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3章清理傷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章清理傷口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只覺得兩隻眼前一片漆黑,再有知覺時已倒在了地上。她很清楚地記得原由,身後那人大約是看電影快放映了有些心急,急急忙忙地想快點就坐,不小心撞上了走得有些緩慢的林青。

一時沒看清腳下的台階,林青便結結實實地跌了下去。

「林青!」頭頂一個低沉的略急躁的聲音響起,不復平時一貫的穩重。

慕離此時已半蹲在林青身旁,但影廳的光線太暗,他看不清仔細狀況。

林青細細應了一聲。

撞到林青的那名女子深感歉疚,處在一旁不住地為自己的冒失道歉。這邊的動靜片刻便引來其他已入座的觀眾的注意。

還是林青開了口:「還好……你不用一直道歉了。」

說罷,那名女子才住了口,但也不知是不是因為跌倒的林青正擋著路,她並沒有移動。

「受傷了沒?」慕離扶著她,問道。

林青感覺了一下,除了小腿肚有些疼,並無大礙。

於是她搖搖頭,讓慕離放心:「好像沒有。」

慕離便將她扶起了身。

低頭看一眼腳下,爆米花撒了一地。

「怎麼這麼不小心,這麼低的台階也能跌倒?」慕離的聲音沉了沉,臉色不太好。

林青有些委屈:「我……有點怕黑。」

她垂著腦袋的模樣越發的惹人愛憐。

由於職業原因,慕離早就適應了這黑暗的環境,卻忽略了林青這一點。

早知道,就該

慕離仍舊皺著眉,還要說話,遠處大屏幕光影晃動,影片開始了。

「電影要開始了。」林青小聲提醒。

慕離不輕不重地瞪了她一眼,將她抱起,大步走出了放映廳。

轉到出口通道時,林青才悟了慕離的想法,一雙小手直勾勾地沖慕離背後的大屏幕伸去。

「啊喂……電影!」她滿是焦急和失落。

這種情況下,她還一心想著看電影?

慕離不禁有些生氣。

可是林青似乎還沒有放棄的念頭,一雙手臂晃來晃去,難得見她這樣鬧騰。

慕離看她這不安分的樣子,故意放鬆了手臂的力氣。林青以為自己要掉下去了,慌忙收回手摟住他的脖子。

糟糕……好像被他得逞了。

於是,林青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乖乖地縮在慕離的懷裡,不再動彈。

這時林青突然覺得,面前還是黑漆漆的,卻沒有那麼害怕了。

待走出影廳時,林青才發現自己緊緊地勾著慕離,巴巴地貼在他身上。

其實這也不能全怪她,慕離抱著她的手臂,實在收地太緊了。

「慕離?」林青稍微別過頭去就湊到了慕離的耳朵旁。

「嗯?」慕離垂眼看她,正好四目相對。

「你抱得太緊了,」林青低聲細語,「我有點暈。」

慕離打量了她一番,笑一笑——

把手臂收得更緊。

林青深感懊悔,這件事她是不該提的。

到了車上,慕離的眼神突然變了,一片幽深浮起,讓林青摸不著頭腦。

她習慣地抬起手想幫他把眉心撫平,抬到一半卻被半路攔截。

慕離帶著質責抓住她的手腕,道:「你不是說,沒有受傷嗎?」

林青一頭霧水,順著慕離的眼神朝自己的小腿看去。

大概是剛才疼痛感不強,林青並沒有察覺,她的小腿肚此刻已沾染了不少血跡。

這會兒慕離一提醒,林青倒覺得有些疼痛。她怔了怔,想去碰一碰傷口。

這個動作被看穿她心思的慕離及時制止。

「不要碰,去醫院!」慕離不由分說便發動了車。

一聽去醫院,林青向後縮了縮,一張小臉皺皺的。

像是憋了好久,她緩緩才小聲說道:「我不想去醫院……」

說罷,她又用可憐巴巴的表情望著慕離,一雙大眼睛閃著請求的光芒:「我們……不能直接回家嗎?」

慕離覺得,他真是要敗給林青了。

家裡清理傷口的醫藥用品好像用完了,於是路過一家藥店的時候,慕離順道去買了些。

上車后他把袋子丟給林青,林青略帶好奇心地往裡瞄了一眼。

乖乖,好齊全的樣子。

林青暗暗想著,她只是蹭破皮流了點血,難道還要用這麼些東西來大刑伺候?

