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21章這是誘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章這是誘惑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慕離把她的行李送上樓,林青就一路跟在他身後,也不說話。走到房門口,慕離囑咐一句他在樓下等著,她接過行李箱,點了點頭。

林青站在室里四下看了看,整間屋子是黑白系,低調中透著濃重的奢華感。

她並沒有多想,只以為慕離家的每間客房都裝扮地如豪華,便坐在床前開始整理行李。

其實,這間是慕離的室。

慕離原本以為帶著林青住主,她反對,或者至少有些情緒變化,但他直到下了樓也沒見林青追上來,看來她的耐性和鎮定真不是一般人能企及的。

不過說到底他們也是同住過一夜的人,沒什麼再怕的。

整理好行李后,林青立刻下樓找慕離。此時慕離正靠在廳堂的沙發上,一身西裝的映襯之下儼然一副大權在握的氣場。

林青站在餐桌旁,雖然是從斜後方看的,還是被他的氣場震懾到了。這種感覺她還是第一次,目光凝滯地盯著慕離的背影有些怔神。

「你在看什麼?」慕離恰好回頭,正看向了林青。

林青明亮的眼眸眨了眨,像是一種探尋,繼而腦海中有個想法一閃而過。然而她並沒有多說什麼,只迎上慕離的目光搖了搖頭。

「時間快到了,我們走吧。」慕離出乎意料地沒有多問,鬆開合十放在胸口的修長手指,一個優雅的起山林青面前。

林青的表情還停留在他站在沙發旁時的樣子。

她的反射弧,果然也比常人長了許多。

「東西收拾好了?」慕離眯起雙眼,目光深邃而狹長。

「嗯。我的東西不太多。」林青這才像反應過來一樣,又把眸子落在了他的身上。

這個微小的反應立刻讓慕離的心情大好,他滿意地點頭,揉揉林青的頭髮。

不太習慣這個寵溺般的舉動,林青的肩膀微微一顫,又密又長的睫毛迅速忽閃了幾下。

居高臨下的慕離從他的角度看去,林青宛如安靜又不失可愛的洋娃娃。

這個想法讓他頓時產生了莫名的衝動。

與此同時,林青正想著另一件事。

「我們這頓飯是去跟誰吃?」她終於變聰明了些,問道。

慕離說謊不打草稿——

「我的一個朋友,你不認識。」

雖然是去和不認識的人吃飯,林青還是拿出十二分精神來,應了聲好。

看著這樣的林青,慕離實在很好奇一會兒她的反應會是怎樣,只是心底同時也掠過一絲愧意。

這樣騙她……真的好嗎?

陳瞿東提到的那家大酒店離慕離家只有十幾分鐘的車程,沒過多久慕離的車就停在了酒店門口。

林青跳下車,乖乖地跟在慕離的身後。

「為什麼躲在後面?到這邊來。」慕離說著對林青伸出手,掌心朝上。

看看他的手,和那天的一樣好看,於是林青聽話地搭了上去。

走進大廳,林青就感受到了這裡的氣派和高雅,極富情調的裝飾顯示出客人尊貴的身份。

他們走到包間外,正巧遇到了最意想不到的人。

「學……學長?」林青整個人驚呆了,愣在原地一時忘記旁邊還站著慕離。

牽著林青的慕離能明顯感受到她的驚愕。大概,自己的猜測一點沒錯。

這時林青的手心裡已起了薄薄的一層冷汗,染在了慕離的手心。

她在慌張。

雖然沒有表現出任何異樣,但慕離知道。

陳瞿東被太太梁若儀挽著手臂,從側面走了過來。

梁若儀神態優雅,陳瞿東英俊瀟洒。

這樣的一幕,他們如同從畫中走出來一般美好。

林青抿著嘴,垂頭任由慕離把手臂環繞在自己肩上。

看到慕離舉動的陳瞿東,眉頭皺了一下。

早前聽說林青和慕離就這樣結了婚,陳瞿東還說什麼也不相信。林青是怎樣的女孩他清楚得很,和才認識幾天的男子結婚,不是她能做出的決定。

只是當下眼前看到的場景,著實讓他的心顫了一顫。

見面的這一瞬間,林青就明白了要見的人正是學長夫婦,她怎麼就沒有早點想到這個,這麼輕易就被慕離牽著走了呢?

