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85章 家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85章 家事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明天是周末吧,讓橙橙也沈姨也來,對了還有桔子姜律師小龍他們都來,人多熱鬧。」廖思思小臉因忙碌宴請名單的事情,而忙的通紅,因此興奮的時候更加可愛。

林青不由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腮,微笑著嘆息道:「思思,你的臉美麗的像個紅蘋果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可是有人不想。」廖思思聞聽她的話小聲嘟囔了一句。

林青沒聽清楚,不由出聲問道:「你說什麼?」

「我說那我豈不是很慘,咬去一口,就像是我手機上這個蘋果了,好醜。」廖思思頑皮的笑笑,手中的手機朝著林青晃晃。

林青噗嗤一笑:「你不知道這個蘋果可金貴著呢,富可抵國。」#_#

「林姐,我們不說蘋果了,我親自去接沈姨和橙橙他們吧。」嬉笑中廖思思並沒有忘記正事,微笑著向林青建議道。

「我回家接就好,你可是小主人,當然要接待客人。」林青笑道。

「好吧,謝謝林姐。」廖思思點頭答應。

林青看到慕離沒有在後花園裡,想他可能去前廳找廖司令去了。

她回家需要他做司令,也不好意思麻煩其他人,因此決定到前面去找他,然後一起回家。

傭人和客人基本都在後院,因此諾大的別墅里靜悄悄的。

這無疑讓林青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緊張,就像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不由鼻息凝氣。

在一樓會客廳里並沒有慕離的蹤影,難道是去了二樓廖司令的書房?

林青記得上次來,慕離就是跟廖司令去書房聊的,或許他們聊部隊里的事情,在大廳確實不方便。

於是,她又躡手躡腳的上了二樓,感覺像是做賊似的。

她明知道這樣不好,但是又想找到慕離,一起回家接橙橙他們,她沒有車鑰匙,而且慕離不讓她開車。

她想輕手輕腳的,如果找不到慕離,就離開,這樣誰也不會發現,免得尷尬。

上了二樓,果然聽到隱隱的說話聲,她不由心頭一喜,可是找到了。

正想快步走過去,卻不想傳來的,除了廖司令的聲音,還有一個女人的聲音。

而且那個女人的聲音很熟悉,應該不是廖夫人的聲音。

雖然她沒見過廖夫人,但是這個女聲絕對是她身邊人的聲音?#

是誰呢?林青大腦飛速的運轉著,不是廖思思,不是姜律師,不是……

對了,是吳月!是吳月的聲音,這個發現讓她莫名的興奮起來,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吳月竟然跟廖司令有交情?倆人在房間里說悄悄話?

呸,林青你都想什麼呀,怎麼可以這樣誣陷廖司令的為人,他怎麼可能跟吳月有什麼。

隨之林青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對自己啐了一口。

好奇心害死貓,林青忍不住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裡面說話。

「廖司令,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不要對我這樣。」吳月的聲音。

「不管以前的還是現在的你,對我都是一樣的。」廖司令的聲音。

就在這時,樓下傳來腳步聲,林青不由心跳到嗓子眼上了,如果來人上來那麼她就會暴露無遺。

這樣讓她怎麼跟大家解釋?她竟然偷偷到這兒偷聽?

再說廖司令和吳月聊天,或許不想讓人知道,怎麼辦?

真可謂是前有懸崖,廖司令的書房她不能進去,後有追兵,聽腳步越來越近,樓下的人就要上來了,還哼著歌曲,聽聲音應該是廖思思的。

情況萬分緊急之下,廖思思急中生智,她快步向走廊盡頭另個房間走去。

憑直覺那個房間應該沒有人住的,或許可以躲一躲。

推門,門竟然沒有鎖,她按捺住心中的狂喜,天助我也,然後想也沒想的就轉身走進去,然後閉上門,轉過身來依著門撫著胸口大口的喘氣,幸好!幸好!

她不由閉上眼睛,為自己的行為後悔,這都是什麼事啊,本來光明正大的來找人,不是見不得人的事,偏偏讓她弄成跟特務片似的。

「小姐,你有事嗎?」忽然一個蒼老的女聲傳來。

正閉著眼睛慶幸自己躲過一劫的林青,沒差點嚇尿了。

就在她張開嘴的那一刻,手下意識的捂上了自己的嘴巴,不能叫!否則,這像什麼事!

她隨之睜開眼睛,看到原來這是一間有人住的房,屋內裝修還不錯,感覺富麗堂皇的,只是她顧不得四處張望,眼睛直直的落在中央那張大床上。

穿上躺著一個女人,頭髮已經花白了,面容蒼白,但是輪廓很美,看得出年輕的時候應該是個大美人,既然是大活人,林青也就不害怕了。

她害怕的是鬼,還以為這會是鬼屋呢,都感覺可能沒有人住的屋子裡,竟然有人。

林青朝那個女人尷尬的笑笑,走到她的床邊輕聲說道:「您是廖夫人嗎?」

那個女人點點頭,「你可以這麼稱呼我,但是二十年前我就不是廖夫人了。」

「為什麼呀?」林青為自己的猜測被證實感到高興,她竟然闖進了廖夫人的房間,興奮的她暫時忘記了尷尬和無理,為見到廖家另外一位女主人而高興。

幾次來廖家,都沒有見到廖夫人,無意增添了一份神秘感。

「家事,不需要告訴你。」廖夫人聲音很平靜,但是卻像一記耳光打在林青的臉上,火辣辣的疼,是啊,這是他們的家事,她有什麼資格問。

還有她憑什麼闖入女主人的房間?太沒有規矩了吧?

