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1章迷離眼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章迷離眼神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的邏輯,果然不一般。

慕離故意把之間從她紅撲撲的臉頰上劃過,弄得她有點痒痒的。

林青哼嚀一聲,不太自然地躲避。

然而被壓迫著,她哪裡能逃得出慕離的手掌心,只覺慕離淺淺的呼吸竄入她的鼻息。

林青屏氣,她有點不敢呼吸了。

結果,她的小臉憋得通紅。

慕離忍不住笑了:「林青,你閉氣做什麼?」

「我、我不敢呼吸……」林青沒頭沒腦地講完就後悔了,慌忙避開了慕離的目光。

慕離捏住她的鼻尖,貼得更近:「那我來幫你,怎麼樣?」

徹底沒辦法呼吸的林青哼了哼,卻沒能甩開慕離的手。

他身上淡淡的清香,讓林青有些著迷。

被慕離捏著鼻子久了,林青心裡特別悶,這一悶就更加緊張,連張口換氣都給忘記了。

看她這幅模樣,慕離覺得心口有什東西散去了。

他俯身含住了林青緊閉的雙唇。

她忘了該如何呼吸,他便幫她想起。

慕離一點一點抵開她的貝齒,捏著她鼻尖的手悄悄放開。

「唔……」林青含糊地哼了一聲,慕離沒在意。

她的唇透著淡淡的香氣,柔軟地讓人留戀不已……

而當他嘗試著探入那柔軟之境時……

林青不知哪兒來的力氣,竟推開了他。

「呼……呼……」

慕離看向拍著胸口、大口呼吸的林青,一時哭笑不得。

她竟然因為太過緊張,連能呼吸了都不知道。

「林青,你是有多緊張?」慕離失笑。

林青的臉已紅得滾燙。

看她呼吸的費力,慕離便向前靠一些去,誰知林青向後挪了挪。

「你、你又想幹什麼?」林青費力問道。

慕離沒應,不顧林青微薄之力的抗議將她攜入懷中,然後撫了撫她平整的脊背。

原來他只是想幫林青順一順氣而已。

林青頓覺此刻呼吸順暢了許多,臉也不再憋得通紅。

「難不成,你以為我要教你怎樣呼吸?」慕離見她轉好,挑一挑眉梢。

「這個……不用教……」林青難得領悟了一會他的意思,撇過腦袋去懦懦回道。

不過大概,她並沒有想得和慕離一樣深刻,只天真地認為這個教就是面授。

而慕離所指,當然是那個口傳了。

被剛才那個吻弄得有些神志不清,林青到現在還覺得腦袋裡嗡嗡作響。她以為是因為缺氧,便要下了沙發去窗前透透氣。

只是慕離趁她一個不留神,復將她裹入身下,在那雙薄唇上吻了一吻。

「唔……」林青受到了驚嚇。

「你知道結婚的夫婦都要做什麼嗎?」慕離暫時放開了她。

林青想回答,但她覺得自己的答案大概和慕離要講的不太一樣。這一個猶豫便錯失了回答的機會。

「那你知道,有個詞是口傳面授嗎?」慕離貼在她的唇邊又輕聲道。

被這沒來由的話一問,林青的腦袋裡徹底變成了一團漿糊。她不明就裡地搖了搖頭,但覺與他的唇若即若離,很是忐忑。

「既然你不知道要做什麼,也不知道口傳面授,那身為丈夫,這兩樣我都要教會你才行。不過看你平時的表現和剛才的反應,」慕離頓了頓,很悅心地看著林青的反應,「我覺得面授是沒有用的。」

