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101章 認女風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01章 認女風波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認回女兒不見得是好事,或許是一場浩劫的開始。

廖夫人初戀男友煞費苦心的把孩子抱走,消失二十年後,這個孩子又突然回來,煞費心機的認祖歸宗,任誰想都會覺得有問題。

如此想來,慕離心中的擔憂更大,他必須儘快跟廖司令聯繫上,把上官青雲的事情跟他說清楚,然後隨他怎樣做,認或不認便與他無關了。

「媽,你有辦法聯繫上廖司令么?我去見他被拒。」慕離不由向沈玉荷求助,他如潭水般深沉的眸子里充滿了期待。

沈玉荷沉思片刻,輕聲回道:「必須找到他么?」

慕離使勁點點頭:「是的,我必須把真實情況告訴廖司令,這樣他才能正確判斷女兒該不該認,即便是認回來了,該怎麼樣相處。」#_#

說到這裡,慕離略微停頓一下,又繼續說道:「二十年前因為爸爸一句話,毀了那時的廖家,如今我不能再隱瞞事實,而毀了現在的廖家。」

沈玉荷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便點頭應道:「也罷,我給廖司令打電話,想他不會拒接的。」

林青聽了沈玉荷的話,便將擱在茶几上的行動電話遞給她。

沈玉荷接過電話,按下號碼,是廖司令書房裡的座機號。

幾聲嘟嘟之後,便傳來廖司令略微疲憊的聲音:「老嫂子,找我有事嗎?」

沈玉荷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廖司令接電話了,她快速的跟林青和慕離對視了一眼,然後輕聲說道:「我們一起找個茶館坐坐吧。」

「啊?老嫂子找我什麼事,不能在電話里說嗎?這幾天我有事,可能出不去。」廖司令的聲音帶著驚訝和為難,從話筒里傳出來。

慕離趕緊給沈玉荷做口型示意:「必須出去。」

沈玉荷略微點點頭,而後看似無意的笑道:「找你有點事聊,這樣吧,明天早上九點我在姚記茶館等你。」

「老嫂子……」廖司令似乎還想說什麼。

沈玉荷連忙笑道:「難道我連這點面子沒有?第一次邀請你,不要失約啊。好了,就這樣吧,我去吃晚飯了。」

說完,她果斷將電話掛掉。

慕離有些擔心的問沈玉荷:「明兒,廖司令能去茶館嗎?」

「會的,相信我。」沈玉荷很自信的點點頭。

慕離臉上這才露出輕鬆地表情,「那太好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第二天在姚記茶館,廖司令準時到了。#

看到慕離也在,廖司令臉上露出些許尷尬,但是很快又恢復了常態。

「老嫂子,小廖,你們都早來了。」他輕鬆地跟他們打招呼。

沈玉荷微笑著點點頭,「咱們都是多年的老友,說話也不必兜圈子,今兒我請你來,是為慕離有話要跟你說。」

廖司令似乎已經猜到這樣的結果,他默默點點頭,沒有說話。

沈玉荷朝著慕離點點頭,示意他直入正題,於是,慕離就把上官清雲的事情都一一告訴了廖司令。

廖司令聽后不由大吃一驚,不敢相信似的反問道:「這個丫頭,竟然有這麼多故事?」

慕離很認真的點點頭,「我覺得她身份背景不簡單,而且動機不明。」

廖司令不由陷入沉思,慕離提供的信息,讓他深感意外。

本來他閉門謝客只是因為忽然認回一個女兒,不知道該如何向眾人交代,躲避幾天,大家不那麼關注的時候再去上班。

認回二十多年前被抱走的親生女兒,就像在夢中,連廖司令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但是,上官清雲小腹上那塊蝴蝶胎記,是他多年魂牽夢繞的記憶。

當時女兒生下來他甚至已經忘記了那個皺皺巴巴的小模樣,很醜,嬰兒都是那個樣子。

但是唯獨她小腹上那塊蝴蝶胎記,廖司令一直記得,太醒目,也成了他尋找女兒的唯一標記。

當他看到上官清雲被救起來后,小腹上那塊蝴蝶胎記后,跟他腦海中的儲存一下就對上號了。

激動興奮擔憂無以言表的情緒,瞬間洶湧而至。

當他抱著上官清雲回屋,經醫生檢查並無大礙后,擔憂一掃而光,抑制不住找到這塊蝴蝶胎記的心情,是他女兒沒錯,他要認回丟失二十多年的女兒,誰也別想攔他。

上官清雲醒來后,廖司令告訴她,她就是他苦苦尋找多年的女兒。

原以為上官清雲會不認他,她是被廖夫人初戀抱走的,那麼肯定是認賊作父了。

卻沒有想到上官清雲告訴廖司令她是個孤兒,生命里沒有爸媽存在的痕和記憶。多少年來她一直想找到自己親生爸媽,奈何無從尋起,只能期盼著她爸媽能找到她。

可是對此她完全沒有信心,既然她剛出生就被丟棄,怎麼可能會找她。

沒有爸媽,即便是養父對她再好,也感覺像是無根的浮萍。

對生命有一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像個男孩子一樣放浪不羈。

跟養父難得見一次面,基本上都是傭人在照料她的生活。

廖司令原本覺得還是有必要做個親子鑒定的。

上官清雲的話深深刺痛了廖司令,是他沒有保護好自己女兒,沒有盡到父親的責任。

他不忍再次傷害女兒的心,決定就這樣認下上官清雲。

她小腹上的那塊蝴蝶胎記,就是最好的證明。

或許是因為終究是血脈相連,相認后的上官清雲跟廖司令之間沒有任何的彆扭和隔閡。

他們就像是多年的父女一樣,淚流滿面的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廖司令在全家人面前也就是廖思思面前宣布上官清雲是他失散多年的女兒的時候。

廖思思第一個反應就是不相信,她不是廖家唯一的女兒么?

