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84章 無可避免的親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84章 無可避免的親密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這倒也是,等好好跟慕離聊聊,相信他會理解的。」廖司令笑道:「慕離高爾夫球打的也不錯呢,他有高爾夫球場的vip卡,那次你進去要是拿著他的卡就不會被阻攔了。」

「我也是忘了,只想著進去找天成集團董事長。」林青第一次聽說慕離會打高爾夫球,還有會員卡,結婚這麼多年,她都不知道他有這個嗜好,當然在廖司令面前她不能表現出來。

這樣倒也是好事,既然他會打,去高爾夫球場也不奇怪,反而是一個相遇的理由。

「總算是有了結果,一切辛苦都值得。」廖司令笑道。

「是啊,不過這一切都多虧了廖司令。」林青再次感激的說道。

「你看又來了,不說謝。」廖司令故作不高興。#_#

「好,不說了。」林青笑道。

「這才對嘛。「廖司令亦是開心的笑了。

兩人聊的高興,完全沒有注意到游泳池裡的慕離和廖思思已經上岸了。

其實,是在慕離強烈要求下廖思思才放棄學習上岸的。

她興緻正濃,學的起勁,而慕離看到林青跟廖司令遠遠地走開了,心中很是不悅。

讓他更不悅的是兩人聊的那麼開心,似乎是親密戀人一般,以至於這邊的人都不時偷眼看去。

慕離不由後悔,不該跟林青賭氣,答應教廖思思學游泳,讓她有機會被廖司令帶走。

不管是廖司令出於什麼目的,存有什麼心,都讓慕離感覺很不舒服,不是不相信廖司令的人品,更不是不相信林青對他的感情,而是出於一個男人看見自己女人跟別的男人親近一種本能不爽。

廖思思爬上岸來,意味猶存,拉著慕離的胳膊說道:「慕離哥,改天還教我游泳好嗎?」

慕離淡淡的回道:「你現在已經會游泳了,基本動作都已經掌握,剩下的就是練習和體悟了,再教也教不出新鮮的東西來。」

「可是,有你在我心裡踏實嘛,要不我不敢下水。」廖思思跟他撒嬌,挽著他的胳膊苦苦的哀求著。

慕離卻不為所動,他的心在遠處紫藤花下的林青身上。

廖思思見自己說服不了他,便靈機一動,笑著對他說道:「走,我們過去聽聽,爸爸跟林姐聊什麼好玩的那麼開心。」

慕離正巴不得這句話呢,連忙點頭應道:「好,我們過去看看。」

廖思思不悅的皺起眉頭說道:「你偏心,去見林姐你就這麼高興,跟我你就這麼愛搭不理的,人家求你呢,都不應。」

慕離只是笑笑,他可不想再惹麻煩了,教她學游泳,饒了他吧。#

兩人來到紫藤花下,廖思思揚聲喊道:「爸爸,我敢下水了,而且還能遊了呢。」

廖司令聽到她的聲音,轉過頭去望著她開心的笑道:「今兒怎麼這麼神勇?莫非是神膽附體?平日里我教你多少回,不是不敢下水,就是不敢浮水。」

「那是你這個教練不行。」廖思思一句話,讓廖司令啞口無言。

良久才笑著搖頭嘆道:「這個女兒白養了。」

「老爹,怎麼可能呢?女兒肯定不會白養,將來還要校訓你呢。」廖思思撒嬌的笑道。

他們父女倆的一通對話,慕離和林青之間緊張的氣氛緩和不少,笑笑之後淡然不少。

四個人又聊了會,廖司令推說要回去休息,便離開了。

林青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跟廖思思告別要回公司去。

慕離卻不想走,出聲勸到:「再玩會吧,都這時候了,還回公司幹嘛?」

廖思思有聽他的話,以為他留戀這裡,十分開心的笑道:「對啊,林姐,咱不去公司了,不就是這一下午嗎?早說你現在懷孕了,應該多休息,晚上我讓廚房去附近農村買只整羊,咱們吃烤全羊。」

林青卻執意要回去,說公司還有事,晚點回去沒關係,但是不能不回去。

無奈慕離只得起身陪她跟廖思思告別,廖思思臉上亦是充滿了失落和傷心。

看他們兩人很是不高興的樣子,林青只得出聲勸道:「以後有的是時間也不在這一時。」

「林姐,我能求您一件事嗎?」廖思思眼巴巴的望著她起球道。

林青詫異的問道:「什麼事啊,說說看,只要我能做的。」

「我想跟慕離哥學游泳,您能讓他教我嗎?」廖思思水潤的雙眸中充滿了渴望。

「你問他就好了,我說了不算呀。」林青很是無奈的笑笑:「你怎麼會問我呢?」

「慕離哥不同意,我想讓你幫我勸勸她,我想學,只有他能教我。」廖思思拉著林青的胳膊繼續哀求。

慕離在一邊出聲說道:「思思,你已經會了,以後自己用游泳圈慢慢練就好了。」

「不嘛,人家還不會,我需要學,等明天我就會忘了。」廖思思開始耍賴了,「林姐,你要是不答應,我就不讓你走。」

林青看她一臉孩子氣,忍不住噗嗤一笑,嗔道:「怪不得廖司令說你還是個孩子,還真是個孩子,好吧,我答應你了,我們總可以走了吧?」

「太好了,林姐答應我了,哼,慕離哥,這下你就算不同意也沒轍是吧?」廖思思先是感激的親了一下林青的腮幫子,然後又扭頭望向慕離,挑釁的一跺腳,「慕離哥,就這麼定了,這是林青說了算。」