這句話在林青腦袋裡轉了幾圈,又原封不動地溜了出去。

她不明所以地睜大了眼睛,直勾勾看向慕離。

慕離又道:「這種情況,我看只能身傳口授了。」

林青懵懵的,沒想明白,但覺得慕離說得有道理。

她只是心裡留著一個疑惑:「你要傳什麼,授什麼?」

慕離想了想,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對這個單純的林青解釋。

這時,林青也不知是不是頓悟了還是歪打正著,竟揚起一張天真無邪的小臉,坦蕩蕩:「就像上次,你不讓我摸你?」

這個小傢伙,有時候還是很開竅的。

不過慕離的嘴角還是抽了抽,上次的經歷……可不怎麼美妙。

林青正等著自己的話得到證實,聚精會神地去等慕離開口,結果——

慕離鎖住她一雙手腕,而後壓低了身體吻了上去。

林青以為又要被吮上唇,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哪知這次又被偷襲了一回。

慕離吻上的是她細膩敏感的耳垂。

「嗯……」

林青驚異,想驚呼一聲卻沒有發聲到位,脫口而出便成了一種奇怪的語調。

聽起來倒像是……

在發自內心的享受。

慕離怔了怔。

他很快便明白這並不是林青的本意,但她這一聲實在誘人。

加之她乖巧地被鎖在自己正下方……

「林青……」慕離竟有些動情,輕咬她的耳垂,在耳根最為敏感處落下一吻。

這低沉而充滿誘惑的嗓音令林青顫了顫。

她,竟然有些喜歡他這樣叫自己的名字。

林青已經失去了說話的能力,就算張著口,除了偶爾大口呼吸空氣之外也沒了其它用處。

恍惚間,她看慕離的眼神似乎多了些迷離之意。他吻著她的耳垂,下頜,脖頸——

彷彿失控了。

但他仍是溫柔的,小心翼翼地印下每一個吻,生怕弄疼她,或是……

嚇到了她。

他的一切都是那麼地溫柔,讓林青混沌著,卻忘了退縮。

當冰冷的吻逐漸炙熱滾燙,當那蘊含力道的吻一路滑落到林青的胸口時,他能感覺到林青小小的身子猛烈地震了一下。

那雙被慕離困鎖著的小手,開始不安分地試圖逃離。

慕離的吻卻沒有停下,反而更加密密麻麻地打落在她柔軟細膩的肌膚上,再度引來她一陣心神動蕩。

「不要怕。」當林青慌張不已,不知該如何是好時,慕離湊到她的耳畔吐出輕輕一句話。

這話輕飄飄地盈入林青的耳中,久久不曾散去。

然而她仍舊是抗拒的,且更加不安地推搡著他散開幾顆襯衫扣子的胸膛。

「慕離……不……」她似乎是預感到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眼底終於閃過驚慌。

然而巧不巧的,慕離襯衫上還系著的那幾顆紐扣,被林青這一拉一扯一推搡,紛紛脫線掉了下去。

大理石的地板上,他們二人都聽到了零零星星的清脆響聲。

林青的睫毛不住顫了顫……

慕離覆上她的唇,怕她再說什麼,也怕她的嬌嗔讓自己越發失控。

林青仍在他身下像只貓一樣,嗚嗚哀鳴。

「嗯……」林青想躲開他的吻,卻恰到好處激發了他的本能——他的手掌輕而易舉地探入了林青的衣內。

正吻得暈頭轉向的林青被這個動作一驚,整個人清醒許多。她忽地撐開眼皮緊緊盯著慕離,一隻手慌張去尋他探入的手掌。

然而被吮著雙唇,林青實在無法。

那隻貼著她身子的手掌,涼涼的,卻讓林青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暖湧上心口。

「慕離……」她尋到空當喊了他的名字。

慕離怔了怔。

借著他走神的時機,林青終於用力一推,將他推離了自己的身上。

找回了那麼些理智的慕離定神,再看看林青此刻的樣子,她單薄衣衫的領口早被扯開,斜斜歪歪地掛在肩上,一邊的肩頭是光溜溜的,被散亂的長發隱約蓋著,而胸口更是春光乍泄,還有一抹不容忽視的紅痕……

慕離對自己的傑作,很是驚愕。

他從來不是個沒有自控力的人,自小別人沒法忍受的誘惑他都能硬生生忍了。這些年他也是從未近過女色,一是沒有讓自己感興趣的女人,二來也是不想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

林青對此情景,更為驚愕。

「你、你、我……」她小手指了指慕離,又指了指自己,也不知道想說什麼。

她的思緒,大概也花段時間才能理清。

但慕離,此刻已經徹底清醒了。

「林青。」慕離打斷林青,沖她示意。

林青微微低頭,啾得拉好衣衫掩住了胸口。

慕離沒再看她,壓著嗓音:「剛才的事,是我一時沒有考慮周全。」

慕離說得誠懇,眼底濁色盡然散去。

他倒不是反對這件事,只是……

不想用強硬的手段的得到。

而林青,方才顯然被嚇到了。

林青揪著衣襟不敢鬆手,但也說不上慕離是不是做錯了。雖然他把自己嚇得不輕,但說實在的,她也沒有太多想法。

反而,在他吻著自己的時候,竟覺得有些歡愉。

再者,慕離已經這樣誠懇地道了歉,想一想,確實沒有理由不去原諒。於是林青點點頭,蜷著腿靠在沙發上。

媽媽說,夫妻之間大多事都是要相互原諒的。

而經過這麼一遭,林青覺得自己和以前好像不大一樣了。

好在,第二天一早林青就像是把昨天的事忘得一乾二淨,並沒有表現出一絲尷尬。

慕離放心地看著廚房裡忙碌的林青,覺得給她做點補償。於是,林青終於不必再禁足了。

這天一早林青非常愉快。

當慕離把她送到公司樓下,她迫不及待地就跳下了車,不一會兒消失在慕離的視線里。

慕離的手還在方向盤上。

「這個小傢伙,表現地也太明顯了吧。」慕離無奈。

忽地想起昨日,慕離的心口有些異樣。

大概是因為林青並沒有在這事上糾結太多,反倒讓他這個始作俑者有些惦記了。

慕離苦笑,打個方向盤飛馳而去。

林青剛坐到辦公桌前,路曉就找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