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93章 學長學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93章 學長學妹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路曉是好閨蜜,穿什麼衣服無所謂的。」林青似乎感覺到自己的情緒不妥,略微收斂一些,淡淡的回道。

「那個柳飛是不是跟你……」慕離忍不住出聲相問。

「打住!他記得我是誰?」林青不悅一擺手,扭頭望向車窗外。

橙橙坐在後座上,很是好奇的問道:「那個柳飛叔叔真的很厲害嗎?」

「當然寶貝,他要是真同意教你學書法,你就好好學,人家可是書法大家,家學淵源。」林青的聲音里充滿了崇拜與尊敬,這讓慕離很是不舒服,從來沒有看到她如此在乎一個人。

就連當初她第一次見沈玉荷都沒有這麼緊張,慕離心裡醋意翻騰。#_#

「能不能成還不一定呢,別高興得太早,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林青詫異的望著他,不解的問道:「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到底是想還是不想呢?」

「我想就能成嗎?誰知道吳月分量夠不夠請動柳飛那尊大佛。」慕離嗤笑。

「這個就等著看吧,既然她能跟你開口,會不成事嗎?」林青也跟著嗤笑。

「你什麼意思?跟我什麼事?」慕離反應很激烈。

「你自己知道。」林青再次將頭扭向車窗外,懶得搭理他。

「你倒是說,管我什麼事?如果你不想讓柳飛來教橙橙,那咱們就回了,現在還來得及。」慕離見她躲開,也來勁了,他心裡正不舒服呢,預感到柳飛跟林青之間會有些什麼。

「隨你的便。」林青頭也沒有回,冷聲。

「爸爸,老師說,說好的事情不能反悔。」橙橙適時的一句話,堵住了慕離的嘴。

沒有讓事情進一步惡化,到了打電話阻止吳月請柳飛知道橙橙學書法的地步。

回到家裡,剛在客廳坐下,慕離就接到了吳月的電話,說他們已經在小區門口,大約十分鐘后就會到。

林青正好坐在慕離的身邊,電話里吳月的聲音很大,她自然聽得見。

還有十分鐘,時間好緊張,林青立刻起身上樓。

慕離在她身後冷笑:「至於么。」

她腳步停頓了一下,終還是上樓去了。

不到十分鐘,吳月帶著柳飛出現在慕家門口。#

慕離熱情的將他們迎進屋子裡,柳飛跟慕離有過一面之緣,只是沒有想到會是他。

不由驚叫一聲:「這不是軍長大人嗎?」

慕離笑笑:「柳兄喊我名字就好,在家裡不必用那些頭銜稱呼。」

柳飛也笑笑:「那好,我就稱呼您慕兄了。」

「這樣好,親切,來快坐下。」慕離招呼著吳月和柳飛坐下。

保姆端上茶和水果點心,吳月很是受寵若驚,有些激動,忘記了若不是跟著柳飛一起來,她怎麼可能享受這樣的待遇,很是不好意思的笑道:「軍長大人,您真是太客氣了。」

「應該的,柳兄是書法界的泰斗,怎好怠慢?」慕離很是真誠的說。

「慕兄誇獎了,我不過是略懂些而已,主要是現在毛筆字已經非主流用字,會的人少罷了。」柳飛很是謙遜。

「這是犬子。」說著慕離將橙橙拉倒柳飛面前,「快叫柳老師。」

「柳老師好,我很崇拜您。」橙橙小小年紀卻一點不怯場,臨時發揮的問候語讓慕離很滿意。

「是嗎?崇拜我什麼?」柳飛笑眯眯的望著他,第一眼就已經喜歡上這個孩子了,他清秀的小臉有林青的影子,那雙眼睛顯得特別聰慧。

「柳老師字好,我喜歡毛筆字就崇拜柳老師。」橙橙很認真的回答。

「哈哈,小傢伙不簡單呢,小小年紀就喜歡毛筆字。」柳飛開心的笑道。

「所以,我想跟您學。」橙橙很會對話,自然將話題引到這個問題上。

柳飛卻有些為難的看著他,似乎在猶豫,他不知道要給軍長大人的孩子指導書法,若是平常人家的也就罷了,可是……

吳月見他不接話,著急了,用胳膊輕輕碰碰柳飛的胳膊,給他使個眼色,不是說好的嗎?怎麼又變卦了。

柳飛無辜的望望他,我不知道是軍長大人的兒子,否則說什麼也不教。

來都來了,你又反悔?吳月用眼神威脅他,不答應,我就不認你這個表哥了,看著辦吧。

柳飛恨恨的望著她,算你狠,給我下套呢這是。

「柳老師,你不喜歡我嗎?」橙橙見柳飛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看向吳月,很是擔心的問道。

柳飛這才回過頭來,笑道:「當然喜歡你,這麼乖巧懂事聰明的孩子。」

「可是,那你為什麼不答應教我書法?」橙橙很是不解的問道:「你們大人都喜歡口是心非嗎?」

他的話一出口,吳月忍不住噗嗤一下,這孩子,還真是精靈古怪得很。

他的話,夠柳飛喝一壺的,看他怎麼回答,還能推辭不。

柳飛不由笑道:「我們大人不喜歡口是心非,喜歡幸災樂禍。」

吳月一聽,就知道說她,但是也不回話,就是微笑的看著他們,等待柳飛給橙橙答案。

而慕離一直靜靜地看著,並沒有說話,他的心在林青身上。

都這麼久了,怎麼還沒有下來,換身衣服那麼費事嗎?

