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26章關你禁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章關你禁閉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不知為何,這樣說的時候她竟有些淡淡的傷懷。思緒在心頭纏繞,理不清,道不明。

「那,你和他的婚姻是假的?」路曉壓低聲音在林青耳畔。

林青否認。

路曉沒再說話,卻拉起林青就往外面走。

「路曉,你怎麼了?」幾乎是被拖著走的林青在路曉身後幾次詢問,都未果。

早些時候,慕離處理完手頭上的事走在去林青公司的路上。

撥通林青的電話,無人接聽。

連撥了三四次之後,慕離就有些不淡定了。

林青雖然腦迴路和別人不同,但不接他的電話,還是從未有過。

這樣一想,他腳下的油門踩得更足,不一會兒便趕到了公司。

此時已過了下班時間,絕大部分的職員都離開了公司,空蕩蕩的樓層里只有少數幾名職員在加班,並無林青身影。

慕離只覺心口有寒意飄過。

他不知道,這是因為緊張林青的安危。

而此刻他沒時間去判斷自己的心情,撥通了手下的電話。

「去查出林青現在在哪兒。立刻。」他的語氣冰冷而震懾。

十幾分鐘后,一條簡訊進來。

慕離看了看。

是一家英豪俱樂部的地址。

他擰起眉頭。

林青被路曉拖著到了大廳,各處擺放的桌上酒的種類應有盡有。

「林青,陪我喝。」路曉不知從哪兒拿來兩隻高腳杯,裡面盛著深紅色液體。

林青接住酒杯,卻遲遲不動。

路曉對林青的性子還是知道一二,見她的樣子也不說什麼,把自己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她其實是對林青有氣的,憑什麼同樣是平凡的小職員,林青卻遇見了慕離,而她呢,還是那個平凡的路曉。

路曉一連喝了好幾杯,林青的酒卻一滴沒動。

「你為什麼不喝?」路曉憤然,「是覺得酒的檔次不夠高,還是我的檔次不夠?」

「不是的。」林青搖頭,卻不多解釋。

這讓醉意更濃的路曉更加鬱悶。

「你不喝,我就把這一桌子的酒全都喝完。林青,如果我出了什麼事,就是你的錯。」路曉醉醺醺地威脅。

林青看了看面前這張不太小的酒桌,至少有幾十杯酒。她握著酒杯的手指動了動。

「路曉……」林青神情猶豫,「這麼多酒你真的能喝完嗎?」

她是擔心路曉的,但話說出口,就有點變味兒了。

路曉鬱悶,端起一杯酒灌下了肚。

林青攔住又要舉杯的路曉:「只要我喝了,你就停止嗎?」

路曉笑。

林青喝完了杯中的酒。

她這樣做是有原因的。大約半年前,路曉曾經幫過她一個大忙,是當時那件事難得肯幫她的人。

林青覺得,人是要知恩圖報的。

或許是因為這杯酒,路曉對林青的埋怨消失了一大半。女人之間,想要冰釋前嫌其實是很快的。

有時候幾乎和光速一般。

當林青覺得時間不早,該回家的時候,路曉卻四處尋找洗手間。她想吐,讓林青在房間里等著,晚會兒一起走。

只是林青沒能回到房間,再過去的路上她被一個陌生男子盯上了。

「喲,哪兒的妹子,第一次見啊!」說話的是個長相還算不矗他對林青上下打量一番,不自覺地伸手就拽住林青。

林青向後退一步,讓那人抓了空。

「還有脾氣!」男子在酒精的作祟下發笑,「有點意思!」

林青不吱聲,垂著頭轉身就要走。

誰知,卻被那男子攔下了。

「要去哪兒?我在跟你說話呢!」他一身酒氣,讓林青覺得有些頭暈。

那男子大概是誰家的少爺,平日里公子哥兒一樣過慣了,想著在俱樂部里出現的女子也都是放得開的,見林青眉清目秀很新奇,便想和她搭上話。

而林青越閃躲,這公子哥趣就越濃。

「你叫什麼?經常來這裡嗎?」男子追問,離林青近了些。

林青很不適應這個距離,又向後退了一小步。

「你認錯人了。」這時林青才開口,和男子對視。

「認錯?」男子愣了愣,笑,「我沒有認錯,只是想認識你而已。」

他說著又沒什麼顧忌地想去碰林青。

林青這回沒躲,盯著男子也打量一番:「可是,我不認識你啊。」

她的口吻實在正經,讓這公子哥兒愣了愣。

毫無疑問,林青引起了他的興趣。

借著醉意,公子哥一步步逼近林青,把她堵到了一面牆的前面。林青又向退後一步時發現,她無路可退了。

「那個……你好像真的認錯人了。」林青復又提醒。

當然是白搭。

見林青這小嫵媚的表情,公子哥心潮一個澎湃就要對林青非禮。

這時原本噪著的大廳,突然靜了下來。

「放開她。」人群盡頭有人凌聲道。

那聲音透著些寒意。

公子哥沒反應過來已經放開了林青,這時他的朋友從包間趕來。

大廳里原本擠滿了人,現在都齊刷刷地分列兩邊,給一位身穿西服的英俊男人讓道。那男人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冷傲,令兩旁的人均不敢抬頭。

