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90章 不是協議的協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90章 不是協議的協議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推薦閱讀:

? 吳月聽他這話,直覺慕離是在說反話,可能自己話太多了,讓他厭煩了。

於是連忙擺手笑道:「我哪有資格去啊,軍長大人開玩笑了。」

「你不是林青的同學嘛!這種感情也很了得,想去就去吧,反正家裡熱鬧也不差多個人,只是我家裡喜歡和諧的熱鬧,記住這一點就好。」慕離的話似乎又不像說反話,他此時已經扭頭看向林青,吳月看不清他的表情,不知道說這句話有幾分真。

「謝謝軍長大人抬愛,那我閑了就去找林青玩玩,只怕她這一懷孕,也不能去上班了吧?在家裡可不是悶嗎,對了,可以來我花店玩,我這裡生態環境好。」吳月微笑著回道。

「好,你跟她說。」慕離淡淡的應道。

「軍長大人對不起啊。」吳月猶豫著跟慕離道歉。#_#

「嗯?」慕離似乎根本無心聽她說話,只是看著遠處的林青和橙橙。

「那個,那天江濤從部隊里回來,我不知道你批准他提前回來瞞著林青,告訴她了。」吳月很是糾結的說道:「軍長大人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都過去的事,以後長點心眼,林青是孕婦比較重要,有啥事要及時告訴我才是,其他的事都不是個事。」慕離依然沒有回頭淡淡的囑咐道。

「我明白了。」笑容驀然在吳月的臉上綻放,這是慕離在跟她暗示,允許她做他的線人。

雖然這是個不光榮的角色,但是吳月卻看成慕離對她的需要,對她的信任。

若非如此,他怎麼可能讓作為林青同學的她做他的線人。

這個線人無非就是跟他彙報關於林青的情況,傳達慕離某些意思,當然是通過同學聊天的方式,才勸說她。

通過那天早上林青跟慕離賭氣耍小脾氣躲在她的花店裡,不讓慕離送她去上班這件事,吳月就明白,林青想繼續上班,不讓慕離對自己過多干擾。

而慕離卻希望她回家待產,不要再上班了。

林青現在推遲一個小時上班,提前一個小時上班,她自然是看在眼裡的。

因此慕離那些話的用意雖然很隱晦,但是吳月很是心領神會。

她為此感到激動,似乎是跟慕離站在同一條戰線上,時間長了,未必不會從戰友變為親密愛人。

如是想著吳月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只是在慕離即將轉過頭來的那一刻收斂了。

「明白就好,相信你是個聰明人,以前就做的很好。」慕離的話依然很籠統,卻讓吳月更加有信心。

她想到那次給慕離提供情報,說林青經常坐一個男人的車出去應酬,他還送她回家。

她更想到他曾經跟他說過,朋友妻不可欺對女人也是一樣的,她牢牢記住,表面上再也不敢對他動什麼歪心思。#

或許這些就是他說她聰明的地方吧?

想到這裡吳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那天早上,你來花店找林青,其實她就在我花店裡,只是我不能說。」

「我知道。」慕離沒有表現出意外。

「你走後我送她去的公司。」吳月繼續向他彙報。

「你做的很對,只是當時應該給我一些暗示,若是林青沒有讓你送她去公司,若是……」慕離並沒有繼續說下去,他說話總是很隱晦。

吳月卻已經明白他的意思了,連忙出聲承諾:「以後,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林青有你這樣的好老公,真是幸福,只是有時候可能身在福中不知福。」

