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49章 好閨蜜逃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49章 好閨蜜逃了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和慕離都不由大吃一驚,不解的看著她問道:「什麼糟了?」

「現在幾點了?」路曉一臉焦灼的出聲問道。

「九點。」慕離抬腕看看手錶,回道。

「我答應安南九點準時回去的,花花感冒了,她必須要媽媽摟著才能睡覺,否則安南根本搞不定她。困了她就會哭,一哭安南就會心煩,一心煩就會心情不好,就會大吼。」路曉說的很快,但是慕離和林青都聽明白了她的意思,這是要逃離的節奏啊。

「你要回家?」林青不由著急的問道。

「真是我的好閨蜜,嗚嗚,還是你懂我,我要急死了,家裡肯定雞飛狗跳,外家安南上房揭瓦了。」說著路曉站起身來,探著身子對林青做個飛吻的手勢。#_#

而後快速的從椅背上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然後拿起自己的包,對目瞪口呆的林青和慕離做出一個停止的手勢,說道:「好閨蜜,安南的好發小,你們不用勸我,讓我一個人回到水深火熱中去吧,你們多保重我自己也保重,不要送了。」

說著她已經走出好遠了,而後快速的跑出私菜館。

可以說是落荒而逃,直到回到車上,路曉才撫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氣。

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自言自語的說道:「今兒虧我聰明,若非定被那兩口子撕成兩半了,兩人吵架拿我鬥法,哼哼,溜之大吉嘍。」

「我老婆真是越來越讓人刮目相看了。」忽然凌安南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毫無防備的路曉不由打了個哆嗦,扭頭向車後座看去。

凌安南正在後面,翹著二郎腿,開心的望著她。

「你怎麼在我的車裡?也不說一聲,嚇我一跳。」路曉生氣的埋怨道。

「我有鑰匙有手機定位,為什麼不能在你車裡?」凌安南笑道。

「懶得你理你了。」路曉扭過頭去,扭轉車鑰匙,發動了車子。

「老婆,我來開車。」凌安南見她生氣討好的說道。

「不用,你今兒是來跟蹤的,不是來做車夫的。」他那點花花腸子,她若是猜不出來也就枉做這些年的夫妻了。

凌安南也不解釋,只是淡定的依靠在後座上,手指輕彈膝蓋。

「你們這些大男人可行啊,我跟林青吃個晚飯,你們一個兩個的來搗亂。」路曉想到剛才在私菜館里被林青和慕離為難,忍不住把火灑在凌安南的身上。

凌安南聽后,不由笑道:「莫非慕離也去了?」

「哼!可不是么,正好碰上他們兩口子鬧彆扭,都來擠兌我,我就逃出來了。」路曉想到自己的聰明,臉上不由又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們倆怎麼了?這段時間兩人可是好的如膠似漆,都難得見到鬧紅臉。」凌安南好奇的問道。

「管你什麼事,我開車呢,不許勾搭我分心。」路曉直接給回絕了。

凌安南不由嘆息一聲:「什麼社會呀,男人地位是世風日下,就連慕離那樣的軍長大人都給老婆跪搓板,我更別提了,說話都不理。」

路曉不由噗嗤一笑:「女性社會唄,慢慢適應吧。」

隨後又說道:「最近林青兩口子真的關係挺好,軍長大人沒架子了,林青也沒有脾氣了,羨慕。」

「別羨慕,我們也是一樣的。」凌安南深情地說道:「我這不是出來接你了嗎?幸福不。」

「幸福啥,你是監視我。」路曉鄙夷的一笑。

「得,又回到原點了,我閉嘴。」凌安南笑道。

兩人說說笑笑,吵吵鬧鬧的賓士在回家的路上,都說是打是親罵是愛,不吵不鬧不熱鬧,狹小的車廂里充滿了溫馨。

再說慕離林青眼睜睜的看著路曉離開,讓她獨自一個人面對慕離,心裡直罵她仗義,什麼閨蜜直接絕交,她又不是真去她家住,不過是說了嚇唬慕離的,竟然把她給嚇跑了,什麼人呀。

慕離看著她的表情,就已經猜出他在想什麼了。

不由出聲問道:「路曉太不夠義氣了。」

「就是!以後不是我的閨蜜了。」林青無意識的回道。

「不怕反正還有袁鴻寶,而且以後還會遇到更多好閨蜜,朋友嘛,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慕離討好的笑道。

「就是!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林青還在生氣呢。

說完她忽然反應過來,自己怎麼跟慕離一唱一和起來了。

登時變了臉色,憤怒的說道:「你,誰讓你跟我說話了,你不是不讓我說話么。」

「咱倆不是和好了嗎,怎麼想要跟我分居?」慕離很是難過的看著林青,「你真忍心這麼折騰我?我可是你的親老公。」

「你管我,我去路曉家住一晚,跟她聊聊體己話,你搗什麼亂啊。」林青很是委屈的說道。

「老婆,我錯了,我給你賠禮道歉,別生氣了好嗎?」反正現在路曉不在也沒有旁人,慕離怎樣跟林青賠不是,都不會有人笑話的。

他這點小心思,早就被林青識破了,她剛才說要去路曉家住,其實也是想讓他當著路曉的面給她賠禮道歉的,反正路曉又不是外人,她的閨蜜。

她下午受那麼大的委屈,讓他當著她的閨蜜給她道歉,哄她開心,給她台階下,也不過分吧,可是慕離竟然當真似的,拿出他是凌安南發小的資本威脅路曉,還是他的大男子主義在作祟,只要求她,她當然就不會去了。

