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67章 午夜驚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67章 午夜驚魂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這突如其來的狀況,把大家都驚呆了,同時襲來的是毛骨悚然,不約而同的四處張望,並沒有發現有人。

其中有個膽大的走向前,伸手去拉倒在地上的人,「大哥,你怎麼了?」

躺在地上的人卻沒有回應,不是暈死過去,就是死了。

那人連忙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卻沒有發現任何傷口,將食指探向鼻息,這才放心的朝著眾人說道:「大哥沒有死,暈過去了。」

「怎麼回事?」

「對啊,怎麼回事?」#_#

大家驚恐的四處張望著,卻沒有看到有任何異常。

不但是他們都嚇壞了,做賊心虛,以為遇到靈異事件。

就連慕離都感到很驚訝,那人怎麼會突然暈倒?難道有什麼潛在的病因?

不過倒是給了他拖延的時間,那些人不再追問錢的事,而是四處尋找著隱藏的危險。

廖思思此時身體已經恢復,她走到慕離的身邊,正要開口說話,

慕離連忙朝她做出一個噓聲的手勢,意思是不要說話,免得引起那些人的注意,又會來逼他轉賬。

廖思思點點頭,不再說話,只是悄悄地靠近她。

慕離對她做了個趕緊走的手勢,讓她逃不要管他。

廖思思搖搖頭,繼續向他靠近,慕離急的不行,卻又不能出聲制止,只是干著急。

此時那些人都在驚慌的應付著突如其來的情況,正當他們找不到,失望之餘又將眸光轉向慕離的時候,又有兩個人倒下了。

那些人是真的傻了,都一動不敢動,用手護著頭,身體挨在一起驚恐的四處張望著。

「怎麼回事?怎麼又有人暈倒了?」

「是不是有鬼?」

「我們趕緊撤吧。」

「撤什麼撤,都到著程度了,一分錢撈不到怎麼行,都少安毋躁,看看情況再說。」

而此時,廖思思已經靠近走到慕離的身邊。#

她緊閉著嘴,湊近慕離的臉,突然將唇印在他的唇上。

慕離嚇壞了,不知道廖思思要做什麼,難道剛才的迷藥迷亂了她的心智?

「你做什麼?」慕離掙扎著輕聲疑惑的問道。

「解藥。」廖思思從喉嚨里含糊不清的說了倆字,慕離便明白,廖思思並沒有把解藥完全咽下去,而是留在口裡一些,就是為了幫慕離。

慕離聽了不知道是該感動還是該拒絕,不接受解藥,對不起廖思思的一片良苦用心。

若是接受迷藥又感覺不妥,這樣對嘴接吻一樣的親密,除了林青還從來沒有第二個女人。

就在他猶豫之間,忽然有人注意到他們,不由冷笑道:「都這時候,還不忘親熱。」

於是那些人都暫時忘記危險,朝著兩人看過來。

廖思思急了,她怕他們過來把他們分開,如此豈不是功虧一簣,慕離不能解開迷藥,就不能帶她逃離,他們兩個會很危險。

誰知道那些人得到錢后,會不會把他們打死,然後毀屍滅跡。

「開口!」她在喉嚨及急促的催道,差點就張開口,解藥流出來。

慕離聽了她的話,被他情緒感染,情急之下下意識的張開嘴,廖思思瞅准機會,將她嘴裡含著的解藥都吐進他的嘴裡。

然後開心的說一句,「成功。」

但是她的唇卻沒有離開慕離的唇,既然是假裝接吻,就裝得像一點,讓他們不會猜到是對嘴送解藥。

慕離咽下解藥,卻擺脫不了廖思思的唇,他在喉間說道:「不要再吻了。」

廖思思卻得意的含糊應道:「要像一點。」

慕離不經意的抬頭看到有人拿著手機在拍他們倆的視頻,不由著急了,怕若是發布在上,讓林青看到,又將是一場是非,便想使勁的搖頭,躲開廖思思的吻,奈何藥性還沒有解除,根本沒有力氣。

看他們吻得這麼纏綿,那些人不知道內情,便鬨笑走過來,看熱鬧。

有人驚叫:「不是轉賬么?怎麼看起他們秀恩愛來了。」

「對啊,都是鬼魅惹得禍,讓他們趕緊轉賬,咱們趕緊離開這鬼地方。」

那些人這才想起正事,有人惡狠狠地對慕離說道:「你倆想快活,趕緊打錢,打完錢,去開房,想怎麼快活怎麼快活。」

廖思思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慕離的唇,望向慕離,等待他下一步的行動。

慕離現在身上的迷藥依然沒有接觸,沒有力氣反抗,只得說道:「卡號,不給我卡號怎麼打錢?」

那些人忽然啞了,誰也不敢說卡號,剛才他們的大哥就是要說卡號的時候,忽然暈倒了。

過去查看他的兩個人也跟著暈倒了,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敢吭聲。

慕離不由笑道:「真是膽小鬼,想要錢又想要命,不敢是吧?那就趕緊滾。」

「你小子都這時候,還敢嘴硬,誰不敢說,這次要多加二十萬,89……」話還沒有說完,咕咚一聲,暈倒在地。

這次,那些人是徹底嚇傻了,不但不再敢跟慕離要錢,而且連他們的人都不要了,倉皇逃命。

廖思思不由哈哈大笑,不由拍手稱快:「太好玩了,都嚇得屁滾尿流了。」

「噓。」慕離比較冷靜,他將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廖思思不要太高興。

攻擊者敵我身份不明,誰知道會不會對他們下手,因此還是小心為好。

廖思思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連忙不再說話,靠在慕離的身邊,很是擔心的問道:「他們應該是好人吧?是救我們的。」