媽媽生下她后就癱瘓在床,已經二十多年了,怎麼可能又冒出一個女兒來,那她是誰?

不管她相信不相信,事實終究是事實,而且在廖夫人的房間里,她也確認了。

廖思思這才明白,原來她不是真正的廖家千金,而是在廖家千金被抱走後,來頂包的。

這樣的結果誰也也接受不了,廖思思在廖司令正式公開上官清雲是他大女兒之後,便將自己關在房間里,不吃不喝。

相對於了廖思思的痛苦,上官清雲卻是快樂的。

她一會在廖司令的書房裡陪著他看書,一會在廖夫人床前撒嬌,盡情享受著在親生爸媽面前的放縱與溺愛。

當然,她也沒有忘記廖思思,不管怎麼說,她是長姐。

「思思,開門,劉姨做了你最愛的桂花糕。」她站在廖思思的房門前,輕輕敲著。

「你怎麼知道我最愛吃桂花糕,不吃。」廖思思有氣無力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她已經兩天沒有吃飯了。

上官清雲聽了廖思思的話,眼珠一轉計上心來。

「啊。」上官清雲忽然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

正端著桂花糕走過來的劉姨,毫無防備,被她嚇得盤子打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破裂聲。

「啊!」這聲是劉姨發出來的,同樣驚恐無助。

上官清雲跟劉姨使了個眼色,然後大叫:「爸爸,爸爸怎麼了?快叫醫生!打120!」

劉姨明白了上官清雲用意,配合的哭著:「司令大人,您醒醒啊,怎麼會忽然暈倒了呢?」

「思思兩天沒有吃飯,爸爸同樣兩天沒有吃飯,不暈倒才怪。嗚嗚,我剛認回爸爸,不想這麼快失去,思思,你快出來,你出來爸爸就會醒來。」上官清雲朝著廖思思房門口大聲的哭喊著,傷心欲絕的樣子,讓劉姨恍惚以為那是真的。

「是啊,大小姐你快出來看看廖司令吧,你平常不是最疼他的么。」劉姨也跟著哭。

「思思,你這個享受了二十多年家庭溫暖的養女,不能見死不救,讓我這個親生女兒剛認回就要……」上官清雲哭的說不下去了。

房門忽然被打開,廖思思披頭散髮的穿著睡衣,出現在門口,她臉色蒼白,聲音焦灼,氣息微弱:「爸爸,怎麼了?」

上官清雲瞅準時將,像猴子一樣哧溜,從廖思思的身邊鑽進她的房間里。

與此同時,廖思思也發現了原來是個騙局,廖司令根本就沒有在走廊上,她們在假哭。

她憤怒的轉過身來,指責上官清雲,氣的渾身發抖:「你,你騙子,出去。」

上官清雲卻不緊不慢的走到她的床邊坐下,朝她勾勾手指,笑道:「妹妹,你還是心疼老爺子,又何苦為難老爺子,不能體諒他的心呢。」

廖思思知道上官清雲是不會輕易出去的,從此她們就要生活在一個屋檐下,抬頭不見低頭見,總要打交道,躲也不是個辦法。

只得無奈的關上門,走到沙發前坐下,聽上官清雲給她上思想課。

如今她才是真正的廖家大小姐,而她不過是仰人鼻息的養女,沒什麼好瑟的了。

「說話呀!」上官清雲望著她,繼續問道。

廖思思沒有回答她,而是輕聲問道:「爸爸真的沒事吧?」⑧±妙.*筆⑧±閣⑧±,o

「既然擔心爸爸,有親情存在,那就站在爸爸的角度上想想,你能阻止我認祖歸宗么?」上官清雲站起身來,走到沙發前,坐在廖思思的身邊,盯著她的眼睛問道。

廖思思被她盯得實在無處躲避,只得老實回答:「我明白,可我……」

「可你怎樣?你要真是爸爸的好女兒,就應該主動幫他了卻心愿。讓爸爸在養女和親生女兒之間做選擇,這分明就是辜負養育之情。」上官清雲的話步步緊逼,讓廖思思無話可說,臉色通紅,她知道自己錯了。

其實,她不是不能體諒廖司令的心情,也不是阻止他找回自己的親生女兒,而是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

上官清雲見她心有所動,便主動伸手攬住她的肩膀,柔聲說道:「好妹妹,我回來不會妨礙你的生活,你的還是你的。」

聽了她這話,廖思思臉上掛不住了,上官清雲對她以禮相待,她自然也不會無理取鬧。

想想也挺對不去她的,她的一切本該是她的,現在她回來了,她不該這樣。^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