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110章 拽落荷花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10章 拽落荷花池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推薦閱讀:

? 金魚群被三個忽然闖進來的人,嚇得四散逃竄,有些還慌不擇路鑽進她們衣服里。

路曉將林青從水池裡扶起來,焦灼的問道:「林青,傷到那裡沒有?」

林青渾身濕漉漉的,淤泥的味道很不好聞。

看到好閨蜜為她跳下水,患難見真情,心中很是感動。

怕路曉擔心,她故作輕鬆的笑笑:「沒事啊,就當洗了個澡,嘿嘿,就是水髒了一點,不是有話說么,水不臟人,人髒水。」

「臭丫頭,你還能笑的出來。」路曉見她沒事,眼裡含著淚笑著嗔道。#_#

水池即便是很淺,但是她也不能把林青弄上去,她自己就在下面。

忽然想起悄悄跟她們的慕離,這丫的,怎麼跟的,發生了意外,他竟然沒有知覺?

便對在一邊向路人求救的姜律師說道:「你別喊了,這淤泥就算是給錢也沒人下來,軍長大人就在附近,你大聲喊喊看。」

「軍長大人就在附近?」姜律師詫異的反問道。

「讓你喊就喊,哪那麼多話,林青經不住在這涼水裡。」路曉不高興了。

「好,我這就喊。」姜律師立刻站起身來,手放在唇邊做成喇叭狀,大聲喊道:「軍長大人,出事了。」

楊帆不由嗤笑:「軍長夫人就這麼嬌貴?不就是落個水么?也有狗跟在屁股上討好,真噁心。」

「你特么的是故意的是吧?不知道軍長夫人懷孕了嗎?你自己掉下水,還要拉上墊背的,也不看看是誰。」路曉本來只是擔心林青,都忘了讓她落水的罪魁禍首了。

聽到楊帆的聲音,這才重新又把注意力轉移到楊帆身上。

如今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這個道理她算是弄明白了,即便是夫妻之間都如此,何況是在社會中。

她一手扶著林青,一手叉腰繼續罵道:「我和林青是從小玩到大的好閨蜜,你說她有是我跟不跟?另外還告訴你,我男人是凌安南,知道么?我不需要討好任何人也能過得錦衣玉食!」

她正罵得意,慕離跑過來了,一看三人都在荷花池裡站著,身上污濁不堪。

怒聲問道:「怎麼回事?好好地怎麼跑進水裡了?」

「軍長大人,是穿牛仔服的那個女人把軍長夫人拽下水的。凌夫人是跳下去救軍長夫人的。」姜律師站在一邊指著楊帆回道。

慕離臉色一沉,從兜里掏出鑰匙,扔給姜律師,「我的車子你認識吧?就在停車場里,趕緊給我開過來。」#

姜律師接過鑰匙,強忍著心頭驚喜,軍長大人竟然讓她把車子開過來,點點頭,向停車場跑去。

這邊慕離也跳下荷花池,他先是將路曉扶上岸。

然後又把林青抱上岸,楊帆還等著他也來幫她爬上去。

慕離卻徑自爬上岸,將林青抱在懷裡準備離開。

楊帆一看,把她給扔了,這是什麼事?難道看不見她么,也在水裡呢。

連忙大聲喊道:「軍長大人,還有我呢,我還沒有上去。」

「既然能下去就能上來,還有人幫?」慕離冷笑一聲,抱著林青向停車場方向走去。

「你,我!」楊帆哪裡受過這樣的冷落,一個人濕漉漉的站在水裡,風一吹來涼涼的,心裡特別委屈。

她也不是自己下來的,而且她把林青拉下水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在危急時刻,一種本能的求救反應,林青站在她身邊,一伸手就抓住她了。

岸上的人發出一陣鬨笑聲,路曉朝她啐了一口:「活該,讓你得瑟。」

說完她也轉身,快步向慕離和林青走去。

姜律師將車子開了過來,路曉看著自己一身髒水,有些猶豫的看著慕離,這樣能上車嗎?