在男人身後,還隨著幾位穿軍裝的軍人。

這樣的陣勢讓在場的人都屏息。

看最前面那男人年紀輕輕卻極有氣場,想必地位很高,又聽說確實有位三十齣頭就身居軍長的,不難讓人聯想。

傳說中行事雷厲風行,兇狠果斷的第一軍區慕軍長,正是眼前這位神情冷漠卻極具魅力的男人。

旁人猜測紛紛,慕軍長,他來此處做什麼?

而這條被人讓出的路的盡頭,站著的赫然就是險些被佔了便宜的林青。

慕離走到林青面前,將外衣脫下披在林青的身上。

然後,他又理了理林青額前的頭髮。

待開口時,他已經將林青攜入懷中。

「道歉。」冰冷的聲音從他口中傳出,這話,是對方才調戲林青的公子哥兒說的。

「你是誰?」那公子哥兒透著醉意,再加上光線不好,並未認出慕離。

慕離面容冷峻。

跟隨在他身後的一名手下答道:「這位是B市軍區第一集團軍軍長——慕離。」

這句話落地有聲,盡顯軍人本色。

「軍長?慕離?」公子哥這才又仔細看了看慕離,一臉認出了他的表情。

雖然這公子哥是名門世家,但聽到慕離的大名還是驚了驚。

「我不知道,她竟然是你的女人?」公子哥帶著怪腔,確切的說,是驚愕。

傳聞中,慕離不近女色,能看上眼的女人從未出現。

而此刻看林青……

公子哥懷著敬畏的心情,沒再說什麼。

這時林青已覺得頭暈了,她靠在慕離的懷裡,隱約聽到軍長二字,卻並未反應過來說的就是慕離。

「記住,不是誰的女人都能動。」頭頂又傳來了慕離的聲音。

微微抬頭,林青正好看到慕離菱角分明的輪廓,他的確長得很好看,這樣看來,更加英俊。

而且,被這樣保護著……

林青很滿足了。

她在慕離懷裡動了動。

那張小臉憋得通紅,迷離的雙眼明顯有些醉意。

「喝了多少?」慕離皺眉。

「沒有多少,只是覺得有些醉了。」林青把腦袋在他懷裡蹭了蹭,十足是一隻討巧的小貓。

她這樣做只因覺得舒服。

而慕離卻眯起了雙眼。

「那我們回家吧。」慕離說道,眼中流露出一抹溫柔。

「好。我們回家。」已經分不清東西南北的林青軟軟靠在慕離胸口,當慕離將她橫抱而起的時候,自然而然地將手臂搭在了他的肩上。

這畫面有點溫馨,讓慕離身後的那幾位軍人看得有點……

目瞪口呆。

慕離把公子哥交給手下,自己則抱著頭暈的林青離開了俱樂部。只留下一堆驚呆了的人們。

林青喝得不是很多,回到家時就清醒了大半。

她一清醒,便被慕離像拎兔子一樣拎了起來。

「酒醒了?」

林青眨眨眼:「醒了。」

慕離黑著臉:「玩得很愉快嘛。」

林青想了想:「還好。」

「我讓你在公司等我,你就給我等到俱樂部去,嗯?」慕離抬抬眼皮,看她。

「我去俱樂部是因為……」林青話說一半,突然愣住,「誒?你好像沒讓我等你啊……」

這話說得相當沒有底氣。

慕離撇她一眼,有點嫌棄:「把你的手機,拿出來。」

林青乖乖地交出了手機。

這時她才發現有十幾通未接來電,看看撥號人,全是慕離的名字。

林青有點不好意思了。

等慕離把簡訊翻出來,林青覺得,她大概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然而慕離並沒有說話。

這時,林青的腦海里閃過一個詞,讓她走了神。等到慕離喊她的時候才又回神。

這麼不把慕離當回事的表情,著實讓慕離一陣焦躁。

「林青,以後不准你在我面前走神。」他立刻下令。

「慕離,剛才在俱樂部他們說的軍長,就是你嗎?」林青沒頭沒腦地問道。

慕離的鼻子歪了歪。

這個女人,是到現在才知道嗎?

慕離聳聳肩,不置可否。

「你生氣了?」林青看他臉色不太好。

生氣?

他慕離可沒這麼小心眼。

「林青,」過了一會兒他挑起眉梢,心情舒暢,「從今天起我要關你禁閉。」

「關禁閉?」林青幾乎是從床上彈起來的,她委屈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