看起來,那袋子里少說也有五六種說不上名字的東西。

於是她充滿希冀地問了一句:「這裡面的東西不是給我用的吧?」

慕離乾笑一聲,給她一個白眼:「你說呢?」

林青的希望小樹苗,蔫兒了。

剛一到家,林青就想逃。

她換了鞋一溜煙就想跑上樓去躲在被子里,可惜,被慕離一把給揪了回來。

「我還沒給你上藥,你要去哪兒?」慕離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不知怎地,林青竟覺得有些陰森嚇人。

其實都是她的心理作用罷了。

林青暗悔,早知道,她就不換鞋了。

沒法,她只好拎著那袋子不知道都是什麼的醫護用品,乖乖地縮在了沙發上。

慕離去洗了手,在林青緊張不已的時候走到了沙發旁。

她垂著腦袋,袋子就放在一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林青,小腿伸出來。」慕離坐在她旁邊,柔聲道。

林青畏畏縮縮地把腿伸過去一丁點,咬住了嘴唇。

她有點發抖,慕離終於發覺,她實在太緊張了。

「不舒服?」慕離心裡莫名一揪,摸了摸林青的額頭。

幸好,溫度正常。

這時林青搖了搖頭。

「那你這麼緊張,是因為傷口太疼了?」慕離盯著她腿上的那道口子,眸子緊了緊。

看上去,似乎是掛在了某個尖銳的東西上才會留下這道傷口,直到下車前,那裡才停止了出血。

但還是不容樂觀。

林青抿著嘴,不太情願地張了張口:「我害怕……醫院的味道。」

接著她又指了指身旁一同縮在沙發上的袋子:「這個也是……」

慕離恍然。

難怪剛才她死活都不要去醫院,一進門還一副要溜走的架勢,原來是因為這個。

「放心,我的技術很好,不會疼。」慕離寬慰道。

只是這句話說出口,怎麼總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他在心裡默了一默。

「技術?」林青重複了一遍這個詞,似乎在腦袋裡回放了一個很不好的畫面,不安地顫抖了一下。

慕離失笑,順勢揉一揉她的腦袋,把她向自己懷裡拉了拉。

「你在亂想什麼怕成這樣。」他修長的手指陷在林青的長發里,「傷口再不處理就要感染了,乖。」

亂想?林青有些糊塗,抗議道:「我才沒有亂想……」

慕離掐了一下她的臉頰,認同:「對,你沒有亂想。」

在慕離溫柔的動作下,林青的情緒才平復了些。似乎想一想,也沒那麼害怕了。

就像剛才在電影院里一樣。

趁林青發獃的片刻,慕離已將林青的小腿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他小心翼翼地查看了傷口,然後從袋子里取出酒精、碘酒、棉球、紗布一類的東西來。

處理傷口,慕離是再熟練不過。

用酒精清洗傷口的時候,他明顯感覺到林青的身子抖了抖。

然而林青始終強忍著沒有吭聲,只咬緊牙關低垂著腦袋。

傷口包紮好,慕離揉了揉林青的頭:「好了,不用緊張了。」

林青這時才敢轉過腦袋來看自己的小腿一眼。

她放下來活動一下,小腿肚被完好地包著,而且完全沒有疼痛感。

這是林青第一次對處理傷口這件事沒有太強烈的反抗,她一時有點感動。

「慕離……」林青感激涕零地望著慕離。

被她這眼神一看,慕離難得怔了怔。

林青倒不是害怕去醫院,而是害怕那些塗在自己傷口的藥水。

大概是小時候,她被一個醫德不太好的醫生處理了傷口,從此就留下陰影了。

經過這一次,林青決定萬一以後再有個跌打損傷的,處理傷口的事兒就全都讓慕離包了。

這麼一想,她的心情好了許多。

於是她仰起腦袋:「以後你還幫我好不好?」

「以後?」慕離眯起眼,毫不客氣地彈了一下林青的腦袋,「你還想以後也這樣把自己弄受傷?」

林青覺得自己被冤枉了,嘟起嘴:「我只是以防萬一嘛……」

慕離按了按額頭,她平時想得還真不少。

結果,慕離還是答應了她這個「無理」的要求。儘管連他自己都納悶,究竟是為什麼才會被說服的。

「好了,我扶你上樓吧。」過了片刻,慕離起身要去扶她。

林青卻率先抓住了他的衣角。

這個小心翼翼的動作,讓慕離頓了頓。。

「怎麼了?」他心口一軟,語氣也變得柔和。

林青不好意思地撓撓頭:「你過來一下。」

因為林青說話時看了眼傷口處,慕離以為是那裡出了問題,於是彎腰下來。

只見林青做了個動作,讓慕離又愣了愣。

林青的一雙小手環在他的脖子上,因向下帶了帶,讓慕離不禁又彎了彎腰。

她,抱住了他。

這是林青第一次主動靠近自己。

慕離的心裡有種異樣感覺。

這個擁抱是短暫的,友善的,沒有一絲慾望之意的。

然而在林青鬆手之際,慕離卻逮住了這個契機,以長驅直入的陣仗含住林青的下唇,很快便佔領了她的領地。

「唔……」被反偷襲的林青一時有些慌亂。

慕離卻不給林青脫身的機會,纏著她柔軟的小舌……

林青在心裡悲痛了好一陣,想到一個詞:引狼入室。

現在,她只有追悔莫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