現在道歉有什麼用,都沒有人聽到,她又顧慮他的面子,不會讓他當眾道歉為難他,如此,林青只能站起身來,哀怨的說道:「不用你道歉,留著你的面子好了,回家!」

聽了她的話,慕離趕緊起身,陪笑道:「老婆不氣了嗎?」

「幹嘛氣?氣死我,你還能找個年輕的逍遙快活我傻啊。」林青冷笑一聲,率先昂首挺胸的走出去,慕離趕緊跟上去。

今晚上的各種較量就算結束了,慕離很高興,最終他贏了。

林青提出要去路曉家住的時候,他就知道她的目的是什麼。

還是路曉最聰明,適時地溜之大吉,於是林青只能不了了之,他也不用在路曉面前給林青道歉。

如果路曉不走,答應林青去她家裡的話,慕離肯定要求她不要去。

他不得慶幸路曉只是擔心他們兩個感情會越鬧越僵,才會溜走,把空間留給他們,並沒有看出林青的意圖。

雖然佔了小小的便宜,但是慕離還是很愧疚的。

畢竟他下午的時候對林青確實過分了,只怪他最近壓力太大,讓他有些急躁,加上打了林青那麼久的電話都沒有打通。

回到車上,慕離並沒有著急發動車子,而是伸手將林青攬在懷裡,柔聲哀求道:「老婆,給老公笑個。」

「我是賣笑的?你又是什麼?」林青聽了他的話,氣極而笑。

「老婆,我錯了,我給你笑個。」慕離沒想到自己無意中又惹林青生氣。

「好啦,翻篇,都讓你煩死了,開車回家。」林青不耐煩的揮揮手,折騰了一晚上,她的氣也消的差不多了。

回到家裡還要跟他做戲,不能讓沈玉荷跟橙橙看出兩人鬧彆扭。

如此,她都不用演戲,真的將此事翻篇,這樣才是為自己好。

生活在一個家,賭氣還得過日子,不如不開心的事情氣過也就忘記,反正早晚得和好,如果真的不能忘記,那就到了離婚的成都,他們現在還走不到這一步。

「遵命,我的軍長夫人。」慕離聽她聲音變得柔軟起來,心中不由高興。

半夜林青睡了,慕離一個人在書房裡,想到白天碰到了小夥子,晚上那名神秘女郎會出現么?他有些期待。

事情早了結他心裡早些踏實,不會無緣無故的給他打電話,背後一定有什麼目的,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遲遲沒有暴露出來。

可是,等到凌晨兩點多,慕離也沒有等到電話或者信息。

時間太晚了,他放棄等待,回到室準備睡覺。

手機拿在手裡,他又放在桌子上了。

這樣假如來了電話或者信息的,就不會吵醒他,也不會被林青發現。

早上起來,如果林青發現他的手機沒拿,只需要跟她解釋下忘了就好,沒有發現那更好。

走出書房閉上門,他不由鬆了一口氣,感覺像是解決了一件大事似的。

躺在床上他多少有些失望的,小夥子出現了,神秘女郎卻沒有出現。

他會給小夥子打電話兌現承諾,順便再摸摸情況。

或許小夥子不是神秘女郎,他接近他是有目的的,明天就會知道目的是什麼了。

他跟他提的要求一定會跟他目的有關係,而那個神秘女郎或許只是惡作劇罷了。

這是慕離能想到的最好情況,如此他面臨的危機也就簡單多了,只是小夥子。

至於神秘女郎相信小龍會儘快查到她的真身。

想著想著,慕離就睡了,朦朧之中,聽到保姆在喊:「軍長大人,您的手機在書房裡嗎?一直在響。」⑧☆⑧☆.*⑧☆.$.

慕離聽了一個激靈起身,此時林青也被弄醒了,睡眼惺忪的望著他問道:「怎麼回事?」

慕離明白是被他故意遺忘在書房的手機有人打進電話了,並且是執著的一直在等他接聽。

難道又是那個神秘女郎,她怎麼可以這個時候打來,這可是清晨。

但是卻不敢跟林青坦白,只得裝作搞不清狀況的樣子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說著就向枕頭底下摸手機,沒摸到,然後才假裝恍然大悟的說道:「我的手機忘在書房裡了,可能是部隊上有事找我,我去看看,你再睡會。」

說著他急忙起身,穿著拖鞋向外走去。

「軍長大人,快去看看,手機一直在響,好吵,我也不敢接。」保姆著急的喊道。^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