難道還需要塗脂抹粉精心化妝嗎?除了結婚的時候,他還沒見過林青在梳妝台前超過十分鐘以上。

她不喜歡濃妝艷抹,基本上就是用點乳液,算是喜歡素麵朝天。

橙橙聽不懂柳飛的話,忍不住出聲問道:「柳老師,幸災樂禍不好,你們喜歡喜歡?」

「這個,唔……」柳飛也不知道怎麼跟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孩子解釋了。

就在這時候,林青從樓上走下來,橙橙正好對著樓梯,開心的笑道:「媽媽,柳老師來了。」

於是大家的眸光不由轉向樓梯,只見林青身穿一件鵝黃綠滾邊旗袍,正款款而下。

哇,女神,她還是那麼美,柳飛不由在心裡興奮地呼喊,沒差點噴鼻血。

與此同時,他決定即便是軍長大人的孩子他也教定了,誰讓他也是林青的孩子呢。

吳月同樣被林青驚艷到了,平常不是休閑服就是職業套裝的她,今兒竟然換了風格。

頭髮高高盤起窩在腦後,露出光潔的額頭,面若三月桃花,嫣然綻放。

旗袍裝完美的勾勒出她玲瓏的曲線,更添幾分柔媚妖嬈。

慕離看到林青同樣眼前一亮,但是他隨之陰沉。

她最喜歡的一件衣服,今兒穿上了,當然不是為他。

沒有哪個老公願意看到自己老婆在別的男人面前賣弄風姿。

此時的林青就是慕離眼中賣弄風姿的人,這讓他很不爽,甚是後悔,為什麼同意讓柳飛來教橙橙書法,他既然是吳月的表哥,怎麼可能不會跟林青認識。

如今倒好,招狼入窩了,不定什麼時候,老婆都不是自己的了。

就在慕離胡思亂想的時候,林青已經來到客廳,她先是恭敬的朝著柳飛躬身問候:「柳學長,很榮幸你能屈尊大駕光臨寒舍……」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慕離伸手抓住她的胳膊一拽,就跌坐在他身邊的沙發上。

「夫人如何這般失禮?客人都來了一會子了,你才下樓,可見不是用心的。」慕離咬文嚼字,聲音中掩飾不住的醋意升騰,他哪是在教訓林青,分明是告訴柳飛,不要以為我夫人多稀罕你,口是心非而已,若非早下樓等著你了,吳月又不是沒提前打電話說。

林青跌坐在慕離的身邊,臉色頓時羞紅如天邊晚霞,如此反而更添風韻嫵媚。

柳飛都看直眼了,根本沒有聽出慕離畫外音,連忙笑道:「無礙,柳青學妹,難為你還記得我,柳某才是深感榮幸。」

吳月感覺到氣氛不對,連忙笑著打圓場,「表哥,還是回答橙橙的問題吧。」

柳飛立刻點頭笑道:「好的,橙橙對不起啊,讓你久等了。」

「沒關係的柳老師。」橙橙一臉大度的微笑。

「我答應教你寫書法,但是我有原則的,你能接受嗎?」柳飛雖然心情激動,答應了教橙橙,但是依然沒有忘記他的原則。

「柳老師請說,我能接受。」橙橙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

柳飛點頭笑道:「好,我喜歡這個性,柳老師不寫字示範,但會教你如何運筆走勢等等書法基礎知識,還有就是每周兩節課,具體時間我來定,到時候電話提前聯繫,安排在周六周日,你看可好?」

「行,絕對沒有問題,謝謝柳老師。」橙橙像個小大人一樣,跟柳飛聊好了家教的事情。

慕離沒插上嘴,柳飛壓根就沒有問他們家長的意見,但是既然答應了的事情,又不能反悔,心中很是窩火。

但是臉上卻平靜如水,看不出他內心的波瀾。

柳飛跟橙橙商定后,這才抬頭笑著望向慕離和林青,「慕兄,林學妹你們覺得怎麼樣?」

「都敲定了,還問我們幹嘛?」慕離微微一笑。

他的話讓柳飛臉上有些許的尷尬,林青不由碰碰他的胳膊,有說話這麼直接的嗎?孩子把家長應該做的事情搞定不好嗎?

慕離側臉朝她勾了勾唇,林青卻沒有讀懂他的意思。

而後慕離才揚聲笑道:「當然我們作家長的會全力以赴支持,柳兄,橙橙需要準備些什麼東西,你列個清單來,我去買。」

「我去拿紙筆。」橙橙連忙站起身來。⑧±妙.*筆⑧±閣⑧±,o

「鋼筆和普通的紙就好。」柳飛不放心的叮囑一句,他怕橙橙拿出毛筆和宣紙。

「柳兄是怕墨寶留在我們家嗎?」慕離似笑非笑的望著他,出聲問道。

「這是我的原則,字跟人一樣,懂得欣賞便是千金也求得,若是不懂欣賞,不過是幾個方塊字而已,說不定還入了茅廁。」柳飛微微一笑,風骨盡顯。

「如此說來,是笑話我慕某人不懂欣賞咯?」慕離淡聲反問道。

「當然不是,我常在矛盾中,常常不得已用字換錢維持生活,卻又怕字只是錢,因此留墨,常謹慎又謹慎,不在慕兄,在我的古怪,畢竟很多事非我們所能預料掌控的。」柳飛說的很隱晦,似乎藉機聲明他的立場,並不是解釋慕離的問題。

可是這些解釋與不解釋有什麼相干?畫蛇添足之舉。

可見他只是想向某個人表白什麼,至於什麼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慕離已經感覺到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