「正是這話。」慕離點點頭。

兩人說話間,林青向這邊走來,吳月有些擔心的問道:「林青會不會怪我?」

「你覺得呢?」慕離依然沒有看她,只是淡淡的反問。

「肯定不會,我即便是說了不該說的話,也是為她好。」吳月只得試著如此回答。

慕離沒有說話,似乎是默許了她的話,林青重新回到座位上坐下,抱歉的朝著吳月笑笑:「橙橙,這孩子真是不聽話,再給他半個小時,真得回家了。」

「林青由著孩子玩吧,你現在懷孕了,別生氣啊。對了,還上班嗎?」吳月想到先前跟慕離聊的話,試探著出聲問道。

「還上班?」林青也不是傻瓜,吳月跟慕離單獨帶了那麼長時間,難保兩人不議論她,不由警覺的問道。

吳月當然也不傻,連忙笑道:「我是問你明天還加班嗎?」

「不加班了,現在上班時間都被砍了。」林青很是委屈的說道。

「幸福吧,我倒是想享受這樣的待遇,沒有啊。」吳月自嘲的笑笑:「我可是當你另類恩愛啊。」

「好吧,那我不說了。」林青笑道。

半個小時后,林青跟慕離帶著橙橙從廖家告辭回家。

在路上,慕離想到橙橙的表現很不懂事,到點不回家睡覺,還玩的那麼瘋。

忍不住出聲教訓他:「橙橙,你今天表現很糟糕,爸爸很生氣你知不知道。

「爸爸,橙橙玩的很開心,你幹嘛生氣啊,思思姐姐說,明天是周末可以盡情玩的,而且我這不是早回來了嗎?」橙橙不滿慕離的說教,更多的話來回擊他,而且很是理直氣壯的。

「你小子什麼時候學會頂嘴了!」慕離很是意外的從後視鏡看著他,「看來我該好好管教你了。從明天開始在家裡給我練習毛筆字,每天一百個,完不成不能玩。」

「毛筆字?」林青不由詫異的出聲問道。

「怎麼你有問題?」慕離不悅的反問道。

「這麼小,就聯繫毛筆字還每天一百個是不是太苛刻了。」林青有些擔心的說:「即便是大人,一百個也不容易呢。」

「要不,能磨練他的耐心么!」慕離聲音中有不容置疑。

「還不如帶到部隊訓練他呢。」林青不由嗤笑道,「這麼點孩子,讓他像個小老頭一樣在桌前帶著眼睛寫毛筆字?」

「這是個好辦法,告訴你,我小時候也練過。」慕離扭頭看向她:「你怎麼最近老跟我唱反調?我教育孩子你也干涉,這樣好嗎?我說話還有沒有威信了?」

「我不是干涉,我只是覺得你的要求太苛刻了,一百個毛筆字,練十個就不錯了。」林青不由嘆了一口氣,「既然練,就不要應付,要真正有效果。」

「那這樣,每天五十個。上午二十五個,下午二十五個。」慕離退了一步。

橙橙還想說什麼,林青給他使了個眼色,他就不敢吱聲了。

第二天,慕離果然是不讓林青帶橙橙出去玩。

本來林青想出去購置點生活用品,但是慕離卻不讓她帶著橙橙,弄得她心情也沒有了,隨便給保姆列了個膽子,讓她幫著買。

橙橙被慕離逼著在房間里練習書法,眸中含著淚水,很是不情願。

可是又不敢違背慕離的命令,對他橙橙還是很膽怯的。

雖然最近他對他態度寬容很多,甚至還能撒撒嬌,但是在坎上,他依然不敢得瑟。

慕離在房間里陪著橙橙練了會毛筆字,擔心林青跟他鬧情緒。

便讓橙橙一個人練著,他回到室里,林青正躺在床上看手機。

他連忙出聲制止道:「別看手機了,出去玩玩吧。」

「沒心情,東西已經讓保姆去買了。」林青頭也沒有抬,繼續看手機。

慕離不由皺起眉頭,不悅的說:「老婆,乖,聽話。」

「去哪兒玩?你把我和橙橙圈在家裡就好。」林青更合適不悅。

「你呀,哪有跟孩子一個鼻孔出氣違抗家規的媽媽,昨兒橙橙確實不像話,難道我管教他不對嗎?」慕離忍著性子好聲勸說。

以前盼著懷孕,總是懷不上,可是現在懷上了,兩人之間又莫名的恆生許多矛盾。

慕離知道這樣不好,對林青的情緒不好,自然就對她肚子里的胎兒不好。

林青卻不領情,她一個跟斗翻身起來,冷冷的說道:「好煩人,又不是盛夏,為什麼總有隻蒼蠅嗡嗡響。」

說著她轉身走去房間,慕離無奈的笑笑,只要她不再趴在床上看手機就好,說她蒼蠅就蒼蠅吧。

慕離跟林青從樓上下來,林青並沒有在房間里逗留,而是徑直走出大門。

慕離連忙追上去問道:「老婆,你去哪兒?不是說不上街嗎?」

「我走出隨便走走行不行?」林青有些不耐煩的說,「你若是也閑的無聊,那就跟在我後面好了。」

慕離覺得她也不會走遠,都沒有拿手袋,也就是沒有拿錢包,只是手裡握著一個手機而已。

便爽快的一揮手,「你儘管去吧,我陪著橙橙繼續練習書法。」

林青朝他笑笑,很是疑惑的問道:「你當真放心我出去?不怕我路上有個閃失,走路摔倒?又或者被人拐去?」

「怎麼會呢,你又不是小孩子。」慕離不以為然的搖搖頭。

「哼,我才不信呢,你只管偷偷跟著吧,反正我就在這附近轉轉。本來想帶著橙橙出去玩的,讓你弄得一點心情都沒有。」林青嘟著嘴埋怨道。

「好了,我管教孩子你就別管了,儘管出去逛逛免得心煩,等你回來橙橙就會寫完字,你們再玩。」說完慕離便轉身回去了。:\\、[email protected]浮生\//

林青故意揚聲問道:「真不跟著了?」

慕離回到房間里,終究是覺得放心不下,便讓橙橙自己練習。

他這樣陪他練習也不是個辦法,畢竟他的時間有限,應該給幫他找個書法老師。

想到這裡,慕離忽然想到廖司令的書法很是了得,從小廖思思跟他學習,自然也是深得真傳,寫得一手漂亮的毛筆字。

便想請廖思思來教橙橙練書法,但是又有所顧慮。

她也是一個愛玩的大孩子,怎麼可能教好橙橙,昨天晚上就是她慫恿他玩的。

如此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只得另想辦法尋個好老師。^_^

看過《軍長先生我愛你》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