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29章 快樂旅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29章 快樂旅遊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我等不及了,我們的小寶寶也等不及了。」說著他吻上林青的唇,不再讓她開口說話,然後一個挺身,林青就徹底淪陷了。

在這異國他鄉的酒店房間里,林青跟慕離從沒有過的酣暢淋漓,迭起。

那是徹底放縱身心的較量,毫無顧忌交融,就如混沌之初。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攀上最高的那一峰,這才擁抱著喘息,一切歸於平靜。

誰也不想說話,已經沒有力氣了,癱軟在彼此的懷裡。

直到刺耳的電話鈴聲響起,慕離這才伸手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笑道:「是戴澤的。」#_#

然後接起電話,那邊立刻傳來戴澤著急的聲音:「軍長大人,你們在哪兒?怎麼還沒有來,我去酒店接你們,坤哥中午也來。」

坤哥就是慕離把戴澤一家託付給他的那個人。

「我們自己打車過去就好,才醒。」慕離聲音很是曖昧。

戴澤也是成年人,自然明白他話里的意思,笑道:「明白,那軍長大人悠著點,中午給你們好好補補。」

「好。」慕離爽朗的笑了。

林青在一邊沒有聽清他們說什麼,等慕離掛掉電話,她忍不住出聲問道:「你們聊什麼,這麼開心?」

「保密。」慕離神秘一笑,而後翻身起床,右手放在胸前,朝她深深一鞠躬,深情地問道:「親愛的軍長夫人,需要我軍長大人伺候您起床么?」

他那英國皇家貴族式的禮儀,把林青逗樂了,「很期待。」

慕離聞聽她如是說,一彎腰將她從床上抱起來,然後讓她坐在床沿上,準備幫她穿衣服。

可是觸碰到她滑nen的肌膚,慕離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慾念,一雙手在她身上揉揉捏捏趁機吃豆腐,弄得林青痒痒的,忍不住笑道:「得,還是我自己穿。」

慕離無奈的說道,「這可是你說的。」

「就等著我這句話吧,可見是故意的。」林青嬌嗔的瞅了他一眼,麻利的穿好衣服。

然後坐在梳妝台前,揚聲說道:「親愛的軍長大人,幫我梳頭髮。」

「遵命。」慕離爽快的答應一聲,便走到林青的身後,接過梳子,撩起長長的秀髮幫她了一個好看的公主頭。

林青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如往常一樣滿意。

她站起身來,笑道:「好了,我們出發吧。」#

兩人走出酒店,打了一輛計程車,直奔戴澤的家。

戴澤居住的地方,在悉尼市郊,地勢平坦,環境很優美,野生動物隨處可見,當地的生態平衡保護的很好,都說悉尼其實就是一個現代化的大農村,當然跟國內農場完全不是一個層次和概念的。

戴家小別墅兩層小洋樓,籬笆柵欄圈出前院和後院,都種滿了花草。

當然現在是冬天,並無綠色,但是卻能看到遍地枯萎的黃色藤蔓,可以想象的出夏天一會很漂亮。

林青忍不住讚歎:「這就是戴澤現在的家么?真漂亮,冬天都這麼漂亮。」

「喜歡嗎?」慕離柔聲問道。

「喜歡。」林青使勁的點點頭,「空氣好清新,完全感覺不到環境的窒息。」

「等我們老了也來這裡住,正好跟戴澤做鄰居。」慕離笑著說道。

說話之間車子在林青可以要求下,繞著戴家別墅轉了一圈后,停在門口。

果果從屋裡出來,看到林青他們便揚聲笑道:「爸爸媽媽,你們快出來看,林阿姨他們來了。」

她的話音剛落,戴澤從屋裡跑出來,迎到大門,開心的大聲喊著:「終於把你們盼來了,快進屋暖和暖和。」

林青他們跟著戴澤進屋,任嬌抱著小嬰兒早就在壁爐旁等候了。

看到他們,高興地眸中閃爍著晶瑩的淚花:「見到你們真好。」

整整一天,林青和慕離都在戴澤家裡,上午是接風洗塵宴,晚上是派對,來了好些朋友,大家玩的很開心,直到深夜才盡興而歸。

第二天,慕離便帶著林青離開了悉尼,到澳大利亞各處玩了大約五天的時間,然後又帶著林青到了歐洲,去法國看埃菲爾鐵搭,到義大利佛羅倫亞廣場,還去西班牙鬥牛館。

每天行程都安排的滿滿的,充實而又快樂。

其實原本是沒有這麼緊張的,只是時間壓縮一半后,慕離捨不得丟掉這些早就設計好的路曉,只得壓縮時間,因此就顯得格外匆忙,玩的有些走馬觀花。

但是林青卻很快樂,飛來飛去的旅遊,讓她感覺像一隻小鳥自由的飛翔。

慕離是軍官,出國旅遊會有一些限制,因此這是慕離第一次帶著林青滿世界的飛,自然是既新鮮又快樂。

她巴不得在有限的時間裡,可以轉遍世界的角角落落。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眨眼間已經過去十天。

還有五天回國,慕離把行程終於拉回到亞洲。

先是饒北海道,品嘗那裡的特色海鮮,平常並不怎麼吃海鮮的林青竟然吃的很是津津有味,特別是那生魚片,慕離並不怎麼喜歡吃。

可是她卻吃的很快樂,就像是本地一樣,對這種飲食習慣特別適應。

慕離見她很開心,便在這裡多呆了一天,把最後三天留給了泰國。

倒不是陽剛男子漢人妖感興趣,而是他想去看看這個佛教興行的國家,到底有怎麼樣的文化底蘊,才會讓男人走向兩個極端,要麼是虔誠的佛教徒,要麼去做人妖。

在泰國曼谷下飛機,林青跟慕離對跟他們接觸的女性都會有種條件反射似的疑問,這些女人是貨真價實的女人,還是人妖?

