫,便哈哈一笑:「軍長莫非真這麼小氣?那好我……」

還不等他話說完,慕離便介面笑道:「能跟司令跳一支舞,是我夫人的福氣,我當然不會小氣,再說我連著跳了幾支曲子也累了,正好休息一下。」

聽他這麼說,軍區司令便帶著林青下了舞池。

他的手輕輕地搭在林青的腰上,若即若離,讓她感覺很舒服。

因此兩人之間的氣氛也融洽很多,邊跳邊聊很是投機。

不自覺間一曲終了,軍區司令司令建議再跳一支曲子,林青沒有拒絕。

看著兩人在舞池裡翩翩起舞,把雙人舞跳的很是默契,好像老舞伴一樣,慕離心裡很不是滋味,在他的印象里,似乎,軍區司令還沒有對哪個女人如此用心過,可以連著跳兩支舞曲。

雖然他知道無論是軍區司令還是林青都不可能有什麼想法,但是他卻依然感覺胸口很壓抑。

「軍長大人,能請你跳一支舞么?」忽然一個女聲在他耳邊響起,他抬頭去看,竟然是吳月,便有些詫異的問道:「你怎麼在這裡?」

「我跟表哥一起來的,聽說今兒是你的慶功宴,便來湊個熱鬧,為老同學的軍長老公祝賀一下。」吳月說的很是坦然而又誠懇。

「你那花店生意還好嗎?」慕離忽然問了這麼一句。

吳月不知道他看到她花店的門關著,還以為是他關心她的生意,便笑著回道:「挺好的,如今已經打開局面,我準備再開幾家分店。」

其實,開分店這個主意是吳月即時決定的。

剛才林青問她怎麼關門了,現在慕離又問她生意怎麼樣,而且她自己也說過生活的寄託都在花店上,贈人玫瑰手有餘香。

如此,她若真的一時意氣用心,因為林青不在通達公司而關了花店豈不是打自己的嘴巴,好不容易在慕離面前樹立起來的美好形象便會毀於一旦,得不償失。

因此她忽然想起開分店這個好主意,總店就在通達公司門口,然後分店自然是想開在哪裡就開在哪裡,即便是開在慕家別墅的門口,誰也不會說什麼。

慕離聽了她的話笑道:「很不錯嘛,下午去接林青的時候,看到你的花店關門,還以為不幹了呢。」

聽了他的話,吳月又是一陣驚喜,想不到他竟然關注她的小店,如此更是堅定了她增開分店的信心。

連忙笑道回道:「今兒送花工夫妻有事,我來參加宴會,所以,提前下班了。」

「原來是這樣。」慕離笑著點點頭。

「軍長大人,我可以請你跳一支舞么?」吳月小心翼翼的問道。

慕離正要開口拒絕,小龍走了過來找慕離有點事,吳月便識趣的離開了,心裡很是失落,沒有能跟他跳一支舞。

開心的時光總是很快,不知覺間宴會上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軍區司令也已經被警衛員送回家了,慕離和林青這才離開。

回家的路上,林青的心情依然很好,但是慕離卻有些悶悶不樂。

「在想什麼?」林青出聲問道。

「買後天的飛機出去旅遊好不好?」慕離徵求林青的意見。

他心情不是很好,感覺軍區司令似乎對林青好像跟別的女人不同。

「好啊,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啦。」林青開心的笑道,她完全不知道慕離的擔憂。

反正橙橙有沈玉荷照顧,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只是盼著能早一點出去玩。

「我們出去玩一個月?」慕離繼續問道。

「這麼久?」林青不由扭頭看向他,有些詫異的問道。

「難道不想多玩幾天?」慕離輕聲反問道。

其實,他是想讓林青在晚宴上的風采漸漸地在某些人心中淡漠,免得會日夜惦記著她。

即便不會做什麼,他也不舒服自己的妻子出現在別的男人腦海中。

林青當然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有些疑惑的回道:「你可以出去玩這麼久嗎?」

「只要想就可以。」慕離回答的很肯定。

林青開心的拍手笑道:「那當然好,可惜現在不是暑假,要不,可以帶著媽和橙橙。」^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