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89章 那是你的本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89章 那是你的本事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難道我的好心你看不出來?想讓姜律師快點嫁給你,然後生個大胖兒子,那才是真正的幸福,你看林青二胎,全家人都緊張的不行,老太太都寵著她。」吳月給小龍使眼色,意思是你得抓緊啊,這麼美麗的未婚妻在眼前還不知道生米做成熟飯的事情嗎?

小龍對她開始搖擺了,不知道她是好心還是故意挑事的。

「過日子那是生活,談戀愛那是浪漫,生活是實在的,浪漫是海市蜃樓,你說哪個好?」吳月繼續擺龍門。

姜律師已經聽得有些不耐煩了,站起身來說道:「我也想喝羊肉湯,我去盛一碗來。」

「我幫你盛。」小龍連忙站起身來。

「不用,你在這裡等我就好,別讓吳姐一個人在這兒坐著。」說著姜律師向那邊羊肉湯鍋走去。#_#

小龍有些不情願的坐下來,不再跟吳月說話,而是低頭吃飯。

他已經感覺到姜律師有些不高興了,心中更是不高興,一提到結婚的事情,她就會不高興,她的心始終沒有在他身上,這讓小龍很是痛苦。

他所做的一切難道她就感覺不到么?就是塊石頭都能捂熱了,而且她依然無動於衷。

「小夥子,氣餒啦?」吳月似乎看出他的心事,出聲問道。

「你怎麼懂得那麼多?」小龍有些不悅的抬頭望著她,淡淡的回道。

「我是林青的同學,你們的事情我聽說很多,當然知道啦。」吳月把林青抬出來,小龍便不敢再多說什麼了,既然是軍長夫人的同學,他可得罪不起,即便是不高興,也只能忍著。

軍長夫人什麼時候變成長舌婦了,竟然會跟她叨叨他們的事。

如果不是軍長夫人告訴她的,她又怎麼會知道,他們之間也不熟。

「知道就知道,反正跟你也是沒有關係的。」小龍盡量用平緩的語氣,像是玩笑話。

吳月不以為然的笑笑,根本不在乎,而是出聲問道:「你們有孩子了嗎?」

「我們都還沒有結婚哪裡來的孩子?」小龍覺得她可能大腦進水了,不由笑道。

「沒結婚不是訂婚了嗎?現在的年輕人哪個不是先上車后買票?何況你們已經算是買票了,訂婚就是家人同意了吧?」吳月望著小龍很認真的問道。

「那是自然,訂婚宴是兩家家長一起辦的。」小龍不由點頭回道。

「那不就結了,女孩子那麼好,還不趕緊生米煮成熟飯,給你懷上娃。女人只有生了孩子才會死心塌地的過日子。」說到這裡,她湊近小龍小聲說道:「告訴你,我侄女跟江濤,晚上那動靜,讓人聽了真是熱血沸騰。看看,人家一點不浪費時間。」

她的話說的小龍面紅耳赤,雖然是大男人,也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聊這個事情,還有點不好意思。

「沒結婚就懷孕好嗎?」小龍憋了一大會,才問出這樣一個問題。#

正在喝水的吳月聽了他的話,沒差點把水噴在他的臉上,「我說小夥子,這都什麼年代了,那叫本事懂嗎!」

「為啥?」小龍也是愣頭小子一個,他哪裡知道這些事情。

「你想不想那事?別告訴我不想!大小夥子一晚上十次八次都不解渴的年紀,你守著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兒,竟然不行動,那不是無能么!」吳月說到這裡,捂著嘴吃吃笑道:「性福,生活才會美滿。」

說到這裡她見小龍臉已經紅的像是喝醉了酒,忍不住又繼續逗他:「姐是過來人,懂這個,聽姐的沒錯!」

說完吳月捂著嘴吃吃笑著,見小龍似乎是心動了,又趁熱打鐵:「小夥子,姐是看你實在人,才跟你說這些話。」

「謝謝。」小龍終究是被吳月說動心了。

她給他講述的好像是另外一個世界的東西,那些本就蠢蠢欲動的念頭更是遏制不住的冒出頭來,或許他該試試看,或許姜律師成了他的女人就會安心跟他過日子,忘掉那些海市蜃樓般的幻境。

如此想著,他臉上不自覺湧上一層微笑。

吳月看看他,知道自己目的已經達成了,便出聲笑道:「小龍,姜律師過來了,你們好好聊聊,我去那邊桌上看看。」

「好的,吳姐。」小龍對她恭敬地點點頭。

吳月來到林青這一桌上,剛才思思走開了,她是這次宴會的發動者,又是小主人,肯定要各個桌上應酬,因此不會一直坐的。

吳月坐在她的座位上,正好跟廖司令對面,身邊挨著沈玉荷。

「沈姨,今兒這羊肉好吃吧?」吳月笑著跟沈玉荷搭訕。

沈玉荷認識吳月,那天她花店開店的時候,去吃過飯,因此對她有印象,記得是林青的同學,便客氣的說道:「今兒吃的開心,你花店生意怎麼樣?雖然在小區門口,我都難得出去一次。」

「挺好的,謝謝沈姨關心。」吳月點頭微笑。

兩人聊天,吳月盡量不去看廖司令免得他不自在,會離開,好像見不得她似的。

可是慢慢的發現廖司令心思根本就不在她身上,只是跟慕離林青說話。

吳月心裡又不平衡了,便大著膽子插話,廖司令對她依然是不屑一顧,正眼都不看他一下。

吳月心裡那一肚子的委屈只能強壓著,故作沒事人似的跟沈玉荷聊天。

大約十點半的時候,慕離家的保姆打電話給沈玉荷詢問怎麼還沒有回家?

