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094章 大人的世界看不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94章 大人的世界看不懂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推薦閱讀:

? 「我不是說過會全力支持你嗎?柳兄還擔心什麼。」慕離微微一笑,對他的話不可置否。

柳飛尷尬的笑笑,感覺到自己微微有些那麼一些失態。

來日方長,以後有的是相處時間,他站起身來,跟慕離和林青告辭。

吳月還不想走,她望著柳飛,「這就走么?」

「你多玩會吧,我還有個活動。」柳飛輕笑。

吳月看看林青,林青正要點頭,慕離卻用眸光制止了她。#_#

吳月即便是傻也看得出來,只得笑道:「我同你一起,忽然記起花店裡還有事。」

兩人從慕家告辭出來,回到車上,柳飛扭頭看著吳月。

吳月被他看得很是不自在,不由出聲問道:「表哥,我臉上有東西嗎?」

「你臉上沒有東西,但是你心裡藏著東西。」柳飛瞭然一笑:「我說呢,你怎麼會巴巴的來求我,原來……」

後面的話他沒有說下去,吳月不由慌張,難道柳飛已經看穿她的心事,現在的她,掩飾的還不夠好嗎?

既然柳飛都能看出來,慕離和林青又怎麼想?

想到這這裡吳月不由說:「表哥你把話說完,原來什麼?」

她需要驗證自己的猜測,柳飛的想法已經存在,她需要知道。

「你是不是也嫁一個軍官?對了,曾經不是追求過一個司令么?後來怎麼就沒動靜了。」柳飛嘴角微揚,他是不會把實話告訴吳月的,畢竟那些也是他的猜測,而且他要給她留些面子和空間才好。

吳月聽了他的話,不由鬆口氣,原來他並沒有看出來。

「多少年前的事,你也記得,不過是暢暢同學的爸爸,走的近些而已。」吳月淡淡一笑,對廖司令的熱情確實已經成為過去式了。

柳飛沒有再說什麼,將吳月送到華店門口,他便離開了。

而此時在慕家,林青和慕離坐在沙發上,誰也沒有說話。

橙橙感覺氣氛有些壓抑,便主動挑起話題,「媽媽,你今天好漂亮啊。」

沒想到這個話題卻是導AA火AA索,把慕離那顆快要爆炸的心點燃了。

「漂亮?簡直就是風騷!」他出口毫不留情。#

林青坐不住了,剛才他對她的行為已經嚴重影響到她在學長面前的面子,也正憋著一肚子火呢,加上聽了慕離的話,她忍不住憤怒:「在孩子面前,你留點口德行么!」

「你都不要形象了,我憑什麼留口德?垃圾!」慕離的憤怒無法阻擋的泛濫。

「慕離,我哪兒不要形象?誰是垃圾?當著孩子的面有你著糟蹋人的嗎?」林青跟慕離結婚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被他罵作垃圾,心中難免委屈,淚水潸然而下。

橙橙嚇壞了,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不過是一句熱場的話,怎麼就招致爸媽吵起來了。

大人的世界他不懂,真的不懂,但是林青的眼淚,清晰的落在他的眼前,他懂,媽媽這是傷心了。

於是,他忐忑不安的走到林青身邊,輕輕用小手擦乾她的眼淚,很難過的說,「媽媽,不要哭了,是橙橙錯了。」

林青一把把他攬在懷裡,忍不住哽咽難語,慕離太莫名其妙了,讓她在孩子面前也沒有臉。

慕離知道自己的話重了,很想挽回,張了張口,但是終究沒有說出什麼來。

就在這裡,沈玉荷從外面走進來,一邊換鞋,一邊揚聲問道:「橙橙,你的書法老師來過了嗎?」

林青聽到沈玉荷的聲音,連忙悄悄擦擦眼淚,不能讓她看到。

將橙橙從懷裡推開,然後讓他坐在她身邊的沙發上。

沈玉荷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走過來笑著問道:「怎麼了?是不是人家沒同意?」

「同意了。」三人竟然差不多同時說出聲。

沈玉荷不由放心的鬆口氣,「那就好,這樣以後橙橙就可以跟著名師學習國學休養了。」

「可不是么,還沒開始學呢,已經有人開始行動,穿上旗袍了。」慕離嗤笑。

「慕離,你怎麼這麼說話?」沈玉荷不悅的皺起眉頭,剛才有個老姐妹打電話來找她有事,所以才沒有在家裡,難道錯過了什麼故事?

