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92章 也打開了進入慕家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92章 也打開了進入慕家的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推薦閱讀:

? 錢能生存,因此他的字必須成為商品,但是這個商品若不是有緣的知音,他是不會買的。

物以稀為貴,再加上他的名氣,因此便有了一字千金難求的柳飛字。

吳月在慕離面前確實說了大話,但是那些事情是事實,只是柳飛能不能買她的賬還是個未知,畢竟他的脾氣向來讓人難以捉摸,若非早就成大富豪了。

多少達官顯貴,商業大亨,跟他求字都被他拒絕了。

如果不是吳月另一個表哥副市長極力維護,只怕他的書法協會的會長也早被擼了。

雖然副市長護著柳飛,但是副市長家裡卻沒有一副他的字,因為柳飛覺得這個維護他的親戚不配擁有他的字,就是這麼倔強清高執拗的一個人,說白了就是迂腐!#_#

對於他能否去慕家給橙橙做書法老師,吳月心裡還真沒有底。

但是為了能打開進入慕家的門,她必須促成這件事,不管付出什麼代價。

半個小時后,吳月來到柳飛的家裡。

柳飛正在揮筆書寫,吳月不敢打擾他,只是靜靜地站在一邊看。

直到柳飛寫完字,這才直起腰來笑道:「表妹?今兒怎麼有空來我這裡?」

「讓我看看你寫的是什麼?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也!」吳月念完后,不由拍手笑道:「表哥真不愧是錚錚鐵骨的好男兒。」

「表妹這是誇我呢?還是笑我?」柳飛放下手中的筆,指著沙發對吳月說:「坐,我給你沏茶。」

吳月看著柳飛忙活,並不制止,很快一壺飄著春天芳菲的清茶泡好,倒在兩個青瓷茶杯里。

「我當然是誇表哥了,如今像表哥這樣大丈夫已經是珍稀了。」吳月不由嘆口氣。

「其實我算不得什麼大丈夫,不過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罷了。」柳飛搖頭笑道,並端起茶杯輕啜一口,「不錯,這是上好的碧螺春,表妹嘗嘗。」

吳月點點頭,也輕啜一口,點頭笑道:「果然是極好。」

「表妹,你今兒肯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柳飛坐定后,望著吳月直入主題。

吳月點頭笑道:「正是有事求你,你可一定要幫我這個忙。」

「你知道我的三不賣。」柳飛笑眯眯的說。

「我不是幫人買你字畫的,你看我花店開業都沒有求您的字鎮店,怕糟蹋了,我自己都不落忍。」吳月表示了解的笑笑。

「我就喜歡錶妹這一點,從來不做我為難之事,只會解我於水火之中,大恩不言謝,表哥我是記在心裡的。」柳飛很是感激的笑道。#

「可是,這次我想為難表哥。」吳月有些糾結。

「說吧。」柳飛再次輕啜一口香茶。

「能不能教個喜歡書法的孩子,每個周末,時間由你來定。那孩子是我同學的娃,特別聰明,我是看他有可造之材,才會大著膽子跟表哥求這個的。」吳月望著柳飛,眸中充滿了哀求,似乎他若是不同意,她會很傷心的。

從來沒有見過吳月這樣子,即便是她被離婚的時候,也沒有這麼脆弱過。

柳飛有些不忍心拒絕,畢竟從前吳月幫他很多,而且從不跟她求字。

有時候柳飛高興了,說要送她幾個字,可是吳月卻笑說,她對書法不懂,要著也是糟蹋了,還是留著送給懂的人看,那才是無價之寶。

現在吳月有求於他,柳飛怎麼能拒絕呢?可是不拒絕又違背了他的原則。

看著他為難的樣子,吳月又出聲說道:「表哥,你只管指點他寫,不用給他示範,這樣你的字也不會留下,我閨蜜的孩子你就當我的孩子,如此,你還能推辭嗎?」

「這……」柳飛好像是無法拒絕,如果是她的孩子,肯定不能拒絕。

「表哥,林青在我回國后幫我很大的忙,在大學里我們就是很好的朋友,或許你也見過她呢,不知道你有沒有印象。」為了加大讓柳飛答應的籌碼,吳月連學生時代的事情都搬出來了,反正柳飛不記得不代表沒有。

「這個,哦,林青?好像名字聽說過,一時想不起起來了。」柳飛努力的搜尋著記憶,終究是放棄了。

「表哥,你就別想了,關鍵是那孩子值得教。」吳月繼續勸說,「要不,就算給我一個面子,你先教教看,不過是周末一個半個小時的,又不耽誤時間,如果教的不爽就不教了,那是孩子不是學書法的料,也怨不得你。」

柳飛還在猶豫,別說沒給過一個八歲的孩子教過書法,就連那些有些造詣的書法愛好者他都沒有教過。

吳月怕他不答應繼續說道:「你就當去玩玩,指點下孩子行嗎?就當是我家。」

「可那是你家嗎?」柳飛見她如此迫切想要他去教那孩子學習書法,不由好奇,這個林青跟吳月好到這樣的程度,像一個人似的,從前他怎麼不知道?