沈玉荷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啊,廖司令我得回去了,十點半很晚了,你們玩吧,十一點前我必須睡覺。」

「好,老嫂子我就不留你了。」廖司令站起身來,笑道:「我送送你。」

「媽,那我們也回去。」慕離站起身來,朝林青說道。

「不急,你們不急,在這兒多玩會,年輕人嘛,明天又是周末。」廖司令笑道。

廖思思聽到這邊動靜,也跑過來,勸道:「沈姨要走嗎?慕離哥林姐你們多玩會,客人太多顧不上你們抱歉啊。」

「這孩子,還真是客氣,你去忙吧,你爸爸陪了我們一晚上呢。」沈玉荷笑道:「我走了啊,慕離你們再玩會吧。」

「是啊,你們再玩會吧,我讓司機送老嫂子回去。」廖司令出聲笑道。

「爸爸媽媽,我不要走,我還想玩。」橙橙在一邊拽著林青的衣服大聲的抗議道。

小孩子一玩就會瘋的,根本不想回家,橙橙跟桔子兩人小孩子在後花園裡捉迷藏,玩的很是開心。

廖思思見狀走過去拉著他的手說道:「不想走,就再玩一會,要是你爸媽非要走呢,今晚上就在這裡跟姐姐一起睡好不好?」

「好啊,好啊。」橙橙拍著小手笑道。

而後又拉著桔子的小手很認真的問道:「桔子也一起好嗎?」

「當然好啦。」廖思思微笑著點點頭。

林青無奈的搖搖頭,嘆息一聲,「這孩子一玩起來就沒邊了。」

「難道由著他么?」慕離不悅的說道。

「呵呵男子漢嘛,是要頑皮一點,我喜歡。」說著,廖司令再次對沈玉荷做了個邀請的姿勢:「老嫂子,我的司機,您放心,絕對穩妥。」

「好,那我就做你的車回去。」說著沈玉荷跟廖司令一起向外走。

而廖思思趁勢拉著橙橙的說道:「小屁孩,還想玩什麼,跟姐姐說。」

橙橙又拉著桔子的手一起,三個人邊說便走開了。

慕離和林青只得又在座位上坐下,吳月笑道:「難得出來玩,反而明兒是周末。」

林青只得點點頭:「說的是呢,所以也就由著他了,平常在家裡基本上九點鐘就會上床睡覺的,小孩子要保證充足的睡眠時間。」

「看他跟桔子玩的多開心。」吳月望著遠處的橙橙笑著說道。

「鴻寶有些日子沒見她了,估計也快生了。」林青忽然想起袁鴻寶,不由對吳月說道:「你也抓緊啊,再找個親愛的,生個娃,這樣的人生才完整。」

「哎,哪有這麼容易啊,又不是市場里買菜,我著急別人不著急啊。」吳月如今在林青面前也不避諱她聊感情的事情,很是無奈的說道。

「也是,不過也別著急,該來的總會來的。」林青聽她這麼說,不由後悔自己剛才的話。

「我知道,正是這話,該來的總會來的。」吳月笑道。

就在這時,橙橙似乎跑的太急了,一個跟頭栽倒在地上,林青連忙站起身來。

慕離不悅的擰眉問道:「你幹嘛去?」

「我去看看橙橙。」林青有些心疼的說道。

「男孩子,摔一下沒事的,你乖乖在這兒坐著就好。」慕離用手輕輕彈著桌子,毫不在意的勸他,似乎摔得根本不是他兒子。

林青看了他一眼,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人卻向那邊走去了。

吳月見林青走開,難得跟慕離單獨相處,她笑著說:「將門無犬子,橙橙將來肯定不會差的。」

「不見得,沒看見護得這麼嚴實么,什麼事情都由著他。」慕離雖然是跟吳月說話,但是卻並不面對著她,眸光緊緊地追隨著林青。

「慕家跟廖家是世交么,難道見到老太太出來參加宴會。」吳月看似無意的問道。△≧.*.*△≧,

慕離聽了她的話,不由扭頭看了她一眼。

吳月立刻不好意思的解釋道:「我就是問問,呵呵,無話找話。」

「還行,老輩就認識的。」慕離還是雲淡風輕的回了一句。

「哦,怪不得廖思思天天都來我店裡買一束花送給老太太,說你請她去家裡吃飯。」吳月恍然大悟的笑道,「我還納悶呢,又不是親戚怎麼會天天喊家裡吃飯。」

「她這麼跟你說的?」慕離淡淡問道,聲音里聽不出一絲感情。

吳月點點頭,故作羨慕的狀的問道:「是的,聽說桔子也跟橙橙回家寫作業,家裡豈不是很熱鬧?」

「可不是么,熱鬧得很,你也想加入嗎?」慕離再次扭頭望著她,似笑非笑的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