林青悔青了腸子,無比懊惱。

但她也沒有其它選擇。

「你們來得好早。」梁若儀先開了口,隨後又幾句寒暄,還是在陳瞿東的提醒下才同慕離和林青進了房間。

慕離不溫不火的回應幾句,既不疏離也不顯親密。

林青自始至終沒有張口,她不知道在這種場合說什麼才不尷尬,於是索性不說,只埋頭吃著慕離夾在她碗里的食物。

她的安靜讓空氣中蒙上薄薄的涼意。

也許是太過沉默存在感降到最低,服務生上最後一道湯的時候竟然不慎將湯汁灑在了她的身上,那條素白的裙子立刻沾上一片污漬。

只不過,就算被灑了一身熱湯,林青的表情還是淡淡的。她的頭垂得更低,默默起身,只對身旁的慕離說了句「我去下洗手間」就打算離席。

「我陪你去。」慕離在她開口時已然起身,攔住。

林青覺得沒有必要,正欲搖頭,聽到席間有另一個清靈的聲音傳入耳中:「還是我陪林青去吧,你們繼續用餐就好。」

是梁若儀主動請纓。

大理石洗手台前。

林青專心地清理素白長裙上的油漬,長發掃過臉頰,她專註的神情也是有點獃獃的樣子。

只是大概那些油漬是弄不幹凈的。

其實林青心裡不太明白,和她完全是陌生人的梁若儀為什麼要主動跟來。當她終於接受了那小片不規整的油漬圖形留在裙上的印記時,梁若儀打破了沉默。

「林青,你是個好女孩,現在既然已經和慕離結婚了,就要好好珍惜眼前人。過去的就讓它過去,那些都是無法改變的。」梁若儀對著鏡中的林青彎彎嘴角,「我的意思,你明白嗎?」

林青淡然地沖她點頭,遂又洗了洗手。

警告。

這樣的警告她竟然也能聽到一回。

林青一時也說不上心情是壞是好。

走出洗手間的林青在心裡默默畫上一個句號。

臨走前,梁若儀提出建議:「既然我們兩家都是剛結婚,不如考慮一下一起去度蜜月。相信這會是非常深刻的一段記憶,也相互見證了愛情。」

看到林青用期待拒絕的眼神看著自己,慕離平淡地從雙唇間吐出幾個字:「我考慮一下。」

林青一陣無法掩飾的失落。

慕離卻心滿意足。

坐在車上,林青還在意著之前梁若儀對她說的話,這件事她藏著沒有告訴慕離,但慕離早已猜到十之八九。

「去洗手間的時候,梁若儀為難你了?」慕離冷不丁問道,打斷了林青的思緒。

「誒?」林青怔了怔,猶豫一下還是點點頭,「嗯。只是說了一些話。」

「不要放在心上。」頭一次,慕離用夾在著不經意的溫柔的語調安慰自己,林青覺得不那麼鬱悶了。

「倒不是這個事,只是……」林青說著輕輕嘆息一聲,話語里有點傷感,「這是我很喜歡的一條裙子,上面的油漬卻洗不掉了。」

慕離覺得,如果有一天他生氣了,而且是非常生氣,那一定是林青乾的好事。

「喜歡的話再買一條就行了,不用這麼難過。」慕離挑起眉梢。

「這條裙子是獨一無二的,就算有一模一樣的也不能取代它在我心裡的位置。所以,」林青認真地回絕了慕離的提議,「再買一條就不用了。」

獨一無二?

這個詞撞擊了一下慕離的心臟。

回到家,林青咚的一聲倒在了床上。

慕離進門時說工作上有些事要處理,讓她自己先回房間,此刻看看錶,已經是晚上九點。

本來他們在四五個小時前就能順利回來,可是就因為她像一隻小貓一樣垂著腦袋盯著裙子上的油漬,慕離就善心大發把她拎去A市最大的百貨商場。

這一去就一發不可收拾,直到慕離看著她手裡的大包小包快要拿不下時,才滿意地打道回府。

林青今天穿的是一雙細細的高跟鞋,一雙腳也算是被好好磨練了一番,此刻又累又疼。

可是她連動了一動的力氣都不想使,睏倦地閉上了雙眼。

原本是想休息一下的,這一休息卻足足睡了一個小時。

「林青?」好像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林青乏力地抬抬眼皮。

她承認,睜開雙眼的一瞬著實被嚇到了。

映入眼帘的赫然是慕離那雙幽深的眸子,因為離得很近,林青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在他的瞳孔里。

慕離正探身注視著林青,半個身子都彎了下去。

「哦……嗯……」林青心口一陣小鹿亂撞,支支吾吾忘了想說什麼。

她的嗓音還帶著些剛睡醒時的低啞,表情獃獃的,聲音卻散發著小女人的嫵媚,發出這樣的字眼不由得讓人產生聯想。

慕離無語。

林青睡覺時大概是翻了個身,本就沒有過膝的裙擺此時只蓋在了她的大腿上。白皙光滑的皮膚立刻顯露出來。

她起身時正好看到裙擺的邊緣,在慕離沒把注意力放在那上面的時候自己卻先紅了臉,一隻手臂撐在床上,一隻手則推一推慕離的胸口想讓他離遠些。

只是,她是有多天真,才會在男人面前做出這麼曖昧不明的舉動來。

慕離早就看到了那抹春光,其實在她熟睡時就幫她蓋了蓋,否則林青此刻就要鑽地縫了。

不過,他還是順著林青的意思起身,眉梢一挑,細細打量她漲紅的臉頰。

等林青把裙擺整理好,才又偷瞄了慕離幾眼。

誰知這幾眼都被慕離逮個正著。

「林青,你知道自己剛才在幹什麼嗎?」慕離一副義正言辭。

林青一愣,結結巴巴:「我……我怎麼了?」

「你是在誘惑我。」慕離的聲音故意沉了沉。

林青的心提到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