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77章 女人之間的較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77章 女人之間的較量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之所以跟小龍訂婚,就是為了能繼續留在慕離的生活圈子裡。

或許她還會跟小龍結婚,進一步取得他的信任,重新成為慕家的律師。

她和慕離今生都不會有機會在一起,他根本不愛她。

可是她卻就放不下他,哪怕只是守在她的身邊,這麼多年的暗戀已經成為她的精神支柱活著的理由。

她可以認輸給林青但是不會對其他女人對慕離的追求坐視不管。

就像廖思思對慕離的喜歡,她看在眼裡,恨在心裡。#_#

或許等她知道林青懷孕的消息也會跟自己一樣,痛徹心扉吧,想到還有人跟她同病相憐,姜律師心裡感覺平衡許多。

廖思思知道今天桔子一定會跟著橙橙去慕家,那麼姜律師也會去的。

她當然不能缺席,因此下班后就來到慕家別墅所在的小區,從吳月店裡又拿了一束康乃馨,並告訴吳月是慕離邀請她去吃飯的。

她的話中帶著得意,對吳月她太了解了,當年能對她爸爸動心,現在又怎麼可能不對慕離動心,她稍微做了一下功課,就得到了一些有用的資料。

吳月曾經在通達公司做過保安隊長,後來在通達門口開花店,現在又將分店開在慕家別墅所在小區的門口,這分明是一種包圍的戰術,即便是不動聲色,也能看出她的司馬昭之心,伺機而動。

對這樣的吳月可以說是廖思思的情敵,她當然會不放過任何機會打壓她。

一個離過婚的半老徐娘,怎麼可能爭得過她如花美少女。

慕離天天邀請她吃飯,吳月即便是在他家門口都沒有這樣的待遇,還是林青的同學,這就是區別。

吳月又怎麼會不知道她的想法,女人之間都是很敏感的。

但是她卻不動聲色,只當不明白廖思思的想法,很熱鬧的接待她,並且不收她的錢。

廖思思這次卻執扔下五百塊錢,說是先存在這裡,以後來拿話不用交錢了。

沈姨喜歡花,她以後來吃飯都會給她帶一束花。

吳月無奈只得收下,並給她一張vip卡,廖思思收下,兩人很是客氣的告別。

看似親密,實則火藥味十足,就連店員都感覺出來了。

不由出聲問道:「老闆,這個是姑娘是誰?」

「管的好多,做好你的事就行。」吳月一臉不悅,她在廖思思那裡沒有佔到上風,心情正不爽呢。#

店員見她不高興,也不敢再說深了,只是埋頭做事。

再說廖思思很開心的來到慕家,將一大束花送給沈玉荷。

「思思,來玩就好了,送什麼花啊,見外不是,以後不要再浪費了。」雖然如是說,但是沈玉荷臉上卻很開心,證明她喜歡這些花。

廖思思很爽快的答應了:「好的,沈姨那我以後每隔幾天給您送一束花。吳月姑姑給我的vip卡。」

說著她將卡朝沈玉荷晃了晃,然後揚聲問保姆:「有瓶嗎?插起來,今兒這束花比昨兒的更好看。」

保姆走過來,笑著說道:「廖小姐又買花了啊,瓶不知道還有沒有,估計這幾天花瓶緊張,我們軍長夫人大喜了,肯定花少不了。」

她是故意這樣說的,看不得廖思思那副自寵的樣子,心裡就有氣。

保姆心裡是向著林青,當然不爽那些對慕離有所企圖的女人。

俗話說得好,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從前是姜律師現在廖思思,保姆也是女人自然看得出她們的心不在沈玉荷身上更不在林青身上,而是在軍長大人身上。

因此便不軟不硬的說了這句話,意思是,我們軍長夫人又有二胎了,你就死了那條心吧。

瓶子留著給軍長夫人裝軍長大人的花,你在這個家裡算老幾,憑什麼擺你的花。

但是她是一個下人,又沒有以前那個小保姆的潑辣,當然不會說出更過分的話,只能如此暗示了。

聽了她的話,沈玉荷並沒有惱,反而笑著說道:「找找看,記得以前瓶兒不少。」

廖思思假裝沒有聽出保姆的情緒,故意忽略自己的難堪,但是有句話不能不注意,我們軍長夫人大喜了,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高升了?凌少把總裁的位置讓給她了?

