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22章凡事都有第一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章凡事都有第一次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對於誘惑這個辭彙,林青是有非常清晰的界定的。比如這詞一定不可能和她扯上任何關係。

誰知慕離說得振振有詞,把她剛才嫵媚的姿態和話語間的曖昧一一列舉,隨後又意味深長地看了林青一眼。

結果,林青還真信了。

看到這樣的林青,慕離忍不住暗笑。

「所以,現在你打算怎麼辦?」慕離循循善誘地問道。

林青有點囧。

「呃……這個……」她一時怔了,一臉獃獃的表情仰起小臉盯著慕離,似乎想從他的眼睛里尋找答案。

慕離眯起眼。

她難道不知道,越是這種時候,這樣極具穿透力的目光就越危險?

「那個……我該怎麼辦?」林青歪著腦袋,憋了半天之後小聲詢問。

慕離汗顏。

「按上次我說的做就行。」他一邊說著,一邊沖林青勾勾食指讓她靠近。

林青不明就裡,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有點懵,她的腦袋裡大概還在搜索著關於「上次說的」的內容。

待她走近,慕離突然俯身。

這個詭異的姿勢讓林青想起了什麼。

「那個……」她小心試探,「你說的是我說要補償你的事嗎?」

慕離彎起嘴角,孺子可教。

面對這個終於開竅的小姑娘,慕離還是很有誠意地點了點頭。

「可是,你後來不是說不用了嗎?」林青小心又謹慎地抬眼,細聲問道。

皇天在上,他慕離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

林青想了想,自己記得並沒有錯,又確認似的眨了眨眼睛。

慕離吐了口氣。

「林青,我們結婚了。」

「嗯……我知道。」林青悶悶地應道。

她覺得自己雖然記性不好,但也不至於連這個也忘掉,慕離沒必要這樣提醒自己。而且,總被提醒是已婚族,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就好像,這件事不屬於她一樣。

「既然結了婚,就要做結婚之後該做的事,對嗎?」慕離繼續誘導,眉梢微挑。

「嗯……對。」林青垂眼,心情更悶。

「比如,我們現在該一起睡覺了。是吧?」慕離已經露出了勝利者的笑意。

「嗯……是。」林青絲毫沒察覺到他話里的意思,還順便點了點頭。

他說的都沒有錯。

可是……

「等、等一下!」林青突然睜大了眼睛,一張小臉驚慌失措,「你剛才說、說什麼來著?」

一定是幻聽,她才會聽到「一起睡覺」。

慕離摸摸下巴,饒有興緻地打量她:「我說,我們該睡覺了。」

林青緊張兮兮追問:「我們應該是分開睡的吧?」

「當然……」慕離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撫平驚亂,「不是。」

林青瞬間就石化了。

「那個……那個……」過了好久,她才回過神來,結結巴巴,「那就是像那天一樣,只是睡覺吧?」

「當然……」慕離的笑意更濃,目光深邃,「不是。」

林青拔腿就想跑。

可是她怎麼能逃得出慕離的手掌心?

慕離動動手指就把她圈在自己懷裡,任她心情忐忑神經緊繃。

「你跑什麼?」慕離垂眼,捋一捋她的長發。

林青漲紅了臉,不敢抬頭,只能任由慕離把自己圈在懷裡。等了好久,才勉勉強強說出一句話。

「我……不知道你說的要怎麼做……」她聲如細絲,最後一個字的音乾脆消失在空氣中。

慕離失笑。

她還真是單純得緊,可是這樣的單純……竟有些可愛。

慕離眯起雙眼,這一次,他的眼睛里充滿危險的氣息。

然而林青毫不知情。

她的臉頰就像熟透的番茄,身子也因為被擁著而有些燥熱,這時突然變得異常緊張,顧不得正在害羞,仰頭。

「慕離,」林青小聲叫他的名諱,「我好像……有點發燒了。」

……發燒?

慕離的臉有點黑。

見慕離沒什麼反應,林青不放心地伸出小手放在慕離的額頭上,另一隻則貼著自己腦袋。

她試了試溫度,又換了換手,這才舒了口氣。

「好像沒有發燒。」聽得出,她的口吻中帶著淡淡欣喜。

可是慕離覺得,自己好像被這個女人撥撩地……有些硬了。

大約是胸口湧起的熱浪作祟,慕離鉗住林青的下巴,強勢地在她雙唇上狠狠一吻。

啵地一聲,非常響亮。

「你……我……」林青被突如其來的吻嚇壞了,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這是結婚之後一定要做的事,明白?」慕離的聲音多了幾分霸道,少了些許之前的溫柔。

「可是……」林青還想反駁,突然住了口。

她的小腹,好像被某個熱乎乎的硬物頂住了。

這一下讓林青更懵了,她不曉得那是什麼,只覺得全身都像觸電一樣不太舒服。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令她惶恐。

「凡事總有第一次,我們不妨試試看,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這一次,慕離是用非常認真的態度說道,也讓這話有了幾分可信度。

試試看?