林青立刻躬身對廖夫人賠禮道歉:「對不起,我,我……」

「算了,我這屋子裡除了劉嫂難得有人氣,你坐吧,既然來了就陪我坐會。」廖夫人感覺到林青的緊張和尷尬,對她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

「謝謝廖夫人,想到外面可能危及還沒有解除,在這裡坐坐也是好的。」於是林青在廖夫人床邊的方凳上坐下來,朝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知道你。」正在林青猶豫著怎麼開口的時候。

廖夫人的一句話,嚇得她差點沒從凳子上跳起來,什麼?已經在病床上躺了二十多年的廖夫人竟然知道她?這也太驚悚了吧?她不記得有這樣一個親戚。

看她驚嚇過度的樣子,廖夫人又輕聲說道:「你是老慕的兒媳婦。」

「老慕的兒媳婦?」林青不由重複著這句話,自從嫁給慕離,還沒有人這樣稱呼她。

牧老爺子已經去世多年了,再說沈玉荷跟慕離極少提起他,即便是在親戚面前也彷彿沒有這個人似的,大家都很避諱。

可是現在廖夫人竟然如是說,林青自然是很詫異,看來她應該跟慕老爺子的很熟,才會用這樣的稱呼。

「您,您認識我公公?」林青試探著問道。

「何止是認識,當年若不是他,我也不會到這一步。」說到這裡,廖夫人那不動聲色的臉上忽然現出陰冷的表情,林青不由嚇得一哆嗦。

「不說他了,已經作古的人,也是算是報應,你婆婆倒是苦了一輩子。」廖夫人臉上很快又籠上平靜,淡聲說道。

林青不好回話,只是微笑著聽,畢竟是小輩,長輩們的事她無權發言,更何況還是一個兒媳婦。

很長一段時間兩人都陷入沉默中,廖夫人就像一具活死人,基本上沒有什麼表情。

林青坐在這裡感覺很恐怖,她想離開,覺得外面廖思思已經又去後院了,廖司令跟吳月也該離開了吧,不知道廖夫人知不知道這些事。

「你想走?」廖夫人像是能讀懂她的心思,忽然出聲問道。

林青不由嚇得一哆嗦,她會讀心術?難么她知道廖司令的事情么?

「我,我怕外面等久了,還要回家請媽和孩子過來。」林青連忙為自己辯解,無形中承認了廖夫人的問話。

廖夫人臉上露出一絲常人不易覺察的笑意,依然淡淡的問道:「你婆婆也來?」

「我婆婆極少參加場合,只怕未必會來,但是思思極力請求讓她來,我也不好推辭。」林青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解釋這麼多,好嗦的感覺。

「我倒是有些年頭沒有見她了,她若是來,必是會見我的。」廖夫人臉上露出淡淡的自信。

「你回去吧,我們今天說的話,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明白么!別看我在這裡躺著,不見得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廖夫人這句話就充滿了威脅意味。

林青連忙點頭答應:「放心吧,廖夫人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廖夫人沒有再說話,而是閉上了眼睛,林青知道她該走了。

她站起身來,朝著廖夫人彎腰告辭,「廖夫人,我走了。」

說完,她向門口走去,聽了聽外面沒有動靜,這才輕輕拉開門,走出去,閉上門。

輕手輕腳的在走廊上疾步而行,沒人一點聲音,似乎廖思思和廖司令他們都已經走了。

林青不由鬆了一口氣,同時又擔心慕離若是找不到她,她該怎麼跟他解釋。

就在經過廖司令書房門口的時候,卻不想門忽然被打開了,吳月走出來,她身後是廖司令,眸光相對的那一剎那,三個人都呆住了。

還是吳月最先反應過來,她揚聲笑道:「林青你上來做什麼?」℃≡℃≡℃≡閣℃≡

她這句話本來也沒有什麼用意的,就是隨口一句打破僵局的問話而已。

卻不想落在林青的耳朵里卻成了另外一種意思,你憑什麼上來?你上來幹嘛?這不是你該來的地。

她不由嗤笑道:「咦?吳月你來得,我就來不得?」

當然看到廖司令那微微不悅的眸光時,又後悔了,幹嘛逞一時口舌之快,不管怎麼說廖司令曾經幫她那麼大一個忙,不管他跟吳月之間是怎麼回事,都應該平靜待之。

「林青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過來有事嗎?」吳月連忙賠笑解釋著。

她在男人面前像是個通情達理,善解人意,惹人憐惜的小女人。

林青還沒有說什麼,廖思思忽然從她房間里出來,揚聲笑道:「是我喊林姐過來的,怎麼啦?這裡什麼時候設了關卡?」^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