慕離明白她的意思,點頭說道:「快上車,我帶你們去附近的酒店清洗一下。」

路曉便不再遲疑,打開後車門坐上去。

慕離對姜律師說道:「你也一起吧,可以幫幫忙。」

姜律師聽了心中自然是高興,但是臉上依然不動聲色,點頭應道:「好。」

「老婆,沒感覺哪裡不舒服吧?」慕離既擔心又心疼的問向林青。

林青搖搖頭,「沒事,水池很淺的,而且楊帆在下面。」

慕離這才放心的點點頭,「坐穩了,有什麼不舒服趕緊說,我先帶你們找個酒店洗個澡。」

說著,他發動車子,疾馳向附近的一家酒店開去。

在酒店裡定了一個套房,裡面有兩間浴室,路曉和林青各自去沖熱水澡。

慕離在浴室門口問道:「老婆,需要我陪著嗎?」

「不用,我真的沒事。

」林青在裡面回道。

慕離這才放心的來到客廳里,他先是給江醫生打電話,讓她馬上帶著藥箱來這裡。

然後又打開某商場的上店鋪,從裡面選了兩套衣服,路曉跟林青的身材差不多,都穿一個碼的。

慕離下了訂單之後,讓他們立刻送到某某酒店某某房間來。

之後,便坐在沙發上等著,姜律師有些局促的站在一邊。

好久沒有單獨相處了,她感覺很不自在,手腳都不知道往哪兒放。

慕離似乎感覺到她的異樣,主動出聲問道:「你給我講講當時的情形是怎樣的。」

有了話題,姜律師就沒有那麼緊張了,她坐在慕離的對面,將當時的情形跟他如實的描述一遍,連同楊帆說的那些話。

姜律師已經從小龍那裡知道最近軍長大人身邊調來一位女兵,是市長家的千金小姐,特別難纏,是惹不起躲不起的人物。

知道慕離對楊帆沒有什麼好印象,自然也沒有必要幫她隱瞞什麼。

慕離聽著臉色漸漸陰沉,想不到那個楊帆竟然驕縱跋扈到這樣程度。

都怪他當時以為路曉跟林青在喂金魚玩,不會有什麼事,便到一邊打了個電話。

就這一會的功夫,誰曾想就出事了,若非他要是看到楊帆在哪兒,肯定會過去的。

看來這個楊帆是需要好好收拾一下,管她是什麼來路,這麼牛哄哄的可不成。

虧林青現在懷孕月份小,胎兒在體內還不礙事,若是月份大,還不定出什麼事呢。

二十分鐘后,兩套衣服送來了,路曉跟林青也沖完了澡。

姜律師給路曉送進去衣服,而慕離親自拿給林青。

兩人穿好衣服從浴室里出來,看著彼此不由笑了。

同樣的款式,不一樣的顏色,兩人倒像是雙胞胎。

「你們還笑的出來,我都快被你們嚇死了。」慕離出聲埋怨道:「這衣服就將就著穿吧,趕時間隨便選了兩身。路曉謝謝你。」

「衣服挺好的,不錯還是名牌呢,嘿嘿,我家安南都給我買不這麼妥帖的衣服,不得不為軍長大人點贊,絕對的宜家好男人,林青好羨慕你。」路曉在穿衣鏡前旋轉著,嘖嘖稱讚。

林青笑道:「羨慕我什麼呀,沒有一點自由。」

「靠,你還要自由,我這一錯神的功夫,你就掉水裡了。以後必須的寸步不離。」慕離一聽林青的話,忍不出反駁。

「這是意外嘛。」林青不由嘟起嘴吧,得,這又有理由束縛她了。

「哪次不是意外?在公司里扭到腳剛好,這又掉進水裡,我真得考慮給你請假,天天關在家裡才好。」慕離開啟了碎碎念模式。

「這次真不怪林青,我也守在一邊呢,都是那個楊帆把她拽下去的。」路曉忍不住為林青打抱不平,不管怎麼說,林青掉下水她也有責任,沒有陪護好。

慕離這才制止話題,擺手笑道:「罷了,不聊這個了,不關你的事。」

就在這時,響起了敲門聲,姜律師連忙去開門。

慕離輕聲說道:「到了。」

「誰?」林青不由好奇。

正說著,姜律師打開門,江醫生提著藥箱走進來。

「怎麼了啊,我一聽就急了,這不緊趕慢趕的救過來了。」

說著,江醫生氣喘吁吁地將藥箱放在茶几上,很是擔心的望著慕離問道:「是誰不舒服?」

慕離指指林青,「給她看看,剛從水裡撈出來。」

「啊!」江醫生不由驚叫一聲:「怕什麼來什麼,一路上我還千禱告萬禱告,一定不要是軍長夫人。」

她走到林青的身邊,拉著她的手,一臉關切的說道:「我先給你把把脈。」

說著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江醫生給林青把脈,五分鐘后,她臉上這才有了喜色,「沒事的,軍長大人軍長夫人放心吧,大人孩子都沒事的。」

慕離這才不由長舒一口氣,點頭笑道:「這就好,嚇死我了。」

總算是有驚無險,在酒店裡稍作休息后,便各自離開了。

在回家的路上,林青不由嘆息,本來想跟路曉好好玩玩,卻想不到竟然是這樣的結果,讓人好生鬱悶。

更要命的是,只怕慕離對她更加的亦步亦趨。

看來明天上班的希望不大了,想這裡林青試探著出聲問道:「明兒,你送我上班還是馬超來接我?」

「明天不要去了,後天再去吧。」果然慕離改變了主意。

「為什麼?」林青故作不解的問道。

「再休息一天,今兒不是掉水裡了嗎。」慕離回道。

「可江醫生說我沒事的,如果再待在家裡一天,我真的要發霉了,這幾天沒差點憋死我。」林青很委屈的控訴道。

「我要是跟媽說你今天發生的事,你猜媽會讓你在家休息幾天?」慕離笑著問道。

「……」林青不說話了,沈玉荷要是知道她掉進水裡,估計會讓她在家休息一個星期。

好吧,她決定忍了,不就是明天再宅一天嗎?誰怕誰呀。

快到慕家門口的時候,慕離手機鈴聲響了。

他腮上耳機,接起電話,聽著話筒的聲音,臉色漸漸黑沉。

「好,我馬上到。」說著他腳踩油門,快速向家門口駛去。權少暖愛:暗戀冷酷少帥:

林青不由擔心地問道:「老公,誰的電話?」

「是市長大人的電話。」慕離隨口回道。

「啊?是不是楊帆出事了?」林青想到同樣掉進水池裡的楊帆,很是擔心的問道。

「她能出什麼事?女兵的體質,除非是真的繡花枕頭。」慕離不由嗤笑。

「可是,你卻把她留在水池裡,是不是不太好?」林青依然很擔心。

「別多想了,你回家好好休息,等我回來吃晚飯。」

說著車子已經開到慕家門口,他側身在林青臉上親了一下,「老婆,乖,自己進去。」^_^

看過《軍長先生我愛你》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