這是一個神奇的過度,街上隨處可見穿著黃色僧衣的和尚,也隨處可見類似人妖的美女。她們手腳比較大,不像真正的女人,林青百度上學來的辨別方法。

每個人都有好奇點,慕離的好奇點就是男人怎麼可以變得胸脯高聳,腰肢纖細,留起長長的頭髮,妖嬈嫵媚的做起女人。

特別是他生活在充滿陽剛之氣的軍營中,整天跟摸爬滾打的鋼鐵男子漢在一起更是覺得這一切不可思議。

到達曼谷后,在酒店裡安頓下來,慕離便帶著林青去看人妖表演。

舞台上的美女極致妖嬈,舞台下的觀眾如醉如痴。

任誰也無法想象她們竟然是男兒之身,亦或是變性人,比女人還女人。

林青不由輕嘆:「這個樣子的他們,難道不渴望異性感情么?」

「是男人就不會玩這些,他們已經有了女人心思,或許喜歡男人呢。」慕離輕聲回道。

兩人邊看邊討論著,反正這是在泰國,他們用中文交流,別人也聽不懂說什麼。

一場表演完,慕離已經失去興趣了,於歌舞本不是他的興趣點。

林青無奈只得跟他離座,兩人在大街上隨便轉悠。

全然不知身後跟著一個女子,她身穿淡粉色及踝連衣裙,頭戴同色系的遮陽帽,手裡提著一個粉紅色的lv今年最流行的包包,一看就是千金大小姐。

肚子餓了,兩人在餐館里享受正宗的泰國美食。

然後準備去廟宇參與,卻不想人群似乎都向一個方向走去,似乎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青不由詫異的問道:「怎麼了?」

慕離搖搖頭,拉著她的手說道:「我們不管這些,還是去佛寺吧。」

林青有些不情願,想跟著去看熱鬧,但還有聽從了慕離的提議。

可是街上的人好像都在跟他們反方向,走了一段路依然是這樣。

林青再也按耐不住心中好奇,便拉著一個學生模樣的路人用英語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每個人都往那個方向去。

那個泰國人告訴她,是曼谷首富給女兒拋繡球選女婿,大家都去看熱鬧。

林青一聽便興奮了,中國古老的選親竟然在這異國他鄉遇到了。

她伸手拽住慕離的胳膊,低聲哀求道:「我們去看看好不好?」

慕離見她很想去,不想在這愉快的旅遊季中給她留下遺憾,只得答應了。

林青開心的雙手攀上他的脖子,在他唇上印下深深的一吻:「老公,謝謝你。」

兩人於是調轉頭,跟隨著人流向招親現場走去。

走了一段時間,就聽著人聲鼎沸,歌舞喧天,而後在一個廣場上便看到高高搭起檯子上,坐著衣著華麗的三個人,一對中年夫婦,一個漂亮女兒。

沒等多久招親會就開始了,先是中年男人說了一通泰語。

林青和慕離根本聽不懂他們說什麼,只是盼著最精彩的環節拋繡球。

大約半個小時后,終於到了最激動人心的環節,台上漂亮女兒手裡拿著繡球,不斷地在手裡掂量著,似乎隨時都會將它跑出去。

頓時喧嘩安靜下來,人們眼睛都緊緊盯著那顆繡球。

特別是年輕男人,雙眸中都放光了,伸出雙手準備接球。

要知道這可是泰國首富的女兒,如果接到繡球那就是真正的乘龍快婿,即便是一個窮光蛋,也會立刻搖身一變,進入豪門,打入人人羨慕的上流社會。

林青看到真的要拋繡球了,心中很是詫異,以為只是做戲,或者商家搞得宣傳活動,卻沒想到竟然是真的,繡球就在女子的手上,掌握著一個男人的命運。

「這麼有錢,為什麼會選擇這樣方式嫁人?若是繡球被她不喜歡的人接到怎麼辦?」林青有些緊張的抓著慕離的胳膊,為那個女子擔心。

慕離不可置否的一笑,他不覺得這會成為女子下嫁的方式。

真的被不喜歡的人接到,相處幾天,給點錢很容易就打發了。

「涼拌。」旁邊忽然傳來兩個字的漢語,林青不由扭頭循聲望去。

竟然是一個身穿粉紅色系的年輕女子,她詫異的問道:「你是來旅遊的中國人?」

那女子微笑著搖搖頭:「我是土生土長的泰國人,如今的時代,並不一定會說漢語就是中國人吧?」

她操著一口流利的漢語,聲音甜美悅耳動聽,跟台上的富家小姐有的一拼。

林青驚奇她的漢語說的如此好,就像她的母語一樣,便繼續問道:「你有華人血統嗎?」^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