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23章歡喜冤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章歡喜冤家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這一覺睡的足夠久,等她醒來時針正慢吞吞地挪到十的位置。

聽到門外有聲音,林青便要出去看看。

一開門她就看到站在門口的慕離,想剎車,可是……

咚的一聲,那隻腦袋在慕離的胸口一聲悶響。

「唔!好痛!」林青吃痛地捂著腦袋,後退一小步。

慕離抱著雙臂打量她一番,米白色睡衣上印著兩隻兔子耳朵,長發散在肩上蓋住了半邊臉頰,尤其是那張惺忪睡意的小臉,此刻更多了幾份小女人的嫵媚又不失可愛。

只是這個女人可愛的時候,表情也是淡淡的。

「新婚快樂。」慕離帶著調侃的語氣,指一指林青的右肩。

林青的眼珠隨他的手指動了動,又愣了愣。

「你的肩帶掉了。」慕離好心提示,把目光移向別處。

「誒?」林青忙低頭查看,咻地轉過身去小心整理一下。

再回身,她的臉頰上已渲上紅暈。

慕離覺得她此刻的樣子,非常賞心悅目。

「可是,你這麼一大早來找我是有急事嗎?」林青一臉關切問道。

……一大早?

另外,難道非要有事他才能來找她嗎?

「林青,你看一下時間。」慕離指著走廊盡頭那面牆上掛的鐘錶。

林青看去,表情有點僵。

慕離笑。看她以後還會不會這樣迷糊。

只是林青先怔了兩三秒,繼而看向慕離,語氣淡淡的:「我好像上班要遲到了。」

今天是周一,按理說,她現在應該已經在辦公室呆了好幾個小時。

說罷,林青就自顧自地回房間換衣服去了。

慕離呢?

他大概又一次被無視了。

換好衣服的林青再出門時,慕離已經不見了。她敲了敲主的門沒有響應,便自個兒去廚房找點吃的。

幾分鐘后,當林青剛弄好一隻金黃金黃的荷包蛋時,慕離從一旁出現,斜倚著門框。

「不是說要遲到了嗎,怎麼還在煎蛋?」慕離看她把鍋里的荷包蛋放在雪白的盤子里,動作非常熟練。

以後有人洗衣做飯,也未嘗不是件好事。慕離暗想。

林青把盛好荷包蛋的盤子放在檯子上,又去冰箱里翻找牛奶加熱,一邊找一邊回道:「反正已經遲到了,也不急這一會兒。」

她說得無比自然,慕離聽著無比敬佩。

儘管看林青在廚房裡好一陣忙忙碌碌,慕離卻覺得她身上少了些世俗的東西。

正是如此,他想對這個人了解更多。

「你要吃嗎?」牛奶加熱的聲響里突然傳出林青的聲音,她正歪著腦袋真誠地望著慕離。

「吃。」已經用過早餐的慕離毫不客氣。

林青的眼睛亮了亮,她很喜歡做飯,只有這個時候才會有一種快樂的感覺。

於是沒過多久,那張黑白色系的大理石餐桌就擺上了兩枚帶著纖細金邊的盤子,兩隻透明牛奶杯,和兩份林青親手做的三明治。

頭一回,慕離家的餐桌上,餐具是成雙成對出現的。

「林青,你總算是做了一件讓人心情愉快的事。」慕離稱讚。

林青卻不解:「誒?我以前做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事了嗎?」

慕離懶得說話。

林青的廚藝的確很好,但是從她做的荷包蛋就能品鑒出。

慕離覺得,他以後有口福了。

吃飯時慕離幾次看向林青,她都埋頭認認真真地吃著早餐,偶爾小啜一口牛奶。這個過程就好像需要一氣呵成,完全不受旁人干擾。

吃到一半,慕離打斷了一心撲在食物上的林青。

「這裡。」看到林青嘴角沾的牛奶,他做出擦拭自己嘴角的動作。

林青放下牛奶杯,對慕離端詳了好久還是不明所以。接著她像是懂了,做出個釋然的表情來,從手邊的抽紙盒子里抽出一張紙巾,起身。

就這樣,林青隔著半張桌子給慕離擦了擦嘴角。

「好像沒有沾上東西。」林青擦完又仔細看了看,不太確定。

敢對他做這個動作的女人,大概也只有林青一人了。

看她像照顧小孩子的眼神一樣,慕離頓時有點失望,遂抓住林青的手腕:「你對別人也是這樣?」

「別人?」林青對他口中所指不太明白,想了想,搖頭,「我認識的人里好像沒有和你一樣的。」

這句話雖然沒有惡意,但怎麼聽都覺得……

有點怪怪的。

慕離看她一臉無辜,忽地起身湊到她臉前,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這個吻,帶著淡淡的牛奶香氣。

「你……怎麼突然……」等他吻完又坐下了林青方才反應過來,一雙大眼睛眨了眨,樣子獃獃的。

「你的嘴唇沾了牛奶。」慕離這才幽幽地解釋,「剛才我是想告訴你這個。」

想到剛才自己犯傻的行為,林青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可是你現在自己也沾上了。」林青手裡還拿著紙巾,說罷又幫他擦拭一下。

她是不是有點太淡定了?

