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1114章 關進禁閉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14章 關進禁閉室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你怎麼嚇成這樣?我是魔鬼么?」楊帆望著小龍的樣子,不解的問道。

「你比魔鬼更可怕。」小龍連連後退著,好像真的遇見了魔鬼。

「你給我站住。」楊帆上前幾步,抓住他的胳膊。

「你我之間還是保持點距離比較好,有什麼事,楊助理請說話。」小龍又後退了幾步。

楊帆才來幾天,已經是部隊大院里人盡皆知的女魔頭了。

喜歡捉弄人,特別是一些列兵,被她捉弄后敢怒不敢言,大家基本上見了她都躲著走。#_#

私底下一個個都來找小龍告狀,都知道她屬於小龍管,反正沒人敢去找軍長大人。

開始小龍仗著自己是楊帆的主管,教訓了她幾句,讓她要注意團結戰友,不要製造不和諧的氣氛。

楊帆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眼裡,對他愛搭不理的。

小龍也沒有轍,誰讓人家是市長大人的千金小姐,誰能得罪的起,再說了好男不跟女斗。

饒是如此,小龍也沒有逃過被楊帆捉弄的厄運,不是喝的水杯里被放上了巴豆,就是找不到這那的,耽誤事情。

最後他索性也不管她了,由著她好了,總有天,觸犯眾怒,讓人收拾了才好。

想到這裡,小龍不由閃出一個念頭,莫非那枚圖釘是楊帆的傑作?

除了她還能有誰敢把軍長大人的凳子上放圖釘暗算人。

想不到她的膽子竟然這麼大,都捉弄到軍長大人的頭上了,這不是自尋死路么。軍長大人可不是他和那些小列兵,由著她欺負。

想到這裡,小龍不由一陣得意,見楊帆緊緊地盯著他,並不說話,便試探著問道:「楊助理,今兒早上你進過軍長大人辦公室吧?」

「怎麼,是不是軍長大人發生了什麼事情?」楊帆聽了小龍的問話,臉上不由露出得意的表情。

「我不知道啊,就是送進去文件。」小龍故作不知的攤攤手。

「那你為什麼這麼問?」楊帆不解的反問道。

「我隨便問問,還有事嗎?沒事我去做事了。」說著小龍溜也似的跑了。

楊帆肯定是跟他探口風的,他才不會說呢,最好她自投羅去軍長大人辦公司一探究竟。

楊帆望著他的背影恨恨的罵道:「跑的被兔子還快,看我等下怎麼收拾你。」#

「收拾誰?」忽然慕離的聲音出現在她的耳中。

楊帆不由回頭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慕離站在她的身後,不由有些慌張,結結巴巴的開口:「軍,軍長大人,您,您沒事吧。」

「您怎麼知道我有事?」慕離不喜不笑的凝視著她問道。

「我,我就是隨便問問。」楊帆被他盯得有些發慌,心理防線開始崩潰。

「聽說你捉弄了很多人?」慕離不緊不慢的問道。

「誰說的?我剛來怎麼可能捉弄人。」楊帆是打死也不會承認的。

「真的沒有?」慕離再次出聲問道。

「絕對沒有!」楊帆回答的很肯定,反正她是不會承認的,而那些被她捉弄過的小兵也不可能來軍長大人面前告御狀。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若是如實招待,那麼一切好說,否則的話……」慕離出聲警告道。

「沒有就是沒有,軍長大人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一大清早的就來給我找茬,昨天的事,我已經跟您道歉了。」楊帆裝作很無辜的樣子。

「跟我來。」慕離不再跟她爭辯,轉身向樓梯走去。

楊帆只得跟在他的後面,兩人一起來到樓下,慕離揚手招呼來一位軍官,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很多,過來很多人。

「你們今兒有什麼委屈就說,我倒不過幾天的時間某人惹了多少事。」慕離揚聲問道:「你們誰先來?」

有軍長大人給做主,那些被楊帆欺負過得列兵們都紛紛把被欺負的經歷講給慕離聽。

一個,兩個,三個……

足足一百多人的傾訴,從九點多到將近十一點,還有人排對等著大訴苦水。

楊帆壓根就沒有當回事,她拿著指甲鉗耐心的修剪指甲,聽了兩個小時,也修剪了兩個小時。

到最後,慕離看看時間差不多了,這才開口說道:「沒說完的,等回去后,自己寫份材料交給班長上報給我,傾訴會現在結束,你們說該怎麼處置當事人?」

「開除。」

「記大過。」

「警告。」

大家七嘴八舌的出主意,慕離扭頭望著楊帆,問道:「你覺得大家辦法哪個好?」

「一個比一個狠,哪個也不好,我想要的懲罰就是去作戰部。」楊帆將指甲鉗裝進上衣兜里,漫不經心的回道。

「大家說這個行嗎?」慕離又扭頭問向眾士兵。

「不行,就這樣的態度,必須關禁閉三天。」有人提議道。

「對,關禁閉,一個星期。」更多出聲附和。

「好,那就關禁閉三天。」慕離一錘定音。

大家都拍手叫好,楊帆卻不幹了:「憑什麼關我禁閉?我不過是逗大家玩玩,都是些男子漢大丈夫,卻小肚雞腸跟我一個女子計較,羞不羞!」

「既然大家都同意這個決定,那麼小龍來執行。」慕離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小龍有些遲疑的來到慕離的面前,輕聲問道:「軍長大人這樣好嗎?」