吳月臉上露出些許的尷尬,「表哥我這不是為了讓你感覺自在嘛,好閨蜜當然跟我家一樣。」

「好吧,我答應你,但是只是去指點一下,什麼時間多久,這個我說了算。

」柳飛終於鬆口了,從來沒有見過吳月這樣求過人,即便是在她最失意的日子裡。

對這個表妹,柳飛還是很同情的,不幸的婚姻,造就了她的悲劇。

難得求他一次,即便是違背原則也要答應,算是對她的一種安慰吧。

「表哥,謝謝你。」吳月激動地眼淚就要流下來了,伸手抓住柳飛的手,緊緊地握著。

看她激動地樣子,柳飛心中的疑惑更大了,好像其中的事不像她說的那麼簡單。

「還有,我不要報酬,只是指點下孩子而已。」柳飛說出他最後一個要求。

「表哥,我都答應你。」吳月使勁的點點頭。

「你答應我沒用,我不想在這些事情做過多的糾纏,你先跟他們講好,我只管去指點孩子就好。」柳飛伸手擦擦她滾落下來的眼淚,寵愛的笑道:「多大人啦,還像個孩子。」

「表哥,謝謝你,我沒想到你會這麼寵我,竟然會答應我,我讓你為難了。」吳月感動的是柳飛對她的應允。

「傻丫頭,你永遠都是表哥心中的小妹妹,為你做事,表哥不用原則套。」柳飛拍拍她的肩膀,柔聲笑道:「我新認識一個哥們,妻子車禍去世了,沒有留下孩子,改天介紹你們認識下。」

「謝謝表哥,好,那就聊聊看,我是真想成家,有個自己的孩子,林青都懷上二胎了。」吳月不由嘆息一聲,她說的是真心話,聲音里充滿了羨慕。

「會的,家會有的,孩子也會有的。」柳飛輕輕將她攬在懷裡,拍著她的肩膀安慰她:「那個哥們很不錯,你用心交往下試試看,或許就合適了。」

吳月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她的心事無法跟柳飛說。

再說,慕離帶著橙橙從吳月的花店出來,心中有失望,也有期待。

期待的是如果柳飛真的能指點橙橙學書法,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失望的是,林青竟然不在吳月的花店裡,那她會去哪兒呢?

「爸爸,為什麼不給媽媽打電話,問問她在哪裡?」橙橙似乎是看出慕離的心事,仰著小臉建議道。

「好,那爸爸現在就打電話。」慕離點點頭。

還好,林青的電話能接通,但是她卻告訴慕離,中午不回家吃飯了,跟路曉在外面吃。

慕離聽了心中很是不悅問道:「不是說就在小區里散散步嗎?怎麼又跟路曉在一起了。」

「她打電話約我,我就出來了。」

「這次是真的?」

「……」

「真的?」

「那你也出來吧。」林青無奈的只得邀請他。

慕離正巴不得此事,連忙答應:「好,說地址,我們馬上過去。」

林青這次是真的跟路曉在一起,本來她沒打算告訴路曉她懷孕的事情,怕她會想起上次她懷孕的事情會難過。

是凌安南告訴路曉的,路曉雖說想到自己很傷心,但是她更為林青開心。

一見面還責怪她怎麼不在第一時間告訴她懷孕的事情,讓她也高興高興。

林青則跟她道歉上次拿她做擋箭牌的事情,現在真相可以說了。

就是為了天成集團那個合作案,路曉說,她猜到了,就算不是為公司,需要她,她也會毫不猶豫的衝上為她做擋箭牌。

兩人聊著,慕離和橙橙到了,一起吃過午飯後,本來林青是想跟路曉一起逛街的,但是聽到慕離說下午吳月可能陪著柳飛去家裡,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回家的路上,林青問慕離,是不是又去吳月的花店找她了。

慕離卻問她,出去跟路曉玩,為什麼不打個電話,家裡人都很著急。

林青知道自己理虧,便不再糾纏這個問題,而是跟慕離說,他倒是挺會知人善用的。

柳飛是吳月的表哥,估計也就只有她能請的動他,給橙橙做書法指導老師。

慕離見她好像很了解吳月和柳飛似的,不由問道:「你也認識他嗎?」

「我認識他,但是他不一定認識我,在上學的時候,吳月整天跟我們炫耀她這個天才書法家表哥,而且他確實拿到過很多獎項。」林青臉上帶著興奮,為柳飛能來家裡而開心。^半.*/浮*生~.com更新快

若非她才不會乖乖的跟著他們回家裡等,一定會跟路曉逛一下午的商場超市。

其實,慕離倒是沒有信心,吳月真的會把柳飛請來,如果真的這麼好請,柳飛就不是柳飛了,他只是找個借口讓林青回家而已。

但是聽了林青的話,他忽然覺得或許,橙橙的書法指導老師的事情就讓吳月給辦成了。

林青拿出手機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她不由催促慕離:「你快點開。」

「幹嘛?」慕離不解的望著她,從前她總是讓他慢點開,安全,今兒卻變了。

「我這衣服能見客嗎?」林青有些煩躁的回道。

「不是穿著跟路曉見面的嗎?」慕離更是詫異了,林青什麼時候開始如此注重儀容了。^_^

看過《軍長先生我愛你》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