慕離想不出第二個能在這種情況下,還一臉平淡給他擦嘴角的人。

飯後。

等林青收拾好餐具從廚房出來,走到慕離旁坐下和他一起看電視的時候,慕離盯著她問道——

「林青,你不是要去上班嗎?」

專註看電視的林青「哦」了一聲,瞄一眼表。

「上午班已經結束了,我一會兒先去買菜吧。」說完,她繼續看電視。

慕離對於她竟然沒有丟了工作這一點表示疑惑。

不過……

「糾正一下,是我們,不是我。」慕離說著就拿起遙控,啪地關掉了電視。

林青正聚精會神地盯著電視,腦袋還停留在剛才的畫面里,沒聽清慕離說了什麼。

緩了緩,她奇怪地問:「你說什麼?」

慕離真是敗給她了。

離住宅區不遠就有一家大型購物超市,裡面商品齊全,應有盡有。

林青就是被慕離帶來這裡買中午做飯的食材。

在這裡,她擁有絕對的自信和主場感。

相反,幾乎沒來過超市的慕離則跟在林青身邊,除了左右看看沒別的事做。

走到生鮮區林青停下腳步,這裡的種類實在很多,不過還好她知道需要什麼。

「上次說要給你做清蒸鱸魚的。」說完林青指著魚對售貨員說,「你好,要一條魚。」

等慕離給出意見時,一條貼著價簽被裝好的魚已經放進了小推車裡。

低頭再看,小推車已經被塞得滿滿的。

「林青——」再買下去就可以直接把超市搬回家了。

「你還想吃什麼?我都可以做。」林青表情淡淡的。

慕離把推車反向拉動,一把將林青拽入懷裡:「想吃你,可以嗎?」

林青頓時慌亂,心口砰砰直跳把腦袋垂得很低,細聲細語:「那個,這裡是超市,能不能不要這樣……」

慕離挑挑眉毛:「你的意思是,回家了就可以?」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林青又急忙解釋。

他們的舉止曖昧,在公共場合引起不少注目,還有不少人用羨慕的眼神看去。

這讓林青有些不自在。

「買好了,我們回去吧。」林青小聲說了一句,伸手去推推車。

「好,這就回去。」慕離知道她又恢復了以前的狀態。

他剛說完,就聽耳邊傳來撞擊聲,是某個重物撞在了人身上。

定睛一看,林青大概是沒有把握好方向,把推車不小心撞到了一個路人的身上。

「對不起!對不起!」她慌慌張張地上前道歉,低頭檢查有沒有撞得太嚴重。

「你是怎麼回事?推這麼大個車都不知道看路嗎!」這個路人體型高大,粗聲粗氣地沖林青指責。

這一下,林青徹底不敢張口,嚇得像一隻受了驚的小貓。她把手放在身體兩側握成小拳頭,抿著嘴不說話。

慕離見此情形,兩步走到林青身旁把她攬在懷裡。

「這位是我的太太,請問有什麼事嗎?」他聲音低沉,透著冷酷。

「你老婆撞了我,你看怎麼辦吧!」路人甲用極具威脅力的口吻道。

慕離的表情變得冷淡,語氣不溫不火:「如果是這樣我替她向你道歉。不過剛才我一直陪在她旁邊,我看到的是你自己撞上了推車。」

「你什麼意思?難道是我自己吃飽了要撞上來?」路人甲火氣上來,蠻橫道。

「我的意思是,」慕離最後說道,「在給你機會,現在走開的話我可以不予追究。」

慕離淡定而充滿氣場的語氣透著寒意,讓路人甲聽了有點退縮。但他仍然決定死纏爛打。

「她撞了我,這事沒完!」

「如果你想,現在我們就可以去看超市的錄像。」慕離冷冷地彎起嘴角。

旁邊已經出現了指責聲,均是針對路人甲的。

直到事情結束,林青也沒說過一句話。

回家路上,林青似乎還停留在剛才的事件里,剛才超市結賬時就心不在焉,差點把結過賬的東西忘在了櫃檯上。

「有心事?」家門口,慕離接過她手裡的東西。

「沒、沒什麼。」林青頓了頓。

她的回答,說謊也太明顯。

中午的時候林青做了清蒸鱸魚給慕離吃,端上這道菜時慕離突然拽住她:「還有誰喜歡這道菜?」

林青想了想:「這道菜,很多人都喜歡的。」

慕離便不再說什麼。

下午林青還是去上班了,關於清蒸鱸魚他們再沒有討論過其它。然而某個瞬間慕離知道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喜歡吃清蒸鱸魚的還有一個人,就是陳瞿東。

想到這裡,慕離覺得心口有點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