「有什麼不好?大家的意見你不是聽到了?」慕離大聲的說道。

「對,必須關禁閉三天。」

「關禁閉,三天太少了,一個星期。」

「一個月!」

大家聽了慕離的話,再次群情激昂起來,小龍一看這架勢也不再說什麼了。

慕離微笑著問向楊帆:「對於這個結果你還滿意嗎?」

「我能抗議嗎?」楊帆反問道。

「可以,既然是他們決定的,你可以跟他們抗議,然後說服他們改變主意。」慕離說著伸手指指黑壓壓站成一片的士兵。

楊帆不說話了,她已經引發眾怒,關禁閉是不可能更改的事情了。

這分明就是一個圈套,是慕離故意借著眾人的手,抱私人的仇。

但是一想到慕離做到了那顆圖釘,她就忍不住想笑,能想象的出來慕離坐到圖釘后狼狽的樣子。

其實早上慕離的辦公室也不是她打掃的,她才不會那麼殷勤呢。

而是指揮一個小兵打掃的,還給了他五百塊錢的封口費。

有錢能使鬼推磨,那個小兵沒有站出來揭發她,看來以後玩過之後要用錢擦屁股。

不過楊帆是故意惹事的,她不滿意慕離安排給她的什麼辦公室助理的位子,這個職位在部隊里根本不存在,地方上的職務,也就是聽著好聽,還不如一個列兵呢,最起碼有軍銜,她就是個黑人,連小列兵不如。

不惹事,慕離怎麼可能關注她,怎麼可能滿足她的心愿。

不就是關三天禁閉嗎?出來如果不給她一個滿意的安排,還繼續鬧。

反正她是跟慕離卯上了,這麼陰險的軍長玩起來更有意思。

小龍帶著楊帆去禁閉室,路上楊帆還哼著小曲,似乎心情一點沒有受到影響。

小龍不由佩服她的心理強大,笑道:「楊助理,這麼高興?倒不像是去禁閉室,而是上領獎台。」

「姑奶奶我向來就樂天,即便是上斷頭台,一樣笑著唱。」楊帆聽了小龍的話,胸脯挺得更高了,歌聲也更響亮了。

她才不怕呢,說是三天禁閉,肯定不到三天就會給放出來。

她爸爸是市長大人,她怕誰?既然他們不把她放在眼裡,那麼她也無需尊重他們。

小龍無奈的搖搖頭,刺頭就是刺頭,就算是男兵都沒有見過這麼難纏的主。

進禁閉室之前,要脫鞋,還要搜身,不能帶著任何東西進去。

楊帆直到這時候才知道著急了,「幹嘛?怕我自殺嗎?身上掏的那麼乾淨,手機總該留給我吧?」

「手機是第一不能帶的,否則,禁閉室如同虛設。」禁閉室值班員黑著臉,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你知道我是誰么?說出來嚇死你。」楊帆無奈只得搬出自己的後台,如果在禁閉室里不能玩手機,那麼她豈不是要無聊死?

三天的時間,就算睡覺也睡膩了,怎麼打發難捱的寂寞?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不要跟我講背景。」值班員根本就不受威脅。

手機被沒收,楊帆除了穿著衣服,什麼東西都沒有帶,被關進了禁閉室。

再進去的那一刻,她哭了,那梨花帶雨的模樣讓小龍心裡大呼過癮。

不是他幸災樂禍,而是這個楊帆太可氣了,就該這麼收拾她!

從禁閉室出來,一路上都有人詢問:「魔鬼入籠了?」

得到他的肯定后,都拍手稱快,小龍不由嘆道:「一個女孩家家的,混成這樣,真是奇葩。」

在慕離的辦公室里,小龍有些擔心的說道:「軍長大人,楊助理哭了。」

「她也會哭?」慕離不由嗤笑,「不讓她吃點苦頭,怎麼可能收斂一點。」

「可是,若是市長大人知道了此事,只怕……」小龍小聲的提醒道。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畏懼權貴了?」慕離不悅的問道。

「軍長大人,我只是擔心您,昨天的事情我聽說了,楊助理沒有在醫院休養,而是來上班,結果又被關進禁閉室,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小龍大膽說出自己的想法,他怕慕離會被市長大人刁難。

「我會處理好的,你去忙吧。」慕離揮揮手,聲音有些不耐煩。^半.*/浮*生更新快

「軍長大人……」小龍還想說什麼,慕離卻已經低下頭,拿起鋼筆寫字。

小龍只得閉嘴,從慕離的辦公室里退出去。

快下班的時候,慕離來到市府,直奔市長辦公室。

市長助理告訴他,沒有預約不能進去,慕離卻硬闖了進去。

市長大人望著慕離不解的問道:「是不是楊帆在部隊里又發生了什麼事?」

慕離把自己的手機遞給市長大人,「您看看手機上的視頻吧。」

市長大人卻不接手機,面無表情的說道:「直接說什麼事情吧,我沒有時間看視頻,還有好多工作等著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