說完廖思思不等慕離表態,便蹦蹦跳跳的離開了「答應嘍,太好了!」

「憑什麼林青說了算?明明是我的事!」慕離忍不住大聲喊道:「我可沒同意。」

「就憑林姐是你懷孕的老婆呀,你得聽她的,哈哈。」廖思思邊跑便回道。

「她當我是老公嘛!」慕離忍不住嘟囔一句。

旁邊的林青生氣的問道:「你說什麼?」

「我,沒說什麼,你……」本來他想問,你跟廖司令在一起聊什麼,但是後來想想,算了,問她也不會說,反而會讓她反感,慕離便將話題停住了。

「我怎麼樣?」林青挑釁的問道。

「你不是要回公司嗎?我送你回去。」慕離嘆息一聲,伸手攬住她的腰。

「走吧,算你識相。」林青嫣然一笑,既然他不跟她計較,那麼他自然也不會再跟他糾纏那些不開心的心情了。

兩人去跟廖思思告別,正好暢暢跟吳月一起走過來。

林青不由詫異的問道:「你們怎麼也來了?」

「軍長夫人,我和思思是老同學,就像你跟小姑姑。」暢暢開心的笑道。

廖思思伸手輕輕捏著她的腮,咬牙切齒的笑道:「什麼老同學呀!哼,怪不得這麼久都不見人,原來自己偷偷跑去談戀愛了,哪裡還記得我。」

「你不是出國旅遊了嗎?以為會出去玩個年半載的,沒想到回來的這麼快。」暢暢笑道。

「我呀,是捨不得你唄,可是你又不理我,只想著你的白馬王子,暢暢我可告訴你,哼,反正你們結婚的時候我是一定要做伴娘的。」廖思思一本正經的要求道。

「巴不得呢,我正琢磨這事,太好了,不用我自己開口。」暢暢拍手笑道。

「你們可要給我作證啊,別到時候這個丫頭又嫌棄我,會比新娘子漂亮。」廖思思做著鬼臉頑皮的笑道。

「你個小蹄子,嘴巴還是這麼不饒人。」暢暢聞聽作勢要去打她,「你可別破壞我的名聲啊,我哪有那麼小氣嘛。」

吳月在一邊搖頭笑道:「這倆小丫頭,一見面就沒有消停的時候,真是服了他們了。」

廖思思走到她的身邊,伸手攬住她的肩膀笑道:「還是吳月姑姑了解我們。對了,您今兒怎麼有空來?兩個店分的出身來嗎?您可有幾年沒來了。」

吳月聽了她的話,不由尷尬的笑笑,「花店就是個消遣,聽暢暢說今晚上有聚會,而且林青他們也在,我就來跟著湊個熱鬧,幾年沒見問好下你爸爸。」

「謝謝吳月姑姑惦記,我爸爸回房間休息了,那會在這裡玩了好一會子呢。」廖思思說完,又對林青說道:「林姐,你看吳月姑姑都來了,你還走嗎?」

「去哪兒?」吳月不由出聲問道。

「林姐說要回公司。」廖思思笑道。

「這不是快下班了嗎?還回去幹嘛?下班后江濤也回來。」吳月出聲勸道。

「就是,我才知道原來暢暢的白馬王子是林姐的左膀右臂呀,我就知道我閨蜜好眼光的。」廖思思朝著暢暢豎起大拇指,「聽說很帥哦,而且在這次軍訓中成績突出,教官都想跟慕離哥和我爸爸申請讓他棄商從戎呢。」

「只怕江醫生捨不得。」吳月忍不住笑道:「這個老女人把他兒子當成手心裡的寶,我都不敢在她面前大聲對他說句話,弄得暢暢跟個小媳婦似的,哼,我就看不慣。」

「小姑姑,我媽哪有這樣子啊?你可別亂說,當著軍長大人的面。」暢暢連忙拉拉吳月的衣角,小聲的勸道。

「怕什麼,我是有什麼說什麼,不過是見不得你受委屈罷了。對了,你個臭丫頭,誰是你媽啊,你媽可是我嫂子,我可沒說我嫂子。」吳月伸手作勢就要打暢暢。

暢暢委屈的跺著腳說道:「小姑姑,你咋還是這性格,一點不知道收斂著。」

「咳,啥時候輪到你教訓起我來了,我可是你姑姑,再說,林青是我同學,我幹嘛收斂著?」吳月氣哼哼的回道,但是當她抬眸看到慕離那張冷凝的臉時,便不說話了。360搜索:.*☆\\半^浮^生//☆=

「林姐,就在這兒玩吧,晚上咱們吃烤全羊,就在這院裡子烤,味道特別正宗,對了,江醫生是暢暢未來的婆母,是不是就人民醫院的那個江醫生?」廖思思出聲問道。

林青點點頭:「就是那個江醫生,醫術不錯,在國外進修過。」

「我認識,這樣吧,今晚上都來,想不要竟然還都成親戚了,哈哈,人與人之間關係好奇妙啊。」廖思思開心的說道。

既然如此,林青也不好再堅持回通達公司了。

廖思思開心的寫著晚宴邀請的人員名單,然後準備親自一個個去打電話邀請。

最後名單都寫完了,又看了一遍,沒有遺漏,便準備打電話。

林青過來笑道:「思思,我還是得回去一趟,看看孩子。」^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