儘管不太明白,林青還是覺得他說的蠻有道理。於是懵懂地點了點頭。

林青又想,自己挺平凡的,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現在既然和慕離結了婚,他又對自己挺好,此時就要表示一下友好。

索性在慕離看向她時,林青把雙唇送到了他的唇上。

柔軟的唇上前觸碰了一下,便像驚弓之鳥一般收了回去。

這是一個蜻蜓點水的吻。

慕離頭一回見到主動的林青,不覺頓了頓。

「不是這樣嗎?」以為自己做的不對,林青擰眉。

她果然是什麼事都做不太好的類型。

「不,你做的很對。」慕離打斷她的失望,將她攬入懷中。

他堅實有力的手臂環在林青的腰上,讓她不由自主跌進了那個懷抱。

慕離低頭,深深吻住了她。

這個吻柔軟綿長,就沒有之前那樣輕易能逃脫了。

被慕離吻得天旋地轉,林青只覺得身子軟成一團,完全靠在了慕離的胸口。她全身酥麻,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動著,又感覺到了小腹上那個燥熱的物體。

這個感覺……心裡痒痒的。

林青的腦袋裡一片混沌,再也想不清自己身在何處,在做什麼。

慕離閉著雙眼,享受這一刻的美妙。他很久沒有這樣深沉而纏綿地吻著一個人,也沒有這樣全身心投入過。

果然如他所料,這個女人對於他而言,很不一般。

他把林青擁得更緊。

而從來沒有被這樣吻過的林青,此刻實在緊張。

緊張到不知道嘴巴是該張開還是閉緊,以至於在慕離撬開她的一排貝齒打算長驅直入時,咬破了他的嘴唇。

慕離還未任何動作,林青先倒吸一口氣,推開了他。

「你流血了。」看到自己的傑作,林青愧疚不已。

慕離一邊擦拭血跡,一邊瞧著林青:「接吻的時候,不要太用力。」

以為林青聽了這話會紅臉,誰知她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對不起,是我太緊張了。」

這樣的話,她倒說出來也臉不紅心不跳的。

慕離實在搞不清她的邏輯。

「那……今晚能分房睡嗎?」趁機,林青試探。

慕離注意到,林青說話時小拳頭就握在身體兩側,緊緊的,倒讓人看了心有不忍。

「可以。」他鬼使神差地答應了這個小丫頭的要求。

林青的臉上立刻展露出輕鬆的表情,全身也放鬆下來。這和之前的緊張神態形成鮮明對比,慕離想不看到都不行。

不能和他同床共枕,就這麼高興?

慕離鬱悶。他好像被嫌棄了。

「不過,只能今晚這樣。」他立刻加了條件,不容辯駁,「沒有商量的餘地。」

這樣一來,她總該有些緊張感了吧。

可是向林青看去,她還在為今晚不用同住而高興著。

還沒有哪個女人有過這種表現。

這個女人,讓他莫名有點煩躁。

翌日一早。

慕離敲響了主隔壁那間客房的門。

昨晚在林青的懇請之下,她終於獲得了去客房睡覺的權利,若釋重負般拎著幾件行李就去了隔壁客房。隨後,再也沒有出過門。

就算隔著牆,慕離還是能感受到林青的歡喜。

然而他自己卻鬱悶了整晚。

敲了幾聲,沒有動靜。林青大概還沒有起床。

慕離正打算走開,突然定住腳步改變了主意,輕鬆地轉動門把手進入房間。

她睡覺前竟沒有鎖門。到底是個沒有防備之心的小傢伙。

慕離勾勾嘴角。

整個房間里靜悄悄的,除了慕離沉穩的腳步聲外聽不到其它。他並沒有刻意隱瞞進入房間的動靜,走到床前卻見床上熟睡的人兒沒有絲毫反應。

林青著一身大小正合適的睡衣側躺在床上,睡得很熟。

慕離移步床頭,一雙幽深的眸子望去。

她像一隻小貓一樣蜷縮著身子,乖巧地躺在那裡,緊閉的雙眼和微蹙的眉頭似乎在說明她做惡夢了。

「別……別趕我走……」林青懦懦而又含糊地說了兩句,復陷入夢中。

她的夢裡,應該是有陳瞿東的吧。

那麼,也會有他嗎?

慕離心口一緊,察覺到這個想法時已經晚了。

正欲張口,側躺在那兒的人兒卻自己醒了,她可能是感覺到眼前有東西移動,於是勉強睜開雙眼。

「慕離,我還在做夢嗎?」林青的聲音里睡意很濃。

她的夢裡,大概是有他的。

然而慕離還未來得及開口,林青又沉沉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