「媽,我就是開個玩笑。」慕離輕鬆地笑笑,「看看林青這旗袍穿著多嫵媚,標準的舊上海風情。」

「是好看,林青的身段穿什麼都好看,想穿就穿吧,再過幾個月只怕就穿不了了。」沈玉荷不知狀況,介面笑道。

「媽,您誇我了。」林青心裡委屈,但是在沈玉荷面前卻不敢表現出來,看慕離的架勢,巴不得她說出來,這樣正好名正言順的在沈玉荷面前跟她辯論一番。

她偏偏不讓他得逞,反正忍者神功她用起來得心應手。

「不過懷孕了,還是穿寬鬆的衣服比較好。」沈玉荷輕聲叮囑道。

「媽,我知道了,這就上樓換下來。」林青順勢站起身來,笑著說。

沈玉荷點點頭,慕離也跟著她上樓去,橙橙在客廳里跟沈玉荷玩。

回到室,兩人之間說話就更無所顧忌了。

慕離雙手抓住林青的肩膀,冷冷的問道:「你跟柳飛早就認識?」

「大名鼎鼎的柳飛是學長,誰不認識?」林青一臉的淡然,雖然柳飛是吳月的表哥,但是他們的交集並不多,可以說林青從來沒有期待柳飛會記住他,那麼受歡迎的一個人。

「你暗戀他?初戀?」慕離從林青眸中捕捉到了那一絲仰慕之情,再次醋意升騰。

「沒這麼嚴重,只是崇拜而已。若非你會接受吳月幫你請他做橙橙的書法老師嗎?他的才華有目共睹。」林青依然聲音淡然,她明白慕離的心思,盡量不去惹怒他。

「你現在是我的老婆,我不許你對別的男人有想法。」慕離終於說出他的想法。

「想要我怎麼做?」林青淡淡的反問。

「柳飛來的時候,我陪著就好了,你就不要穿著奇葩踩著高跟鞋出來應酬了,你現在懷孕了,安全第一。」慕離亦是淡聲回道,他盡量不用聲音的語氣,以免引起林青的反感,

「給他的電話號碼不是你的嗎?當然是跟你聯繫,由你招待,我不攙和,有事別找我。」林青說完,便拿著睡衣進了浴室。

心裡不舒服,不想在慕離面前換衣服。

再次從浴室出來,林青已經換上舒服的家居服。

樓下傳來橙橙的笑聲,還有一個女孩的聲音,好像是桔子的。

林青不由暗笑,他們行動倒是蠻快的,這就上門了。

來到樓下,果然是姜律師坐在沙發上正跟沈玉荷聊天。

看見林青連忙站起身來,躬身笑道:「軍長夫人,周末沒出去玩玩嗎?」

「姜律師不也是沒出去?」林青笑著反問道。

「我陪桔子在家玩,聽橙橙打電話說,軍長大人給他請了一位書法老師,桔子非法。」姜律師倒是沒有避諱她的來意,這讓林青心裡那一絲不快頓時煙消雲散。

「好啊,一個人也是教,兩個人也是教,想那柳飛學長肯定不會拒絕的。」林青點頭應道。

「柳飛學長?就是市裡很有名的書法大師嗎?」姜律師眸中露出興奮地表情。

林青點點頭,笑著問道:「你也認識他?」

「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人物,軍長大人竟然能請到他給橙橙教書法,真是太好了,這樣桔子也好跟著沾光。」姜律師開心的笑道。

「聊什麼,這麼開心?」她們正聊著,廖思思走進來。

林青不由笑道:「思思也來了,今兒家裡又熱鬧了。」

「可不是么,喜歡這樣子家裡熱鬧。」沈玉荷笑道。

「沈姨,我給您又帶了一束花。」說著廖思思從身後拿出一束康乃馨。

「思思每次來都帶花給我,家裡都快成花店了。」沈玉荷笑的合不攏嘴,她喜歡花。

「吳月姑姑給我一張vip卡,買花方便。」廖思思將花交給保姆。

保姆嘟囔著:「家裡已經沒有瓶子插花了。」

林青笑著說:「酒瓶子也行,那些酒瓶子也挺好看的,插花會很漂亮。」

保姆依然是不情願的拿著花束進了書房,心裡想著,太太就是好心,這花分明是道具,不過是討好老太太在慕離那裡加分罷了,就該把她的花給扔了,這樣下次就不會送了。

林青抱歉的朝廖思思笑笑:「侍弄這些花,是保姆的額外工作,她有些小情緒。」

「不礙事的,以後我來幫忙換水,甚至我還可以幫她做菜,其實我也能燒的一手好菜呢。」廖思思很是自信的說。

「真的嗎?想不到你還會下廚。」林青覺得不可思議,堂堂的將軍之女。

「是真的,不如今晚上我就露一手。」廖思思笑道。

此時保姆已經拿著瓶子出來了,一個灰不溜秋的小瓷瓶,實在跟那一大束康乃馨不搭,林青笑笑,並沒有說什麼,保姆的心思她又怎麼會不懂,知道為她好。

保姆將瓶子放好,然後笑著說道:「廖小姐,晚飯該吃的菜我已經備好料了,今兒就不勞您動手了,客就是客怎麼好進廚房呢?」

廖思思聽她雖然是客氣話,但是語氣中帶著不滿,但毫不在意的笑笑:「我不是客人,常來常玩的,就當自家人好了。」

「一樣的故事又開始了。」保姆小聲嘟囔著。

「你說什麼」廖思思假裝沒有聽到又問了一句。

林青連忙笑笑:「你去廚房準備晚飯吧,時候不早了。」^半.*/浮*生~.com更新快

保姆點點頭,應道:「好的,軍長夫人我這就去準備。」

廖思思見她去廚房,抬腳正要跟著去,忽然想起一件事,又停住腳步,笑著問林青,是否柳飛要給橙橙做書法老師。

林青很是詫異,姜律師有橙橙給她打電話,那麼廖思思是怎麼知道?

看她吃驚的模樣,廖思思笑著解釋道:「剛才在吳月姑姑那裡買花的時候,她親口告訴我的,我知道柳飛是她的表哥,矯情自然不成,不會是假話。」

林青點點頭,表示確實是真的。

廖思思很是興奮地說:「那太好了,到時候我也要來學,雖然我的書法從小跟我爸爸學的也是小有所成,但是比起大師來那就是小學生,迫切需要指點。」

「這個……」林青很是猶豫,桔子跟著橙橙一起學,倒是無所謂的,反正小孩子多個伴也無妨,可是對於書法小有心得的廖思思,柳飛是否願意教,那就難說了。^_^

看過《軍長先生我愛你》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