「這個時候還能有人?而且不知道用了什麼鬼把戲,讓這些人昏迷,不會是黑吃黑,螳螂撲蟬黃雀在後吧。」慕離保持著高度的警覺,他的身體正在慢慢恢復。

「那怎麼辦啊?」廖思思驚恐的問道:「我們不會剛脫離虎口,又掉進狼嘴裡吧?」

「別擔心,一會我們就向車裡跑去。只要上了車,發送車子就會沒事的。然後撥打110.這裡就交給警察來善後。」慕離冷靜的說出他的打算。

廖思思點頭應道:「好,就這麼辦,你的身體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一會我喊走,我們就趕緊往車裡跑。」慕離小聲的叮囑道。

他的話音剛落,一個黑影出現在面前,廖思思不由抓緊他的胳膊,身體微微顫抖,看得出她很害怕。

慕離輕輕拍拍她的手背,示意她別怕,然後大聲問道:「是誰?」

此時他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如果對方不會下黑手的話,十個八個的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沒想到那人卻哈哈一笑:「你小子,行啊,沒有給咱當兵的丟臉。」

聽那聲音,慕離不由露出詫異的神色,驚喜又詫異的問道:「是廖司令嗎?您怎麼來了?」

廖思思再次哈哈一笑:「我來找你們了,幸好還不算晚。」

廖思思一頭撲進他的懷裡,像個在外受了欺負的小女生,回到家裡尋求安慰,哭著埋怨道:「爸爸,您怎麼才來啊,再晚一步,我們倆就……」

「不許胡說!爸爸不會讓你們有事的。」廖司令立刻打斷她的話。

「您不知道,我們遭受多大的罪……」廖思思哪裡受過這樣的委屈,慕離的懷抱,她可不敢大拉拉的撲進去,只有爸爸的懷抱,讓她充滿了踏實感。

「以後不要再玩的那麼晚,你看這一出事,大家都跟著著急。」廖司令輕輕拍著廖思思的背,雖然是責備她,但是聲音卻充滿了疼惜和寵溺。

「廖司令您是怎麼知道我們在這兒的?」慕離不由出聲問道。

「是小林給我打電話問思思有沒有回家,你還沒有回去,她很擔心。我就出來找你們。我猜測你們可能是抄近路的時候遇到了麻煩,直接循著這條道來找你們,果然是出事了,幸好我早有準備。」廖司令很是得意的解釋道,他臨出發前就帶上了麻aa醉aa槍,以備不時之需。

「謝謝廖司令,要不,今晚上可真的是會很麻煩,都是我不好,從這條道走,讓思思跟著吃苦了。」慕離一方面不由佩服廖司令的判斷力,和處理危機的能力,一方面又很自責。

「不說這些,你趕緊回去吧,林青很擔心你。」廖司令朝他揮揮手,示意他趕緊回家。

慕離點點頭,廖思思有他,也不用擔心了,便發動車子離開了現場。

廖司令給林青打了個平安電話,然後又報警,讓警察處理現場,而他也帶著廖思思做完筆錄后離開了。

有時候越著急偏偏越容易出事,在回家的路上,慕離的車子又發生了故障,他折騰了大半個小時才弄好。

等回家的時候,林青已經睡著了。

聽完他的故事,林青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想不到送廖思思回家竟然遇上這等危險的事情,如果不是她鼓足勇氣給廖司令打電話,如果不是廖司令判斷有力,及時抄近路找到他們,只怕兩人真的會很危險。△≧△≧△≧△≧

「那伙什麼人?怎麼會有這樣離奇的事情,深更半夜碰瓷搶劫。」林青憤憤的說道。

「還不知道呢,不過是黑道上的人罷了,估計是慣犯。這次抓住幾個他們的人,也就不愁一窩端了。」慕離聲音里亦是帶著劫後餘生的感慨。

他之所以,一直猶豫著不想告訴林青事實真相。

一來是不想讓林青擔心,二來思思給他用嘴喂葯,趁機吻了他的事情怕林青知道會傷心。

因此他想隱瞞著,但是沒想到林青卻忽然像是著了魔似的非要知道真相,不惜要去他的辦公室等他。

無奈之下才跟她詳細述說昨晚發生的事情,但還是有所隱瞞,那段喂葯的情節。

想到其中有人拿著手機拍攝當時的場景,他只能祈禱,但願晚上拍的不清晰,但願那人只是自己看看然後隨手刪了,但願那人不會發布到上,否則,他要為今天的隱瞞付出代價。^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