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4章夢裡的巧克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章夢裡的巧克力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對於自己是怎麼躺在床上的,完全沒有印象。

只隱約記得昨晚被慕離吻得一顆心小鹿亂撞。

那之後,慕離說了句什麼來著?

對了,他好像把自己抱回了房間,輕輕地將她放在這張柔軟的大床上,然後了淡定地說——

「我去洗澡。」

林青記得自己和慕離對視了片刻,也同樣淡定地點了點頭。

然而等慕離洗澡出來又發生了什麼,林青就不得而知了。

因為,她竟趁著慕離洗澡的空當……

睡著了。

略微有些抱歉,林青揉了揉惺忪睡眼爬起身,四下環顧了一遍房間。

儘管已日上三竿,房間里還是靜悄悄的,半掩的窗帘透過淡淡陽光,這個時間恰恰落在了床尾。

看樣子,時間已經不早了。

總覺得應該立刻找到慕離說聲抱歉,於是林青翻個身就要下床去尋。

她半隻腳剛落地,正欲起身時目光卻落在了床頭櫃的某樣東西上。

那個包裝,林青怎麼看都覺眼熟。

再仔細分辨,是兩支某知名品牌的香濃巧克力。

正是她平時吃的品牌和口味。

林青不禁有些好奇,把它們拿了起來。

睡夢裡,她似乎做過似曾相識的夢,只是夢境發生在深夜,而非白天。

陷入深深回憶的林青,愣了愣。

這個夢……竟有些像是真的。

闖入她夢中的那人是慕離。

在夢裡,她看得非常清楚,正在熟睡的自己側躺在一旁,而慕離則剛從浴室出來,一臉無奈地走到床前。

「林青?」慕離低聲喊了喊她。

她想回應,卻因為太睏倦而來不及回應,只沉沉地動了動腦袋。

這時她好像聽到慕離低低地嘆息一聲。

林青想問問他為什麼嘆氣,卻沒有多餘的力氣開口,只能在心裡想一想這個問題。

就在此刻,慕離的手機響了。

他接通電話,不溫不熱地應了兩聲之後離開了房間。

林青聽見關門聲,便沉沉睡去了。

過了一會兒,也許是過了許久,林青不知怎麼就在睡夢中聽到了腳步聲。她勉強抬一抬眼皮,看到慕離緩緩走向自己。

慕離見林青醒了,便把手裡的東西放在床頭的同時說道:「怕黑的時候就吃些這個,情緒會好一些。」

「嗯……好。」林青似懂非懂地應了一聲,帶著濃濃的鼻音。

慕離並沒有睡下,而是坐在她身旁,在她昏昏沉沉的時候撫了撫她的髮際。

這溫柔的舉動讓林青嚶嚀一聲,小手摸索著抓住了他的手掌,放在自己臉頰上蹭了蹭。

他的手掌,很大很溫暖。

林青很是心滿意足,複合住了眼皮。

慕離沉默地坐在一旁,眼底有複雜的情緒閃過。

半夜時分,林青突然從夢中驚醒,卻怎麼也想不起究竟夢到了什麼。她打開床頭吊燈,看到慕離並不在身旁,而床頭不知何時多了兩枚巧克力。

床頭燈的光線有些暗,但林青心裡卻一陣說不出的暖意。

大概是做夢吧。林青這樣想道,覺得這個夢境雖然少了些光芒,卻多了溫暖。

這就是林青夢到的全部——直到她終於後知後覺地發現這不是夢。

好端端的,慕離幹什麼要平白送兩塊巧克力給自己?

林青一時沒有主意,便到書房去找慕離問個清楚。

然而慕離並不在書房。

下樓去看,廚房沒有。

客廳沒有。

就連浴室里也沒有。

奇怪,慕離平時就算要出門去,也一定會在她睡醒之後再走。而且,他不是說過每天早晨都要吃她做的早點嗎?