如此想著忍不住出聲笑問:「是嗎?那我這束花隨便找個杯子插下也行,軍長夫人大喜是……」

「我兒媳婦懷孕了,慕家又要添新人丁了。」沒等保姆出口,沈玉荷搶著回道,看的出她很開心。

廖思思忽然覺得她臉上的笑容原來不是為她,而是因為林青懷孕這個喜訊。

心裡很不是滋味,笑容有那麼一瞬是僵住的,但是幸好她反應快,將內心巨大的失落不悅強行壓下,現在不是宣洩的時候,否則以後再難進慕家了。

她不能讓沈玉荷和保姆看出一點異樣,於是順勢笑道:「太好了,這個好消息都把我驚呆了,恭喜沈姨又要添個小孫孫了。」

「思思,你年紀也不小了,是不是也該考慮人生大事了,讓廖司令早點報上小孫孫。」沈玉荷順勢笑著勸道,「你不知道啊,我們這麼做爸媽的,可就是盼著這個呢。」

廖司令跟沈玉荷是認識的,因此她的勸說也很是得當。

廖思思聽了她的話,心中很是苦澀,但是面上卻裝作嬌羞的模樣,「沈姨,我還小。」

「也不小啦,二十多歲的丫頭了,林青那時候都已經懷上橙橙了。」沈玉荷繼續勸道,她似乎把廖思思的當成自己女兒來著急了。

廖思思撒嬌的笑道:「緣分這東西,很難說的,或許來了,我明天就結婚準備生子了呢。不是我不著急,是還沒有到來。」

「你這丫頭,總是各種理由。」沈玉荷笑道。

「軍長夫人回來了!」保姆忽然喊著跑向門口。

沈玉荷的眸光也不由跟過去,廖思思則看向了她,她似乎對林青很是喜愛,眸中是對女兒的柔光。

慕離伸手攬住著林青的腰,兩人以連體嬰的姿態一起走進客廳。

沈玉荷親熱的站起身來笑道:「來,林青快來媽這裡坐。」

林青微笑著走過去,沈玉荷噓寒問暖的,不但讓坐在一邊廖思思感覺受到冷落,就連慕離都感覺到不公平的待遇,忍不住笑道:「媽,您心裡還有我這個兒子嗎?」

「有,當然有!」沈玉荷笑道:「媽有兒子才會有兒媳婦,但是媽更疼兒媳婦,因為兒媳婦好,我兒子才會好。」

她的話讓大家不由哈哈大笑,就像繞口令似的。

「沈姨你們在聊什麼?這麼開心?」姜律師和小龍也走進來,笑著問道。

「呵呵,我兒子在吃兒媳婦的醋呢,說我這個媽媽偏心,你們評評理。」沈玉荷笑著回道。

「沈姨,不怪軍長大人吃醋,我看著您對軍長夫人這麼好,都羨慕呢,將來我要是能這麼討婆母的喜歡該多好啊。」姜律師聽了她的話,順著她的心思奉承,心裡卻在滴血。

林青在沈玉荷眼中的變化,她是有看到的,明明她可以在某個環節突破進去,取得成功,都怪她一時邪念,放棄了原來的爭取方式,才會輸的這麼徹底,一步錯步步錯。

現在林青懷孕了,沈玉荷的關係跟她越來越融洽,慕家沒有她什麼事了。

曾經她和桔子在沈玉荷眼中那麼出類拔萃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姜律師悔斷腸子也沒用了,轉了一圈,她還是得從慕家著手,只是這次她不是以慕家律師的身份,而是小龍的未婚妻,這個角色轉變,誰能明白她心裡插著一把刀。

她的馬屁拍的很到位,沈玉荷開心的點頭笑道:「林青就像我自己的親女兒一樣,小姜你也會成為你婆婆的女兒,是不是小龍?」

小龍立刻出聲附和道:「可不是么,我媽常說兒媳婦就是女兒,不對要比女兒還親。」

說到這裡,他看了一眼姜律師又補充了一句:「像老太太這樣,一定會的。」

「呵呵,其實我做的也不夠好。」沈玉荷笑道。

「媽,是我做的不夠好。」林青連忙出聲說道。

「嗨,你們呀都別這麼謙虛了,好媳婦好婆婆,我們是五好家庭。」慕離開心的笑道。

「橙橙和桔子在樓上寫作業嗎?」他繼續出聲問道。

「是呢,那會我上去看過,兩個小傢伙都好乖的,再認真寫作業。」沈玉荷笑著說道:「今晚上都在這裡吃飯吧,我跟保姆特意出去買的新鮮青菜,來慶祝即將有新的成員來到我們的家庭。」

「太好了,軍長夫人恭喜你啊,聽小龍說后,我開心的讓事務所的人都誤會我要結婚了,這個孩子來的好不容易呀,真為你們高興。」姜律師走到林青的身邊坐下,很是真誠的望著恭喜。

廖思思當然也不示弱,連忙說道:「林姐,恭喜你,又將為慕離哥添個小朋友。你是喜歡男孩還是女孩啊。」

「還不知道呢,但是我希望是個女孩,媽和慕離都喜歡小女孩。」林青手不由撫上小腹羞澀的回道。

「那肯定是個小公主!」廖思思朝她使勁的點頭,只是眸中有人外人無法覺察的酸澀。

第二天,林青早早起床,但是慕離卻磨磨蹭蹭在室里逗留,不像平時早早下去吃飯。》≠》≠》≠》≠,

林青等得有些著急了,不由出聲問道:「慕離,今兒休息嗎?」

「不是周末吧?」慕離一臉無辜的從手機上抬起頭來望著她,反問道。

「周末?開玩笑吧!」林青不由嗤笑。

「那你的意思?」慕離依然是一臉無辜。

「我的意思難道你不明白么?別給我裝傻。」林青不悅的嘟起嘴巴。

慕離這才從沙發上起身,來到林青的身後,從後面環住她的身體,柔情低語:「老婆,你現在懷著小寶寶呢,怎麼可以情緒波動這麼大呢。」

「為什麼磨磨蹭蹭不下去早餐,我們上班會遲到的。」林青很是委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