雖說不是什麼大事,林青還是有些鬱悶。

她揉揉腦袋,無精打采地坐在沙發上。

「嗯?」疑惑中,林青瞄到茶几上放這張不大不小的字條。

上面的字體顯示出了書寫人的氣度和風範。

林青認出來,那是慕離的字。

「軍隊有急事召回。」幾個字簡單易懂。

林青放下字條,心裡突然有怪怪的感覺,既舒了一口氣,又像是少了點什麼似的。

她伸個懶腰,想到今天慕離大概不會回來了,便收拾一下趕去了公司。

沒能和路曉看成電影,林青心裡多少有些愧疚,然而路曉對此卻出奇地大度,顯然沒當回事。

「沒關係,下次再去就行了,電影院又不會跑了。」路曉吃著一包零食,寬慰林青道。

聽她這麼一講,林青也就點了點頭。

只不過,到頭來她也沒能和慕離一起看那場電影,林青總歸是覺得有些可惜。

要是下次能一起再去就好了。她在心底默默想到。

「想什麼呢?又發愣了。」路曉非常及時地推一推林青的肩膀,讓她回神。

林青歪著腦袋,小小的手掌在肚子上劃了幾個圈:「我餓了。」

的確,到現在林青還沒吃飯呢。

路曉做出一副無奈的表情,看看時間:「快下班了,一會兒一起去吃飯吧。我正好知道這附近有一家米粉特別好吃。」

聽路曉這麼一說,林青覺得肚子叫的更厲害了。於是痛快地點了點頭。

還好公司今天的工作量不大,林青只整理了幾份資料就挨到了下班時間。她難得準時地整理好東西,等路曉過來時剛好能出發。

路曉身形消瘦,看上去是個食量很小的姑娘。其實不然,她簡直就是個吃貨。

和她在一起,林青很快便了解了A市那些歷史悠久、口碑極好的小吃店,竟還有一條林青之前不曉得的小吃街。

林青感嘆,那條街真是深藏功與名。

和路曉不同,林青並不愛吃零食,也很少到處去品嘗小吃。所以當她聽著路曉一樣樣細細道來時,就像聽新鮮的故事。

路曉對此倒是看得很淡:「現在有好多人都和你一樣,其實A市有很多名吃,還有像我剛才說的小吃街,只是你們都沒有發現美食的眼睛。」

說罷,路曉還嘖嘖兩聲,以表自己的立場。

林青看路曉說得頭頭是道,卻覺得,這其實並不能算作一件事。

也就沒說什麼。

這家店的米粉讓林青來評價就是,不虛此行。

她吃得一本滿足,結了帳和路曉在路口分手。

「你要是想吃小吃,回頭讓我帶你去!」分別後走了兩步的路曉又回頭,熱心說道。

果然一提到吃,路曉的精神頭就會特別好。

不過林青卻另有心事。

回到家之後,林青早早就睡了。慕離難得不在家,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她覺得很自在。

睡前她翻了翻手機,沒有簡訊和電話,不禁有些失望。

大概是他工作太忙了吧。不是有這種嗎?因為繁忙而忘記給手機充電,或者簡訊寫到一半忘記發送的。

林青神遊一陣回憶了一下,電視劇了里好像都是這樣演的。

她打消那些念頭,安穩地睡了。

林青以為,慕離只不過走個兩三天,到了第四日是一定會給個消息的。只是到了第五日的清晨,林青從睡夢中醒來時還是沒有接收到丁點信息。

坐在飯桌前吃早餐的林青,這時就有些鬱悶了。

為什麼……還不聯繫她?

「叮鈴鈴——」一道尖銳刺耳的聲音打斷了林青的思緒。

是客廳的電話響了。

她不慌不忙地走到旁邊,接起電話餵了一句:「請問你找誰?」

大概是剛睡醒,她習慣性地以為這是公司。

林青的聲音有些懶懶的,林媽媽一聽便知自己的閨女還沒睡醒。

「青青,還沒睡醒呢?」林媽媽在電話那頭笑盈盈的,「最近和慕離過得怎麼樣?今天中午回家一起吃個飯吧!」

一聽這話,林青頓了頓。

「最近我和慕離都比較忙……」林青說得含含糊糊,寄希望於老媽立刻領悟自己的意思,答應讓他們改天再去。

「忙?」林媽媽對這個字的理解力顯然不如林青想得那麼敏感,「再忙,回家吃一頓飯的時間也是有的吧?」

雖說是個問句,林媽媽的語氣卻是不容反駁。

林青極不情願地對著話筒道:「他說今天要帶我出去……可能會趕不上過去吃飯。」

她說得慢吞吞的,像是話堵在喉嚨里不願出來似的。

不過這在林媽媽聽來,卻恰恰被當做了林青害羞的表現。

「好好好,既然你們小兩口要出去玩,那我這當媽的就不打攪了。你們好好玩!」林媽媽難掩喜悅,說不定再電話那頭還用胳膊肘捅了捅林爸爸。

林青嗯了一聲,聽到老媽掛斷電話才鬆了口氣。

說謊的感覺……很糟糕。

可是更糟糕的是,慕離還沒有給她打過電話。

又過了兩天,慕離還是音訊全無。

已經一個星期過去了。

林青照常吃飯,照常上班,照常睡覺。偶爾聽聽音樂,過得也算愜意。

只不過……

她睡前又看看手機,還是沒有動靜。

不知怎地,林青竟有些心灰意冷。

慕離回到家時已是半夜,他踏入房門時,第一時間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林青。

她蜷縮著身子側躺在那裡,小小的身影惹人憐愛。

映著月光慕離走到床前,林青的長發隨性地披散在臉頰、肩膀和她枕著的手臂上。

這個角度看去,她的模樣十分靈氣動人。

幾天沒有見到林青,慕離竟有些想念。看她熟睡的樣子,他心頭一陣暖流涌動。

於是他一隻手撐在床頭,俯身就要去親吻她的臉頰。

就在他要吻上的時候,林青動了動眼皮,醒了。

她一睜眼,便看到了這幾日杳無音訊的慕離慕軍長。

見慕離是要吻過來,林青便一雙小手不耐煩地推開了他,翻個身又睡了過去。